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沐風邪魅的一笑,長劍一揮,數十道閃電劈落,頓時將周圍的十多名黑風林的高手打得頭頂直冒白煙。

「等你死了,去問閻王爺吧。」冷沐風一臉不屑的說道。

「放肆!今日誰生誰死還不一定。」那個黑臉大漢說罷,兩柄巨斧相撞,一道青色光芒飛出,直向冷沐風斬來。

「有兩下子,可以做小爺我的對手!」冷沐風開始重視起這個黑臉大漢,只是這一句話險些將他氣死。

「給我去死!」黑臉大漢怒喝一聲,運轉靈氣,兩柄巨斧如風車一般旋轉起來,掀起一股颶風向冷沐風包裹而來。

冷沐風趁機後退,在那黑臉大漢的追逐下,逐漸遠離一同趕來的其他人的視線,卻也身陷重圍,被黑風林的人團團圍了起來。

「小子,我看你還猖狂!」黑臉大漢看清周圍的形勢,頓時樂了起來。

「哼,就憑他們還不夠。」冷沐風說完,場長劍疾刺,速度頓時快了許多,周圍數人還未反應過來,就被刺破護體靈氣,一頭栽倒在地。

黑臉大漢看得目呲欲裂,揮起雙斧就跺了過來,同時口中喝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趕盡殺絕,難道就不怕引來神殺、飛龍山和紫華府的注意嗎?」

「哼,神殺算什麼,就算你請天譴傭兵前來,還是難逃一死。」

「不將天譴傭兵看在眼裡,你是紫華府的人還是潛龍的人,抑或是飛龍山的人?」那個黑臉大漢喝問道。

冷沐風沒想到飛龍山現在竟然已經和紫華府、潛龍齊名,看來柳飛絮、高大壯功不可沒。

「告訴你也無妨。」冷沐風看了他一眼,一副讓他死個明白的神色:「我們只聽周家的調遣,四周還有凌雲宗的長老把守,你們根本沒機會逃出去。」

「周家?周聖元!」那個黑臉大漢臉色劇變,似乎想到了什麼,轉身就往西方逃去。

冷沐風飛身攔了過來,長劍疾刺,數道閃電打了下來,逼得那個大漢停了下來,卻又轉身往南逃去。

冷沐風哭笑不得,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撞進來,身形一晃,又飛身追來,攔住他的去路。

「說了四周都有人把守,你以為你能逃走嗎?」冷沐風邊說邊刺,一招快似一招,逼得那個黑臉大漢一路往北退去。

黑臉大漢似乎明白了什麼,深深看了冷沐風一眼,巨斧橫劈,冷沐風果然往後跳過去。

黑臉大漢趁機往北方逃去,還抿嘴發出一聲厲嘯,激戰中的黑風林的人,聽到嘯聲,頓時四散開來,往四周突圍而去。

這小子夠黑,混亂之地果然沒有善人,冷沐風見狀不由暗自說了一句,飛身向一名逃向這裡的嘍啰殺去。

再說那個黑臉大漢,在眾人的掩護下,往北方深山中逃去,只是逃了未多遠,迎面撞見了雲飛揚。

黑臉大漢暗暗叫苦,沒想到這裡還有人,看來是被冷沐風騙了。

雲飛揚也看到這個黑臉大漢,他剛剛解決掉埋伏在這裡的一名凌雲宗長老,沒想到就有人這麼快逃了過來。 看那黑臉大漢滿臉驚懼的模樣,雲飛揚迎著他飛了過去,卻似沒有看到他一般,從他身旁不遠處往混亂的黑風林殺去。

「呃!」黑臉大漢舉著雙斧,怔怔的看著雲飛揚離開,半晌才反應過來,在一片廝殺聲中,逃入深山之中。

雲飛揚沖入人群,很快殺到冷沐風身邊,看了一眼四周低聲問道:「那個黑臉大漢是你放走的?」

「他不會這麼背吧,怎麼碰到你了?」

「嗯,不過我猜也是你放走的活口,就裝沒有看到他,從他身旁飛了過來。」

「這也可以,希望他下面能運氣好點,千萬不要被抓住了。」冷沐風有些無奈的說道。

「放心,那個凌雲宗的長老已經被我處理乾淨,他點再背也能逃走。」

這時四周的廝殺聲越來越激烈,黑風林花費重金招募了近二百名天譴傭兵,修為高深,悍不畏死,一時間竟將冷沐風等人給阻擋住。

萌妻翻身,老公hold不住 遠處不時傳來慘叫聲,趁亂逃走的黑風林眾人,被林長老等人攔住。天譴傭兵見狀,也知道無法逃走,一個個更加兇狠的圍住十餘名散修,狠命廝殺起來。

冷沐風、雲飛揚現在所在的方位正在黑風林的後院,兩人一個眼神,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意,沒有去前院救援那些人,而是向倉庫的方向殺來。

天譴傭兵集中在前院,黑風林的人四散逃亡,他們非常順利的殺到倉庫外,冷沐風一劍震碎大門,沖了進去。

黑風林的倉庫比蛟龍寨大了不少,但東西卻少了很多,雲飛揚一見,有些失望的說道:「看來早轉移了,應該抓個俘虜問一下。」

「請那些傭兵也沒少花,我們先搜下吧,螞蟻肉也是肉。」冷沐風說著,開始翻箱倒櫃的去搜查了。

雲飛揚來到另一側,兩人身法展開,迅速將整個倉庫翻了一遍,選一些高階妖獸的晶核、靈石裝入乾坤戒指中。

「好了,快去前院幫下忙,免得有人懷疑。」雲飛揚提醒道。

「好,走!」冷沐風應了一聲,兩人飛身出來,向前院殺來。

十多名修鍊者還被團團圍住,已有兩人倒在地上,但那二百多名傭兵也是損失慘重,還剩一百多人。

冷沐風從後方殺了過來,局面頓時得到扭轉,剩餘的修鍊者紛紛向他這裡殺來,要與冷沐風會和。

見此情況,冷沐風心中一動,抿嘴發出一聲厲嘯,這是他們與楚長老等人的約定,遇到危險時,可向他們求援。

夜空中一道身影如大鳥一般飛來,正是楚長老,他看清下面的狀況,不由眉頭一皺,從腰間取出一柄金刀殺了下來。

有了這三個生力軍的加入,剩餘的傭兵很快支撐不住,被眾人殺散,往四周逃去。

「攔住他們!」楚長老大喝一聲,率先追了過去。

冷沐風、雲飛揚不約而同的向東方追去,避開了北方,追殺逃到這個方向的傭兵。

十餘名傭兵渾身帶傷,邊戰邊退,突然身後衝出一個人來,正是林長老,他揮舞一根齊眉的黑色長棍,攜裹著無盡的威勢砸了過來。

「啪!啪!啪!」三聲悶響,三名傭兵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砸到地面去,半響才傳來跌落在地的聲音。

剩餘的天譴傭兵大驚,他們也知道這裡有人埋伏,被冷沐風、雲飛揚逼得急,一時間竟忘記了。

有幾人返身回去,法寶並舉,攔住林長老。林長老狀若瘋虎,一根長棍展開,四處亂砸,很快在冷沐風、雲飛揚的配合下,將這剩餘的天譴傭兵斬殺乾淨。

冷沐風看了林長老一眼,顯然對他的修為又高估一分,這時林長老收起長棍,問冷沐風兩人道:「前面的傭兵殺光了嗎?」

「應該沒剩多少人。」冷沐風說道。

「想不到黑風林早有準備。」雲飛揚這時開口說道。

「嗯,是我們疏忽,沒想到他們竟然找了這麼多傭兵。」林長老說道,他嘴上雖說著抱歉,但臉上的神色卻還是非常冷漠。

冷沐風、雲飛揚看到這裡,心中不由升起一絲預感,看來周琦和凌雲宗,並不打算讓他們這些散修最終活著離開,兩人忍不住互相看了一眼。

林長老似乎也發現不妥,急忙轉移話題道:「走,我們去前面幫忙。」說完,率先往前面飛去。

冷沐風、雲飛揚緊隨其後追了過來,這時前面的大戰已經基本結束,楚長老正帶人在四處檢查有無活口。

「通知他們兩人趕來。」楚長老看了一眼林長老、冷沐風和雲飛揚三人說道。

「是!」林長老應了一聲,仰頭髮出一聲長嘯,不多時一個身影從西面飛了過來,正是凌雲宗的那名長老。

林長老臉色微變,看向楚長老,楚長老往北方看了一眼,見遲遲沒有人影出現,心中暗叫不妙,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你們在這裡等著,你們兩個去檢查一下還有沒有活口。」林長老匆忙對眾人說了一句,身形晃動,也向北方飛去。

「是,林長老!」冷沐風、雲飛揚應了一聲,往下放飛去檢查還有沒有活口。

約莫半個時辰,冷沐風、雲飛揚已經將下面檢查了數遍,楚長老和林長老才面色蒼白的回來。

「剛才都是有誰離開了?」楚長老盯著眾人問道。

「沒人離開。」從西面趕來的另一名凌雲宗長老說道,見楚長老、林長老臉色不太好,心中一驚問道:「葛長老呢?」

「不見了!」楚長老臉色陰沉的說道。

「不見了?」人群中頓時有一絲慌亂,剩餘的十多名散修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難道黑風林還有高手,擊殺了葛長老?」有一名大漢問道。

「不可能。」楚長老斷然搖頭否定道:「我們查得很清楚,黑風林連一個武尊初階的高手也沒有,葛長老可是武尊巔峰。」

「我看未必吧,這黑風林不也是突然出現二百傭兵,你們查到了嗎?」人群中有一人問道。 楚長老一窒,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繼續問道:「開始時,誰負責的北方?」

十多名散修互相看了一眼,冷沐風、雲飛揚自然不會承認,也裝模作樣的看向其他人。

「楚長老什麼意思,莫非懷疑我們中有人殺掉了葛長老?是問誰能在無聲無息間,殺掉一個武尊巔峰的高手?」人群中一個大漢站了出來。

「就是,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合作,每次動手之時,哪裡有分配誰負責哪個方向,不都是一擁而上。」先前說話的那名大漢這時也說道。

「楚長老若懷疑,也應該查查新加入的,我們可都是老人了。」 撿來的新娘 那名大漢聲音未落,一個瘦子突然說話了,同時不懷好意的看向冷沐風和雲飛揚。

冷沐風一愣,不明白這個瘦子為何針對自己,立即反唇相譏道:「新來的才不會這時動手,你莫非是心虛了?」

那個瘦子臉色一變,見楚長老將目光轉向自己,急忙辯解道:「我剛才看見你們兩人從後院沖了出來,後院不就是在北方嗎,你們剛才為何不敢承認?」

楚長老又陰沉著臉看向冷沐風和雲飛揚,看他們如何解釋,冷沐風從腰間取出一個包裹說道:「我們是到倉庫中搜了一圈,倉庫就在後院中,要不要帶你去看一下。」

「你們去倉庫,有誰能作證?」楚長老突然問道。

冷沐風搖搖頭:「當時情況混亂,我一進來就直衝後院而來,也不清楚有誰看到了。」

「你們兩人一直在一起嗎?」

「對,一直在一起。」冷沐風立即說道。

楚長老看看冷沐風和雲飛揚,又看看開口說話那個瘦子,臉色陰晴不定。

林長老見狀,有些擔憂的看著楚長老,若冷沐風、雲飛揚真有問題,他這個引薦人怕也是難逃干係。

「誤會一場,葛長老修為高深,諸位即便聯手,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將他殺死。況且我和林長老剛才也未找到他的屍首,也許他臨時有急事也不一定。你們就不等他了,馬上返回,這次行動非常漂亮,戰死的兄弟我們會厚葬。」楚長老突然說道,臉色也變得緩和起來。

眾人鬆了一口氣,氣氛有些緩和下來,楚長老接著說道:「諸位先帶上那兩名兄弟的屍首返回,我和林長老在此等一下葛長老。」

「好,楚長老、林長老保重。」人群中有人說道,有兩人飛身下去,抱起戰死的那兩名散修的屍體,離開了。

冷沐風、雲飛揚也向楚長老、林長老告辭,和凌雲宗另一名長老一起離開,目光卻緊緊的盯著那個瘦子的身影。

楚長老待所有人離開,立即對林長老說道:「馬上清點黑風林的人數,看有沒有人逃走。」

「是,大長老。」林長老應了一聲,飛身疾撲而下。

兩人在人群中翻找,將穿著黑風林服飾的屍體都找了出來,清點過後,兩人的臉色都變了,林長老喃喃道:「少了一人?」

「少了黑金剛!」楚長老臉色鐵青的說道。

「黑金剛?」林長老嚇了一跳,黑金剛可是黑風林的大當家,急忙撲到屍體中仔細辨認,果然沒有發現黑金剛的屍體。

「怎麼可能?他是我們重點擊殺的對象,怎麼可能會有人放他走?」

「除非是一開始,就有人放他離開。」

「大長老是說,葛長老在剛開始就遇害了?」林長老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除此之外,你還有更好的解釋嗎?」

「我…,可是誰有這個能耐,葛長老可是武尊巔峰的修為,僅次於您。」

「那兩個人你是怎麼認識的?」楚長老突然問道。

「我在盤龍古道附近尋找合適的人選,正好遇到他們師徒,我見他們身法奇特,速度奇快,就上前搭訕,然後重金請了過來,怎麼大長老懷疑是他們?」林長有些擔憂的說道。

「你也不用擔心,按說他們的修為,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除掉葛長老,除非是武神才可以。」

「是啊,也只有武神……」

林長老話還未說完,就突然被楚長老打斷:「他們叫什麼名字?」

「師父叫雲飛,那個徒弟叫雲揚,是專門到混亂之地歷練的。」林長老急忙回答道。

「雲飛!雲揚!雲飛揚?」楚長老念了幾聲,最後三個字,險些將他自己嚇得跌倒。

「雲飛揚?」林長老驚呼一聲:「不可能,若真是雲飛揚,那個雲揚就是冷沐風,他們不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還偷偷摸摸的。」

「也是,若真是冷沐風,在見到周琦時,應該就動手了,然後不用逼供,周琦肯定將該說的,不該說的都交代了出來。」楚長老思索道:「可是,這難道真是巧合?」

林長老嚇得臉色慘白,咽了口唾沫說道:「不如我們將此事稟報副宗主,那個周琦見過冷沐風,讓他暗中觀察一下,看雲揚是不是冷沐風。」

暗夜藏嬌:總裁的祕密愛人 「也只能如此,不過此事要保密,你還和之前一樣和他們接觸,不要有異,免得引起他們的懷疑。」

「是,大長老。」林長老應道,心中卻開始打起了鼓。

兩人返回金牛鎮,不敢耽擱,立即找到岳如海,將情況詳詳細細的稟報給了他。

「什麼?」岳如海「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做夢也沒想到,那十多名散修中竟有疑似冷沐風、雲飛揚的人。

「你、你還真厲害,在盤龍古道隨便拉兩個人,竟能將冷沐風、雲飛揚拉過來。」岳如海忍不住指著林長老的鼻子喝道。

「那個,現在不確定就是他們。」林長老尷尬的辯解道。

「還要怎麼確認,雲飛!雲揚!人家已經告訴你了。」岳如海怒道。

「可若真是他們,他們應該編一個假的名字才是,不應該這麼明顯。」林長老小聲解釋道。

楚長老想想也有道理,上前一步說道:「不如我們請周大人過來,他見過冷沐風,讓他暗中觀察一下。」

「他行嗎?」岳如海皺眉問道。 「他若不行,就只能副宗主親自去觀察了,在青龍關您也見過冷沐風。」楚長老說道。

岳如海一聽,連連搖頭:「你們去請周大人,就說我身體不舒服,讓他去看一下。」

「遵命!」楚長老躬身說道,在他心中早料到是這個答案。

楚長老帶著林長老出來,兩人相顧無言,良久楚長老才說道:「上次青龍關大戰,我們被宗主派到混亂之地,都未曾見過冷沐風真面目,一會見到周琦時,千萬不要說出真相。」

「什麼?大長老是要瞞著他?」林長老一驚問道。

「萬一他再嚇跑了,你準備怎麼辦?宗主和周聖元陛下的計劃還執行不執行?」

「呃,好吧。」林長老想起剛才岳如海嚇得裝病的模樣,也明白過來:「可是總要找一個好的借口吧,也不要引起冷沐風、啊呸!雲揚的懷疑。」

「嗯,容我想想。」楚長老低頭沉思道,突然眼睛一亮,抬頭說道:「明日找一處地方設宴款待他們,我找理由帶周大人躲在一個地方,讓他能夠看到雲飛、雲揚,看看他能不能認得出來。」

縱愛 「好主意。」林長老說道,突然又想到一事:「可若他們真是冷沐風和雲飛揚,我們又該當如何?」

楚長老看向林長老,突然陰陰一笑:「先是韓林虎無緣無故失蹤,現在又是葛長老莫名其妙沒了蹤影,還逃了一個黑金剛,相信消息不久之後就會傳了出去,你以為他們這些人還能留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