但是補天仙王在這裡,就是十個姜玉坤想要殺江玉澤也辦不到,補天仙王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看著那灰色的大手瞬間降臨在江玉澤的頭頂之上。

補天仙王冷哼一聲,撤去了氣息,與此同時,那江玉坤全力一擊的灰色大手,轟然崩滅在江玉澤的頭頂,狂暴的波動,瞬間沖塌了小院,洛天等人出現在了姜玉坤的視線當中。

「姜玉坤,你很好!」補天仙王輕聲開口,不怒自威,目光看向姜玉坤,讓姜玉坤心神巨震。

「補……補天仙王……」姜玉坤直接跪倒在了地面之上,目光看向補天仙王,顫聲開口。

還能說什麼,當著老子的面要殺人家兒子,如此做法,縱然姜玉坤是供奉,也難逃死罪。

「帶走吧,交給你處理,你想上位,的確需要立威,之前立威,還不夠!」補天仙王輕聲開口,邁步踏上了前往上三天的傳送陣。

洛天身形閃動出現在了姜玉坤的身旁,一巴掌拍在姜玉坤的身上,直接讓江玉坤大口吐血,趴在了地面上。

「老東西,當年我可是被你害慘了!」洛天不斷的出手,打的姜玉坤哇哇亂叫。

足足打了一刻鐘,差點將姜玉坤打死洛天才罷手,出了心中的那口惡氣。

「洛兄,我就先走了!」江玉澤沒有阻止洛天,將半死不活的姜玉坤抓了起來,同補天仙王一起,走進了傳送陣中。

洛天幾人,看著補天仙王和江太白等人離去,躬身施禮。

「我們什麼時候能到這種地步,想必整個仙界都是我們的了!」任洪哲眼中帶著感嘆,現在的他們還是太弱了。

「會有那麼一天的,當年在九域都能夠提升到巔峰,仙界又如何!」

「你們先去吧,我去將千雪接來,然後就去找你們!」火主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自信,起身離開,前往沙海王城。

「走吧!」

「我們,回家!」洛天開口同南宮御清幾人一起,朝著前往下三天的傳送陣方向走去。「麻煩開啟下傳送陣!」洛天沖著早就已經嚇傻了的看守傳送陣的幻天城的守衛開口。 「駱林!...你每天都吃這個嗎?....」

小盈盈嘴裡還正吃著一塊紅燒鮑呢,小嘴油乎乎的眨著大眼睛看著駱林問。

「嘿嘿…是啊!不過天天吃,也沒啥意思,也要吃下小白菜什麼的!呵呵…」

駱林不想騙這個可愛的小丫頭,當然,他也不喜歡裝B。

鄧老爺子很欣賞的笑著看著他的回答,心說,這小子不錯!有什麼說什麼,把這還真當家了啊。

「哇!駱小弟!你怎麼這麼多錢啊?你家是走…咳咳...」

鄧X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姑娘,驚訝的看著駱林脫口就問。

等說完,有點擔心的看了鄧老爺子一眼,鄧老爺子沒什麼表情,緊張的心才落了下來。

「呵呵...鄧姐!我這錢都是我自己賺的!呃!你們別說出去啊!不然鬥私批修那傢伙找上我就麻煩了!」

駱林過一裝出一副我很怕的樣子,小聲說。

逗得盈盈丫頭咯咯直笑,其實她和駱林一樣大,但是感覺她小多了,其他幾個人都在哪低頭笑著。

「你這小傢伙!來吃這個!這可是阿姨的拿手好菜!...」

左阿姨笑著給駱林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在駱林碗里。

「駱林,你去了香港,香港怎麼樣,跟我們說說啊!」

鄧XX坐在輪椅上,笑著看著駱林說,其他人包括鄧老爺子也放下了酒杯。

「咳咳...香港啊!其實也就是自由經濟港口,也是資本主義社會,那裡的人你愛穿什麼就可以穿什麼,你愛玩什麼,都可以玩,當然是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相當的自由,他們的文化,主要是受Y國和歐洲那邊國家的影響!所以那邊給人的感覺就是自由!自由是什麼,就是你不會因為一句話就被扣帽子,不會被人無緣無故的抓去搞批鬥!

…他們那邊也不喊口號,都做踏實事!所以,人們的生活水平比我們國內高很多!這不是我崇洋媚外,我只是說個事實,不會因為某某因為有權利,就可以濫用職權,那邊不行!起碼這種現象極少,因為那邊約促人們的是法律,而不是某個人的意思或者指示!人們有自己的思想會去分辨對錯!而不是今天我說你是個罪犯!那你就是個罪犯!在那不可以這樣!全是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駱林在那侃侃而談,根本不像是個小孩子能說出的話,有條有據,條理清楚。

除了在座的鄧老爺子,其他人都全是瞪大眼睛,驚詫的看著駱林這個和小盈盈一樣大的男孩。

他們都知道要是今天這番說話,傳了出去,那可直接會被打成現行反革命,在座的可都不傻,單純可不意味著是真傻。

「呼!…說的好!好一個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以法治國就是這樣的,來來!臭小子陪我喝一杯!呵呵!…」

鄧老爺子聽的是心潮澎湃,高興了,給駱林倒了杯酒,也不顧卓阿姨的白眼。

兩人那就開始喝了起來,其他人都帶著異樣的眼神,互看一眼,對駱林更加好奇了,因為每次駱林都只是來給鄧XX看下腿就走了,這還是第一次在家吃飯,雖然,每次左阿姨都留他吃飯。

「呵呵...沒事阿姨!我在香港經常喝酒的,大哥大姐們有機會能去香港,我帶你們去玩!就住我的別墅裡面!我那別墅還有游泳池,花園!很漂亮的!到時候鄧哥腿好了!我送你一輛跑車哈!!哈哈哈…」

駱林幾杯酒一下肚,說話的聲音馬上就高了。

「真的啊!我的腿真能好啊?」

鄧XX不關心別的,最關心就是他的腿,其他人包括鄧老爺子老兩口子都認真地看著駱林。

「當然!我不用吹什麼牛!老爺子是親眼看到的!我那個…咳咳…乾媽!坐在輪椅上十多年!我花了段時間!你看現在她活蹦亂跳的的!是不是老爺子?」

駱林的小臉明顯紅了,茅台的後勁極強,而且,老爺子家的這瓶茅台,可是正宗超過50年陳釀,年限久遠,你說那後勁足不足。

「是的!那個姑娘我是知道的!一直都是坐在輪椅上!直到這小子出現!所以我才叫他來幫XX看腿的...」

鄧老爺子吃完了,在哪抽著煙,笑眯眯的說。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駱林的這個樣子,覺得很有思意,這才像小孩嘛,幹嘛一天到晚一個大人樣呢?

「真的呀!駱林哥哥,那你帶我去玩嗎?」

小盈盈小臉有點紅,烏黑清澈的大眼睛,看著駱林細細的問。

「當然!我還帶你去兜風!我有幾輛跑車!我送你一輛!好不好!小盈盈!...」

駱林感覺頭有點暈了,運了下炎黃之氣,稍微好點了,還是有點暈啊?NND喝多了啊?

看了眼可愛的小蘿莉般的小盈盈,抬手在她的滑嫩小臉上,捏了下笑著說。

小盈盈臉騰的下就紅了,極其害羞的低下了頭,小聲答應一聲,還偷瞟了喝了酒更加帥氣的駱林一眼,這下整個桌上的人,包括鄧老爺子都哈哈大笑起來。

「好小子!喝了點酒就調戲我家小妹小盈啊!你可要負責啊!」

鄧大姐頓時開著玩笑,看著一臉淺紅酒色的駱林笑著說。

「負責就負責!小盈盈長大了肯定是個美女!我還巴不得呢,咳咳..不過說真的!小盈以後有什麼學習上不懂的地方,都可以問我!」

駱林笑著看了眼鄧老爺子,老爺子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坐那裡抽煙,看著大家聊天。轉頭對靠在鄧大姐懷裡小臉嬌羞的小盈說。

「是不是啊?我看你根本都沒上什麼學吧?」

桌上的人大多都有這種想法,心說,是呀,他怎麼懂得這麼多啊。

「唉!...天才寂寞啊!...我要告訴你說,我的水平大學都能畢業了,你信嗎?...Theknowledgeisthestrength!....Havenocultureisshameful!」

駱林靠在椅背上,呼了口酒氣,帶著一臉的傲然淡淡的笑著說。

嘶!這兩句英文一說,鄧大姐馬上驚呆了,好傢夥!真有才啊!

桌上的人,誰學過英文啊!那個年代你學英文?你學英文做什麼?想叛國嗎?只有鄧老爺子年輕的時候留過洋的,肯定對英文是知道的。

「呵呵!好小子!跑我這賣弄起來了啊!知識就是力量!後面一句...好像是...沒文化的人…是…可恥?」

鄧老爺子想了會,緩緩的說。

「對!沒文化的人是可恥的!一個國家沒有高科技,咳咳...那是不行的,以後的世界可不是什麼你拿個啥小米步槍,就能把飛機打下來?那種年代不會再出現了!以後都是我要打你,一個遠程導彈,衛星!衛星制導!..這邊只要輕鬆的按個按鈕,導彈直接毫無偏差的落在衛星指定地點!你說那些所謂,又紅又專的人能做到嗎?

…還越窮越光榮!真是無語!呼!今天頂不住了…頭有點暈,老爺子你這酒是啥年份啊?太厲害了!我有內功都頂不住,老爺子,我得出去院子里透透氣....」

駱林確實喝多了點,說話開始胡說八道了,啥衛星制導都出來了,俊臉變得酒紅一片,靠在椅子上毫無形象可言,腦袋暈乎乎的嗡嗡作響,內功解酒都沒用,說著,就站了起來,甩了下頭,搖晃了下頭,走了出去。

「這小子啊!今晚的話你們都記住,不要出去亂說知道嗎?」

鄧老爺子看了在座的孩子們,淡淡的說了句。

「爸爸!他說什麼衛星制導,是不是真的啊?...」

鄧老二對軍事方面是極其感興趣,看了眼老爺子一本正經的說。

「誰知道啊?那小子喝多了!吹唄!...」

鄧老三年紀也不大,他是認為駱林在那吹。

「你們背後說人壞話不對!…哼!駱林哥哥是好人!他要帶我去香港呢?...」

有人說駱林的壞話,小盈丫頭馬上不樂意了,嘟著小嘴就反擊她兩個哥哥。

「嗬!你這就幫上了啊?哈!」

鄧老三看著小丫一臉的不高興,馬上就逗她。

「三哥是壞蛋!不理你了!我去找駱林哥哥去!」

小盈丫頭可愛的小臉一臉通紅,轉身扭著小身子就跑了出去,後面傳來一陣鬨笑聲。

「你們啊!多跟那小子學著點!你們真還比他嫩太多了!他可是有真本事的人啊!就拿你哥哥的腿來說,他都是用內功再治,不然那些專家教授,都沒辦法?就他能治呢?華夏國奇人異士多得很啊!...」

鄧老爺子那不知道駱林有功夫啊,也清楚他是用內功,治療自己兒子的腿,內功對於會武功的人,那就是極其珍貴的東西,可見駱林的這份人情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 「是!」守衛清醒過來,顫顫巍巍的將洛天等人的傳送陣開啟,讓洛天心中滿是擔憂,會不會再出什麼問題。

看著洛天等人消失在傳送陣中,眾多侍衛足足呆愣了半刻鐘,看了看那被補天仙王氣勢壓塌的房屋,才反應過來。

「剛才那是補天仙王大人?」

「我竟然見到了補天仙王大人!」眾多侍衛眼中帶著激動,在他們看來,能見到補天仙王一面已經是萬分榮幸。

……

不知道是侍衛們太激動,還是有些發矇,這一次的傳送,又是發生了偏差。

噗通……噗通……

掉入水中的聲音響起,洛天等人直接掉到了幻天海中,隨後猛然竄出。

「這傳送,也是沒誰了!」洛天蒸幹了身上的海水,目光中帶著苦笑,看向四周,看到了遠處那模糊的海島,感覺到仙氣比起中三天稀薄不少,身軀卻是微微一怔。

「雖然有些偏差,但是卻也沒差太多!」洛天輕聲開口,感覺到一股壓制之力降臨在自己的身上,彷彿封印一般,朝著自己的丹田匯聚而來。

「真的有壓制力,不出七天,我就會被壓制到半步仙王!」洛天感覺了下那股壓制力,心中自語。

「走吧,去天元宗!」洛天沖著南宮御清等人開口,飛身而起,並沒有進入幻天島,而是朝著天元宗的方向飛去。

「我們終於有自己的宗門了!」南宮御清等人也是激動不已,雖然只是在下三天,但是終究是有個念想,能夠將九域之人匯聚到一起的念想。

幾人身上的氣息強悍,這麼多半步仙王,足以掀翻下三天所有的宗門。

洛天幾人的速度奇快,心情激動,朝著曾經的升龍宗,現在的天元宗的方向飛去。

至於魔雲城剩下的人,則是被南宮御清安排在了魔雲城重建,畢竟那是屬於星河府的勢力,並不屬於他們。

而此時的天元宗,無數的強者匯聚,圍攏在天元宗的周圍,三個氣息滔天的身影站在天空之上,目光看向天元宗的方向。

「天元宗,考慮好了沒有,就此解散或者滅宗!」一個強者開口,目光看向站在天元宗山峰上的人們。

「是誰給你們的膽量來挑釁我天元宗?」伏星月冷聲開口,手中星月神戟顫動,散發著流光飛身而起,站到了三個強者的對面。「哈哈,你們天元宗,又算什麼?誰不知道你們的心思,無非就是想爭天而已,我們也知道你們那裡有個仙王強者,不過這裡是下三天,縱然是仙王強者,也要卧著,爭天令就在我們三個的手上,想要,盡

管過來拿!」一名中年人開口,眼中帶著玩味。

此人正是繼升龍宗爭天成功之後的三大宗門之一的白月閣閣主白天奇。

另外兩個,一個是是玄霧穀穀主任都天和暗影山門主張興言,日積月累之下,三人都是達到了半步仙王的修為。而三個宗門的勢力也是強橫無比,將整個天元宗圍攏的水泄不通,三個宗門隱忍許久,一直在打探著天元宗的消息,最終打探到天元宗宗主洛天失蹤幾十年,門派之中只有兩個強者之後,終於決定聯手滅

掉天元宗。

實在是天元宗的實力超越他們三個宗門的任何一個,威脅太大。

「做夢!」伏星月臉上帶著不屑,雖然對方有三人,但是向天明畢竟是仙王強者,雖然規則所限,被壓制到了半步仙王,但是也是仙王強者,他們兩個加在一起,自信還是能夠壓制住三人的。

「那麼只能滅了你們了!」任都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絲絲的灰霧在任都天的身上泛起,包裹住任都天,朝著伏星月衝擊而去。

「殺……」鋪天蓋地的喊殺聲瞬間爆發,三大宗門的人員,飛身而起,朝著天元宗衝殺而來。

「兄弟們,我們好不容易有了家,殺!」天元宗的人們大部分都是星辰域之人,驍勇善戰,面對三大宗門的人,沒有絲毫懼色,也是飛身衝下天元山,朝著三大宗門的人們衝擊而去。

「真拿老夫當軟柿子了!」向天明募然出現,朝著任都天沖了過去,張口一吐,一道藍光閃動,一把三叉戟落在了向天明的手中。

「咔嚓……」灰色的長刀與三叉戟碰撞,發出震天的響聲,向天明和任都天兩人同時倒退,向天明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他雖然修為被壓制,而且這裡是大陸,實力再次削弱不少,但是也依然自信,能夠壓制半步仙王。

剛才短暫的對抗下,任都天卻是絲毫不弱於他,這就讓他不得不驚訝了。

「老東西,你們那個宗主呢?」冰冷的聲音在向天明的身後響起,如同一道鬼影,黑色的匕首化成兩道寒光,朝著向天明刺了過去。

「宗主不在也是一樣的!」向天明眉頭微微一皺,身形倒轉,同匕首碰撞,火星四濺。

另外一面,伏星月也是同白天奇對抗在了一起,喊殺衝天,轉眼間,天地變色,日月無光,四個下三天的巨頭宗門開始碰撞起來。

三大宗門雖然強悍,但是人數上加在一起,也不過是幾百萬人,而星辰域的人們卻是將近千萬,拋出去老弱婦孺,還剩下八百多萬,人數上壓制著三大宗門。

而且星辰域的人們彪悍無比,畢竟在三千小世界尤其是星辰域那樣惡劣的環境,實力比起同級之人強了不少。

一時間天元宗便是壓制住了三大宗門,三大宗門的人們死傷無數,星辰域這一邊雖然也有死傷,但是卻傷的起。

「就憑這也敢攻打我們天元宗,今天就都留在這吧,正愁怎麼獲得爭天令呢,你們就給送來了!」伏星月輪動星月神戟,不斷砸下,同白天奇碰撞,同時也是觀察著局勢。

「是么?」白鄭鵬心中驚駭伏星月的實力,兩人幾次對抗,自己都沒有佔到什麼便宜,甚至還吃了小虧。

白天奇的話音剛剛落下,天元山上便是轟亂起來,天元山的後方,有一百多萬人,瞬間爆發,竟然朝著天元宗的人們出手。

噗噗噗……

天元宗的人們沒有絲毫防備,瞬間便是死傷大片,鮮血順著天元宗朝著山下流淌。

「大虎,你……」一名弟子目光看向將長刀刺進自己胸膛中的人,口中吐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想不明白,自己曾經的兄弟為什麼突然會對自己下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