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了這些之後,陳律師就拿着合同走了,說他去辦手續,辦公室裏面就留下來了大爹和我兩個人。

大爹深吸了一口氣,說到:“所有我明面上的產業,這些東西都是有人打理的,暫時我不會公開這些東西都給你了,陳律師是很靠譜的人,這些事情,你不能說出去,不然會有些混亂。”

我剛纔也沒注意合同裏面的東西,除了這個酒店是第一個合同之外,似乎我還看見好幾個產業,還有ktv。

我點了點頭,也明白大爹不想說他要做什麼,就絕對不會說,我只能先聽他安排,他最後總得告訴我。

停頓了一下,大爹深深的看着我,說:“我今天叫你來,除了籤那個東西,就是要讓你接手下來我的另一樣東西。”

我心裏面咯噔一下,問大爹是什麼?

大爹停頓了一下,說:“人。”

我眉頭深深的皺起,問他什麼意思?

大爹吐了口氣說:“和我出生入死過的一些兄弟,有的人還能脫出來的,都早就去幹正當行業了,還有的怎麼都離不了那攤子渾水的,就留下來了,我會有一段時間離開,或許會回來,或許不會,沒有人看着他們,會出亂子。”

說着,他直視我的目光,說:“你不是有大義麼?那就幫我照看好他們,如果他們鬧開亂子了,出的事兒,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我心裏面突然有點兒泛起寒意,恐怕在那些人羣之中,大爹纔會恢復自己應該有的樣子吧?

跟着大爹離開了酒店,走出去的時候,還有迎賓和服務員一路問候。

停車場,上了大爹的一輛車。

很兇悍的一輛硬漢性越野,上去之後,大爹就變了一個人似的,渾身都是冷意和殺氣。

我沒說話,坐在副駕駛出神,想着之前大爹的交代。

讓我照看好那些人。

如果那些人出亂子,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大爹反問我,不是有大義麼?

他這是諷刺我放棄了顧琳,還是在說,我覺得我爸對不起他的那身警服?

深吸了一口氣,大爹這個樣子,讓我很不安,我也只能,也必須按照他的安排去做好。

時間一晃眼就過去,車停在了另一個地方。市區南門的一條嘈雜的街道。

大爹停下車之後,也沒說話,直接就走了下去,我緊跟其後。

街道周圍都是小商販,不少商鋪,還有酒吧,ktv,總之耳邊盡是嘈雜吵鬧。

很快,我們進了旁邊一個老式小區,走進去之後,又是七繞八拐,大爹帶着我上了一個像是老式電影院入口的後門,二樓開始,樓梯寬闊,卻沒有什麼燈光。

一直往裏走,到了樓道口的位置,竟然還坐着兩個人,守着一張破桌子,上面放了不少像是公交車門票似的東西。

我沒來過這種地方,心頭有些不自在。

那兩人看見大爹之後,頓時就站了起來,喊了句:“大哥,你來了!”

我心頭一噤,因爲那兩人前一刻還是昏昏睡睡,可喊大爹的時候,卻聲音格外的激動似的。

大爹嗯了一聲,說:“老二,老三,他們都回來了吧?”

一人點頭,連應道:“二哥,三哥就在裏面,我帶你過去!”

說着,那人就開始帶路,我跟着大爹走在後面。

他們兩人打量了我,上下打量,那種眼神更讓人不舒服,我感覺自己就像是沒穿衣服被人裏裏外外看了一遍似的。

進去了一個昏暗的簾子,可後面的一幕,讓我心神震動! 一場叫所有人原以為沒有任何希望的滔天惡戰,就這樣沒有任何徵兆的,突然畫上了圓點,終於走向了結束的時刻!只不過任憑是誰,都沒有想到,絕望被祛除的竟然是如此簡單而又粗暴,希望來臨的又是這樣出乎意料,猝不及防。。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

天道,那是什麼?那是天地的意志,即便是只是天道法則的一部分投影,都可謂是極致的力量,近乎如神,可以抹殺這人世間一切敢於違逆其意志的存在!

血巫,那是什麼?那是曾經藉助著天道的力量,將這個曾經創造出輝煌時代的崑崙聖地,直接抹殺成烏有,使曾經存在於聖地中的一切存在,都煙消雲散於歷史長河中的存在!

但就是這樣一股奇絕的力量,如今在林白的手下,卻是就這樣敗了,而且敗得是如此徹底,如此乾脆利落!而且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敗,一場叫人沒有任何提防的大敗,所有人都以為林白已經處於劣勢,無法扭轉。但眼下,意外卻是來得如此迅疾。

這個小子,以後究竟是會走到怎樣的地步,究竟會給世間諸人,帶來多少不可思議?!望著林白那『挺』立於天地之間的身影,『陰』金水獸心中『波』瀾起伏,眼眸中有『精』光『射』出。

劉爺那數十年的推演,如今看來,的確是沒有看錯人,的確是沒有看錯這個變數的出現!而今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一幕,已經淋漓極致的證實了這一切。

「我早已跟你說過,如今的一切,已經不同了!」不僅是『陰』金水獸,相距藏書閣甚遠的百靈老人,如今也是神情『激』動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緊盯著身前的開明靈獸,朗笑不止,道:「我沒有說錯吧!一切都要不同了,聖地的復甦,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罷了!」

開明靈獸雖然未言,但眸光之中,卻是恍若有烈焰在燃燒,那是希望的火焰,是照亮世間一切絕望與黑暗的希望之火,那神情顯然也是『激』動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逆道之路,怕是恍如登山,只要稍有鬆懈,就要墜入萬丈深淵,再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望著那恍若冰雕般的血巫的身軀,林白此時心中非但沒有半點兒喜意,反倒是充滿了僥倖之感,而且愈發覺得前路之坎坷難行,想要謀取寸進之艱辛。

這一戰雖然就外人眼中所見,他贏得可謂是簡單粗暴,但只有林白自己明白,自己這一次贏得是多麼僥倖!若此處不是崑崙聖地,而是其他的地方,他根本沒有辦法輕易調動地脈氣息,融匯成地脈之龍來為自己所用!

控龍之術無法發揮效力,僅憑自己原有的手段,恐怕不等血巫的出現,自己怕就是要敗落在巫玄和顧太虛他們兩人聯手的攻勢之下。

而且就林白所感知到的,如果自己是在外界施展這控龍之術,怕是必然要受到天道的反噬,等到那時,可就不是血巫所凝聚出的天道部分法則的投影,而是真正的天之怒火。

這一戰的勝利,不過是自己僥倖佔據了主場優勢罷了,若不是在此處,換了任何一個地方,等待著自己的,就唯有敗落一道,而且是沒有任何翻身可能的失敗!

逆道之路,漫漫無期,僥倖只是一時的,自己絕不可能一直有如此之好的運勢!想要讓這坎坷之路走得更加平穩一些,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儘快讓自己強大起來!

但僥倖歸僥倖,雖然血巫的出現,解開了林白心中的部分疑『惑』,但並不代表他心中就沒有其他的『迷』惘。血巫之力雖然叵測,但就林白所感知到的,若是以自己的手段,都能與其相抗的話,那開創出控龍之術的青蓮前輩又怎會畏懼這樣的力量,按照常理而言,僅憑著此種威勢的手段,對他而言,怕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其抹殺吧!

這聖地的覆滅,以及曾存在於其中的一切,盡數消散成空,其中定然是還有著自己所未曾探知到的隱情存在,而那些未曾探知到的事物,才是最核心的所在。

而且在此時此刻,不知為何,林白心中更是隱隱有一種呼喚生出,就像是這聖地的某一處,正在冥冥中不斷的呼喚著自己,渴盼著自己的靠近。

「林小子,真有你的,獸爺我還以為你小子怕是要不行了,看來是我多慮了!」而就在林白心思變幻之時,『陰』金水獸卻是嬉皮笑臉的湊了過來,嘿笑道:「劉爺他老人家果真是沒看錯人,你小子果然是有幾把了不得的刷子!我看你的手段,就連劉爺都比不上了。」

「僥倖罷了!若是剛才不是天道部分法則匯聚的虛影,而真是天道的分身,恐怕現在我就沒法子站在這跟獸爺你說話了。」被『陰』金水獸這麼一誇,林白只覺得老臉都有些發紅,連連擺手,道:「我跟六代祖師之間,相差天高地遠,當不得獸爺你這謬讚。」

「我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劉爺他老人家也說過,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哪有一代不如一代的道理,強就是強,弱就是弱,我不會胡言『亂』語。」『陰』金水獸搖頭晃腦,拽了段文,然後湊到那被弱水堅冰覆蓋的血巫身軀之前,齜牙咧嘴一笑,嘿然道:「娘的,王八犢子,你這該死的玩意兒剛才還踩獸爺我的腦袋,現在怎麼不踩了?」

天地靈獸,因為天地造化生成,凌駕於萬物之上的緣故,『胸』中天生就有著一股子傲氣!『陰』金水獸身為天地靈獸之中的佼佼者,心中又豈能沒有傲氣。而且它跟小黑貓廝『混』了那麼段時間,別的沒學會,這記仇的本事,可是學了個十足。

此前巫玄為了威『逼』林白,一腳腳踩踏著它的腦袋,這種深仇大恨,早已被它銘刻在了心中,只是當時手段不濟,根本沒有報復的機會。如今佔據了巫玄身軀的血巫被林白以弱水所制,它如何能不想著趁這機會,好好報復一番,洗刷自己心中的那股子怨氣。

念及此處,『陰』金水獸沒有任何遲疑,猛然一咬牙,那幾乎有大象一般粗重的大『腿』,毫不留情的朝著已經化作了冰雕的血巫踩塌了下去,想一腳將其踏成冰屑!

「獸爺,不要!」一不留神,眼見得『陰』金水獸竟然干出這樣的事情,林白眼眸一凜,登時疾呼出聲,但『陰』金水獸的動作何其之快,不等他話音落下,大腳已是踏到了冰雕之上!

轟!『陰』金水獸的身軀何其龐大,如今心懷恨意,一腳踏下,怕是最少也要有萬鈞之力!那腳掌只是乍一碰觸到血巫所形成的冰雕,登時有陣陣咔嚓的碎裂之聲傳開!

弱水寒冰作用之下,被血巫所佔據的巫玄的身軀,無論是骨骼,還是血『肉』,如今都已經和脆弱的冰塊,幾乎沒有了任何區別!這一腳踏下,就如同是脆弱的薄冰一般,直接碎裂開來,鮮血與骨骼登時迸濺開來,再看不出任何人樣!

「娘的,坑獸爺,現在等著被獸爺我坑吧!」眼瞅著一腳踏下,威勢如此,而巫玄也已是變得血『肉』模糊,『陰』金水獸只覺得心中快活無比,但卻是突然想起了林白此前的攔阻,不禁有些疑『惑』道:「林小子,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但還未等到它話說完,冥冥之中,卻是陡然有一道詭譎氣機生出!只見順著巫玄那破裂的身軀之間,陡然有無數血霧升騰而起,瞬息之間便化作了無數詭譎的符紋,而後凝聚『成』人形,旋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一側便想猛撲了過去!

「想逃,沒那麼容易!」林白見狀,眉頭微凜,五指陡然張開,控龍之術驟然施展,地脈龍氣倏然匯聚成龍,朝著那血霧便轟擊而去,那動作毫不留情,果斷而又堅毅!

但林白的動作固然夠迅疾,可血霧所化的圖騰虛影,動作卻是更快!還未等到那地脈之龍出現,倏然之間,卻已是沒入到了一側早已是昏厥過去,氣息奄奄的顧太虛身軀之中,而後血『色』光華陡然繚繞,二者合為一體!

「姓林的小子,今日我無法殺你,他日我必將你從這天地間抹除!」兩者乍一相合,顧太虛那緊閉的雙眸陡然開睜,眼眸中滿是璀璨『欲』滴的血『色』,而且話語聲中更滿是冷冽之意,直叫人覺得如金鐵『交』織,恐怖莫測,這模樣,顯然是顧太虛的神魂,已然被血巫所佔據!

話音乍一撂下,那原本已經氣息奄奄的顧太虛,卻是陡然直立起身,而後恍若是受了驚的兔子一般,直接化作一道虛影,兔起鶻落間,便飄落在了極遠之處。

「卧槽!這是怎麼回事兒?」眼望著這詭異的一幕,『陰』金水獸只覺得頭皮發麻,它實在是沒想到自己這無心的報復之舉,竟然會『弄』出這麼個詭譎的態勢。

總裁的贖罪新娘 「血巫乃圖騰所化,無形無質,即便是我,也無法誅殺,只能以若水寒冰,將其禁錮與這巫玄的身軀之中,身軀破開,血巫自然逃逸。」林白聞言,苦笑出聲,不過眼眸中卻無甚對『陰』金水獸的責備,只是如自問般,喃喃道:「天道缺一,這是定數,任誰能得圓滿……」–55789+dsuaahhh+25933019–> 因爲這裏,竟然是一個很大的舞廳!

昏暗的邊緣,絢爛的大廳。

霓虹燈射燈的光線下,不少穿着暴露的女孩兒,正在扭動身姿,幾乎每個女孩兒身邊都有一個男人,雙手在她們的身上游走着。

我看的心跳加速,而邊緣旁則是很多凳子,上面也坐了不少女孩兒,有的女孩兒身邊也有男人,她們乾脆就坐在他們的大腿上,任其撫摸。

大爹還在往前走,我強忍着心頭的跳動跟着走,很快穿過了舞廳,到了後面的另一個房間。

這裏就寬闊了很多了,一個一百多平的大屋子,放了四張檯球桌,還有遊戲機。

足足三四十個人,正圍在裏面玩兒,有種烏煙瘴氣的感覺。

“大哥來了!”

那帶路的進來之後,就扯着脖子大吼了一聲。

頓時,房間裏面就寂靜了下來,前一刻嘈雜無比,這一刻,竟然鴉雀無聲了。

大爹靜靜的站在那裏,點了點頭。

所有人的目光,卻都盯着我的身上了。

這會兒,有兩個人走過來了,一個像是一座肉山似的胖子,另一個則是陰測測的,皮膚白的嚇人的男人。

帶路的對肉山喊了句:“二哥。”又對着另一人喊了句三哥。

大爹拍了拍我的肩膀,沉聲說:“以後,這是你二叔,那是你三叔。”

頓時,二叔和三叔的目光都移動到了我的身上。

他們一人眼神兇狠,一人陰森,我當時就覺得有點兒冒冷汗,往後退了半步。

那陰測測的三叔皺眉說了句:“當家的,這就是你選的,給我們接着當門頭的人?”

明顯,我從他眼中看到了一絲不屑。

而廠間的那幾十個人,也都眼中流露出了不屑。

我不傻,明白過來我給大爹丟人了。

死死的掐住掌心,我站着一動不動。

大爹皺眉,接着說了句:“我周家唯一一個兒子,我放心他,別的人都不放心。”

肉山似的二叔咦了一句,說:“這就是你那個,把陳家那小子,打殘廢了的侄子?”

大爹點了點頭。

二叔拍了拍我的肩膀,嘖嘖了兩聲,說看起來一聲不吭,算是有血性,不過當家的,這小子,得要人服氣了才行。

大爹也點了點頭。

我心裏面突然有個不好的感覺。人羣之中,卻走出來了一個人……

一個女人,露這胳膊大腿,渾身都是紋身。

她叼了一隻煙,斜着眼睛看着我,說:“不用別人,我一個人就結果了他,當家的,你要走,卻留個這麼不中用的東西,我們可不同意!”

頓時後面的人就開始大喊了起來:“對!不同意!”

“不同意!”

“要麼真的有人能頂替當家的位置做事兒!要麼,當家的就不能走!”

我面色微微發白,看着大爹。

大爹雙眼平靜,說:“周然,別給你爸,也別給我丟人!要是這裏你被打殘了,那就殘了,我留的錢也夠你生活了,要是你沒給我丟人,那我就告訴你,我要去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