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就連羅征自己都詫異於那金光的威力,也不知這金光是何種道之真意,至少比羅征接觸過的「道法自然」,「陰陽混沌」這些更為強大……

東方純鈞冷哼一聲,便是說道:「不過破了我的一道陰陽之影罷了,那麼十道,二十道呢?」

說著東方純鈞再度抬手。

隨著眾人頭頂上巨大的八卦開始轉動,一座座體型龐大的虛影圍繞著羅征開始不斷的浮現……

眾人看到那不斷出現的虛影,心中更是震撼到了極致。

「那每一個虛影的實力,恐怕都比聖人還厲害……」

「純鈞大聖這等能力,若是早些運用出來,我爹也不會隕落了。」

「哼,你以為施展如此強大的手段是沒有代價的么?」

殘存的那些人們,也在遠處小心翼翼的交流著。

「轟!」

羅征尚且沒有做好準備,一道巨大的虛影已到了面前,巨大的拳頭已是當面砸過來!

伴隨著金光一閃,羅征再度被那股巨力砸飛。

不過在碰撞之下產生的一道金光,就留在了虛影的體內,這霸道的金光亦迅速將虛影撕的粉碎!

但東方純鈞絲毫不以為意……

一道巨大的虛影被撕碎,則有更多的虛影出現!

「轟!」

「轟!」

「轟……」

羅征剛剛應付完正前方的虛影,另外一道虛影的雙拳已狠狠砸中了他的後背,緊接著是身側,頭部……

十多道虛影連番圍攻之下,羅征也被砸的七葷八素!

看到這一幕,那個女人,還有陳皇弈劍眼中也浮現出擔憂之色,即使羅征的肉身再堅固,若一直這般被動挨打之下,亦難以承擔這等攻擊。 羅征這巨山一般的身軀,在虛空中被砸下去,又砸飛起來……

其他人已是遠遠避開,生怕被波及其中。

無論是被羅征那巨大的肉身撞到,還是被那虛影砸中,恐怕都是落得一個神魂俱滅的下場。

但首當其衝的羅征,臉上倒是沒有太多痛苦的樣子。

他這副身軀現在是何種狀態,就算是九五二七也說不出來,而自他體表綻放出來的金光,屬於何種道之真意,九五二七同樣也不得知。

不過羅征倒是發現了一絲規律。

曾經他的兵器之體遭受錘鍊時,會產生一絲絲「鴻蒙天罡」,這些「鴻蒙天罡」其實算是煉器師錘鍊時的力量。

現在他不斷承受那些虛影的攻擊后,他則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吸收了一部分力量,並將這股力量反彈回去……

反彈回去的那股力量,應該就是自己體表泛出的金光!

「可我無法反彈全部的力量……」

那些虛影彷彿無窮無盡,看這樣子不將羅征的肉身砸碎,東方純鈞誓不罷休。

一開始羅征尚且能夠承受這些攻擊,但挨的次數多了之後,他便感覺這堅固的肉身傳來一絲絲酸痛,荒神之體竟隱隱有了不穩的跡象!

「轟,轟,轟……」

虛影與肉身碰撞的聲音,在這虛空中不斷地回蕩。

眾人臉上震驚之色也越來越濃郁……

一方面他們驚訝於東方純鈞那無窮無盡的虛影,另外一方面,羅征這肉身也真是逆天了!

如果說每一道虛影,都是一名聖人的全力一擊,那麼羅征足足承擔了上百下了,從外表看來,依舊是毫髮無損!

「這是因為繼承了那真魔之軀的緣故?」有人臉上流露出貪婪之色。

「不可能,真魔之軀恐怕的是那些紅蓮……是操控能量的能力,羅征的肉身原本就極為恐怖……」

「但也不可能如此強大,他不過大圓滿真神,修鍊了何種神道,能到這樣的地步?」

「你們別忘記了,羅征可是墜入那紅蓮中不曾被燒死,如果你們被那紅蓮灼燒而不死,恐怕也能擁有如此強大的身體!」

有些人雖然看不出羅征是為何如此強大,但這些人終究是極聰明的,憑著一些蛛絲馬跡,倒是做出了一些正確的推斷。

「哐!」

當羅征被砸向上方,剛剛翻滾之際,另外兩尊巨大的虛影狠狠撞在了他的胸口。

這虛影皆受到東方純鈞的掌控,極為靈活,羅征根本沒有能力避開,兩尊虛影聯手攻擊之下,羅征只是胸口劇震,喉頭一甜。

「噗……」

一大口鮮血已噴吐而出,化為金色的細雨在虛空中飄搖著。

羅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嘩!」

他散掉了荒神之力,身形迅速縮小,眨眼之間已化為正常大小。

東方純鈞看到這一幕,也是極為滿意。

源源不斷的化出那些虛影,對他的消耗也是不小的,不過他與羅征都在強撐而已,看樣子是他撐到了最後!

「令人驚嘆的肉身,不枉我高看你一眼,但現在……你就去死吧……」

東方純鈞說著,其中一道巨大的虛影,便伸出手朝著羅征捏過去。

先前羅征將牧海極直接捏爆,東方純鈞也是如法炮製。

羅征剛剛散掉荒神之力,迎面看到那隻巨手,有心想要避開已是來不及了……

「羅征!」

可就在這時,羅征就感覺前方傳來一股空間波動,一條空間通道朝他穿梭而來,將他籠罩其中。

他只感覺眼前一花,整個人已轉換了方位,來到了那個女人身邊。

「你沒事吧?」那個女人盯著羅征問道。

從剛剛開始,她的注意力從未從羅征身上挪開。

眼看羅征陷入危機,她第一時間運用含青帝的複製體將羅征拉了過來,避開了那致命一捏!

看到自己操控的虛影捏空,東方純鈞哪裡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的目光徑自掠到那個女人這邊,臉上已泛出一絲絲寒氣,「女人,你也多管閑事,等我掌控了深淵魔域,我會讓你消失在這世間……」

這女人作為深淵魔域的凶物,的確可以無限次復活,可深淵魔域的掌控者,怎能主宰凶物們的命運。

「我早說過了,羅征對於我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怎麼算是多管閑事?」女人冷笑道。

「那你們就一起去死吧……」東方純鈞再度伸手凌空一捏。

權傾天下:霸道女帝 又有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在那個女人的旁邊,朝著羅征和女人當頭抓下來。

那女人身後的含青帝複製體將長槍一抖,三人便已鑽入空間通道中……

虛影這一抓,自然又落空了。

「嗖!」

總裁爹地太放肆 眨眼之間,他們三人便出現在虛空中的另外一側。

可就在他們剛剛出現的一剎那,竟又有一隻虛無的巨手抓過來!

「糟了!我忘記他能看透未來!」羅征和那個女人臉色同時大變。

因為羅征能查探東方純鈞的記憶,他能看到的未來,羅征同樣能看到,於是東方純鈞乾脆不再運用這一手段。

可東方純鈞此刻運用之下,對那個女人大挪移的方位未卜先知,竟是搶先一步召出了一道巨人虛影,這一抓可謂避無可避!

「我來……」那女人嬌吒一聲。

但羅征已挺身而起,「咔!」隨著一聲巨響,羅征宛若一根無法折斷的立柱,卡在這虛影的巨手之間。

「噗!」

https://tw.95zongcai.com/zc/42243/ 羅征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這股強大的力量壓下來,他只感覺自己渾身的肌肉和骨骼都在顫抖。

散掉了荒神之體后,羅征的肉身依舊能返還一部分力量,產生那一道霸道的金光,但或許是先前挨了太多次的緣故,現在的金光已十分微弱,難以破壞這龐大的虛影!

「走!」

羅征頂著舉手,開口提醒尚在發愣的那個女人。

那女人點點頭,身後的含青帝複製體將太和神槍一橫,三人再度從這巨手中消失。

「嗡!」

可三人再度挪移之下,東方純鈞仍舊看透了他們的方位,一道虛影已提前凝出,朝著他們三人拍來。

「你先離開,我有辦法對付這虛影!」羅征擰眉說道。

這般不斷挪移之下,即使羅征能看到東方純鈞的判斷,也無法提前告知那個女人避開,因為他告知的一瞬間,意味著「未來」被改變了,那麼東方純鈞也會看到改變后的未來,隨之做出相對應的改變。 那女人聽羅征不容置疑的口氣,咬牙之下,只能再度打出一條空間通道。

她與含青帝的複製體瞬間從羅征身邊消失……

而就在她消失的一瞬間,那隻大手已再度朝著羅征當頭捏過來。

就在這時,羅征的眼中閃爍一絲殷紅色的光澤,宛若兩顆紅寶石一般璀璨。

「嗡……」

那紅眼紅髮的女童,自羅征體內分離出來,漂浮在他身後。

羅征伸手之下,一條細細的紅蓮圍繞著他胳膊飛速伸展開來,朝著那虛影的大手延伸過去。

他與紅眼女童融合之後,兩者的能量便能共享。

而紅眼女童本體的能量並未消耗殆盡,所以羅征並未動用自己的道蘊,便已催生出一道道紅蓮……

這紅蓮接觸到虛影的一剎那,就與這虛影發齣劇烈的反應!

東方純鈞召出的這些虛影也是一種能量,那些紅蓮能將接觸到了一切能量轉化,在外人看來,這虛影就是被「點燃」了。

「逢!」

六千丈高大的巨人虛影在眨眼之間已化為一個巨大的火人,熾熱的熱量擴散出來,將眾人的臉龐都照耀的通紅。

不過因為東方純鈞的手段十分特殊,這虛影巨人雖然高大,可他投入的能量並不算多,所以這巨大的人形火焰只持續了一兩個呼吸,便已消失在眾人眼中。@^^$

轉化掉了這巨人虛影后,羅征目光一掃之下,臉色頓時一沉。

原來羅征在轉化這尊巨人的同時,東方純鈞再度化出一尊巨人對付那個女人!

「呼……」

那個女人挪移出來的瞬間,頭頂上的一隻巨手已狠狠拍過來。

這虛影的威力她也曾見識過,眼看躲避不過,她的眼中閃爍出一抹狠厲之色,開始瘋狂的抽調黑水域中的原始恐懼之力。!$*!

「給我破!」

只見她伸手向上一指。

蜂擁而出的原始恐懼之力已化為一把長達百丈,寬達數丈的褐色長槍,這長槍甫出現就朝著上方猛刺而去。

「這力量雖然詭異厲害,可你運用的手段太低級……」東方純鈞微眯著眼睛,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這女人擁有含青帝的複製體,在這空間中飛來飛去的確很麻煩,他無法解決羅征,自然先將這個女人先滅掉。

在東方純鈞眼中,原始恐懼之力的確是一種極為厲害的能量,要比其他聖人們擁有的道蘊強大不少,但這女人只是簡單的化形之用,根本無法發揮其威力。

「咔!」

那虛影的巨手拍在這褐色長槍的瞬間,手掌中出現了些許裂紋,可同時褐色長槍已迅速崩潰!

這女人運用原始恐懼之力的手段,的確停留在比較低的化形層次。畢竟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將心思放在真魔之軀身上,並未在原是恐懼之力上鑽研太多。

褐色長槍崩碎……

虛影的巨手已沒有了任何阻攔,便朝著她當頭拍了下來。

「唰!」

含青帝的複製體將太和神槍一豎,正欲抵擋,那女人便道:「我們走!」

「可是……」含青帝的複製體有些猶豫。

即使他們再度挪移,東方純鈞一樣亦能從未來看到他們挪移的方位,從而進行追殺,所以在這片虛空中逃走是沒意義的。

可這些複製體們,都是絕對聽從於這個女人,雖然他們擁有與本體一樣的智慧,可實際發揮卻要受到女人的掣肘,從這一點看,聖人們的複製體是不如本體的,這也是為何那一群聖人的複製體為何會全軍覆滅的緣故……

雖說含青帝的複製體有些猶豫,但還是將長槍一橫,一條空間通道穿梭之下,再度將兩人帶走。

就像含青帝預料的這般,他們再度從空間通道中出現的瞬間,又是一個巨大的巴掌拍過來,而這個巴掌已近在咫尺,連躲閃的空間都沒有!

「砰!」

那個女人與含青帝的複製體硬生生挨了一記,這一巴掌的力量極為恐怖,兩人拖拽著一條血線在虛空中倒飛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