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也被門診大廳裡面擁擠不堪的情況弄得一頭亂麻。

「醫生,醫生。」

「快救救我的孩子,來人,救救我的孩子。」

來人瞬間反應了過來,顧不得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門診大廳為何如此亂糟糟的,在門診大廳裡面叫喊著。

「那裡是急診室。」

「你快去那裡吧。」

雖然眾人聚集在門診大廳裡面譴責李俊豪,同時向市第一人民醫院討要說話和公道。卻對來人的急躁感同身受,不由紛紛讓開一條路。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怎麼回事?」

「孩子什麼情況?」

急診室主任醫生秦海連忙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沖著來人詢問道。

「孩子,我的孩子。」

「救救我的孩子。」

那人抱著一個小孩,沖著秦海連忙說道。

「快,送進急診室。」

秦海前面引路,那人抱著孩子跟著秦海直往急診室走去。

「你是華醫生么?」

「我找華醫生。」

那人抱著孩子沖著秦海問道。

「我不是華醫生。」

秦海下意識的就認為來人口中的華醫生就是華新。

「華醫生在哪裡,快,快叫他過來救救我的孩子。」那人焦急的說道。

「好。」

「但是,我們得先把孩子送進急診室裡面看看具體的情況。」秦海深知華新的能力,並沒有因為來人是沖著華新來的而心裡不快。

「怎麼回事?」秦海迅速得掛上了聽診器,沖著來人詢問道。

「孩子溺水了,上午替孩子洗澡的時候,孩子在浴缸裡面溺水了。」來人急躁的說道。

「我知道了。」

秦海連忙查看孩子的情況,一翻眼皮,孩子瞳孔對光沒有任何反應,而且已經散開,他連忙通過聽診器查看孩子的心跳,卻沒有聽見任何的聲音。

「已經沒了心跳了。」

「快,腎上腺素,心臟除顫器。」

秦海連忙對著急診科護士吩咐道。

「醫生,醫生。」

「這些都已經做過了,快,快叫華醫生過來。」

來人抓著秦海的手急躁的說道。

「做過了?」

秦海不解。

「是的。」

「我們就住在南山醫院附近,第一時間就把孩子送到了南山醫院。南山醫院都做過了這些,但是都沒有把孩子搶救過來,南山醫院的好多病人和病人家屬就像現在的門診大廳一樣亂糟糟的,讓我們趕緊來市第一人民醫院,孩子或許還有救,我們就過來了。」來人連忙說道。

「這麼說,南山醫院都已經宣布了孩子的死亡了?」秦海立刻就反應了過來。

「是的。」

來人不管不顧的說道:「那又如何?南山醫院救不了孩子,你們也救不了孩子,不代表華醫生救不了孩子。我可是看了的,南山醫院的一個醫生宣布了一個病人的死亡,最後華醫生出面,還把人家救活了過來,快,快把華醫生叫過來。」 「快,5ML腎上腺素,靜脈注射。」

「替孩子進行心肺復舒,不要停,直到華醫生來了為止!」秦海沖著急診科護士吩咐道,「我立刻通知華醫生。」

他隨後就撥通了華新的電話,簡要的說明了孩子的情況。

得到華新立刻趕來的答覆后,秦海才掛斷了電話。

「先生,你先不要急,華醫生立刻就趕過來了。」秦海見到男子手足無措,悲憤的模樣,不由安慰道。

「我能不急么?」

堂堂一個漢子慌亂無措的走來走去,梗咽的說道。

「孩子……」

「孩子他已經被……」

堂堂一個漢子喉嚨梗咽得說不出話來,不由豁然蹲了下來,抱著自己的頭自責的拍打著。

「都怪我。」

「都怪我。」

漢子懊惱的拍打著自己的頭,梗咽得低吼著。

「……」

秦海也是滿腦門的黑線,你說你家孩子洗澡的時候在浴缸裡面溺水了,浴缸裡面溺水了,浴缸裡面溺水了啊。好歹孩子也有個四五歲的樣子了,在浴缸裡面溺水了,這不得不說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過,這話他沒法當著病人家屬說,只能勸慰道:「你別急,華醫生馬上就趕過來了,想必華醫生應該有辦法。」秦海安慰著對方,卻也沒有把話說滿。

畢竟,小孩已經被南山醫院宣布了死亡。

豪門驚夢:99天調香新娘 說明南山醫院已經搶救了一段時間,無能為力之下,才不得不宣布死亡。

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才送到市第一人民醫院來。

即使他相信華新醫術登峰造極,但面對這種情況,恐怕也……

「華醫生。」

「對,華醫生一定能救我的孩子,華醫生一定能夠救我的孩子。」漢子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抓著秦海,語無倫次的說道,更彷彿是自我催眠不願意接受殘酷的現實。

「你看,你看。」

漢子急急燥燥,慌慌張張的從褲兜裡面掏出手機,解鎖。

「視頻,就是這個視頻!」

漢子打開微信朋友圈,打開一個小視頻遞給秦海。

「抱歉,我們已經儘力了。」

畫面上顯示著南山醫院腫瘤科主任張峰放棄治療,宣布小敏死亡,小何整個人奔潰的一幕。畫面立刻一轉,華新出現在了屏幕裡面,他沖著小敏爆吼醒來,醒來,給我醒來,一掌拍擊著小敏的胸口,小敏的身體突然彷彿受到了心臟除顫器的電擊一般顫抖著彈了幾下,隨著突兀的嘀嘀聲響了起來,小敏便恢復了心跳。

「看見了嗎?」

「看見了嗎?」

「這個就是華醫生,他都能把已經宣布死亡的小敏救活,也一定能夠救活我的孩子。」微信朋友圈裡面的小視頻,給了漢子最後的希望,他歇斯底里般的抓住這僅有的一線希望。

天國的水晶宮 「網上還有比較完整的視頻。」漢子通過這些視頻,給自己打著強心針,把那殘酷的現實深深的埋進心底的深處。

「這什麼視頻?」

漢子急沖沖得衝進了門診大廳。

門診大廳里譴責李俊豪,譴責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病人和病人家屬下意識的看向漢子,聽著漢子的事情。他調出視頻,就不由引起了圍觀病人和病人家屬的注意,都不由好奇了起來。

「秦海!」

這個時候,喧嘩的門診大廳里,秦海的肩膀被人拍了一巴掌。

秦海下意識的循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華老弟,你過來了,快,裡面。」

秦海指著急診室拉下來的布簾說道:「孩子已經被南山醫院宣布死亡了,孩子父親不死心,看了你的什麼視頻就過來了,現在正在替孩子掛氧,做心肺復舒,你儘力就好。」

秦海雖然見識過華新的能力,卻也不認為華新能救得了宣布死亡已經快一個小時的孩子了。

「華醫生,華醫生。」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他。」

漢子聽見秦海和華新的對話,立刻就認出了華新,不由抓著華新懇求的道。

「好了。」

「你放心,我會儘力的。」

華新掙脫著對方的糾纏。

「先生,你快鬆開華醫生,讓華醫生搶救啊。」秦海連忙沖著對方說道,後者這才鬆開了華新。

「嘩啦。」

華新一把掀開急診室的布簾就走了進去。

「讓我來。」

華新撇了一眼那名臉色蒼白,早已經沒了心跳的孩子。

嗖!

他瞬間就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出了針匣子,啪得一聲打開。

針匣子裡面的108根金針,彷彿受到了一股無形的牽引力一般顫抖了起來。

嗖嗖嗖嗖!

華新雙手如風,捏著金針,金針散發著青綠色的針芒,不斷的顫抖著蜂鳴著,旋即閃電版的刺入了溺亡孩子的穴位之中,108根金針閃電般的刺出,雙臂帶起了一連串的殘影,彷彿千手觀音一般替溺亡孩子下針。

「我……」

華新那堪稱恐怖版的下針速度,雙臂帶出道道殘影如同千手觀音一般的匪夷所思一幕,深深的震撼了秦海,瞪大了眼睛目瞪狗呆的凝視著這一幕。

「這……」

那些調出視頻觀看的圍觀病人和病人家屬,一邊看著手機視頻,一邊看著急診室裡面的華新對比著,而這一幕紛紛映入了眾人的眼帘之中,一個個圍觀的病人和病人家屬雙眼傻傻的凝視著化身千手觀音的華新,直接呆住了。

這千手觀音版的殘影,比電影電視裡面的特效看上去更加的酷炫和令人目不暇接,直接晃瞎了他們的24K鈦合金狗眼,一陣目瞪狗呆。整個喧嘩嘈雜的門診大廳,此刻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之中,圍觀的吃瓜群眾不由目瞪狗呆的凝視著千手觀音華新,讓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門診大廳稍微恢復了些次序。」

「醒來。」

「給我醒來!」

華新神色肅穆,右手掌心灌注著青木真氣,泛著青綠色的光芒。

他輕輕的按向溺亡孩子的心口上,貼著他的胸口。

左手一根泛著青綠色針芒的狹長金針驟然通過右手手指的縫隙刺進了溺亡孩子的胸口裡,穿透了胸腔,扎進了胸膛里,刺中了心肌細胞。

心肌雖然缺氧缺血缺乏營養物質,但單個心肌細胞萎縮,蘊含大量的廢棄物,但卻還存活著,受到金針的刺激,不由劇烈的收縮起來,與此同時華新右手掌心之中灌注的青木真氣猛然轟向溺亡孩子的心口,爆吼道:「醒來,給我醒來。」 「滴滴,滴滴。」

急診室內的心電圖儀器突然發出了清脆的滴滴聲響。

那代表著心臟起伏波動的一條直線驟然劇烈的波動了一下,旋即不規則的跳動了起來。

漸漸的,那不規則的波動逐漸的趨於正常波動。

雖偶有不正常的波谷和波峰,但整個波動還算正常。

「救活了。」

「救活了。」

急診科護士震驚的說道。

「恢復心跳了。」

儘管對華新的醫術已經有了很高的認可,可沒想到。

他居然能夠通過針灸幫助溺亡快一個多小時的孩子恢復心跳。

按照正常情況,怕是心臟停跳10分鐘就已經難以搶救過來,半個小時都算是奇迹,但這一個多小時,簡直堪稱奇迹之中的奇迹,秦海內心一片震撼。

「華老弟,老哥就服你!」

秦海對著華新豎起了大拇指。

「跳了,心跳了。」

那名漢子見到心電圖儀器上顯示的心跳指數以及心電波動線,激動的渾身顫抖。

他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太好了,太好了,謝謝上帝,謝謝諸天神佛。」

他不停的沖著西周拜謝著,旋即衝到了華新的面前:「謝謝你華醫生。」

「好。」

「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