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超級貴賓的他,同樣是一名優秀的小提琴家,從小在歐洲名校跟隨歐洲好幾位著名小提琴家學習的,自然每次碰到有這種機會,都會手癢準備露一手的。

拿起小提琴,奏響一曲美妙的曲樂,然後再收穫漫長的掌聲和崇拜佩服的目光,沒錯,趙凱龍還是很享受這種感覺的。

尤其是……

現在場上有何煊在,雖然他嘴上說不吃K姐那一套激將法,但是作為一名「極度優秀」的富家公子哥,在可以看得到的長相、財富、家世、魅力等等諸多方面,都似乎被何煊給比下去了,趙凱龍當然想借用這次的小提琴演奏扳回一城來的。

在他看來,何煊有的那些,都是「庸俗」。

自己只要拿起小提琴,就是藝術的化身,是高雅,是格調。

所以,當主持人宣布,今天的晚宴將由趙公子的小提琴獨奏作為開場的時候,滿場熱烈的掌聲,趙凱龍很紳士地走上台去。

拿起小提琴,趙凱龍先是禮貌性的鞠了一下躬,然後用標準的姿勢開始有感情地演奏一曲《聖母頌》。

這是一首由德國小提琴家維爾海姆(Wilhelmj)根據舒伯特同名的歌曲編成的小提琴獨奏曲。

在古典作品中,作曲家往往把最美好、最完善,最能給人以崇高意境的聖母形象化作莊重的樂思中,表現出自始自終的質樸高貴。

整個聽濤苑內鴉雀無聲,小提琴獨有的曲調款款飄揚了起來……

這一首《聖母頌》被譽為小提琴十大名曲,曲調款款,彷彿在人們面前展現出了達芬奇的聖母肖像畫。

那曲調句句層次清楚,深邃而通暢,情感濃重,格律嚴謹,以虔誠和真摯深深感動人心。

起始在G弦上渾厚多姿的音符在歌唱,同樣感人至深。

當用八度雙音演奏時,將整個樂曲推向了高潮。

全場的觀眾們,雖然大多數都不懂音樂,更加不懂小提琴,卻也一樣容易沉浸在這樣的曲調當中,目光注視著舞台上,眼神當中充滿著安寧和聖潔。

而當樂曲的高潮過後,舞台上那白色的聚光燈,湧現出聖潔的色彩,全曲在異常寧靜中漸漸消失……

「謝謝大家,獻醜了!」

最後一個調收音,全場好像都還沉浸在那一幅腦海當中構思出來的「聖母肖像」當中,趙凱龍便十分心滿意足地放下了小提琴,給大家鞠了一躬,很謙虛地說道。

啪啪啪……

頓時,全場的掌聲更加地熱烈了。

「趙公子拉小提琴的樣子,簡直是太帥了。」

「會樂器的男人,都好有魅力。尤其是那拉起小提琴的樣子,簡直就是藝術品,藝術品啊!」

「趙公子不愧是國民老公,據說他的小提琴是歐洲名家教的,在國內,哪怕是和專業的小提琴家比起來,都不遑多讓呢!」

……

在一陣掌聲和恭維當中,趙凱龍彷彿找回了一些被何煊打擊的自信。

同時,當他下台的時候,看到何煊也是微笑著對他點了點頭,頓時心裏面也有了一絲得意,故意走到何煊的面前,很謙虛地得瑟了一句:「何公子,怎麼樣?我的這一曲《聖母頌》,還能入得了何公子的耳吧?」

通常人這麼過來問,無非就是顯擺一下,然後想要得到對方的恭維和稱讚的。

然而,這一次註定趙凱龍不能如願以償了。

如果他沒走過來故意得瑟,何煊還真無所謂不管他,可是「反派總是死於話多」,當看到趙凱龍居然走到自己面前來挑釁和顯擺,何煊當然只能攤了攤手,很抱歉地說道:

「你小提琴拉的還算可以,只不過,這曲《聖母頌》有幾個音符錯了。估計,你拉的這一曲《聖母頌》並不是原版的,而是缺失了以後,某個自以為是的傢伙瞎補上去了一段……」

此言一出!

趙凱龍臉上剛才那略帶「得瑟」和「虛偽」的笑容,便慢慢凝固了起來。

一股憋屈的怨氣在心裏面鬱結,他很想忍下這口氣,但是此時看看周圍,這麼多的人盯著看著,他要是真被何煊「打了這一巴掌」還忍回去了,那他趙大公子以後還怎麼混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趙凱龍這一回,是真的忍不了啦!

他深吸一口氣,嘴角揚起一絲笑容,對何煊說道:「何公子,裝逼請適可而止!好么?你可以說我拉的小提琴只是湊合,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老師喬治·尼克拉斯。

這首《聖母頌》在十九世紀就失傳了,是我的老師一點一點找回來的,他是現在歐洲還在世的最知名的小提琴家之一,你竟然說他是自以為是的傢伙。

何公子,我想你根本連小提琴都不會拉吧?自以為是的傢伙到底是誰,大家應該很清楚的。」

……

【必火妞:四千字大章送上!更新真的不算少,每一章的字數基本上都很多。等後天回到麗江閉關,我會更加快一點多更新。希望大家每天都要記得投票和追更哦!新的一周,大家推薦票趕緊投一下……】 趙凱龍從小接受的歐洲精英貴族教育,是典型的「香蕉人」。

但是回國以來,也適應了國內的各種「裝逼打臉」形式,在各個場合上也是喜歡出風頭顯擺自己。

不過,他可貴在很能審時度勢,一旦發現情況不對,就會立刻想辦法保住面子全身而退。

同樣的,趙凱龍也不會去做沒把握的事情,就好像現在的這種情況一樣。

他真的忍何煊很久了,猶如越王勾踐的卧薪嘗膽一樣。

他不是真怕了何煊,而是何煊實在是太強了,他在找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

在家世、樣貌和出手豪爽上,趙凱龍已經落了下風,所以他就找到了自己的長處「小提琴」作為突破口。

果然……

何煊這種習慣裝逼的公子哥,竟然不自量力地點評起了自己的演奏來,還出言不遜地說自己的老師是胡亂補曲子的。

這便是趙凱龍一直在等待的機會。

先把對手捧上天,然後……在對手不擅長,但卻是自己長處的領域,給他來個一擊必殺。

這是趙凱龍最擅長用的套路,百試不爽,也是讓他可以在國內各種高端聚會上,輕鬆自如地把其他世家公子比下去的原因。

田忌賽馬而已,用自己的長處去和別人的短處比,當然是無往而不利的了。

「瑪琪,你看吧!這些花花公子,其實都是一個樣。沒有一個是不愛出風頭不愛裝逼的,只是裝的境界不同罷了。」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K姐就笑著和站在身邊的秘書瑪琪說道,「剛才,趙公子還口口聲聲說我的激將法對他沒有用。但是你看看現在,只要何公子露出一個破綻來,他便立刻會像是瘋狗一樣狠狠地咬上去……」

「K姐,還是你料事如神。不過,趙公子不愧是『國民老公』,就是沉得住氣。他的這一招一用出來,現場的氣氛和情況便立刻逆轉了。何公子處於下風……」瑪琪點了點頭說道。

……

而此時,會場里的這些主播和她們的伴侶們,同樣也是被趙凱龍的話語引導著思維。

就是呀!

人家趙公子,從小就在歐洲跟隨名家學習小提琴,他的小提琴如果還只能說算湊合的話,那恐怕整個華夏國也沒有幾個小提琴拉得好的了。

更過分的是,何公子真的是太自以為是了,根本對小提琴都不懂,還一臉認真和講究地評價了起來,說趙公子剛才拉的《聖母頌》不正宗,這可就是在故意「不懂裝懂」了。

「何公子剛才的話,真的過分了。很明顯,趙公子的小提琴拉得那麼好的,人家只是謙虛地過來打聲招呼,何公子竟然還真當自己是前輩高人,評頭論足起來……」

「誰讓何公子今天實在是風頭太盛了呢?早上賽車驚艷四座,下午的賭局更是大殺四方,哪怕真不懂小提琴,憑著這股氣勢也敢隨便評幾句呀!」

「趙公子可不是好惹的,而且看這個架勢,何公子剛才的話,是侮辱了趙公子的老師,怕是不會這麼善罷甘休了……」

「我覺得也是,趙公子估計要讓何公子當眾道歉。這可就跌面子了!」

……

女主播們雖然都愛慕何煊,但是她們也都能看得出來,剛才明顯就是何煊在故意在「不懂裝懂」和「挑刺」。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何公子,你聽到了么?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對我出言不遜,我是無所謂的。但是,你侮辱了我的老師,就必須……向我的老師鄭重的道歉。」

一邊說著,趙凱龍竟然拿出了手機,打開了視頻電話。

嘟嘟嘟……

沒幾下就接通了,趙凱龍便使了個眼色,旁邊的工作人員就用無線連接,將視頻的畫面,放在了舞台中央的大屏幕上。

視頻裡面,是個白鬍子的義大利老頭,似乎是才剛剛睡醒的樣子,一臉微笑地對這手機說道:「哦!趙,我最得意的學生,你回到了華夏國還好么?我知道你現在的商業性活動很多,但是小提琴每天還是要勤在練習的。」

視頻里的義大利知名小提琴家喬治·尼克拉斯一露面,在場的主播們,稍微有點藝術素養的都認了出來。

「沒錯!就是喬治·尼克拉斯,目前在世的最偉大的小提琴家之一。據說,他致力於復原一些失傳的小提琴曲,被授予了大英帝國、德意志帝國、奧地利、義大利等歐洲藝術強國的小提琴爵士的稱號,更被瑞典的藝術學院提名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

「沒想到,趙公子的老師竟然這麼有名。嘖嘖……何公子這次可真的是踢到了鐵板上,竟然詆毀這樣世界級別的大音樂家,何公子這個逼裝得真的是太失敗了。」

「哈哈!這個姓何的從早上剛出現,就一直在裝逼。不過,前面他的確是自己牛逼,有裝逼的資本。可是現在……哈哈!恐怕他現在自己心裏面也後悔萬分,不該說出剛才那麼裝逼的話來吧?」

「我覺得,如果我是何公子,肯定就會折損一點顏面,順著趙公子的話,給這位大音樂家道歉,借坡下驢了。」

「何公子一旦道歉了,那豈不是就代表著向趙公子低頭了?這樣……反而變成了趙公子是最後的贏家了。」

「但是不道歉的話,恐怕後果更慘。何公子在圈子裡的名聲就臭了,自以為是,愛裝逼吹牛,還肆意詆毀世界級別的音樂家呀!」

「也是……何公子這次是失算了,不想道歉也必須道歉了。他是個聰明人,估計……只能認栽。」

……

在場的也都是明白人,知道趙凱龍故意這樣將他的老師喬治·尼克拉斯都請出來了,就是要硬逼著何煊低頭來道歉。

這一招,是陽謀。

將局勢直接推到了一個極致,何煊沒有任何的反抗機會,不道歉的話,恐怕就要永遠背負著一個侮辱詆毀世界級音樂家的臭名了。

「很抱歉,喬治老師。打擾到您休息了。不過,今天我在演奏您教給我的《聖母頌》的時候,碰到了一位何公子,他質疑我拉小提琴的水平也就罷了。還大言不慚的說老師您補的曲子有錯……」

趙凱龍說到這裡之後,又微笑著,話鋒一轉道,「不過,當我說出老師您的身份和榮譽后,這位何公子表示感到十分的懊悔和抱歉。他想要親口對您說一聲對不起,所以,我才冒昧地給老師您打視頻電話的。」

嚯!

趙凱龍這一招,真絕。

直接就將何煊逼到了一個不得不道歉的處境,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何煊這一聲道歉,怕是想說也要說,不想說也必須說了。

然而……

就當趙凱龍將手機視頻攝像頭,對準何煊的時候,何煊卻是一臉無奈地攤了攤手用英文說道:「喬治大師,是么?很抱歉!你的學生說了謊,我根本不會向你道歉。因為我說的是實話,你……確實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

【必火妞:今天晚上終於趕回麗江客棧!可以開始閉關碼字了。十二點之後還有一更。明天開始,至少每天四更以上……逐漸攀升更新量!十一月一號上架,我的美好願景和奮鬥方向是,每天十更爆發一直持續至少一個月。大家覺得怎麼樣?覺得好,就扣1和投推薦票……】 在趙凱龍的想象當中,自己這樣做,既給了這位何公子一個差不多能下來的台階,又能夠很合情合理地壓他一頭,簡直是兩全其美的方法。

只要這位何公子是一位愛惜名聲的人,他就絕對不可能拒絕向自己的老師道歉。

所以……

趙凱龍才會一接通電話,就故意那樣對自己的老師說。

可他萬萬沒想到,何煊非但不借坡下驢,而且還更變本加厲,竟然當著自己老師的面,指責他這位世界級的小提琴家大錯特錯。

這這這……

這簡直是,在場誰都無法想象得到的。

「何公子瘋了么?他憑什麼指責一名世界級別的小提琴家啊?」

「完了!我看何公子的性格,就是要硬剛了。他是鐵定不會道歉的的,反正就是死不認錯唄!」

「這是要一錯到底啊!何公子的這個逼,是死撐著也要裝下去。」

「何必呢?何公子腦子是進水了么?明明剛才可以道個歉,就把這事大事化小了啊!卻非要死磕,真當自己有多了不起么?」

……

同樣的,何煊那一番話說出口。

雖然是英文,但是現場不少人都聽得懂,而且還翻譯給了旁邊的人聽。

大家都覺得,何煊一定是瘋了。

剛才在趙凱龍的面前隨便亂說也就罷了,現在明明已經知道了他老師喬治·尼克拉斯的身份和地位,竟然還敢當面指著鏡頭這樣指責他,這是已經完全將事情推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了。

「加藤先生,這位何公子說話的時候,底氣很足。我覺得,他應該不是無的放矢。」

藤原繪里香小姐的目光,一直緊緊地盯在何煊的身上。

老實說,倭國男性的平均身高就稍微矮了一點,像何煊這麼高又這麼帥氣,關鍵是行事作風如此果決乾脆的男子,真的是太有魅力了。

這麼多年來,藤原繪里香小姐見過的優秀追求者,真的不要太多了。

甚至於……

連歐洲不少國家的皇室都曾經有意聯姻,卻被繪里香小姐給婉拒了。

因為她真的不喜歡那些動不動成天以貴族自居的歐洲蛀蟲們,他們除了成天賣弄那些僅有的幾百年光輝歷史,以及炫耀祖產之外,還會做什麼?

但是,眼前的何公子可就大有不同了。

他可以開著跑車,直接從懸崖邊上化作一道龍捲風后安全落地反超。

他可以為了維護自己的女伴,面不改色的和人豪賭數十億的賭局。

他更可以屈尊下身份來,在一堆娃娃機面前辛辛苦苦一個小時,幫心愛的女人把所有娃娃機都給清空。

他高冷卻又溫柔。

他衝動卻又睿智。

在別人看來,他好像一切行動隨心所欲,根本不考慮後果,可是繪里香的眼中,卻看出了他每一步都似乎成竹在胸,把所有人都玩弄在鼓掌之間一般。

現在……

這位何公子,露出那潔白而自信的兩排整齊牙齒,居然敢當面質疑……哦不!是指責世界級的小提琴音樂大師。

做事這樣的舉動,需要何等的膽量和氣魄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