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自己即便被人發現了秘密也能自保?還是保護父母親人?

是這個世界推動著我必須去變強? 意亂情迷 還是我自己本身就希望去變強?

『是我自己一開始就想岔了,還是我跟本就沒有去打算?』

我是為了什麼而重生?

我為了明白失去的時間不會再回來,我是為了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而重生。

可是我的心裏面,為什麼總是有種無法訴說的空虛?是我自己犯賤?

叮~

「嗯?這個聲音是……」

就在李皓感覺自己快要成為真正的神經病時,腦海中出現了熟悉的聲音。

這聲音絕對是自己所期待的,可是自己什麼也沒有做啊~

懷著疑惑李皓打開了屬性面板:

沃特!?這是什麼鬼?

系統:宿主還在為空虛的內心尋找填充之物嗎?

李皓:是……

不過系統大爺~您也是因為睡不著而出來刷存在感的嗎?

系統:本系統也在思考,跟著你個廢宅有沒有前途~

李皓:…….

系統:那麼為了我們兩個輕鬆加愉快的相處,我們不能就這樣在生活中迷失自己,我們應該自己去尋找存在感~

李皓:喲~不容易啊,系統大爺也覺得無聊?

系統:現在的你就相當於在新手村,距離你離開新手村遙遙無期,本系統也很絕望……

李皓:我有一句MMP不知當說不當說~而且我還有種打人耳光的衝動~

系統:那就不要說,想打人去衛生間里看著鏡子裡面那個最該打的人,別猶豫、別下不了手~有多大力就用多大力~

李皓:我錯了~系統大爺您究竟想做啥?

系統:尋找樂……啊~不過~尋找存在的價值啊~嗯~我想到了……

李皓一臉蒙逼:啥?

系統:叮~為了更好的認清自己,並在漫長而短暫的人生中豐富多彩的活著,隨緣直播開啟~

隨緣直播又是個什麼情況?

系統:隨緣直播分為三檔,第一檔:敵我不分(俗稱找刺激,即便是對於宿主有敵心的人也可以觀看。)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想要殺死宿主,他可以根據看你的直播知道你的情況,給宿主下一些未知要命的埋伏……

第二檔:我心飛翔。系統可以通過檢測出對宿主有危險的人。(其中包括實力比宿主強大,或者可能會出賣宿主重要信息的人。)

檢查出來后又怎麼樣?

本系統會自動屏蔽他們,他們將無法觀看宿主的直播內容,即便是別人自己錄下來的事情這部份人都無法看到。

李皓默默為系統豎起了一個大拇指!系統大爺你牛逼!

第三檔:佛系直播~顧名思義只要出現一點點有可能傷害到宿主玻璃心的人,系統都會自動幫助宿主屏蔽……

李皓:我玻璃心?

系統:宿主比玻璃心要好點,不過也就是個陶瓷心,距離百毒不侵,天雷地火都打不動的金剛心還差得很遠~

李皓:寶寶不想說話~寶寶就只想知道我開個直播有木有什麼獎勵?

系統:沒有任何獎勵~就只是為了陶冶情操~

李皓:我去你大爺的系統!本寶寶拒絕!有沒有懲罰?

系統:你愛做不做~沒有懲罰,你無聊~我也無聊~給你找點樂子你不願意?至少能有不少人陪你,或者見證你的成長!

宿主不是覺得空虛寂寞嗎?宿主不是感覺自己能給這個世界留下點什麼嗎?直播最適合你的選擇~ 嗯?見證自己的變強之路?這可以搞也~

李皓歪著腦袋想了想,覺得這系統大爺的話撓到自己心頭的癢處~

對啊~直播可以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啊,多姿多彩的世界既可以讓他宣告自己來過!見過!征服過!

「好!幹了,系統你打算怎麼讓我做直播?」

系統:我會給宿主一個隱形全方位動態感應攝像機,他能夠自己充能隔絕周圍一切電磁場影響。他能夠為宿主留下最精彩的照片,可以給觀看者最清晰的3D立體影院視覺。

李皓:……

系統大爺我只知道很牛逼就行了,你說了這一大串我是一點也聽不懂,那直播間呢?還有攝像機的能源依靠什麼?

系統:宿主的直播間各大直播平台隨便選,攝像頭可以自動吸收遊離在大自然中的異能為動能,並且宿主直播也不是什麼好處都得不到~

李皓雙眼明亮了起來,充滿了光芒看著面板~

系統:宿主可以通過直播得到一筆不菲的收入~

李皓:寶寶也有一個禮物送給你,系統大爺送你一句:mmp!

系統:……謝謝……

李皓抱頭:天!我不是在誇你!

系統:知道,本系統就當作宿主在誇獎~

這系統今晚不會被異能獸的負能量影響中病毒了吧?而回答他的是沉默,大大刷了一遍存在感與聲望的系統,深藏功與名再度消失……

而就在今晚,一個富有神奇色彩的直播間,一聲不響悄然在一隻可愛鯊魚圖像的平台出現……

李父站在辦公樓下方,仰望著高大壯偉的建築樓心中萬般感慨。他沒有想過為這個公司干一輩子,可是他卻為這個公司一直工作到現在……

這段時間幾乎快要磨光了李父除了讀書的半輩子,沒錯李父從畢業后就進的公司。從一個小實習員工一滴一點,見證著公司的崛起,公司也見證著李父的成長。

而今天確實離別之日?想起兒子李父帶著決意最後一次步入往日熟悉,往後陌生的辦公樓……

「李組長~」

李父剛進入公司,平常比他早到的前台接待小年輕,也如往日一般早已經在崗位上。

「嗯~小姚,驃總來了嗎?」

「來了~驃總已經去辦公室了~」

「謝謝~」

「不客氣~」

小姚沒有感覺到不對,昨天李父第一次為了兒子請假公司裡面的所有人都傳開了。李父再次向著小姚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深吸了口氣走向驃總辦公室。

砰砰砰~

「請進~」

清脆的敲門聲剛剛響起,隨後帶著幹勁有力的回復聲便從辦公室中傳出。

喀~

「驃總~」

「唷~老李回來了啊~嗯,條子放我桌子上就行,一的印章的事兒~說說看侄子的事情辦妥了沒?」

「有勞驃總挂念,犬子的所有事情都已經辦妥了,那什麼驃總要是不忙的話就幫我把這個批准了吧~」

驃總隨意接過李父雙手十分鄭重交給他的白色信封,以驃總對李父的熟悉只是認為這是李父的謹慎辦事風格沒有多想。

當驃總說著小事,拿起了印章隨手就要印上去之時,驃總的餘光才有看清楚信封上面的字…….

「撕~我說老李~你是不是出門太著急拿錯了?」

驃總看著眼前刺眼的三個黑色字體,總覺著這是老李跟他在開玩笑呢?真是的老李是不是兒子學好了,身上的壓力一松跟著不正經了?

「沒有!驃總就是他,我辦事您放心我出門再三確認。」

「撕~我說老李啊~今天可不是愚人節!你確認是這個?」

「嗯!」

李父筆直的站在驃總面前,一絲不苟的嚴謹點頭。驃總揉了揉自己的臉,平靜下自己浮躁的內心,從桌子上拿起信封:

「老李啊~是不是有什麼困難?或者公司有什麼不周之處?你說。只要是我職權範圍內,我幫你擺平一切!」

「多謝驃總關愛,公司很好我也很開心,但這是我的決定。」

「我說老李,一個請假條你給我寫個辭職信,你這是在隔閡我?拿我尋開心?不說我心裡不願意,就說我簽了我出去怎麼面對外面的數千員工?」

「老李! 獨愛天價暖妻 你是公司的老員工,你思想並不迂腐,你技術更是過硬。我甚至可以提前告訴你,再過不久你就會被總公司提干,你現在這辭職是鬧什麼呢?快收了給我拿該擺在我面前的。」

提干?

李父也愣了,曾今年輕時候多少次睡夢中出現的事情,如今就要實現了?可是一想到自己要給兒子拼出個未來,李父內心再次堅定…….

驃總認為自己掏心掏肝掏肺說了這麼多,李父應該有所行動將擺在自己面前的戳眼睛的東西收走,然後出門用最快的速度回來拿出自己心裏面期待的請假條來給自己批複。

可是左等右等李父就是站在自己面前,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驃總也收起了微笑,看著李父:

「為什麼…….」

片刻之後,辦公室房門打開,李父一臉微笑對著驃總百般感謝。在所有員工不解的目光中,春風滿面帶著一臉輕鬆的離去…….

「咦?這老李還真是個直性子,不就是批個請假條嗎?以老李在公司的作為還不就是喝水一樣的小事,至於這麼開心嗎?」

「是啊~撕~咦?不對啊~難道老李還不回來上班?這怎麼又離開了?」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紛紛回頭看著剛剛被關上的辦公室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知道答案就在這道門裡,可就是沒人敢去打開…….

辦公室中,驃總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陷入了一種不可理喻的癲狂之中:

「為了自己兒子的未來,而辭職創業?這尼瑪~坑爹呢~」

叮叮叮~

驃總拿起手機,看了看顯示是自己的兒子。不知道為什麼,驃總有一種不祥的鬱悶,今天他就不想見到任何一個帶兒子字樣的~

不過驃總最後還是接了……

「喂?」

「喂!?老爸!是我,我在外面和朋友喝酒,然後喝多了……」

嘟嘟嘟嘟~

「喂~喂~喂~喂~喂?老爸?老爸?你還在嗎?」

坑爹呢!!! 「沒有想到斌哥你會來接我。」

車上李皓打著哈欠,看著身邊的趙衡斌。

「我只是不放心你,最近整個雲嶺城都不太平。昨天晚上他們找到不止一個變異獸,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有事情即將要發生。而且昨天晚上我們遇見的是梟一類的變異獸,他們的智慧很高,但通常他們看到的東西都會記下來,昨天晚上你和我都被它標記了。」

「我的實力比它高,所以我不確定他會不會來找你,這幾天由我和小蘭兩人輪流保護你。」

「謝謝,對了斌哥我開了直播!」

「直播?」

趙衡斌看了一眼在他心中越來越詭異的李皓,不知道這小子究竟在想什麼?又看了看這小子的四周沒有發現任何攝像頭之類的東西:

「真是搞不懂你們年輕人,現在你在直播嗎?」

「嗯~」

李皓看著趙衡斌點了點頭,就是因為得到了這個攝像機,讓李皓覺得好玩結果導致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

看不到李皓攝像機的趙衡斌,笑了笑對著李皓戲虐道:

「看來你還有不少不為人知的事情,不過你放心這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會管。不過只要不將SATR俱樂部的隱私直播出去就行,還有你小子在我給你暗號的時候記得把直播間關了。」

趙衡斌理解李皓為什麼要告訴他開了直播,李皓同樣理解趙衡斌所說的暗號是什麼。

步步生歡 「對了斌哥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準備一套訓練設備?」

「按照你現在的條件而言,我並不建議你步子邁的太大。雖然擁有自己的訓練設備相對而言安全要提高許多,這對你的經濟負擔太大。」

趙衡斌直言不諱,李皓聳聳肩:

「我就是想弄一套測試記錄設備,就用記錄我的訓練狀態的。」

「這個是小事明天就可以安排人給你安裝好。」

此刻,一個中年大叔正杵著發疼的下巴看著眼前的小胖紙:

「這不就是一個廢柴小胖子嗎?有什麼好看的?隨緣直播?」

叮~

嗯?有條簡訊?

中年大叔控制著游標將信息點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