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衣服被扒光了不要緊,可是連衣服都給撕爛了,讓兩人如何去見人。兩人極力的同華新掙扎著。

「不就是衣服么?」

「還不相信我?」

華新嘿嘿笑道:「想想剛才,我還C著你,還在你身體裡面,怎麼就突然不見了,嘿嘿。我的手段不是你們兩人能夠想象的到的!」

嗖!

華新瞬間就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出了一件自己的休閑裝丟了出去。

「怎麼樣?」

「我這變戲法的本事,還可以吧!」

華新一手摟著周雯,一手摟著嚴魅,邪笑道。

「啊!」

周雯和嚴魅兩人看著突然出現的衣服,也是驚了一跳。

「魔法?」

周雯和嚴魅兩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辦正事了呢?」

華新邪笑的環抱著周雯和嚴魅。

「幹什麼正事!」

周雯皺眉,推搡著華新。

「我的婚紗都沒了,等下怎麼出去見人!」

「還有我的禮服!」

嚴魅附和的說道。

「那是不是我給你們準備好了婚紗和禮服,你們就和我好好的辦正事啊!」 沐情 華新一臉邪魅。

「哼!」

「你腦子裡面儘是想的什麼啊!」

「被你耽誤了這麼多時間,馬上就要開始行禮了,你還想這些東西!」周雯秀眉緊蹙。

「嘿嘿!」

「可是,你們現在沒有婚紗和禮服啊!」

華新邪笑的凝視著周雯和嚴魅。

「還不都是你!」

周雯怒視著華新。

「是啊,我也沒有禮服,那怎麼辦,這樣怎麼出去見人啊!」

嚴魅附和道:「還不能去叫其他人拿衣服過來,等下解釋都解釋不清楚。」

「都怪你!」

周雯怒視著華新,眼圈就不由紅了起來。

「怎麼辦?」

「這可怎麼辦?」

周雯和嚴魅兩人的心不由再次慌了起來。

「嘿嘿。」

「這不是有我么?」

「衣服會有,正事也得辦啊!」

華新邪笑的凝視著周雯和嚴魅兩人。

「你有時間去拿衣服么?一來一回得等多久時間,還要等你那啥,婚禮早就開始了!」嚴魅說道。

「如果不耽誤時間呢?」

華新邪笑著反問道。

「如果不耽誤時間的話,還可以依你!」嚴魅剛才已經同華新那啥過了,現在也這個樣子了,加上蔡浩的辱罵,倒是也沒多少忌諱了。

「那今天的新娘子呢?」華新看向周雯。

「哼!」

「你就是想要霸佔我,今天也不放過我!」

周雯幽怨的低著頭,紅著眼睛。

「嘿嘿。」

「那是因為你自己太美了唄。」

「你們兩人一起,嘖嘖,秀色可餐,而且還是大餐呢!」

華新摟著周雯和嚴魅說道。

「好了。」

「你們等著我,我這就去給你們找婚紗和禮服!」

「你們只需要告訴我,婚紗和禮服是哪裡買的就可以了!」

「時間都來不及了!」

周雯皺著眉頭說道。

「是啊!」

嚴魅附和。

「你們只要告訴我就行了!」

華新道。

「好吧!」

周雯和嚴魅兩人還能說什麼呢。

現在婚紗和禮服都已經被華新給撕爛掉了,又不能去找其他人,只能靠華新了。

「OK!」

華新得到了婚紗和禮服的地址之後,沖著兩人比了一個OK的手勢,嗖的一聲就進入了萬象山河圖之中,下一次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離開了聖彼得斯堡大教堂。

「啊!」

周雯和嚴魅兩人被華新摟著,此刻華新突然消失了。

兩人驟然一下子就失去了支撐,仰躺在了床上。

「人呢?」

周雯和嚴魅兩人扭頭看了一眼,眼中儘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就這樣消失了?」

「他是神仙么?」

周雯和嚴魅兩人凝視著彼此,滿臉的獃滯。

半響。

周雯和嚴魅才回過神來。

「快找找。」

「他是不是變戲法哄我們!」

周雯和嚴魅兩人反應了過來,旋即就從床上跳了下來,撿起了地上已經破爛的不行的婚紗和禮服蓋住自己身體的關鍵部位。

「沒有啊!」

周雯和嚴魅兩人把整個房間都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人。

「不會吧?」

「他真的就這樣嗖的一下消失了,就像是神仙一樣!」

周雯和嚴魅兩人驚訝的道。

「如果他不是神仙,會是什麼人呢?」

嚴魅喃喃的說道。

「我怎麼知道!」

大德雲 「就是神仙,也是好色的神仙。」

周雯撇嘴的道:「這時間耽誤下去,等下要是行禮了可怎麼辦?」

「神仙,是神仙!」

嚴魅喃喃的說道:「眼神之中充滿了火熱的神色!」

「周雯,我們碰見了神仙也!」

「能夠和神仙papapa,我們也是夠了!」

「呸!」

「什麼神仙,狗屁的神仙,這麼好色!」

周雯撇嘴道。

「嘿嘿!」

「難怪,難怪,他這麼有恃無恐,原來是有這樣的本事。」

「我說呢,剛才都那個情況下了,躲在裙子裡面,還在哪裡動,這不是想要暴露自己么?原來,他根本就不怕暴露,害我心裡慌的要死!」嚴魅一臉憧憬的道,「哇,那可是神仙也!」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花痴!」

周雯嘀咕了一句:「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出去見人吧。」

「既然他是神仙,那肯定是能把婚紗和禮服拿過來的!」

嚴魅眼睛火熱的說道:「能和神仙拉上關係,簡直讓人期待啊!」

「哈哈哈!」

「還是這位美女有眼光啊!」

華新邪笑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

周雯和嚴魅兩人眼睛一花,就看見了華新立在了兩人的面前。

「婚紗和禮服都準備好了。」

「現在是我們開始辦正事,造小孩子的時候了!」

華新嘩啦一下,就打開了禮盒,拿出了婚紗和禮服丟在了一邊,旋即如同餓狼一般,向著新娘子周雯和貴氣美少婦嚴魅兩人撲了過去。

(本章完) 「啊……」

周雯和嚴魅兩人震驚的凝視著驟然出現的華新。

猝不及防之下,就已經被華新給撲倒在了床上。

「嘿嘿!」

「現在是我們開始辦正事的時候了!」

「啊……」

「華老大!」

「別!」

周雯見到華新撲了過來,頓時就撕掉了自己和嚴魅身上爛掉的婚紗和禮服,不由求饒的道。

「不行!」

「小姑子嚴魅還在呢,我們怎麼能夠?」

周雯阻止著華新的道。

「是啊是啊。」

貴氣美少婦嚴魅雖是過來人,剛才已經同華新那啥過了。

但是,卻還沒有和其他女人一起伺候過一個男人,所以,見到華新想要幹什麼,頓時就變得羞澀和矜持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