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公孫無雙過來也只是過來打個前站,看看公孫木所說的神獸血脈是否存在,如果真的是神獸血脈的話,那麼林軒的分身就會親自過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成為修鍊者時間很多的林軒會有那麼龐大的見識,甚至比公孫落花他們這些老傢伙的眼力都要好,但是誰讓人家是天才呢,實力不過是天境一品後期,但是真實的戰力已經比公孫落花都要強大了。

出現神獸血脈,負責這一片區域的天境肯定要過來的,林軒的分身是負責整個省的天境之一,雖然現在大家都在各處忙活,但是有一個神獸血脈出世,那對於華夏來說也是了不得的事情。

而且看起來這個神獸對華夏來說還是比較友好的,對於能夠為自己所用的華夏都非常的友好,所以林軒的分身在接到公孫無雙的通知之後很快就跑過來了,從接到通知到現在過來,差距也就是個三五分鐘,畢竟林軒的分身飛行的速度可以非常快的,到現在為止,呂玉的覺醒也逐漸的進入了關鍵階段。

看到林軒的分身,歡歡一下子就炸毛了,一身長毛不斷的抖動著,顯示著自己對林軒的強烈不安。歡歡對著林軒的分身不斷的低吼著,雖然歡歡感應不到林軒有多麼強大,但是妖獸天生的直覺告訴歡歡,林軒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而且林軒身上散發出來的若有若無的殺氣讓歡歡很害怕。

林軒瞥了一眼歡歡,逐漸的將自己身體上的殺氣給收斂了下去,這個分身是空間天道和殺戮劍道的分身,身上的殺氣非常的嚴重,之前林軒已經是將自己的殺氣收斂了一些了,但是還是能被感應敏銳的歡歡給感應到,這個大熊貓確實有點厲害。

「族長。」公孫無雙和公孫木看到林軒後跟林軒抱了抱拳,林軒沖公孫無雙和點了點頭,然後轉身看向了正在覺醒的呂玉以及被公孫無雙放在呂玉身邊的小崽子。

林軒用自己的精神力來回掃視著呂玉和小崽子,覺醒沒那麼快,呂玉在這裡只能完成初步的改造,後續的進化需要呂玉接連不斷地修鍊,不斷的去探索神獸血脈的能力,像李馨那樣不斷的成長。

等到呂玉進階到天境之後,神獸的血脈應該就能差不多可以完全覺醒了,就能擁有相當於成年神獸的力量了,到時候將會非常恐怖,同階幾乎都是最定價的那一批人……

其實林軒一直挺好奇李馨和鳳妍的,按說朱雀應該是有鳳凰血脈的,但是到現在為止,林軒並沒有感覺到李馨或者小鳳妍有那種恐怖的壓迫力……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有一些饕餮血脈在裡面,但是並不純粹,雖然不知道祖先是什麼,但是應該是類似有饕餮血脈的熊類神獸,勉強搭到神獸的邊緣,但是如果能夠純凈血脈,完全激活饕餮血脈的話,就能成為頂尖的神獸,還是非常有潛力的。」林軒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而且最難得的是,這隻覺醒了饕餮血脈的小熊貓和人類非常的親近,恐怕這就要歸功於這個培養基地了,還有這個飼養員。」公孫木及時的跑過來把整個事情說了一遍。

「嗯……」林軒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雖然這個園長有錯誤,但是結果是好的,表面懲罰,實質給些獎勵吧,不能讓有功的人心寒,也不能讓其他人跟風,這樣的幾率畢竟太小了,不是每一個動物園都能出一個神獸的。」 公孫木的想法也挺單純的,雖然那個園長做的事情差點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後果,不過總的來說還是可以理解的,雖然說不能宣揚出去,但是鑒於最後得到了神獸血脈,特別是當初公訴木看到呂玉那種哀求的表情時,公孫木心裡還是有些不忍,所以公孫木覺得應該給這個園長說個話,也算是間接的幫助這個善良的姐姐了。

有了林軒的這個話,那個園長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但是他做出了不正確的事情,總是要受一些懲罰的,但是暗地裡給他一些好處,算是感謝他為國家找到了這麼優秀的人才和獸才……

這種獎懲手段對於那些玩政治的老手來說並不難,林軒只要定個基調,那麼其他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做,剩下的就不需要林軒去操心了。

林軒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這邊山地比較多,而且臨近華夏森林比較密集的地方,所以林軒只能過來看一眼,確認一下,然後下一步林軒就需要趕緊離開,這個時候的天境都是非常忙碌的。

林軒又送給了公孫無雙一些生命泉水,這個小傢伙看起來現在狀態並不是那麼好,還是需要一些東西來幫助它恢復,讓它儘快的完全覺醒……

只是可惜這東西的歲數太小了,如果是它的媽媽覺醒了饕餮血脈的話,華夏很快就會再增加一個超級戰力……就算是神獸,從幼年到成年也是需要時間的,而很多純種的神獸從幼年到成年往往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個幼苗要好好的培養,未來如果這個小熊貓能夠凈化自己的血脈,徹底覺醒饕餮血脈的話,那麼華夏將會有一個非常強力的幫手,而且那個名叫呂玉的飼養員也是非常有潛力,人類的成長速度和空間有的時候要比神獸還要強大許多。

「老爹,不是都傳說熊貓是有貔貅的血脈的么,怎麼變成饕餮了?其實我一開始還以為這小東西會變成貔貅呢。」林軒短暫的確認之後離開了,公孫木看了看喝掉了生命泉水在全力吸收的小崽子說道。

「神獸血脈都說不好,一條蛇上有可能擁有巴蛇的血脈,也有可能有用真龍血脈,人身上的血脈更多,什麼神獸的血脈都有可能在人的身上出現。」公孫無雙笑著說道:「人類的身體很神奇,雖然都是動物,但是其他的妖獸修鍊到深處都可以化形人類,而那些神獸的基因也不會影響人類的形態。」

「神獸的基因非常強大,這一點我們也有過一些研究,一些身負神獸血脈的妖獸都會有一些神獸的形態,代表著某個神獸最強的能力,或者比較顯眼的特點,比如龍的角、貓的耳朵等等,但是如果人類身負神獸血脈,或者在引動血脈戰鬥的時候會有這些特徵出現,平常的時候就和普通人類一樣。」

公孫無雙將自己在書中看到的一些知識傳授給公孫木,這也是一種傳承,看到公孫木若有所思的點頭,公孫無雙非常有成就感,這是一個父親教育子女的成就感,沒當過父親的人是沒辦法體會的。

「行了,你在這裡保護好她們,這是你接下來的任務,等她們蘇醒以後帶著她們會龍組,你就是大功一件了。」公孫無雙笑著拍了拍公孫木的肩膀,現在外面很亂,很多不好的消息充斥著龍組的交流平台,如今有這麼一個好消息是很振奮人心的。

「嗯。」公孫木點了點頭,目送著自己老爹離開以後就坐在了呂玉的對面,靜靜的看著呂玉,等待著呂玉完成初步覺醒。

後面的那些瘋狂的熊貓早就沒有了動靜,之前公孫木下來的時候它們就已經不敢動彈了,雖然這些東西很瘋狂,但是它們才剛剛變異,實力差距太大,公孫木對付它們很容易。

後來公孫無雙下來之後它們甚至有些驚恐了,公孫無雙的強大深深的壓迫在它們腦海里,讓它們一點都不敢動彈。

而最後林軒分身下來之後那就更加驚悚了,林軒身上若有若無的強烈殺氣嚇得它們屎尿齊流,現在原本的小飯廳已經沒法看了……也就是熊貓是啃竹子的,所以髒的並沒有那麼厲害。

反正現在是那些變異的熊貓一個個的癱在地面上,而那些沒有變異的熊貓反而探頭探腦的想要看看能不能感覺跑掉……這裡實在是太沒有安全感了……要是現在能夠跑到呂玉奶媽的身邊就好了……

公孫木一邊等著,一邊拿出了龍組的通訊器,打開了交流平台不斷的看著上面接連發出來的信息,然後他很快就在上面看到了自己……

林軒走了以後就將這裡的情況在交流平台上面發布了,並進行了置頂,作為第一發現人的公孫木自然也在裡面……出現神獸血脈的事情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個龍組,這件事讓大家一下子有了希望,就連和那些瘋狂的動物們對砍也更有力量了。

林軒把這件事發出來就是為了鼓舞士氣的,畢竟之前發布的內容全都是負面新聞,不是這裡的人讓寵物狗給咬死了,就是那裡的動物園跑出了一群大象導致死傷慘重……

至於森林邊上的村落就更不用說了……甚至在那裡還出現了罕見的變異植物,一個村落都被一個植物給吞噬了,能跑出來的人寥寥無幾……

說實話,看到這麼多負面新聞,上面的壓力非常的大,這種事情是瞞不住的,如果只是一兩處還行,當全國都在出現這種事情的時候,想捂蓋子是不可能的。

而當這裡出現神獸血脈的事情上報以後,上面對這次的事件也終於不是完全悲觀的了,如果真的能夠得到一隻饕餮神獸,然後再得到一個可以傳承饕餮血脈的修鍊者,那麼對於華夏來說已經足以彌補損失了。

而這件事情更多的是給大家看到希望,有了希望就有了動力……這東西雖然稀少,但是華夏的地盤大啊,總歸還是能出幾個的吧……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軍中開始逐步出現覺醒的士兵了……這些士兵都是經受過嚴格的訓練,所以在有變化的人群當中,覺醒的幾率很高,變異的幾率很低……

這些覺醒的士兵大多是向之前雷運一樣,覺醒了一樣老祖宗的能力,不過因為不是自主覺醒,而是被異晶引誘覺醒,所以這些人一開始的實力並不高,超過物境十品的幾乎沒有,大多數在物境七八品左右轉悠,但是即便是這樣,也足夠讓華夏的高層燃起希望了。 軍中覺醒的人相對來說多一些,但是也非常的少,魂羿的目的是要攪渾這一潭水,自然不會讓地球上的人那麼容易覺醒,魂羿的目的是讓更多的動植物變異,讓他們成為禍害天下的急先鋒。

所以過了只是一兩天之後,龍組的統計人員就發現了問題,整個華夏變異的動植物已經不可勝數,但是成功覺醒的就很容易能夠數過來了,三百五十六個人、一三十八個獸,沒有植物……

要知道,這可是在華夏如此龐大的基數之下才有這麼點人覺醒,簡直就是幾十萬個人裡面才能出一個覺醒的,而且在這三百五十六個人裡面,龍組預備隊的佔了八十七個人,各地軍隊或者特殊編製裡面覺醒了二百三十七人,剩下三十二個人是國內其他地方送來的,簡直少的不要再少了。

而變異的人和動物數量就太多了,就連植物也變異了不少,這個數量就不可勝數了,而這些東西又可以給周邊的環境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總的來說,現在華夏還是非常虧的,每天都有會大量的經濟損失出現……

這是前三天的數據,不過也能說明一些問題了,一開始的總是最容易變異的,但是通過林軒和道元的交流之後林軒就明白,目前的異晶濃度還是可以接受的範圍,雖然刺激到了一些「易感人群」,但是就總體來說還是少數,大多數人是並沒有成為修鍊者的潛質的。

而隨後隨著魂羿對異晶釋放的濃度逐漸增大,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變異者。他們並沒有優秀的血脈供給他們覺醒,又或者他們的血脈十分的稀薄,已經早已無法覺醒,那麼他們變異后就會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將一生濃縮到幾天時間,用盡所有的生命力去綻放……雖然綻放出來的結果很悲慘……雖然他們並沒有想要把自己的命也綻放出去。

「殺人誅心,這個魂羿這一手異晶不但將我們都拴在了自己的土地上,沒辦法對他們進行遏制,沒辦法對其他的國家進行支援,也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進一步惡化,一點點的打破地球人的團結,最終達到自己的目的。」林軒站在一座高山上,現在這座山林之中已經有一位物境二十六品的大妖誕生,林軒覺得隨著時間推移,遲早會有血脈優秀的天境大妖誕生。

變異或者覺醒有的時候是一個過程,有的時候非常突然,天境強者也沒辦法把所有的地方都兼顧到,前一秒還是同游的夥伴,下一秒就變成了嗜血的厲鬼,這樣的情況在這一段時間出現了很多。

這就導致了人們現在對於自己身邊的家人都不敢信任,倒不是懷疑身邊人的人品,只是擔心他們會一下子變成瘋子一拳把自己打死。

「你的國家沒有那麼簡單就被搞垮,華夏擁有很悠久的智慧,一件事掰開了揉碎了能說成好事也能說成壞事,我看過你們國家的歷史,歷經那麼多磨難,別的國家早就滅亡了,你們的國家反而每次都能浴火重生,雖然你們自稱龍的傳人,但是我總覺得你們更像鳳凰。」

道元經歷的風浪比較多,所以對於這點事情並不放在心上,或者對於道元來說,林軒的成長是更重要的。

不過就事論事,道元對於華夏這個國家還是很敬佩的,有很多次整個國家被外來者摧毀,但是百多年的時候,不是外來者被同化,就是外來者被趕走。到最後雖然會有些改變,但是華夏仍舊是華夏,只要華夏的魂魄不散,傳承不斷,那麼華夏就不會亡國。

別看現在華夏被弄得焦頭爛額,每天疲於保護自己的國民,但是其實整體看來是有條不紊的,雖然有很大的損失,但是華夏的元氣未傷,說的殘酷一些,有的時候這種級別的亂子是幫助華夏清除了一些包袱。

對於覺醒者新聞會大力宣傳,對於搞出大亂子的新聞會說有國家的修鍊者幫助解圍。國家在儘力的控制輿論導向,潛移默化的讓人們減少恐慌。

上面對於重要城市的保護是最高等級的,而同樣的,發達城市裡面的動物相對少一些,大多是家裡養的寵物,寵物變異的幾率並不高,那些被馴養的和人極為親近的寵物們大多已經沒有了野獸的天性,所以大城市現在還都相對穩定一些。

亂子比較大的是一些小城市,那些城市原本抵抗災難的能力就比較弱,再加上流浪的動物比較多,所以傷亡更大一些。

林軒之前布置的陣法是有作用的,但是要想利用陣法籠罩整個城市,哪裡出了問題就立即解決是很困難的,至少要物境二十六品以上的修鍊者才行,如果是大一些的城市,至少得是物境巔峰才能做到,所以李靖他們的到來真的幫了華夏很大的忙。

林軒將這個山林中誕生的那隻最強大的妖獸給擊斃了,這是一隻覺醒的妖獸,並非變異使這隻妖獸擁有了一定的智慧,甚至擁有了預言能力……當然了,這點智慧肯定是不夠看的,不然的話也不會當著林軒的面喊出什麼要殺光人類的蠢話。

「城市裡面的還好說,但是森林裡面的就不一樣了,華夏有幾個森林聚集的地方,那裡會成為妖獸們的天堂,甚至沙漠也一樣,沙漠裡面的妖獸恐怕也不在少數,國外那個世界最大的森林亞馬遜恐怕以後就進不去人了……不過最讓我擔心的還是海洋……」林軒離開了這一片山林,雖然這裡面還有其他的妖獸,但是林軒的時間很緊,沒時間一一清理了。

道元對林軒天上一腳地上一腳的說法沒什麼感覺,雖然林軒在杞人憂天,但是林軒現在確實很忙,華夏境內的各大森林出現了一些強大的妖獸,華夏高層決定派遣專門的小隊去處理。

不過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林軒主動接了下來,清理森林裡面的妖獸要儘快,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有妖獸完成覺醒衝擊城市,一頭覺醒成功大妖鬼知道會有什麼實力,一旦沒有及時援助,那麼就會產生很恐怖的後果。

林軒的擊殺速度和趕路的速度都是最快的,林軒去擊殺這些妖獸是最好的選擇,林軒會辨別出來哪些妖獸必須要立即殺,哪些妖獸可以先放緩,等後續再說……

派遣專門的小隊未必有林軒做的好,所以對於林軒的申請上面也就同意了,從出發到現在兩天時間,死在林軒手裡的妖獸已經有十八隻了,要不是趕路的花費了林軒太長的時間,林軒還能殺更多的妖獸。 對於那個呂玉和熊貓的事情,林軒本體通過心靈感應已經從分身那裡知道了,分身的感覺總是很神奇,那種描述不出的感覺也只有擁有分身的人才知道。

也正是因為有了饕餮神獸血脈的發現,林軒才很賣力的在華夏的土地上面來回奔波,尋找傳說中神獸血脈……雖然導線一隻也沒找到,那些覺醒的大妖血脈都太稀薄,根本沒有任何返祖的希望,但是林軒依舊在很努力的找。

至於聖獸血脈,這種血脈比神獸還稀有,神獸只是代表實力強大,而聖獸則是代表著品質高潔,甚至大多數被人類封為聖獸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很親近人類。一些和人類並肩作戰,和人類結下良好友誼的神獸被稱為聖獸,它們的身上往往會代表著某些特殊的意義。

其實林軒一直都在想,為什麼楊晨的小白一直都沒有發揮出什麼神獸應有的實力,而且到目前為止也只是物境巔峰的力量而已,已經有些跟不上節奏了,難道只是因為小白還沒有成年的緣故?

不在想那些,楊晨似乎讓小白化作人形,然後和一個正常人一樣融入人類的社會,聽說這是白澤想要完全覺醒血脈的一種方式,所以現在林軒徹底看不到小白了,也不知道小白到底會覺醒成什麼樣子。

拋去其他的想法,林軒又跑到另外一個山頭,現在華夏幾乎每個山頭都能有一個佔山為王的妖獸,大多數都是食肉型的妖獸,這一類妖獸在沒有覺醒之前本就是野獸裡面的王者,站在食物鏈頂端的更容易成為強者。

不過這一次林軒遇到的妖獸不太一樣,這是一頭健壯的老牛,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從山外老農家裡跑出來的老牛,但是林軒感覺這牛看起來一股山土氣息,這種山土氣息顯得十分的厚重,一看就是皮糙肉厚型的……

「這隻老牛還不錯,要是能抓來當個坐騎也可以。」林軒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嗯,還是不行,速度太慢,攻擊力太低,頂多能當個肉盾。」

林軒決定還是下去和這頭老牛交流一下,之前那些什麼老虎、山貓、老鷹之類的實在是太不好交流來了,一個兩個脾氣爆的不幸,平時基本上都看不到,也不知道現在怎麼冒出來這麼多小動物來。

至於這頭老牛,林軒覺得怎麼說也是一個食草動物,脾氣應該沒有那麼火爆吧,應該是還能交流的吧……林軒這樣想著,就準備去交流一波,前面的那些都沒招攬成,那麼這頭老黃牛應該還是可以試試的。

林軒滿懷希望的飛了下去,片刻之後又滿臉晦氣的飛走了……林軒只想著這是一頭食草動物,但是忘記了牛的脾氣可都是非常倔的,在好說歹說都沒用之後,林軒只能遺憾的宰掉這一頭黃牛,讓自己的空間裡面又增加了一些肉食……

這一路走來,林軒是準備一圈圈的把華夏這些地方都走一遍,先走山林茂密的、山川險峻的,這些地方常年人跡罕至,會有不少野獸藏在裡面,這種地方几乎每個山頭都會有一個山大王。

或許如果林軒多花一些時間,應該可以說服這個老黃牛,但是沒有必要,又不是什麼物境巔峰或者天境的大妖,放在自己空間里毫不起眼,要不是擔心這些妖獸會出來禍害人,林軒理都不想理它們。

不過話雖如此,該做的事情林軒還是會去做,因為龍組現在很需要補充人手,和林軒空間裡面那些野了一輩子的妖獸不一樣,這些妖獸剛剛覺醒,心智可能就相當於兩三歲的小孩子,還是一張白紙,趁著這個時候趕緊招攬一些,日後可以封一批護國神獸什麼的……

雖然林軒覺得很扯淡,之前遇到的那些白紙的有些厲害了,甚至有點白痴,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強大能力給蒙住了眼睛,明明知道自己的強大,竟然還敢就這麼衝上來……或者不好么?

但是林軒知道自己該幹什麼,比如有一隻渾身纏繞著疾風的大黑馬都自己眼皮子底下疾馳而過的時候,林軒就出手了。

這匹馬只是物境十九品的修為,但是跑起來絲毫不必物境二十八品的修鍊者差,甚至可能比跑的慢一些的物境巔峰還要快那麼一點。

「天賦異稟啊!」就連道元都發出了這種感嘆。

看一匹駿馬在山間奔跑是一個很享受的事情,林軒總覺得馬這種生物應該是得到了天道的照顧,凡是馬匹,無論是駿馬還是駑馬,外形都是很漂亮的,就算時矮腳馬、迷你馬之類的也非常的可愛,跑起來極為瀟洒。

馬兒陪伴了人類文明很久很久,人們尋找坐騎找了很長時間之後,發現馬匹是最適合人類的,不管是作戰打仗還是旅行拉車都是最優的選擇。人對馬的情節是很特殊的,就算是現代喜歡馬兒的人也非常多。

雖然馬兒在妖獸中成氣候的很少,優秀的血脈並不多,但是修鍊者們大多還是想要找到一個駿馬來當自己的坐騎,所以大傢伙對楊晨的小白都很羨慕,雖然小白不是馬,但是和馬長得非常相像。

這一匹馬林軒不想放過,走了那麼遠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妖獸馬,而且看樣子還是以速度見長的,好好培養一下,應該還不錯,就算最後自己用不上,留給華夏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健壯的黑馬跑的很快,翻山越嶺、蹚河過湖如履平地……馬是群居動物,但是在這匹馬的身後沒有其他馬的存在了……

「好一匹駿馬啊。」林軒看得兩眼直發光,雖然林軒已經有金翅大鵬雕了,但是林軒總感覺這貨對小鳳妍比對自己還殷勤的多,雖然自己有危險這貨也能衝上去,但是好像一直挺排斥自己坐在它身上,明明本體大的跟小山峰一樣,但是總是縮小的剛好能讓小鳳妍坐上去。

現在那貨在衝擊天境的緊要關口,林軒相信,如果這貨成就了天境,絕對要比一般的天境強出一大截……這可是一個近乎純種的神獸,整個軒轅空間就那麼大貓小貓兩三隻,最近一直跟著鳳妍似乎在提純血脈,成就天境之後就會變得成熟,一個成熟期的神獸可是非常可怕的。

不提那個貨,現在林軒的興趣在這匹馬身上,一般野馬因為沒有受到悉心的照料,總會有一些傷痕,馬蹄子也會有損傷,但是這匹馬應該是經受過血脈洗禮了,身上不再有半點傷痕,馬蹄也堅逾鋼鐵,一身純黑色皮毛折射著光芒,喘息間隱有龍吟之音! 林軒的速度自然要比這馬兒快的多,雖然他也知道,如果這馬兒和自己同級的話,自己絕對趕不上這馬兒的速度,但是誰讓現在林軒強呢,林軒一路尾隨這個翻山越嶺自由奔跑的駿馬,以林軒現在的能力自然不會讓這駿馬有絲毫的察覺。

林軒覺得這種馬匹可遇而不可求,一旦遇到了還是要好好的珍惜,為了這匹馬延誤一點自己趕路的時間也沒什麼,反正一時半會的那些妖獸也就是在物境二十品以下轉悠,沒有衝擊城市的能力,林軒相信自己的實力,即便是在這裡浪費一點時間也可以很快的完成任務。

「難道是有上古龍馬的血脈?」林軒越看越滿意,別的馬都是在廣闊的草原上飛奔,而這匹馬確實在山峰之間不斷的飛躍,途中還遇到了其他強大的妖獸,其中不乏原本以馬為食的食肉類妖獸。

但是那些妖獸並沒有終止馬兒的飛奔,甚至有那麼一兩隻不開眼的直接被馬兒給踹死了……

馬兒身上纏繞的風已經越來越濃烈,原本絲絲屢屢的清風已經逐漸的變成了淡青色,雖說淡青色的風纏繞在純黑的馬身上多少顯得有些違和,但是林軒知道,這是馬兒在不斷的衝擊著自己身體裡面的血脈。

「這個時候這匹馬是不會停下的,若是成功了,那麼它就能初步的激活自己的血脈,如果失敗了,那麼就會直接累死……這個時候它寧可累死,也絕不會讓自己覺醒的契機丟失,如果沒有天大的奇遇的話,這應該是它最後一次機會激活自己的血脈。」道元飄在林軒旁邊,跟著林軒一起欣賞駿馬飛奔的英姿。

「斬斷自己的後路,置之死地方能後生啊。」林軒很佩服這匹馬的意志,不成功就死,看這匹馬的架勢是真的要跑死自己……

即便是如此的一匹駿馬,即便是已經成為了妖獸,但是以這種速度不停歇的跑下去還是會累死的,而且這匹馬並沒有到可以辟穀的程度,看樣子這馬根本沒有想過低頭吃一點草、喝一點水,而且體內一定還在不斷的翻湧著能量用來衝擊……這馬有意識的不去往人多的城市裡面跑,而是在這一片山地中不斷的兜圈子,沒有任何路線的反覆奔跑。

林軒看了一下,不算林軒來之前這馬兒跑了多久,左右不會超過三天的時間,現在又已經跑了兩天了,林軒已經感受到了馬兒的生命體征在逐漸的減弱,馬兒的身上纏繞著青風,但是只要馬兒沒有覺醒血脈,生命體征就會一直的衰弱下去,直到突破或者死亡。

到了第三天,馬兒的速度已經要比之前慢一些了,雖然別人看來這匹馬依舊跑的飛快,但是林軒能看出來,馬兒的力量已經開始衰弱了,雖然身上的青色越來越濃郁,但是只要沒有發生質變,這些青色終究會有散去的時候。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用全部的生命去衝擊,總會綻放出絢麗的花朵。」道元對於這匹馬破釜沉舟的氣勢很欣賞,這才是覺醒者應該擁有的氣勢。

對於覺醒者來說,驟然得到強大的力量一開始是很不適應的,一般來說都是需要經歷大量的訓練來鞏固,能夠儘快掌握自身力量的除了天賦異稟的高智商人群,就是原本就經歷過嚴苛訓練的士兵們。

人類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一群沒有什麼智慧的動物,大多數覺醒或者變異的動物都會變成一個破壞機器,非得把周邊的環境給破壞一圈才能漸漸的掌握,好在剛開始它們的力量並不強大,破壞力也是有限的。

但是像這匹駿馬這般,一開始就知道努力,準備衝擊更高高度的妖獸還真是少見,至少林軒這是第一次遇到。

等到第四天,大黑馬的速度已經明顯慢了許多,但是身上的青色卻是越發的濃郁,大黑馬距離死亡已經越來越近了,林軒常常能夠聽到大黑馬低沉的喘息聲,但是同樣的,大黑馬距離成功也越來越近,林軒聽到那低沉的喘息聲中,龍吟之聲也越來越明顯。

「這會是一匹什麼馬?龍馬還是天馬?」林軒坐在地上,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這個青色的光繭,無論是龍馬還是天馬都是了不得血脈,也幾乎是馬類血脈中的極品。這匹大黑馬向死而生,終於在筋疲力竭之前做出了突破。

倒在地上的大黑馬身上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青色的光繭,這是之前那些青色的光芒。林軒看到大黑馬開始覺醒血脈之後就落了下來,這是一片小山谷,倒是十分的靜謐,顯得無事林軒就在猜測這到底是一匹什麼血脈的馬。

林軒不止一次聽到過這匹馬口中傳來低沉的龍吟,所以林軒更傾向於是一匹龍馬。如果是龍馬的話,那麼這匹馬的攻擊力就會更強一些,如果是天馬,那麼這匹馬的速度和運載能力就會更強一些,更有優劣。

「雖然這匹馬口中常有龍吟聲,但是龍馬的血脈覺醒一般不會這樣形成光繭,或者說它是龍馬,也有可能會有其他血脈,畢竟這是一匹覺醒的馬,身上的血脈雜亂一些也是很正常的。」道元站在林軒的身邊說道:「說不定是天馬和龍馬的血脈都有。」

一種神獸一種妖獸可能會早就一個強大的亞種,兩個神獸則有可能會創造出一個一無是處的花瓶子,或許初代憑藉著父母雙方強大的血脈獲得一些能力,但是隨著時間推移,越往後的後代能力會越差。

純種的神獸少之又少,雜種的妖獸遍地都是,雜種變差的幾率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變好的幾率只有百分之零點零一,但是一旦撞上了百分之零點零一,那麼將會是一個無比強大的新神獸。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在雙方都是妖獸的前提下,如果有一方是人類,那麼雜交到最後未必會變得更差,一個有大恆心大毅力的人類,可以憑藉自己的雜交血脈成為超級強者,這一點已經不止一次被證明了。

林軒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好運,能夠遇到一個差不多的就行,只要別差的太多,兩種神獸血脈也是有不少好處,雖然肯定不如純種神獸那麼強大,但是卻能給它帶來更多強大的能力。

隨著這個光繭之中能量不斷澎湃,林軒咂了咂嘴,或許真的是不止一種神獸血脈,有龍馬的氣息也有天馬的氣息,就是不知道哪一種的血脈更濃一些,這種神獸總要是以一種血脈為主,另一種血脈為輔才好,不然的話兩種血脈不能相融,最終也只是衝突爆體的結果。 這個世界上總不會十足的好事,天道也不會讓你輕易的強大,除非你是界心鍾愛的道聖者,這是沒辦法去比較的……

神獸血脈本就是奪天造化的了,兩個神獸血脈一般是很難誕生出後代的,誕生出來的也大多是血脈平庸者。

不過天地也不會完全不給機會,總會有那麼一點點機會,抓住這點機會的就會成為比父輩更加強大的存在。

林軒感受到了龍馬和天馬的雙重氣息,這匹大黑馬確實天賦異稟,但是林軒又有些擔憂,如果真的是這兩個血脈並進的話,這匹寶馬頂多也就是物境巔峰了,一旦到達天境立即就會血脈崩潰而死。

不過憂心也沒有什麼用處,現在這匹馬還不是自己的,林軒想要降服這一匹駿馬還是需要一些手腳的。

人尋駿馬,駿馬也識人,似這等駿馬是決計不會因為力量而屈服的,能讓這匹駿馬屈服的只有氣度,這匹馬已然通靈,用野蠻的方式只能殺掉它而不能馴服它。

在這一個光繭中,這匹大黑馬呆了差不多三天的時間,林軒留在這裡一道化身,然後先去掃蕩周邊的其他妖獸了,這個時候林軒有時間在這一帶多待一會,於是除了最強大的那個妖獸意外,其他的妖獸也成為了林軒的掃蕩目標。

於是這些妖獸們一個兩個的都成為了林軒食物倉庫裡面的一塊肉,林軒基本上很少去獵殺妖獸,畢竟林軒現在基本上不太吃飯了,而且天境以下的妖獸肉對林軒來說只是滿足口腹之慾,不能再有更多的提升了。

再加上之前獵殺的那些大妖的體積很龐大,到現在還剩很多,也並不需要獵殺。林軒覺得這次弄過來的這些妖獸肉可能都要被楊晨拿去做實驗……自從拿回來那些丹藥之後,楊晨和醫生兩人就沉迷煉丹不可自拔……

三天之後,林軒再次回到了這個小山谷,在林軒化身的感應中,這匹馬的覺醒應該已經差不多要結束了,這青色的光繭已經像是一個小太陽一樣,裡面的氣息也逐漸強勢了起來。

「看樣子是要出來了,也不知道到底能夠達到什麼程度。」林軒撓了撓頭,抱著手臂摸著下巴,靠在一邊的山壁上,遠遠的望著山谷中間的青色光繭。

此時光繭的亮度已經差不多到達了極致,只要不是要突破天境,接下來應該不會再增強了,這匹馬雖然有不錯的血脈和堅定的意志,但是想要就這麼突破天境還是有些困難的。

和林軒預料的差不多,當青光閃耀到極致的時候,就開始漸漸的轉暗了,裡面彷彿有一個大口子一般,漸漸的將青色的光芒吸收了進去……待這青色的光芒完全消散之後,一道更耀眼的光芒綻放了出來。

一道戰馬的嘶鳴聲響起,聲音中夾雜著點點龍吟,雖然這匹馬並不是在戰場上衝殺的馬匹,但是林軒固執的認為這就應該是一匹最好的戰馬。

不過當馬的外形完全展露出來以後,林軒不禁張大了嘴巴……之前黑色的駿馬外形已經完全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藍青色的毛皮和一對翻立的翅膀,頭頂兩顆短短的鹿角,兩顆漆黑有神的大眼睛。

如果說之前還是一匹駿馬的話,現在就是一匹漂亮馬了,直直的看去,簡直漂亮的不像話……那馬兒似乎也對自己身上的毛色有些不太滿意,轉過頭來看看原本純黑的皮毛變成了藍青色讓馬兒頗為不滿,不停的踹著地面,讓山谷之中多少不少坑窪。

林軒從山壁處慢慢的走了過來,看著現在有些漂亮的不像話的馬兒咂了咂嘴……這就有點像是女人騎的馬了,林軒更喜歡比較低調的顏色。不過沒關係,只要是這匹馬的實力在,這些外表都是可以忽略的。

馬兒這時候注意到了林軒,雙目警惕的看著林軒,顧不得在乎自己身上的毛色,能在這個時候走出來就說明林軒對它有所企圖,馬兒習慣性的用蹄子輕輕的刨著地面,嘴裡逐漸的發出一些威脅的吼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