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獨角獸在嘶鳴之中已經拚命的邁動四肢,但卻依舊敵不過過龍捲風的吸扯,獸車越來越慢,最終一如蝸牛爬行一般難以前行,逐漸的,獸車被龍捲風給追了上來。

看到這條龍捲風,柳絮的心中反而鬆了口氣「還好!這魔法雖然也是威力強大,但還沒有到中級的程度,要是中級魔法的話還真不一定能擋得住。」

儘管如此,柳絮的神色還是一片凝重,雖然還不是中級魔法,但這條龍捲風的威力還是不容小覷的,由不得她不認真。

「炎龍斬!」

只見柳絮眼中寒光爆閃,紅光化作了一條巨大的火蛇向著身後緊追不捨的龍捲風就撞了過去。

「轟!」

大地劇震,龍捲風瞬間就被火蛇給染成了火紅色,就像是一條燃燒的通天火柱般壯觀無比。

一股巨大的衝擊頓時湧向了獸車,反而是讓獸車的速度又逐漸的快了起來。

此時,火柱中的狼王眼中滿是痛苦,周圍到處都是火光,高溫熱浪灼燒的它的毛髮都逐漸燒焦曲卷,雙腿一陣發顫之間,眼看著它有些承受不住了。

「這…」車中的眾人,看著車后的火柱頓時都是一陣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看著追在車后的通天火柱,柳雲祁口中不禁喃喃自語道「我這是身處在怎樣的世界之中?」

這兩方的僵持並未持續多久。

最終,柳絮先支持不住了,紅光消失,臉色蒼白如紙,她脫力的跪在了車頂,倚劍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倒下,眼中有著一絲絲的絕望,死死的盯著那條顏色開始恢復正常的龍捲風。

「結束了嗎?!」

眼見柳絮力盡倒下了,狼王正待發力。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強烈的疲倦感也是向狼王襲來,在疾馳之中,它的身形向著一邊就歪倒了下去。

龍捲風逐漸消失,失去了牽扯,獸車頓時又恢復了它應有的速度。

眼看著逐漸遠去的獸車狼王卻無能為力,它憤怒的仰天長嚎,嘯聲之中的憤怒叫人無法忽視。

「嗷嗚~」

一陣呼應的浪花自狼王的後傳來,一陣塵煙滾滾,一條黑色的長龍正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那,赫然是緊追在後面的嗜血狼群,聽到狼王的呼喚它們都齊聲回應,那震耳欲聾的聲音遠遠的傳開為這漆黑的夜晚增添了一絲恐怖的氣息。

作者盧格恩克說:喜歡的朋友未免迷路請收藏、訂閱,不勝感激,*^__^*嘻嘻…… 烏雲漸漸被風吹散,銀白色的月光重新照耀大地。

小鎮,隨處可見的是殘垣斷壁、片片被燒焦的廢墟。

地上隨處可見的是斑斑的血跡、嗜血魔狼的屍體以及冒險者那殘缺的武器碎片。

比之初見小鎮之時,這裡在荒涼之中更添了一種破敗之感。

在這殘破而又蒼涼的小鎮里,還有一些冒險者倖存了下來。

他們此刻正七零八落的靠在牆上,他們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帶著一些傷,皮甲破爛、武器歪倒在腳邊,雙眼無神沒有絲毫的焦距也不知道在看著哪裡。

他們的思緒依舊還沉寂在先前的生死一線之中,直到現在他們都還回不過神來。

他們心中都有著同一個疑問在盤旋,他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當時,他們正身陷絕境,在狼群無休止的攻擊之中他們早已絕望,只是在拚命掙扎,苟延殘喘。

然而,正在他們以為自己要喪生狼口的時候,一聲長嘯卻突然從小鎮外傳了進來。

聽到這聲長嘯,圍攻他們的嗜血魔狼頓時都紛紛響應。

在一陣震耳欲聾的狼嘯之中,狼群放棄了即將全滅的冒險者們都向著一個方向狂奔而去過去。

因此,他們從那絕境之中活了下來,至今他們都想不明白狼群為什麼突然放過了他們。

並沒過多長時間,一個小隊的冒險者終於反應過來般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起,他們滿臉驚俱的向著和嗜血魔狼完全相反的方向奪路而逃,就像是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著他們一樣連頭都不敢回。

他們的行為也間接的提醒了剩下來的這些人,倖存下來的冒險者們一個個的全都從地上爬了起來,接二連三的朝著小鎮出口狂奔離去。

他們不知道嗜血魔狼為什麼會突然離開,但是他們卻知道嗜血魔狼還有可能回來,既然有可能回來,那這個地方就不能多待!因為他們還不想死。

沒多久,鎮上殘存的冒險者們全都跑的一乾二淨,夜風吹過,一股蒼涼寂寥之感充斥著整個小鎮。

聽到外面沒動靜了,一些膽子大點的平民開始陸續的出來查看情況。

眼見鎮上已經沒有活著的嗜血魔狼存在,一個個都忍不住的大聲歡呼了起來,他們認為嗜血魔狼終於被冒險者給趕跑了,他們認為自己終於擺脫了魔狼的陰影,可以安心活下去了。

雖然他們並沒有看到一個冒險者,但是他們也並沒有多懷疑,冒險者不就是這樣的嗎?來去自由。

列國浮沉 漸漸的,歡呼聲連成了一片,所有平民都聞聲從躲藏處走了出來。

見嗜血魔狼已經被打跑了,他們一個個抱在了一起大聲痛哭了起來。

這時,一個長相甜美可愛、身穿漂亮長裙的小女孩與一名中年男子也是從躲藏處走了出來。

小女孩的手中正牽著一頭小土狗模樣的小魔獸,打量了下周圍,她拉了拉中年男子的衣袖一臉的好奇「父親,那些魔獸都走了嗎?」

中年男子神色和藹的望向了小女孩「是啊,它們都走了,你和你的俊俊安全了…」

此時,離小鎮不遠處的平原之上,一輛黑色的獸車正在平原上快速奔行。

五里開外,塵煙滾滾,一條黑色長龍正緊緊的追在獸車後面,接連不斷的狼嘯不斷從長龍之中傳出,他們速度極快,與前方獸車的距離越拉越近。

這條長龍正是嗜血狼王召喚而來的狼群。

狼群之中,幾隻二級嗜血魔狼正背著嗜血狼王隨著大部隊追擊著柳絮一行。

此刻,狼王的模樣是要多慘就有多慘,渾身的毛髮都被燒焦,這裡禿一塊,那裡少一塊的,一顆顆腫脹的燎泡長在它裸露出來的皮膚上,那模樣簡直比路邊的野狗都還要可憐不少。

死死的盯視著前方柳絮等人的方向,狼王的眼中充斥著嗜血與狂暴。

獸車中,柳絮一臉疲憊的靠坐在座位上。

鏡心一臉擔心的看著柳絮「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消耗過度了而已。」柳絮有氣無力的說道。

「小姐,你未免也太亂來了一些。還好你逼退了狼王,不然你要是出了事情,我可怎麼跟公爵大人、怎麼跟宗主交代啊?!」鏡心不無責備的說道。

「不亂來我們就都死了..」

正說著,柳絮突然感覺到一道奇異的視線一直在盯著她。

轉頭望去,只見柳雲祁那擔憂的神情之中隱隱藏著一絲崇拜,正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怔了一下,看著柳雲祁崇拜的小眼神,柳絮終於有了姐姐的感覺。

柔柔一笑,柳絮輕揉著柳雲祁的腦袋,明知故問道「小祁,你看著姐姐做什麼呀?」

然而,柳雲祁卻並不知道柳絮怎麼想的,看著面前的柳絮,他心中的興奮有些難以抑制。

剛剛,他親眼看到柳絮從外面進來的,儘管看起來很虛弱。

但是,結合先前的那一幕,再對比柳絮的虛弱,柳雲祁很容易便猜到外面發生的事情跟柳絮有關。

想到柳絮憑一己之力就擋住了龍捲風,柳雲祁他心裡能不激動,能不崇拜嗎?

龍捲風,在他前世那可是近乎無解的自然災害啊,柳絮居然能夠擋的住?那她的實力得有多強啊?

想到柳絮的強大,他又不由的想到以後自己會不會也這麼厲害。

這麼一想,柳雲祁心裡是越想越興奮。

現在他都有些抑制不住想要立刻開始學這個世界的武功了。

醫然照我心 正在興奮著自己將來也能成為一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高手,柳雲祁注意到了柳絮眼中的一絲得意。

慕然,柳雲祁反應了過來。

這個女人,他的姐姐,儘管是個高手,可是行為舉止簡直跟小孩子無異,幼稚無比。

頓時,他心中的崇拜煙消雲散,撇了撇嘴「這就是傳說中的高手…難道傳說是真的?有能力的人性格上總有些缺陷?…不能讓她知道我在崇拜她,不然她又該在我面前嘚瑟顯擺了。」

看到柳雲祁的神色又突然冷淡了下去,柳絮心中是一陣不明所以「誒?怎麼了?小祁的態度怎麼又變了?這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雙雙看著柳雲祁與柳絮之間的神態交流,心中不覺得有些羨慕了起來。

曾幾何時,她也是被母親寵愛著的寶貝女兒,可是現在,她卻成了沒人疼的孤兒了,想到自己的父母,她的眼眶就一陣發紅。

注意到了雙雙的神情,鏡心終於想起自己想要問的事情,臉色沉凝的湊到柳絮耳邊八卦道「小姐,雙雙是公爵大人的私生女嗎?」

「噗!你…你說什麼?你哪裡得來的消息?」柳絮被嗆到了,瞪大了雙眼道。

「你這裡啊…不是小姐你說她是你妹妹嗎?」鏡心疑惑著說道。

「不許胡說,我什麼時候說過雙雙是父親的私生女了?!」柳絮咬牙怒瞪著鏡心,給了她一個爆栗又小聲說道「雙雙是我剛認的妹妹,預備著給小祁當老婆的。」

揉了揉被柳絮敲痛的頭,鏡心一臉的委屈「小姐~我哪裡知道這些嘛,我還以為又是公爵大人藏在哪裡的小小姐呢。可是,你說的這件事,小少爺能同意嗎?」

柳絮一臉無語的看著鏡心,心中對她的腦補能力很是佩服,又滿臉鄙夷的說道「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十年的朝夕相處,我就不信他們培養不出感情。我看雙雙也是個美人胚子,我就不信這小子會不喜歡。嘿嘿!」說著她又得意的笑出聲來。

似是聽到了柳絮與鏡心的悄悄話,雙雙怔了一下,俏臉飛上了一抹紅霞,悄悄的看了眼柳雲祁,含羞的又低下了頭去。

柳雲祁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柳絮「她們在說什麼呢?姐姐怎麼笑的那麼猥瑣?」

「小心,那些東西又追上來了!」

正在這時,迪斯急切的聲音自車外傳了進來。

頓時,車廂里好不容易活躍起來的氣氛又沉重了起來。

柳絮拿起劍就要上車頂。

「小姐,讓我去吧,嗜血狼王已經受傷了,來的這些應該只是雜兵,我對付就足夠了。」鏡心拉住了柳絮一臉擔心的說道。

柳絮搖了搖頭,神情凝重的說道「狼王傷的並不重,它應該和我一樣只是消耗過度了,不過就算如此,狼王也不是你們能擋得住的。」

然而,柳絮卻並不知道。

狼王早已經重傷,就算追上來也是強弩之末,根本就不會再有剛剛那麼大的威脅。

「小姐,那讓我跟在您身邊保護您吧。」鏡心急切的說道。

「不行,你得保護小祁和雙雙,這裡必須要有人。」柳絮不容置疑的說道。

「小..」鏡心正想接著勸說柳絮,羅茜開口說道「讓我和你一起去吧,雖然我沒有我的同伴厲害,但我還是能幫的上忙的。」

「你?恩,好吧,你跟我上去。」柳絮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道。

鏡心一臉的急切,剛準備再說點什麼,柳絮一瞪眼道「就這麼定了!車頂也站不下那麼多人,你就在車廂里待著!」

打開了車門,柳絮帶著羅茜閃身便上到了車頂。

「呀!」

獸車疾馳而產生的強風讓羅茜有些站不穩腳跟,跪坐在了車頂上,她向著後方望去,頓時也是看到了那條黑色長龍,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這麼多!該不會整個小鎮的嗜血魔狼都沖著我們來了吧?」

柳絮沒有答話,目光沉凝的在狼群中來回掃視,尋找著狼王的蹤跡。

看了眼有些驚慌的羅茜,迪斯也是站了起來,他的臉色依舊蒼白,這麼點時間,他也只是稍微恢復了點力氣而已。

「前輩,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迪斯滿是擔憂的看著柳絮道。

「三十裡外,有一座城鎮,那裡有地龍騎兵,要是能撐到那裡…」柳絮沉聲道。

迪斯等一行三人的面色都是一變。

三十里,說的簡單。騎獨角獸不停的跑都要半多小時,何況現在他們坐的是獸車,那時間就要更久了,要他們撐住那麼長時間簡直就是在做夢啊,難道,他們真的就沒救了嗎?

「隆~隆~隆~」

突然,一陣陣地鳴自遠處傳來,聽聲音正是他們的正前方。

「地龍騎兵!我們有救啦!」

前方駕駛位上,德西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柳絮轉身望去,只見一條黑色長龍捲起漫天的塵沙向著這邊飛速而來。

那,正是亞特蘭迪斯帝國的中流砥柱,地龍騎兵!

看了一眼前方的地龍騎兵團,柳絮轉身就回到了車廂之中「他們,就交給你們應付了。」

前方的黑色長龍,一名名身穿黑色盔甲、手拿銀色長槍、威猛霸氣的地龍騎士裹挾著漫天的塵沙迎著獸車向著小鎮的方向疾馳而去。

地龍全身長滿了棕色的鱗甲,雙腳直立,一對短又鋒利的爪子隱隱反射著月光,大大的嘴裡布滿了利牙,士兵們騎在上面憑空多了一份悍勇之氣。

當頭的是一個身穿銀甲,頭戴銀盔、一臉滄桑的中年男子,他身下是一頭體型比其他地龍大一倍,顏色金黃色的地龍。

中年男子的身周,不知是因為地龍、還是他的身份,所有的地龍騎兵跟他都保持著一米不遠不近的距離。

一名年輕的士兵發現了前方迎面而來的獸車,高聲喊道「將軍,前面有一輛獸車。」

「嗯,我們過去看看。」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便向著獸車迎去。

沒多久地龍騎兵團便來到了獸車近前,而他們也終於發現了遠遠跟在獸車後面的狼群。

「將軍!要不要幫他們?!」

「來幾個人攔住獸車,其他人跟我去剿滅那群嗜血魔狼!」騎兵團將軍一聲呼喝,帶著手下越過了獸車朝著嗜血魔狼迎了上去。

如此規模的地龍騎兵團是讓德西三人臉色為之一松。

正待遠離他們,四名地龍騎兵卻把他們攔在了原地。

畢竟是帝國的精銳部隊,德西三人也沒有反抗,乖乖的就停下了獸車靜靜等待著騎兵團的將領前來問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