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說不管聖君凌宇吧。這要去找鑰匙,遲早還是會跟他碰上的!到時候怎麼辦?

大家都想到了這個棘手的難題。

月千歡開口:「我來查查這個聖君凌宇。」

只見她拿出月家捲軸。這兒的都是最親最值得信任的人。月家捲軸從不用避開他們。

月千歡打開月家捲軸,神識中默念聖君凌宇的名字。很快,捲軸上浮現聖君凌宇的消息。眾人紛紛探出神識來看。這一看,不由咂舌。

從聖君凌宇生前來看,對月氏一族那是功績赫赫。在月氏帝朝地位不俗。他們也從中得知,聖君凌宇將自己的身軀淬鍊過了,如同傀儡,但要更加高深,更加強大無匹!

所以他才能死後,身體本能不滅。繼續保護這月帝陵墓鑰匙的存放之地。死後的記載中,記載了聖君凌宇在這裡,曾擊殺過三次誤闖進來的人。

沒錯,都是誤闖!

他們是第五批來的,但是是唯一知道這裡有什麼的人。中間第四批,指的就是煙曼和青霄。他們正是被聖君凌宇打傷。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順利逃出去了。

霽華眨眨眼問,「娘親,這捲軸能說怎麼讓聖君凌宇把鑰匙給我們嗎?」 月家捲軸當然不能告訴他們,怎麼讓聖君凌宇將月帝鑰匙交給他們。不過,月千歡開口:「但它能告訴我們怎麼找到聖君凌宇。「

花元冬疑惑的眨眨眼,她看著月千歡說:「我們為什麼要找聖君凌宇啊?他都不認識我們,下次見面不會打起來嗎?「

「笨!聖君凌宇在這兒是為了護衛月帝陵墓的鑰匙之一。他在的地方,就是月帝陵墓鑰匙所在。「霽華看著花元冬,環手抱胸說道。

花元冬點點頭,這下她明白了。

月千歡勾唇,「沒錯。找到聖君凌宇,我們就能找到月帝陵墓鑰匙所在。「

「可我看,這聖君凌宇的身軀,不可能會將鑰匙給我們。「風欲說道。

眾人沉吟。聖君凌宇的身軀沒有意識,只憑本能反應行事。這決定了無法和他溝通。如果他們找到月帝陵墓的鑰匙,聖君凌宇卻不給呢?

墨九卿挑眉,鳳眸掃了眼眾人。「他不給,直接搶就是。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想不到辦法,搶到月帝陵墓的鑰匙嗎?「

「搶月帝陵墓不難,難得是那兩隻巨無霸猴子。「

月千歡一語,眾人沉默了。

他們回想到被兩隻巨無霸猴子操控的一幕,背後還毛毛的發涼。那簡直就是怪物!根本沒法對付!

沉默之中,鳳九黎開口說:「先不說猴子。大家好好休息,養精蓄銳。明日出發,去找月帝陵墓的鑰匙。別忘了,我們可沒有多少時間拿來浪費。「

妖凰落在幻靈族手中。如喉中魚刺,頭上利劍。時刻警醒他們,時間緊迫!

他們已經決定好,先找到聖君凌宇的下落。根據他找到月帝陵墓的鑰匙。具體行動的計劃,等看到月帝陵墓的鑰匙在哪兒,再來制定。

一日休整。

次日晨曦破曉之時,月千歡他們從九重空間塔里出來。山洞裡還和他們進去時一樣,禁制陣法完好無損,並沒有被破壞或者觸碰。

走出山洞,月千歡和墨九卿取出命盤。他們抬頭,鳳九黎正好掐訣要施展卜星之術。月千歡:「師尊,我們一起來。最後核對,看看消息有沒有出入。「

「好。這樣最穩妥。「鳳九黎點頭。

月瀾星他們沒有插手,在一旁看著月千歡和墨九卿雙手拿著命盤。他們閉上眼,問心指路聖君凌宇的下落。命盤,能告訴他們心底問題的結果。

月瀾星看著,又扭頭看向鳳九黎。施展卜星之術,漫天星辰如同孔雀開屏一樣,在鳳九黎背後打開。星辰之光遊走在指尖,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浮上眾人心頭。

月瀾星不禁摸摸下巴,問大家:「你們覺得,他們的結果會一樣嗎?「

「我不知道魔族帝血一脈的命盤準不準。但我知道卜星之術,是最玄妙最難,同樣也最準確。「風欲說:「不過能用卜星之術的人少之又少。「

「他可以的!「花元冬開口。她看著鳳九黎十分讚賞歡喜。身為花氏一族的傳人都這麼說了,鳳九黎的卜星之術值得信任。

花元冬又看看霽華,她開口:「月千歡的也一定靠譜!「 霽華聞言斜睨了花元冬一眼,並沒有開口。他認真嚴肅的看著爹娘,還有師祖。靜心等待結果。

卿風雅將他們的對話都看在眼底。他笑了笑,「放心吧。這難不倒他們的。「

「嗯。「雲夜冷冷點頭。

他們的對話,月千歡都能聽到。但她此刻被眼前浮現的畫面給吸引了。

撥開迷霧之後,一座座高大的石像屹立在山谷之中。它們組成一座詭異陰森的石像城,見之令人毛骨悚然。石像並不是完整的。它們不少破敗不堪,透著被時光歲月腐蝕的痕迹。

月千歡奇怪的打量這座石像城。心底不詳的預感沉甸甸的積累。她感覺到黑暗中好像有一雙雙眼睛窺探著她,張牙舞爪的鬼爪蠢蠢欲動的朝她伸來……

「歡歡!「

「歡歡,這裡!「

墨九卿的呼喚讓月千歡猛的回過神。她扭頭看去,墨九卿閃身站在她身邊。皺眉緊緊盯著她,「歡歡,你怎麼了?我剛剛一直在喊你,你一步都不停。「

「我……「月千歡困惑的皺眉,「我一直在走?「

「對。你怎麼了?「墨九卿看著月千歡有些擔憂。

他見月千歡自己也困惑迷茫的樣子。便不再提這個話題。墨九卿牽住月千歡的手,「歡歡你跟我來,我找到聖君凌宇了。「

「他在哪兒?「月千歡問。

墨九卿帶月千歡走在石像城中。幾次穿梭后停下來,墨九卿抬頭。「他在那兒。「

月千歡抬頭看去。只見聖君凌宇站在一座高大的石像雕像頭頂上。他目光靜靜沒有眼神光的望著遠方,好像在看什麼一樣。

他在看什麼?

總裁的小蘿莉:貼身嬌妻 忽然。這時聖君凌宇低頭看向他們。那一雙眼睛如同死水,令月千歡感到心頭沉重難以呼吸。眼前的畫面破碎,月千歡喘息著。眼睛一閉一睜開,看到霽華他們。

回來了!

命盤能告訴他們,他們內心尋找的答案。他們看到了聖君凌宇,但也被聖君凌宇發現了。所以畫面才破碎消失,他們被丟出來。

霽華:「娘親,爹爹你們沒事吧?「

「沒事。「月千歡緩慢吐出一口濁氣。她抬頭,見墨九卿皺眉似乎在想什麼。月千歡看向鳳九黎。

鳳九黎收起星辰力量。眸中沉澱思緒,鳳九黎看著她問:「徒兒,你們看到了什麼?「

「我們看到了聖君凌宇。「

「他在哪兒?「月瀾星急忙追問。

月千歡將他們所見到的一一告訴了大家。墨九卿在一旁思忖,但也開口補充月千歡的話。知道他們所見,人人都察覺出詭異來。

又紛紛看向鳳九黎。他用卜星之術又算到了什麼?

鳳九黎:「聖君凌宇在西北方。徒兒你和墨九卿看到的石像城,就在西北方的山谷里。不過聖君凌宇既然發現了你們,恐怕我們去時,他已經不在了。「

「不,他在那裡。「墨九卿肯定的說。

見大家都錯愕好奇的看見他。月千歡也一臉疑惑時,墨九卿接著說:「那個石像城對聖君凌宇有特殊意義。他會在那裡停留很久,夠我們現在出發趕過去!「

「那還等什麼?走!「 鳳九黎卜算出了詳細的方向和地址。還有關於石像城的消息,其中有危險。不過比起開頭兩隻巨無霸怪物猴子,這個危險程度大大降低。

他們一路不停。穿過廣袤無垠的迷谷中心,花了整整三個時辰的時間,才到了西北方的山谷。

迷谷中的山谷,以一個懷抱的姿勢,只有一個小小的缺口。他們看在眼底,紛紛皺眉。若是這個出口被堵住,他們就會陷入絕境之中!

月千歡皺眉掃了一眼,沉聲道:「給我一炷香時間。我在這裡留下空間缺口。萬一有情況,可以直接從裡面跳出來。「

「好。歡歡我給你護法。「墨九卿微微退後兩步。既是給月千歡護法,又不會打擾到月千歡施展空間決。

鳳九黎,霽華他們散開在周圍形成一個圓圈。自發的為月千歡護法。

起手掐訣。月千歡速度很快!道道法決打入空間之中。完整的空間破碎裂開,黑洞閃現在空間裂縫之後。殘暴的力量,能將人撕碎開來。

月千歡就站在空間裂縫面前。她掐訣,將空間法印打入空間裂縫裡,穩固封印住空間裂縫。讓它無法自己癒合。做好這一切后,月千歡又邁步從衝進山谷里。她走的每一步都在丈量距離。直到確認后停下來,重複先前的舉動。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一炷香時間剛剛好。月千歡完成了!

她長噓一口氣。墨九卿抬手溫柔的擦去她額頭的汗水。「好了?「

月千歡:「嗯。出來時,我們可以從這裡,直接空間跳躍出去。便不會落入被包圍的局面。好了!萬事準備妥當,我們進去吧。「

他們一同走進山谷中。

近距離看,遠比透過命盤窺探更要直擊人心!更高大,更陰森,更詭異!

霽華壓低聲音說:「這些石像看起來就好像活的一樣。「

「月家不是有石像戰衛嗎?「花元冬抬頭看向月千歡和月瀾星,她問:「這像不像是你們月家的戰衛?如果是的話,那他們就可以被激活!「

「不像。不過我只是見過荒原上的石像戰衛一面。小歡你來說。「

「我也不確定。「月千歡搖搖頭。

荒原上的石像戰衛,給人的感覺是威嚴強大。絕不會是這麼陰森詭異,讓人有種走進地獄羅剎的恐怖感覺。

抬頭警惕打量四周,月千歡說:「聖君凌宇在哪兒?「

「走這邊。「墨九卿指了個方向。

月千歡看。這正是墨九卿在命盤中帶她走的方向。奇怪,墨九卿記得這麼清楚嗎?

他們跟著墨九卿穿梭在石像城中。比起在命盤中走的更久。但幸好墨九卿牢牢記住路線,他們才沒有在這兒迷路。一路走下去,石像的形狀是更加嚇人了。

墨九卿忽然停下腳步,「就是這裡。「

「聖君凌宇在哪兒?哎!你們看,他在那兒!「卿風雅伸手指著前面。

他們都看見了!聖君凌宇就站在剛剛的地方,一動不動。聽到他們的說話聲,聖君凌宇低頭看來……

目光對視,他們呼吸一窒。 那是怎樣一雙眼睛?如死水,如地獄,目光對視。徹骨的寒氣從背後爬上來,哪怕他們修為足夠高深,也在這一刻感到了戰慄。

聖君凌宇動了。他不是沖向月千歡他們,反而是調頭閃身進了石像城的深處。

「等等。聖君凌宇等等!「月千歡高喝。

月千歡的聲音並沒有讓聖君凌宇停下。他毫無反應,就像是一個陌生人。對聖君凌宇的名字沒有任何的反應。

還等什麼?

月千歡他們立馬追上去。在下面,石像擋住了視線。眼見聖君凌宇的身影就要消失在視線之中,他們不得不閃身也跳上石像。

但就在腳踩上石像的那一刻,毛骨悚然的感覺爆發。

嘶!殺氣!

月千歡他們臉色巨變。反應迅速,他們立馬抽身離開了石像。腳踩實地,也無法驅散內心洶湧的異樣感。危險!十分危險!

雲夜冷冷低喝:「那是什麼!「

他們聞聲看去。只見石像裡面爬出來一股灰色的霧氣。接下來不僅僅是他們看到的哪一座石像。所有的石像里,都爬出灰色,詭異的霧氣。

霧氣之中,一雙雙青色的火團一樣的眼睛跳動。它們盯住了月千歡他們。

鳳九黎語氣冰冷,「石像城中的危險就是它們。大家小心!雖然比不上巨無霸猴子,但也不能掉以輕心。「

「大家別走散了!「月千歡一邊高喝。一邊掐訣,讓金色遊絲纏上大家的手腕。

他們步步後退,背靠背。心底的大石頭才落下來一分。眼見四周灰色的光團越來越多,月千歡:「我們是追聖君凌宇,還是出去?「

眼見聖君凌宇就消失在他們面前。現在追上去,說不定能追上!但這些不知道是什麼的詭異東西擠滿了四周,讓人本能覺得危險不安。

「這次錯過聖君凌宇,下次要想再找到他。不會這麼容易了。追!「墨九卿取出魔焰神花。 原來是惡魔啊 招手,烈焰從他們面前席捲而出。吞噬了四周的灰色光團。

墨九卿眸光冰冷,殺氣濃烈。「魔焰神花能燒這些東西。我們直接出去!「

「好!「

「大家跟上,不要掉隊!「

魔焰神花在這些灰色光團中燒出一條路。月千歡他們立馬用最快的速度,朝著聖君凌宇離開的方向追去。

這一路,灰色光團就像是聞到了蜜糖一樣的螞蟻。數量密密麻麻,源源不斷的衝過來。目光越過魔焰神花看去,四面八方都被這些灰色光團擠滿了。連石像都看不真切。

這些灰色光團太多了!

哪怕有魔焰神花的烈焰,它們仍然飛蛾撲火般不止。

月千歡皺眉看著,她心底浮現不妙的預感。回頭看向墨九卿,月千歡神色大變。「墨九卿,你的臉色好蒼白!怎麼回事?「

「這些青色光團在吞噬魔焰神花的力量。它們數量在減少,但基數太多。魔焰神花恐怕撐不了多久。「墨九卿的臉色很難看。

他沒想到,這些東西竟然能透過魔焰神花,吞噬他的力量!能吞噬他,也能吞噬她們。

棘手!危險並存。 這些東西居然會吞噬武力!

月瀾星,卿風雅和風欲紛紛試了試。果然!他們武力一沒入灰色光團中,就被吞噬了!如此下去,他們在迷谷中無法吸收天地靈氣恢復,只能靠著丹藥補充。而這些見鬼的光團會源源不斷的撲過來……

一旦武力被吞噬乾淨,後果不堪設想!

還沒到那一步,更加糟糕的情況出現了。他們看見灰色光團中,從那雙跳動的青色火團一樣的眼睛開始,光團開始拉長變化。最後竟是長出了身體來!

右胳膊有腿,有頭有肚子。雖然沒有五官,但也極其接近人類。這種變化,讓他們倒吸口氣!

它們還能吞噬他們的力量后,進化突變!

「吼!「那個最先變成人形的灰色光團,張嘴朝他們一聲吼。頓時所有灰色光團一震,下一刻齊齊興奮,瘋狂的撲向魔焰神花。

它們前仆後繼,不畏懼魔焰神花將它們燒成灰燼。而是激動亢奮的用青色的眼睛去吞噬魔焰神花的烈焰。足夠多的數目下,魔焰神花的烈焰肉眼可見黯淡了許多。

鳳九黎高喝:「將魔焰神花收回來,不能任由它們吞噬下去!「

「大家以劍氣攻擊!抽空試試,有沒有它們不能吞噬的力量!「月千歡開口說。

如今只能試一試,看這些古怪的東西都能吞噬些什麼。它們總不能什麼都可以吃吧?

月瀾星抽出重劍。重劍砸下,轟開一條路。雲夜與他背靠背,用劍劍氣森然之下,靠近的灰色光團紛紛被凍結成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