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只是陣法的衍化,就好似這些『火山群』,其實都只是能量的演變,以雀王之道的存在轉換成為考驗和磨難。隨著千戀皇第二次進入,一切都會恢復原始形態,當然,陣中之陣恐怕除外。

整個陣雖變幻萬千,然陣中構成卻不會改變,千戀皇要取得雀王之道,有了自己的經驗后,將會變的很容易。

「對了,我有件事想問你。」林風倏地開口。

「嗯?」千戀皇美眸一閃,「什麼?」

林風輕輕點頭,「關於…陣中之陣。」

「真的?」千戀皇不敢置信的驚掩著小嘴,饒是她見多識廣,如今卻也是完全震驚。絕美的臉龐露出驚然表情,極是呆萌,良久才是反應過來,望著林風就好似看著一個怪物似的。

「所以…這確實是陣中之陣。」林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眼眸炯亮。

得到千戀皇的肯定,心中的疑團完全解開,正如自己所猜測的一模一樣,這『定火明珠』有著相當震駭的來歷。

按千戀皇所言,陣中之陣內所擁有的存在堪稱『逆天』。

「我還以為我的運氣已經夠好了,想不到……」千戀皇輕咬嘴唇,心中輕忖,望著林風帶著複雜目光,卻又有著幾分光彩粼粼,「不過,就算讓我進的陣中之陣,也沒這個實力取得寶物。」

心中,說不盡的複雜感覺。

從小她便是人中龍鳳,沒有任何一個同齡人能比得上她半分。

但如今,終於有一個人,和她相比不止沒半分遜色,反而更是勝出一籌!

「怎麼樣,做好準備了么?」林風淡笑的望著千戀皇。

「嗯?」千戀皇輕咦。

「進入獲得『雀王之道』。」林風輕輕開口,還剩四十八根火焰羽毛,剛好能讓千戀皇再進入一次。至於自己,這一次已然收穫甚豐,再多也只是錦上添花,沒太大意義。

微微點頭,千戀皇望著林風,美眸閃動著粼粼光澤,「多謝你,林風。」

「客氣。」林風淡然而笑。

「轟!」再一次破碎陣之力守護的光點。

林風望著千戀皇,相之道別,隨著那道光芒一閃即逝,整個空間恢復寧靜。

「呼!~」輕吁一口氣,林風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

自己,也是時候該離開了。

重回斗靈世界。

…(未完待續。。) 朱雀境,一片喧嘩熱鬧。

望著朱雀挑戰賽上那清晰的名次排行,眾人熱議紛紛。

儘管因為南方域重磅消息的傳出,新任聖主的選拔和『統領爭霸賽』沸沸揚揚,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然朱雀挑戰賽畢竟是朱雀洲的盛事,關注的人還是有相當不少。

「這排行榜的計分會不會出錯了啊?」

「就是說,這積分也未免太恐怖,簡直匪夷所思。」

「肯定亂了套,哪有人積分過億的,莫名其妙,就是排第二的千戀皇也被拉開不知多少倍,排第三的曾刃那可是聖者,沒理由被拉開近十倍那麼誇張。」

「已經有人去問了,相信很快會有結果。」

……

從剛開始的震驚駭然,眼下眾人一個個儘是懷疑。

確實,眼下積分排行榜太驚人!

前三名的分數,遙遙領先,排在第三位的是第一個成聖,如今已然名動朱雀洲的『曾刃』,他的得分是1300萬,遙遙領先第四名的靳棘和第五名的釋芷心,而第二名則是一直來排在榜首的千戀皇,分數為2500萬,同樣是相當駭人。

但第一名的分數……

超出1億!

超出千戀皇三倍以上,相比曾刃更是近乎十倍的差距,讓人膛目結舌。

幾天前,當林風的分數猛的從近千萬一下子跳到1億時,所有看著分數的武者都震驚的半天沒說出話來,這等的跨越已是遠遠超出眾人想像範圍之外。

1億的得分!

什麼概念?

歷屆朱雀挑戰賽,基本上只有排在榜首的那一個,才有得分破千萬的可能,一般幾百萬已是頂足。

而這一次。破千萬的足有三個!

曾刃,千戀皇,林風!

其實千戀皇如今的得分,已然打破朱雀挑戰賽有史以來的記錄。2500萬的積分,超出1950萬的原記錄,為自堯帝開啟朱雀挑戰賽以來第一個衝破2000萬記錄的武者。而原記錄的保持者,恰恰便是如今朱雀洲的掌權者——炎王!

但林風這得分,太誇張。

1億,不止是1億,是1億1800萬!

光是零頭,都能將如今的聖者『曾刃』擠下排行榜!

「號外,號外!」

「大會澄清事實了,林風的積分完全屬實!」

「千真萬確!!!」

是真的。

確確實實是真的!

整個朱雀境沸騰了,眾人呆然的望著排行榜。怎麼也不敢相信耳朵中所聽到的。開玩笑,1億1800萬的分數,竟然是真的!這分數怎麼來的?

沒有人知道。

包括林風自己,也不知道。

朱雀樓,朱雀境最為繁華的酒樓,最頂層上,一個面色冷峻的男子飲著酒,身上帶著若有若無的恐怖氣息。目光不時望向那巨大的積分排行榜,透過窗口剛好能清晰看到。地利位置極佳。

面容,如此的熟悉,更有著一分隱隱殺氣。

正是林烮地!

未毀容前的林烮地。

「我的乖徒兒,打算等多久?」桀桀的乾枯笑聲響起,那是一個面色乾枯醜陋的老者,一手拿著酒杯。一手懷抱一個絕色美女,上下其手不時揉捏著那飽滿挺拔的胸口,絕色美女滿臉羞紅,卻不得不曲意迎奉,不斷幫老者滿著酒。

「等他出來為止。」林烮地神色平靜。然淡淡的話音卻有著濃郁的殺戮氣息。

此時的他,已然沒有毀容時猙獰和恐怖,暴戾的氣息和心境彷彿被磨平,但這樣的林烮地,更可怕!

如一條陰狠毒蛇,極具隱忍,伺機而動。

正是當日設計毒害親大哥,為上位不擇手段的林烮地。

「嘖嘖,還真倔強,都等了一個月還不肯放棄。」醜陋老者眼中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芒,氣息完全湮無,感受半點半分存在,但卻是比林烮地更可怕極致的存在。

人魔聖主!

參加過第二次巫妖之戰的人族強者。

人類十二聖主中固然沒有他的名字,但那是在明面上。在聖者的圈子中,人魔聖主無人不知,因為當年曾經出賣人族,故而他不被承認,但私底下所有聖者都清楚,人魔聖主的存在。

人類第十三聖主!

他,是如今人類碩果僅存的四大聖主之一。

「我甘願受盡人世間最極致的痛苦,突破聖級,心中只為一個執念。」林烮地望著人魔聖主,鏗鏘決絕,「林風,我必殺之。此子不僅狡猾極致,更擁有遠勝過我的天賦資質,絕不能給他半點機會。」

「就算浪費時間,我都要等下去。」

「這一次,我不會再給他任何活命機會!」

林烮地的眼中殺意盡露。

聲音,冰冷極致。

守株待兔,很愚蠢的做法,但……

卻同樣是很聰明的做法。

神跡之地。

「出來了。」林風帶著淡淡笑容。

笑容中帶著相當滿足,此行,自己受益匪淺。

短短時間內進入兩個遠古禁地,在朱雀挑戰賽的歷史中恐怕絕無僅有。尤其是雀王獄,令的自己完全脫胎換骨;而土系遠古禁地,也令自己鳳凰命盤完全飽和,更擁有變身土系神獸『丘昃』的能力,卻也不錯。

包括翼、煉竜、百毒彩蟒,都在土系遠古禁地中潛修。

相比起雀王獄自成一陣,分成幾個層次,土系遠古禁地的開放性更適合修鍊,儘管自己要先離開,然三者還有不少時間修鍊,不需要急在一時。如今有紅綾陪伴,足以替代他們的作用。

「先回族中一趟。」

「而後,去黃鶴洲找千千。」

林風眼眸閃動。

如今自己已然成聖,擁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身邊的人。

當日千千不願成為自己的負累。選擇回秦氏商會,如此全心全意為自己,倘若辜負她那自己真的枉為男人。輕呼出一口氣,林風嘴角划起淡淡笑容,想起來卻是有好幾年未見千千了。

那時自己放任千千離開,只因為實力不夠。

前途未卜。保護不了千千是一回事,千千身後的背景才是最重要因素。

在雁翎府時當日的自己確實近乎無敵,但進入人類九洲之地,比自己強的太多太多。秦氏商會,在黃鶴洲也算頗有名望,比當日自己有實力,有地位的青年俊才何其之多,自己想要娶秦氏商會的千金小姐,可能么?

笑掉人大牙!

但現在……

「等我。千千。」林風眼中閃動著精亮神采。

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已是足以配得上千千的身份。

而處理完這些瑣碎私事,自己便能毫無顧慮的出發,前往熗鳳古族!當日,鳳銘為了完成任務,救自己犧牲性命,這個『情』必須要還。於情於理,無論哪一方面。自己都要回熗鳳古族一趟。

父親的事,要有一個了斷。

還有……

自己的親生母親『賈雅竹』。按鳳銘所言如今仍在生,只要找到她一切都會明了。或許,進入古族之地會有危險,尤其是自己的身份如此敏感,但這條路自己必須得走一趟。

「以我如今的實力,聖王級以下無所可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