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低頭泄氣的走出宗域,可是誰又能理解他的痛處,有時候他真的想辭去冷域之主的名分,可是他不能,他不能。

「大哥,我已經知曉賢侄之地,我這就去往盟域佛窟之外靜靜的等候」冷逝望著自己的大哥從盟域中走出靜靜的說道。

「去吧,注意分寸」冷傲拍了拍冷逝的肩膀,他這一輩子有這一兄弟他很欣慰,十四年來,他的兄弟可是踏過了小半個蒼域,只因為那位東荒大盜是蒼域之人。

··············

此刻冷鋒正處於金翅大鵬鳥的巢穴之中,不怪落盡算不出他,而是整個佛窟即便是天機也可以遮蓋的。

鵬卵,冷鋒十分期待,速度帶著殘影的向深處而去。

大戰不停,小胖子一人獨戰四人,大殺陣不停的閃現。

「你們這四個變態,這樣有意思嗎」小胖子那寬大的長袍,已經破爛不堪,身軀上不少的傷痕,獨自一人面對四位同境界的修士,小胖子著實吃不消。望著冷鋒的到來,杜化田臉色大變,四人已經難以堅持,這冷鋒到來不由得使他再次難看。

「小子,接住」就在這時小胖子杜化田將那菩提子,直向冷鋒扔去。

望著菩提子的來臨,冷鋒直接接住,雖然他知曉小胖子故意算計他,但是毫不費力的接住菩提子,冷鋒還是不會拒絕的。菩提子的離去,小胖子頓時沒有了壓力,連忙取出幾顆丹藥,吞服而下,他現在很釋懷的想看到冷鋒是如何應對的。

冷鋒的收取,夜妃,紅蝶,兩位女子沒有上前,楚將,落十七,也是猶豫不決,他們很清楚,這位看似年紀不大的少年,若是想要逃離他們兩人確實攔不住的。

「死胖子,謝了」本來打算大戰一番的冷鋒此時卻十分高興,自己好不費力氣的便爭奪到菩提子,而去紅蝶等人,彷彿感覺出自己有著離去的本領,跟自己戰鬥只是白費靈力罷了。

「你們四個傻了,剛才打我時候的力氣了」小胖猛然的跳起大喊道。 邪王嗜寵:醫妃太傾城 這次自己虧大了,菩提子丟失,還受了不小的傷痕。

「既然四位,不五位這麼看的起我,我變告訴諸位,此地深處有一卵」

冷鋒沒有打算隱瞞,因為他自己也隱瞞不住。乾脆直接將鵬卵之事告知夜妃他們。這樣的話他們對於菩提子的念想,也不會在那麼留意。

「沒錯,你們想的沒錯」冷鋒望著五人的臉色,已經可以看出他們的心裡已經有了底數。

「那一枚卵,正是鵬卵」

「金翅大鵬鳥的卵」

; ??「金翅大鵬鳥的卵」

冷鋒的聲音傳出,對於已經猜出八九不離十的五人心裡又是一顫。

鵬卵,金翅大鵬鳥已經絕跡了,就算是妖域之內,鯤鵬一族所有分支也沒有金翅大鵬的血脈。這金翅大鵬的現世,定會引起妖域鯤鵬一族的庇護,甚至會將其接引到鯤鵬域,接受最高的訓練與最高的指導。

「你是如何知曉的」落十七向冷鋒問道,他可不相信冷鋒會提前知曉。

「不信的話,隨我走去」冷鋒沒有解釋那沒有現世的一幅畫,與那幅殘畫。這樣牽扯太大,所以他選擇了沉默。

「呵呵,冷少俠我們兩人再次同行吧」夜妃說完便有與冷鋒站在一起,她的年齡要比冷鋒大上不少,站在冷鋒身旁兩雙如玉的手臂摟住冷鋒脖子,臉龐已經貼住的臉龐。

冷鋒想要躲開可是越動夜妃貼的越緊,而去背部彷彿貼住的夜妃的胸部,使得冷鋒臉色泛紅,望著泛紅的冷鋒夜妃笑的更為開心。攜著冷鋒便向深處走去。

「啊,呸,好白菜都讓豬拱了」小胖子臉色憎恨的說道。突然臉色變成笑臉,本來就肥胖的臉龐在這一刻,彷彿已經看不到眼睛一般,突然沖著紅蝶說道。

「紅蝶,我們相攜一起走吧」

紅蝶秀眉微皺,露出厭惡之色,轉身不理會小胖子,便向深處走去。她實在難以接受那死胖子的后臉皮。

「哎,小蝶啊,你怎麼走了,我不介意你剛剛打我啊,我都不介意了你還介意什麼」小胖子連忙向紅蝶追去。

「女人這種生物是最不能理解的」沒有追上紅蝶的杜化田低頭感嘆道。

而楚將與落十七皆不語跟著冷鋒向深處走去。

一路走去前方金光越來越耀眼,那是十八個佛像,全是金身,只是此刻已經化為凡人使用的金子。早就有傳說說道,金翅大鵬鳥與十八羅漢相交甚好,沒想到十八羅漢死去后依然守護著,金翅大鵬鳥子嗣。

這是巢穴的盡頭,那十八羅漢雖然耀眼,但也比不過在他們之間的那一顆如同鵝蛋大小的鵬卵,若不是上面有著金翅大鵬的氣息,冷鋒真的以為那只是一個稍微大點的雞蛋。

金翅大鵬展翅十萬里,他的卵怎會如此之小,可是他們不知曉,金翅大鵬的卵內,內有乾坤,一個小小的蛋殼足有半個盟域大小,這就是至強者領悟法則之力而凝聚而成的。

六人靜靜的看著,他可不相信此地只有眼前這一幕,那十八羅漢雖然沒有氣息,但是也不能無視。

「胖子,你去試探一下」冷鋒望著杜化田說道。

他對這胖子可謂是沒有一絲好感,一次次的算計這自己,只是冷鋒沒有找到這胖子的把柄。

「為什麼是我」小胖子杜化田十分意外,再場這麼多人,冷鋒為何只挑自己去冒險,除了意外還有憤怒,自己成了什麼,別人試探的棋子嗎。

「因為,你是我們這裡禁制最好的一位,而且你····挺帥的」冷鋒說道最後心裡就已經在罵自己。

「我是最帥的」小胖子驚訝的說道,從沒有人說過他帥。

「呃,是的」冷鋒承認,只是臉上的面容已經與說出的話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雖然我很帥,但我也不去,你以為我的智商這麼低嗎,告訴你我的智商是和容貌其並的」小胖子也不害羞厚著臉皮說道。

「嘭」

一聲意外之聲傳出,隨著意外之聲,還有小胖子的哀嚎,那是紅蝶,紅蝶實在忍受不了小胖子的自戀,從小胖子的背後一腳便將其踢了進去。

「那麼多廢話」

小胖子進入,並沒有引起其他的危險,若是依照小胖子的脾氣肯定會大吼大叫的罵起來了。可是在這裡他沒有,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那十八羅漢真的像是金人一般沒有動分毫。

鵬卵就在眼前,小胖子將四周設滿了了禁制生怕出現意外,突然小胖子取出一個袋子,上面畫滿了符文。

「乾坤袋」楚將驚呼。

「不是只是仿造的而已」落十七沒有驚訝,此地若是見多識廣的恐怕這位落家之人,屈指第一。

夜妃,紅蝶,也十分驚訝乾坤袋是什麼他們是知曉的,哪怕是仿造的也會引來不小的風波。此地恐怕只有冷鋒不知曉而已,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碰了碰夜妃。

「這乾坤袋是什麼」傳音冷鋒沒有說出,畢竟不是什麼光榮之事。

「乾坤袋是上古神器,你竟然不知曉」他會傳音但是夜妃不會,當即驚訝的開口。使得冷鋒一臉的尷尬,此地除卻小胖子全都看向這位什麼都不知曉的少年。

「呃,不知曉」既然已經開口,那他就問個清楚。

夜妃彷彿感到自己的不妥隨即又笑著說道。

「乾坤袋,那可是上古的神器,天地萬物皆可裝入其中,有人曾說,它可是連天穹都裝下過得」

冷鋒聽完夜妃的話語,將不再言語靜靜的看著小胖子。小胖子禁制布的到處都是,感覺差不多后,乾坤袋向鵬卵裝去,只是之間那仿造的乾坤袋口。拚命的向袋子中吸取,可是那鵬卵不見絲毫挪動的跡象。

小胖子此時已經大汗淋漓,使用那仿造的乾坤袋對靈力的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十息僅僅的十息,小胖子取出一顆,丹藥,此丹藥一處,靈力透發而出,這一刻便是隔著禁制,冷鋒也感覺出靈力的溢出。

杜化田一口便吞下,頓時靈力暴漲,整個身軀像是一股龍捲風一樣,靈力不停地旋轉,小胖子瞬間便恢復了巔峰,那乾坤袋的吸力可以明顯看出要大上不少。

「我就不信了」一道任性帶著不服氣的聲音從小胖子口中說出。

再次僵持了不到盞茶時間,小胖子再次虛脫,收起那乾坤袋向冷鋒那裡罵罵咧咧的走去。

「誰他媽愛奪誰奪,老子不玩了」可以看出他這次很冤,那一個丹藥絕對的珍惜,背其服用后仍然沒有挪動鵬卵絲毫。

小胖子的離去,落十七便走向前去。氣勢大漲,祭出一葫蘆,看葫蘆的樣子,彷彿不比小胖子那仿製的乾坤袋差。只是結果一樣,那鵬卵沒有挪動絲毫,落十七嘆了一聲看來自己和這鵬卵沒有緣分。

楚將向前,大手揮去,虛空中靈力聚集成為一隻,看出真假的巨手向鵬卵抓去。

「靈真手,都使用出了」小胖子驚呼道,看著小胖子的驚呼冷鋒便感覺出這一招不凡。

「你大呼小叫的幹什麼,我們不知曉嗎」紅蝶離著小胖子最近,小胖子的驚呼使得她很是厭煩。

紅蝶的言語使得小胖子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

接下來楚將也嘆氣歸來,紅蝶,夜妃兩人也向前走去,紅色的蝴蝶圍繞著想要將其搬起,奈何仍然沒有挪動,夜妃那黑夜也凝聚成巨手,只是和前者一樣。

冷鋒一步一步的走向前去,他沒有使用靈力去爭奪,在他看來楚將,落十七等人都不曾挪動絲毫,對於他自己他相信自己沒有那挪動的靈力。

走到那鵬卵的之前,距離冷鋒不過尺許,冷鋒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看似和雞蛋一般,只是蛋殼上卻隱隱有著大鵬翱翔。右手猛然用力,青筋暴走,肌肉閃現,冷鋒放下,深呼一口氣。

轉身便向身後走去,突然腦子中想到,自己的左手若是全力激發應該是和身旁這十八位羅漢一樣的。想完冷鋒的眼睛一亮。

望著冷鋒的停頓小胖子嘲笑的說道。

「還不死心,真感覺自己有多厲害嗎」

對於小胖子的話語冷鋒直接無視,轉身走向那鵬卵前,冷鋒全力激發他的左臂。



一聲怒吼,冷鋒那左手爆出驚人的金光,這一刻彷彿引導起那十八羅漢,瞬間金光暴漲,照亮整個巢穴,甚至穿越了巢穴,照耀了整個主峰,大道佛音再現,一聲聲滔天之音傳送而出。

金光落下,眾人不在在巢穴之中,一樣的姿勢,一樣的動作,只是這裡卻是一座山峰之巔。

外界趙長流鬼沖兩人同行,可以看出兩人受了不小的重傷,不止兩人在場,除卻冷鋒等人,只剩下十五人,而去看其來都不比趙長流他們好上多少。

這是九百四十多台階,趙長流屬於中間,不曾落後,此地雖然修士都受著重傷但是卻依然向主峰攀去,因為一人爬上之後,那地下的古僧便會消失。彷彿象徵他們有了生存的保障。

就在這時,那主峰之巔上,金光閃耀,令人遮掩,帶著佛道之音顯現而出,待金光散去那主峰之巔顯現出六人。

沒錯,正是那消失已久的冷鋒他們。

; ??力拔山河,氣息蓋世,冷鋒金臂的左手,生生將那鵬卵拿起,這一瞬時間靜止了,冷鋒的神魂離體而去。

這是一處山巒之巔,腳下的山巒疊疊而出,如一條條蜿蜒的蛇一般,又恰似海上起伏的波濤,洶湧澎湃,雄偉壯麗.。冷鋒感嘆,如此壯觀之地,冷鋒已經被此處深深的迷住,靜靜的看著此地。也不去想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

「看夠了嗎」這是一道深厚的聲音。

冷鋒緩緩的測過頭去看向那聲音傳出的地方,他知曉這裡應該又是至強者自己建造的一處空間。

那是一位背有金翅的中年男子,冷鋒震驚,雙眼不敢相信,這正是那石壁上的的生靈,也是傳說中的金翅大鵬鳥,看起來氣息全無,除卻背後的金翅,那看起來真的如平凡人一般。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看似溫溫如玉的男子,冷鋒可不敢得罪,那第四幅畫的他,可是殺人不眨眼的生靈,萬物寂滅,咆哮鎮天,血流成河,都曾在他之手點燃過。

「前輩」冷鋒恭敬的說道。

「美嗎」金翅大鵬鳥反問冷鋒。

「美」他不知曉為什麼金翅大鵬鳥會這樣問他,但是也只能恭敬的回答。

「這裡便是亂古的東裕」金翅大鵬鳥沖著冷鋒說道。他不知曉那時候的東裕會成為今天的東荒。

冷鋒看著眼前的一切不再說話,靜靜的不知看了多久,金翅大鵬鳥再次開口。

「我的子嗣,希望你不要送入鯤鵬族」

冷鋒疑問,同是鵬族一脈他已經不再世,為何不為自己的子嗣找一避難所,而且鯤鵬族可是妖域一大族,金翅大鵬的現世,他們怎麼可能不知曉。到時候就不是冷鋒自己有能力所隱藏的。

「我知道你的疑問,可是有些事情,不必多問,這是養神神樹上的主幹,被我取出一些做成了一枚隱藏血脈的木墜。」

「你要答應我,這算是我的請求吧」

「我答應你」冷鋒沉著許久的回到

望著冷鋒的答應金翅大鵬鳥,兩手將脖子上的木墜摘下,帶上冷鋒的脖頸上。

在帶上的一霎那冷鋒面前金光閃現,再次看清事物,便已是一處山峰的巔峰,那是一處絕對古老的佛寺。要比其他八峰任何一廟宇都宏偉。

還是那樣的姿勢,夜妃單手遮掩,另一手掐在腰間,楚將雙目微閉,手持這大戟靜靜的站在那裡。而冷鋒也是如此,左臂泛著金光握著那枚鵝蛋大小的鵬卵。此時不止他們六位,就是山峰之巔的幾位也都靜靜的看著。

「交出鵬卵,我讓你改姓落」落十七最先反應過來,沖著冷鋒說道。不得不說他的條件十分誘惑,姓落,是什麼概念,那是你一生註定到達凝神大能的概念。但是這一切對於冷鋒來說彷彿是與山石說的一般,沒有回應。

「費什麼話,搶啊」小胖子杜化田大陣再現,要出冷鋒手中搶奪。這次不單是小胖子,連夜妃也一樣,發動靈力爭奪。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楚將大戟揮來,冷鋒閃躲,小五行遁術施展向寺院中逃去。他可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逃為上策。小五行遁術施展開來,瞬間便消失於此,走前冷鋒還向那台階上的鬼沖與趙長流傳音道。

「攀到鋒頂,便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

寺院內,落葉一地,冷鋒飛快的踏過,形成一股不小的風暴,落葉向兩旁飄去,底部只留下一道細細的痕迹。

農門春暖:我家娘子是村霸 就在冷鋒想要再次施展可是他竟然發現,虛空禁錮,小五行遁術竟然不能施展。

「死胖子,早晚有一天定會讓你後悔今天的所做所為」冷鋒心底狠狠的罵道。

「小子,跑那麼快,欺負小爺我胖是吧,你再跑啊」小胖子杜化田挑釁的聲音傳來,伴隨著聲音這次不止楚將等人,踏上主峰的幾人都在此來臨。此時冷鋒面臨的可都是虛境內巔峰的人物,除卻趙長流他們,那些沒有踏上主峰之巔的那些人。

面前卻是十一人,三人是獨自的,包括小胖子。其他修士,皆站在楚將,夜妃,等人身後,那是楚將的銀甲侍衛,紅蝶的祥叔,落十七的戰奴,夜妃的夜家之人。

虛空禁錮冷鋒沒有退路,九把虛境級別的靈劍,瞬間組成一條黑龍,咆哮而起,左臂金光再現,耀眼至極。神宮中的小人,臉色肅穆,這一次冷鋒可是全力以赴。他不想放棄那得鵬卵,畢竟他答應過那位委託他的金翅大鵬鳥。

大戰一處激發,冷鋒劍龍咆哮,直逼楚將,在他看來最為有威脅的只有這楚將與落十七。左臂閃耀,向小胖子攻去。



左拳之前紋路閃現,抵擋之冷鋒的拳頭,禁制小胖子的禁制已經在虛境中煉製巔峰,冷鋒的出擊頓時迎來更為嚴重的攻擊,紅色蝴蝶飛來,望著紅蝶的攻勢,冷鋒神魂小人,揮手虛空中魂力出現,三道魂鎖將那紅色蝴蝶擊碎。

突然,天黑,冷鋒身軀不能動彈,這是夜妃的禁錮,

吼。冷鋒大吼劍龍回歸,劃破那禁錮的黑夜,替冷鋒解除危險,劍龍再次轉向攻向夜妃,冷鋒向前與楚江拼搏而去,金色的手臂直接迎上,楚江的大戟,那是金屬相交之聲,冷鋒與楚江各自後退兩步。

嗖,箭羽,那是靈力組成的箭羽,這箭羽要比一般的虛境靈器,更為犀利,望著箭羽冷鋒險之又險的閃躲而過,只是衣衫被劃破。落十七,冷鋒看向他,但是沒有理會,轉身向小胖子襲去。

虛空顫抖,冷鋒被束縛,鎖空陣,這是小胖子的禁制,這禁製冷鋒不會陌生,再梁國的賭鬥場上,赤雲老頭曾用過此禁制將冷鋒的劍龍鎖住。

哼。冷鋒一聲悶哼,啪,這是如同水杯摔碎的聲音,鎖空陣被冷鋒強勢逼碎。

「死胖子」冷鋒大吼,左臂猛烈的揮去,此刻便是一座山嶽在前,冷鋒也能將其擊碎。



冷鋒拳頭面前紋路再現,抵擋住冷鋒的攻擊,啊,冷鋒大吼,那禁制晃動。

嗖,落十七箭羽傳來,紅蝶的祥叔也祭出一大鎚,朝冷鋒砸去。冷鋒知曉背後那靈力的傳來可是他沒有理會,哪怕挨上兩擊冷鋒也要打中小胖子。

嘩,那禁制破碎的聲音傳出,還帶有冷鋒的兩道悶哼。

此刻的小胖子被冷鋒一拳打在那肉彈彈的肚子上。

「這小子,真狠」被打出數丈的小胖子嘴角溢血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