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齊齊奔入了長廓,追去了戰神之門。

就在這時,楚南的身影閃現,目光盯著地上的金屬碎片。

都俊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造假?

楚南拿出了那半月形金屬,就在這時,那碎裂的金屬突然間浮空而起,瞬間拼接了起來,完全看不出來裂痕。

楚南狂喜,這不是假的,這是真的!

他一把撈過這半月金屬,將兩塊合二為一。

每一絲紋理都天衣無縫,完美,這才是真正的戰神之門鑰匙。

世事真奇妙,楚南也沒有想到會如此輕易的得到,彷彿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一樣。

楚南收起這合而為一的金屬,拿出虛空之鏡看了看,此時,都俊龍這一群人已在戰神之門那裡打了起來。

戰神之門矗立在虛空之中,高達百丈,整體泛著青銅色的光澤,上面雕刻著戰神威武的巨大身形。

在戰神之門的中央,有一個圓形凹槽,那就是鑰匙所在了。

只不過,此時這圓形凹槽填入了一塊雪白的圓形金屬,在散發著毫光,但是戰神之門卻是沒有什麼動靜。

都俊龍以一敵六,就算他那金屬之手再厲害,也是獨木難支,有吐血的感覺。

「快點打開,快點打開啊。」都俊龍心中大吼,他在那大殿里得到了兩塊,一塊是這圓形的雪白金屬,另一塊是那呈半月形的金屬,他瞬間就發現這雪白金屬內含戰神之力,與那戰神之門的鑰匙孔分毫不差,認定了這就是鑰匙,那半月形金屬是他用來迷惑外人的。

只是,這雪白金屬嵌入了其中,果真是分毫不差,而且似乎也有了反應,但是這戰神之門就是不開。

就在這時,那雪白金屬突然崩碎,碎片從凹槽里被彈射了出來,而戰神之門一動不動。

剎那間,七個人都呆了呆,停了下來。

「怎麼可能?」都俊龍深受打擊的樣子,突然,他抬起頭,想道,難道那塊半月形金屬才是真正的鑰匙?

「原來都是假的,那塊半月形金屬碎了,我還以為他手上的這塊一定是真的,沒想到也是假貨。」這時,風隨雲道。

「看來真正的鑰匙還藏在這戰神殿的某處。」井曼玉道。

都俊龍臉色陰沉,沒想到白高興一場,到頭來是他花了代價卻是竹藍打水一場空。

「哈哈哈,都俊龍,你不會永遠都踩****運。」仇天躍嘲諷道。

「哼,弱者就是弱者,以你的實力能進戰神殿還真是一個奇迹……」都俊龍冷哼著,突然想到了什麼,他盯著仇天躍道:「有人幫助你進來,是誰?」

「一個會讓你做惡夢的人。」仇天躍承認了,說完,看了一眼這依然緊閉的戰神之門,去抓緊時間找鑰匙了。

南宮惜雪的目光掃過桐燁,最後定格在井曼玉臉上,她冰冷道:「賤人,你一定會付出代價的。」

井曼玉的俏臉僵了一下,隨即咯咯一笑,道:「我的好姐姐,是你太單純了,我做的沒有什麼不對,這個世界本是如此。」

南宮惜雪沒有再說話,也是閃身離去。

風隨雲卻是看向吳巧賁,曬笑一聲,也轉身離去。

「我們也走吧。」桐燁對井曼玉道。

「誰跟你是我們。」井曼玉翻臉不認人,留下怔仲的桐燁飛身離去。

桐燁咒罵了一聲,也急匆匆的離開,他一個人可無法對付都俊龍。

此時,都俊龍陰沉著臉,盯著戰神之門,本以為成功就在眼前,卻不想只是被戲耍了。

「只要這鑰匙還在戰神殿,就一定會是我的。」都俊龍心中恨恨道,轉過身就要離去。

但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從陰暗中踏了出來,一步一步走向了他。

待得都俊龍看清楚出了來人,他那陰沉的臉頓時大變,變得猙獰,又有些本能的忌憚。

「楚天歌,是你,竟然會是你,帶仇天躍進來的是你對不對?」都俊龍大叫道。

「我叫楚南,楚天歌已經死了。」楚南淡淡道。

都俊龍認為楚南的意思是他已經獲得新生的意思,不過他管不了這些,他舉起了金屬右手,漆黑的爪子一曲,剎那間空氣就變得沉重起來。

「聽說你被銀月書院拋棄了,沒想到你終是能進虛空世界,但你的好運到此為止了。」都俊龍冷聲道。

「我能斷你一臂,就能再斷一次。」楚南手中破殺刀嗡嗡震鳴,金光刺目。

兩人的氣勢越來越強,空氣已經承受不住而被壓爆。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就在這時,兩人同時發動了攻擊。

刀印刺目,斬斷一切。

黑臂橫抬,移山添海。

楚南的攻擊是速度與那斬碎星辰的鋒芒,而都俊龍的攻擊是重量與破碎山河的力量。

兩人的對撞,其恐怖的能量比起以六對一時要恐怖得多。

不知何時,那再度去搜尋的風隨雲等人在遠處出現,驚駭的看著兩人之戰。

這才是王境頂級天才間的碰撞,心潮澎湃間,所有人的心裡都湧起了難言的挫敗感。

「喝……」楚南連連狂吼,破殺刀金銀光芒交替,接連斬出了十二道重疊刀印。

破殺十三式,最終應是十三疊,每增加一疊,威力就增加一倍至數倍,楚南覺得,如果他能斬出十三疊,那就是破殺刀法的大圓滿了,應該會有更恐怖的攻擊。

「轟轟轟。」

猛烈的爆破聲中,狂飆的氣浪中,楚南整個人貼在了戰神之門上,身上的衣裳破碎不堪。

而都俊龍退到了遠處,傷口崩裂,嘴角溢血,狼狽不堪。

楚南的目光盯著都俊龍那隻黑色的金屬手臂,這金屬臂給他的感覺,就如同當時感覺到虛無道在謝騰空第六指時的感覺差不多。

難道說,這黑色的金屬手臂里,也有強大的魂體存在?

都俊龍卻是盯著楚南手中的刀,這把刀當初斬下了他的一臂,而他在青月書院有奇遇后,他本以為楚南早已不是他的對手,但事實告訴他,楚南明顯比他要強上一籌。

楚南的目光落在了遠遠看著他的風隨雲身上,風隨雲的目光很複雜,羨慕還是嫉妒?恐怕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都俊龍,我得感謝你。」楚南開口道。

「感謝我讓你變強?」都俊龍冷哼道。

「哈哈,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永遠永遠都會被我踩在腳下,我感謝你的是另外一件事。」楚南大笑道。

都俊龍一白一黑兩隻拳頭緊緊捏著,他發誓,總有一天,他要將這個混蛋的舌頭割下,眼珠挖下,臉皮撕掉……

「謝謝你替我找到了戰神之門的鑰匙。」楚南道。

淚星劃過的星痕 啊!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楚南的身上。

戰神之門在剎那間震動起來,楚南移開了點身子,這才發現,他身後那圓形凹槽內,已經鑲嵌著一塊黑色的圓形金屬。

頓時,所有人想起了那塊半月形的金屬。

「吼……滾下來。」都俊龍扭曲著臉龐,厲吼著朝著楚南衝來。

而就在這時,一道無形的能量將都俊龍彈了出去。

戰神之門緩緩打開,一道光芒從裡面射出,包裹著楚南的身影,瞬間將他拉入了其中。

這一下,不止是都俊龍,風隨雲,南宮惜雪等都沖了過來,想要擠入戰神之門之中。

但恐怖的能量將他們一一擊飛,而隨即,戰神之門閉攏。

「不……楚南,我不會輸給你的,絕對不會輸給你的。」都俊龍連連怒吼。

其餘人沉默著,風隨雲複雜的笑了笑,輕聲道:「也罷,總算是一個地方出來的。」

「他是紫月書院的。」南宮惜雪突然道。

風隨雲訝然,沖南宮惜玉點了點頭,紫月書院沒落已久,現在楚南這怪物加入紫月書院,指不定還真能鬧出什麼動靜來。

不,他已經鬧出動靜來了,因為他入了戰神之門,參悟傳說中的戰神圖錄,憑此,他將名震天下。

……

「這是什麼鬼地方?戰神圖錄呢?」此時,楚南在一片漆黑的空間里自言道。

這是絕對的黑暗,連楚南這樣的目力也是伸手不見五指。

久久沒有動靜,也難怪楚南要罵娘了。

心中的煩躁在發酵,楚南也很快意識到了,他深吸一口氣,開始入定,將負面情緒排空,也讓心處於一個空靈的狀態。

漸漸地,楚南萬念皆空,陷入了一種古怪的狀態中。

突然間,楚南那空靈的世界里閃現出了一道巨大的身影,他踏星而起,身上流轉著紅色的光芒,這些光芒組成了一根根能量線條,其中有數十個光點在閃爍。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這巨大的身影在空中,驀然揮出一拳,這一拳,如同砸向了楚南的靈魂,有被撕成粉碎的感覺。

楚南大叫一聲,睜開了眼睛。

這時,他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那黑暗的空間出來了,現在處於一座陳舊的大殿之中。

楚南睜著眼睛,卻不斷的出現那一幕,這讓他的目光很快失去了焦距。

「戰神圖錄,那就是戰神圖錄嗎?那一擊,太恐怖了。」楚南喃喃道。

不知何時,楚南站了起來,他睜著沒有焦距的眼睛,身體一遍一遍的演示那一擊。

「不對,玄奧應該就在那些線條上。」楚南停了下來,心道。

這些線條,是玄力運轉的線條?但是,有許多位置,玄力是無法通過經脈到達的。

楚南嘗試用玄力去開拓,但發現這樣玩下去,恐怕他會將自己玩殘掉。

一定是辦法的,只是自己還沒有發現。楚南心道,再度開始從頭回憶他進入戰神之門的一切細節。

… ?黑暗,無邊的黑暗。

這是楚南進入戰神之門后唯一的感覺。

等等,初時在那黑暗中,他在進入空靈狀態時,這黑暗中有詭異的氣流繞著他轉。

但是,這座陳舊的大殿四處封閉,不可能有風。

楚南睜開眼,開始觀察這座大殿。

殿雖舊,但卻有一股肅殺之感,四下空蕩,到處都是雕琢的紋路,無論是地板還是殿頂。

楚南圍著這大殿一步一步的轉著,感受著。

一圈又一圈,楚南抬頭,看著殿頂,這殿頂與他被困的密室時頗有幾分神似,因為都是天穹之頂,只是材質不一樣罷了。

就在這時,楚南腳步似有規律的踏出,突然間,那詭異的風再度出現了,繞著他的身體打轉。

楚南再度開始演示,而那詭異的風沒入了他的體內,在他無法用玄力到達的地方組成了與玄力相連的脈絡。

而剎那間,玄力竟然可以透過這些脈絡進行傳輸。

此時,楚南一聲低喝,凌空掠起,能量在身體里如暴風般呼嘯,瞬間流轉過那些脈絡。

「轟。」

楚南一拳轟出,整片巨大的空間在剎那間塌陷,組成了一個拳印,極度恐怖。

「竟然會是這樣,那些詭異的組成的脈絡,根本就不是在我的身體上,似乎在我身體重合的另一個空間,但卻又與我體內的其餘脈絡相連,組成戰神圖錄中那巨影一擊時的力量運轉路線。」楚南震驚道。

這完全就給楚南開闢了另一個他不曾想像的空間,人體的奧秘,他還遠遠末曾觸及核心。

楚南沉浸在了戰神圖錄的那一擊中,他發出的那一擊,僅僅是皮毛而已。

如果他想得不錯,只有點亮圖錄中所示的十八個光點,這戰神一擊才算是大圓滿。

至於那十八光點,估計就是另一個身體空間中需要攻克的難關。就如同玄脈中的玄櫛一樣,不可思議的是,它們能與玄脈進行聯合。

楚南的頓悟,直接讓他第三玄脈的第九顆玄櫛不受控制的震顫起來,那澎湃的玄力開始不由自主的衝擊著第九顆玄櫛。

這是要突破了!這一次的反應,比起任何一次都要激烈。

只要他突破了,他就能立即被傳送到虛空世界第二層。

但是,楚南硬生生的壓制著,他還不能突破,他答應過韓凝兒,白竹筠與周曉月,他會帶著她們前往第二層的,怎能失信於她們。

「我要出去。」楚南大吼著。

就在這時,緊閉的大殿大門打了開來。

楚南身形一閃,就沖了出去。

再度睜眼時,楚南已經出了戰神殿,出現在一座山峰腳下。

楚南拿出一塊陣牌,開始感應,他曾給了白竹筠三女感應陣牌,一定範圍內是可以感知到的。

「你氣運不錯,看樣子是悟了戰神圖錄,不過你這麼強行壓著也不是辦法。」虛無道的聲音響起。

「你再幫忙壓制一下。」楚南道,他這樣的狀況,一旦與人動手,就保持不了了,在這虛空世界中,你不惹別人,不代表別人不會惹你。

剛這麼想著,三個虛靈就出現了,二男一女,朝著他沖了過來。

楚南卻是扭頭就跑,他不能攻擊啊,攻擊會造成玄力激烈震蕩,估計瞬間就能沖開第九顆玄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