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客廳里,燈光明亮。 他高傲,但宅心仁厚;他囂張,但受人敬仰,他可以把上帝賦予人類的語言用的出神入化,他究竟是神仙的化身,還是地獄的使者,沒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給予他一個稱號:逼王之王。

「啊~~~」袁滿從睡夢中驚醒,用手摸了摸頭上的冷汗,才發覺原來剛才自己只是做了個夢。

在夢裡,袁滿夢見一個身穿33號球衣的球員,一直圍繞著自己在bb各種垃圾話,雖說袁滿在球技上絲毫不落下風,但是被不斷的如蚊子般嗡嗡的耳邊騷擾,袁滿簡直要抓狂了!

終於,這傢伙在自己耳邊連續說出好幾個42-6的時候,袁滿不知道為何,一下子憤怒了,一記直拳加擺拳,將對手擊倒在地,全場騷動了起來,球場上的球員們幾乎陷入了混戰,就在這時候,袁滿大叫著從夢裡驚醒。

長噓了一口氣,坐直了身體的袁滿倒回床上,慶幸這只是一場夢,並希望自己永遠不要遇到這樣的對手。

……

第二天,騎士的隊員們在球館進行訓練,袁滿剛走進更衣室,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

所有的球員都集中在這裡,在袁滿推門的一刻,眼睛齊刷刷的看向門口,讓袁滿有些不自在,尤其是當看到瓦萊喬如金將軍般的壞笑時。

「袁,你以後可別和我一起洗澡,尤其是別在我撿肥皂的時候出現。」

瓦萊喬一開口,立即引起了隊友們的一陣鬨笑。

「什麼意思?」凌晨做了那個夢的袁滿,大腦還有些遲鈍,沒有聽懂瓦萊喬話里的意思。

「給!」身為隊長的賈米森言簡意賅,將一篇記錄袁滿花邊報道的報紙遞給了袁滿。

袁滿一看,我靠,這簡直是恥辱啊!

首先,這個叫桌偉的小編寫到最近備受矚目的NBA新秀球員袁滿已經20歲卻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而昨天記者抓拍到袁滿與一名神秘美女貌似親密,卻在家門口的時候各自回家了,簡直是禽獸不如!

袁滿心想,20歲沒交女朋友是因為自己都在刻苦的訓練球技啊,而且中國男生20歲沒交女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又不像美國的男女一樣荷爾蒙發育的較早,再者,帶美女回家只是因為鄰居順路啊,各自回家可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兩人並不是情侶的關係。

想到這裡,袁滿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洛杉磯一夜,好像和斯嘉麗還有福克斯也沒什麼關係,最後也好像有了關係。

見袁滿發獃的表情,賈米森作勢捂住自己的身子說道:「不要因為我是球隊的顏值之王,而對我有任何的幻想,想也不可以,想也有罪!」

袁滿丟下一個老大的白眼,將報紙一扔,彪悍的人生根本不需要解釋!

來到訓練場,拜倫-斯科特和助手拉里-德魯早就等在了這裡。

待人員到齊,斯科特拍了拍手,對球員們說道:「小夥子們,這段時間我們打的很不錯,你們的成績令我驕傲,騎士隊從來沒有打出過9勝1負的開局,從來沒有!」

看到小夥子們自信、驕傲、興奮的樣子時,斯科特接著說道:「不過,常規賽有82場比賽,我們決不能掉以輕心,我們後面的賽程對手們將更加強大,聯盟里的各支球隊也會開始研究我們的戰術打法,還有,我們還有兩周的時間就要迎來與熱火的比賽,我想那場比賽所有人都不想輸。」

「當然了!」沒等袁滿開口,賈米森、瓦萊喬、威廉姆斯等人就搶先答道。

「很好,就是要有這種精神!未來的幾個對手,都是目前排在東西區前八、有望殺進季後賽的球隊,我們更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要再接再厲,把第一的成績保持下去,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

「莫,傳球。」

「袁,你接球的時候要再靠近裡面一些。」

「嘿,你們沒人能攔得住我!」

「該死,下一球你不會這麼走運了。」

看到球員們熱火朝天的訓練模樣,斯科特有些激動,昨天在親眼看到袁滿擊敗格里芬率領的快船時,那場比賽的勝利給斯科特吃了一顆定心丸,那就是袁滿的確是這屆新秀里最優秀的那一個,而騎士本賽季的目標,也首次從殺進總決賽變成了向分區決賽挺進!

訓練結束后,袁滿剛回到更衣室,瓦萊喬剛想舊事重提,拿袁滿剛才的花邊新聞開玩笑,但還沒開口就被袁滿按在地上彈彈彈…

「啊,我錯了,我錯了,別彈,別彈!」瓦萊喬還從來沒有這麼快就認輸過。

「發生什麼事了?」走進更衣室準備收集球員們的球衣去洗衣間的球隊公關經理蘇珊,剛進門就聽見了瓦萊喬殺豬般的求饒聲。

「沒事,沒事,我也是一進門就看到常威在打來福。」賈米森一副正經的表情。

當看到袁滿對瓦萊喬所做的行為時,蘇珊「啊」的叫了一聲,轉身奔出門去了。

……

下一場比賽,很快就到來了,這是在主場的連續第三場比賽,球迷們的熱情絲毫沒有減退,球票依然是一票難求。

早早換好球衣上場熱身的袁滿,一邊投籃,一邊觀察著球場邊的席位。

「嘿,袁滿,你心不在焉的看什麼呢?」瓦萊喬發現了袁滿的異常,對於比賽非常認真的袁滿,在比賽前可少有這種分心的表現。

「莫非是尋找那天的美女?」

「滾!」

「好嘞。」

當步行者的球員們上場熱身了一會兒之後,袁滿終於在步行者球員區的座位上,發現了自己的目標。

拉里-伯德正坐在步行者主帥弗蘭克-沃格爾的身邊,看起來非常安靜,由於在上賽季沒有殺進季後賽,身為球隊總經理的拉里-伯德遭到了本地媒體的口誅筆伐,因此在本賽季伯德絲毫不敢大意,幾乎場場比賽都坐在主帥沃格爾的身邊,現場監督球隊的比賽情況。

不得不說,伯德的這一做法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步行者目前以6勝4負的成績排在東部第6,很有希望在賽季末重回季後賽的行列。

迫不及待的拿出稜鏡映射卡片,使用過2次稜鏡映射之後,袁滿知道不同顏色的卡片會有什麼效果,因此這一次,袁滿毫無保留,拿出了一張金色卡片!

將卡片對準了拉里-伯德,袁滿覺得渾身一抖,映射的效果出來了。

映射對象:拉里-伯德,

映射效果:90%,

映射獎勵:中投+30%,三分球+30%,垃圾話+200%! 慕少璽拿著自己剛寫的字,遞給周君儀,「奶奶,你看少璽的字。」

周君儀看那已經初見筆鋒的字,滿意的頷首,「有進步,等爺爺回家了,讓爺爺也看看你的字。」

「嗯吶!讓爺爺也誇獎少璽!」

傭人對著門口處,恭敬的道,「二少,您回來了。」

聲音引起了慕少璽和周君儀的注意力。

慕少璽嗖的一下,扭頭去看,那一聲脆生生的「二叔」還沒喊出口,看到二叔陰沉沉的臉色,頓時就咽了回去。

他身子一縮,躲進了周君儀懷裡,小聲的嘀咕,「奶奶,二叔好可怕。」

周君儀知道慕靖南來是為了什麼,她低頭溫柔笑著,「少璽先上樓洗澡,一會兒奶奶陪你看動畫片。」

「好噠。」

慕少璽一溜煙跑上樓了,深怕晚了一秒,被二叔的怒火殃及。

慕靖南怒氣沖沖的在周君儀面前站定,薄唇緊抿,垂在身側的雙手,攥緊成拳。

周君儀端起茶杯,喝了兩口,他還沒開口。

不由得抬眸,掃他一眼,「怒氣沖沖的進來,就為了站在這當雕塑?」

「母親,你今天跟雲舒都說了些什麼?」

「我能說什麼,無非是讓她離你遠點那些話。」

瞳孔驟然緊縮,他萬萬沒想到,母親竟然會跟雲舒說這些!

他一直以為,母親是喜歡雲舒的,至少在他們婚姻續存期間,母親向來是偏向雲舒的。

他以為,哪怕是到了現在,在他已經表明心跡只愛雲舒的情況下,母親會妥協。

令他沒想到的是,母親竟然會殘忍到,對一個病人說出這樣的話。

女扮男裝:邪魅世子成校草 手指攥得骨節咯咯響,他極力剋制著自己的情緒,「母親,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雲舒她是個病人啊,你怎麼能殘忍到這種地步?!」

放下茶杯,周君儀好整以暇的冷眼看著他發火,「所以呢,你希望我怎麼做?」

「我以為,你一直是喜歡雲舒的,沒想到,你的喜歡也不過如此。」

「我是喜歡雲舒沒錯,但這份喜歡是有前提的。基於她是我的兒媳婦,所以我喜歡她,這很難理解么?」

「好,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你不喜歡雲舒。她現在還是個病人,你也不能對她說那些過分的話!」

慕靖南眸底閃爍著兩簇火焰,俊臉因為氣憤,而陰沉下來。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已經說了,你想怎樣?」

「向雲舒道歉!」慕靖南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周君儀眉頭一蹙,端起茶杯狠狠擲在他腳邊。

啪啦——

茶杯碎裂一地。

溫熱的茶水,濺濕了他的褲腳。

慕靖南一動不動,重複那句話,「向雲舒道歉!」

「慕靖南,你放肆!」

騰地一下,周君儀站起身,「你眼裡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母親?」

「就是有你這個母親,所以我才讓你向雲舒道歉,而不是押著你去給她道歉。」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兩人劍拔弩張,傭人慌了,紛紛上前勸道:「二少,您少說幾句,不要再說了。」

「您冷靜一些,別惹夫人生氣了。」 果然如系統提示的那樣,這個道具不僅可以映射球場上的球員,連那些已經退役的但是曾經打過籃球的球員也一樣可以映射!

用金色傳說卡片映射的效果果然不同,中投和三分球同時獲得了30%的加成,這完全可以說是邁上了一個新台階啊,袁滿看向籃筐的時候,感覺今天的籃筐無比巨大,簡直就像大海一樣!

至於200%的垃圾話加成,這還是袁滿第一次見到有屬性面板之外的加成效果,不過映射完成後的袁滿,已經能夠感受到這股力量了,因為此刻,袁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腦子裡不斷湧出可以嘲諷對方的話語,並且隨著自己的眼睛對應不同的人而不斷的變化。

今天這場比賽,一定精彩!袁滿自己已經能預感到本場比賽的過程了。

時光和你皆美好 賽前,雙方公布了本場比賽的首發名單,騎士隊的首發陣容與之前一樣,沒有變化,在取得目前良好化學反應的情況下,拜倫-斯科特是不會輕易對首發陣容做出調整的。

步行者方面,則排出了如下陣容:

中鋒:羅伊-希伯特,大前鋒:約什-麥克羅伯茨,小前鋒:丹尼-格蘭傑,得分後衛:保羅-喬治,組織後衛:達倫-科里森。

與之前幾場的首發陣容不同,這一場比賽,步行者主帥將保羅-喬治放在了首發,而把邁克-鄧利維放在了替補席上。

賽前,步行者主帥沃格爾將球員們召集到一起。

「騎士隊目前的化學反應非常良好,核心就是那個23號叫袁滿的中國球員,我們一定要看好他,保羅,你首發的主要任務,就是儘力的限制袁滿,你們是同一屆的新秀,我相信你也不會甘心向一個二輪秀認輸吧。」

都市之神級宗師 「我一定儘力而為!」

作為球隊主帥,沃格爾分析了騎士隊本賽季的比賽后,決定派出機動性和身體素質更好的喬治首發,負責單防袁滿的任務,同為本屆新秀球員,喬治不需要有很大的思想負擔,而且更容易激發起喬治的鬥志,避免球員的掉以輕心。

作為喬治來說,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自從以首輪第10順位進入步行者,心比天高的喬治卻一直被格蘭傑和鄧利維壓在替補席上,這一次獲得首發,正是證明自己的好機會,而且,喬治也沒有放棄過爭奪最佳新秀的目標,如果能夠在直接對位中,將袁滿擊敗,那麼這一場比賽就是一石二鳥,即證明了自己,也可以將自己的名字排在最佳新秀候選人的前幾位!

雙方球員到場地站定,準備比賽哨響的一刻。

「嘿,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哦?」見袁滿主動與自己打招呼,保羅不禁心想,果然我在大學時期是風雲人物,連身邊這個風頭正勁的傢伙,也主動與我打招呼。

「就是想不起名字了,對了,你叫…」

「…保羅。」

「克里斯-保羅?」

「…保羅是我的名字。」喬治有些不滿了。

「保羅-克里斯?」

「…喬治。」喬治已經不想開口了。

「哦,喬治-克里斯!」

「混蛋,我叫喬治-保羅!」喬治發現自己已經被袁滿繞暈了。

「好的,我記住了,保羅-喬治。」袁滿對著已經有些發狂的喬治眨了眨眼。

原來這傢伙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喬治覺得這傢伙看來不止是球技厲害這麼簡單。

見喬治還沒打比賽就已經青筋凸起,留意著袁滿和喬治動向的拉里-伯德不禁提高了幾分注意力。

「滴滴~~~」

在球迷們的翹首以盼中,本場比賽終於在裁判的哨聲中開打!

雖然羅伊-希伯特身高足有2.18米,但是在與2.11米的瓦萊喬爭球中敗下陣來,騎士隊獲得球權。

本賽季是希伯特的第三個賽季了,也是應該出成績的一個賽季,在前兩個賽季,希伯特也都效力於步行者隊,他是在2008年首輪17順位被猛龍選中后交易到步行者的,在上個賽季,希伯特場均可以貢獻11.7分5.7個籃板2.0次助攻1.6次蓋帽,並且在賽季末獲得了穩定的首發中鋒位置。

在目前打的10場比賽里,希伯特場均可以拿下13分8個籃板和2次封蓋,比上個賽季有所進步,但幅度有限,這也讓希伯特自己有些著急,畢竟明年就是自己的合同年了,如果本賽季打的好的話,下個賽季就可以提前續上一份肥約。

但是瓦萊喬卻贏得了爭球,因為在比賽開始前,袁滿告訴他,如果想要把花邊新聞的事情一筆勾銷,就必須在跳球上贏得希伯特,否則就要踢爆他的屁股。

開始以為是玩笑話的瓦萊喬,見袁滿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兩根黃瓜,並排放在一起,並且雙手輕鬆的掰斷後,立即向袁滿妥協了。

袁滿持球在手,果然和大家預料的一樣,保羅-喬治出現在袁滿的身前,雖然首發小前鋒丹尼-格蘭傑與袁滿才是對位球員,但格蘭傑的特長是在進攻方面,防守並不是運動能力一般的格蘭傑所擅長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弗蘭克讓你首發的任務就是來限制我的發揮吧。」袁滿壓抑已久的嘴巴終於得到了釋放。

「那又怎麼樣?」喬治低下身子,擺出防守的姿勢,眼睛死死的盯住袁滿的動作,看起來防守的密不透風。

「我想弗蘭克肯定和你開了個玩笑。」說完,袁滿直接來了一個干拔跳投,球應聲命中!

「瞧瞧,我一直認為排在首輪第10順位對你來說是低估了。」袁滿的臉上帶著與話語完全不相符的嘲諷。

「可惡!」身為大學天之驕子的喬治還從來沒有面對過這麼囂張的對手。

見袁滿為騎士拔得頭籌,身為步行者頭牌的格蘭傑挺身而出,也要為步行者率先進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