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

聶鋒不由地笑了:“怎麼個兇法?”

在這超凡力量和神祕力量橫行的世界裏,居然還有凶宅的存在,倒是有趣了。

別看聶晨年齡還很小,辦事卻是相當的牢靠,他已經將這座宅院的背景來歷打聽得清清楚楚,當即源源本本地告訴了聶鋒。

原來這套宅子是幾十年前浩元武閣的一位大地武師建造的,房子建成的當天他就戰死在了大沼澤裏面,其遺孀家人幾天之後就將新宅出售返回故土。

後來發生的事情就頗爲離奇了,這套宅子前後換了四位主家,在入住之後全都出現死人的情況發生,其中一戶甚至還死了大半,凶宅之名不翼而飛。

也有主家花費重金請來星相師看過,結果被認爲這座宅子的地基不好,陰氣過重容易招惹來邪物,但是想要改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涉及到地脈的問題。

浩元城地下佈置有巨型的防護星陣,不能隨便亂挖亂掘。

於是這座宅院現在無人居住,被主家掛出來出售,等冤大頭接盤。

聶鋒聽明白之後,好奇地問道:“既然是凶宅,那你爲什麼還要把資料拿過來啊,不怕我買下來帶你們一起住進去嗎?”

聶晨撓了撓頭:“少爺,您不會真想買吧?”

他把這套凶宅的資料文書放進去,純粹只是爲了湊數的,壓根沒想過聶鋒想買,頓時有點傻眼了。

聶鋒呵呵一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道:“我在霧隱沼澤有點收穫,準備出售了換錢,但有些東西不是很方便…”

他在霧隱沼澤滅殺了一支世家小隊,斬獲了多件星器。

這些東西現在全都存放在藏虛戒裏面,聶鋒沒有向任何人透露,因爲它們相當的燙手,直接使用是斷斷不可行的,一旦被人發現來歷,將會是天大的麻煩。

但白白扔掉那又太暴殄天物了,所以找個祕密渠道處理到,換回自己所需的資金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南遠城都有這樣的渠道,聶鋒相信浩元城肯定也有!

響鼓不用重錘敲,常年混跡街頭的聶晨屬於一點就透的機靈小子,立刻說道:“少爺,浩元城有地下黑市的,我去打聽一下門路。”

聶鋒滿意地點了點頭:“很好,你去吧。”

將任務派給聶晨之後,他離開了臨湖客棧,叫了輛出租馬車趕往野牛酒館。

到了那裏,彭毅等人已經喝得是酩酊大醉了。

經歷過生死的考驗,大家徹底放鬆了下來,加上又拿到了進入武閣火部的憑證成爲了預備騎士,所以個個都是放開了喝。

酒桌上和桌子下襬滿了空罈子,聶鋒過來的時候,有幾名武士躺倒在了地上。

見到這樣的情景,聶鋒忍不住搖了搖頭。

“聶鋒兄弟,你總算來了!”

彭毅還保留着幾分清醒,看見聶鋒頓時拍着桌子叫了起來:“上酒上酒,今天我們喝個痛快,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

雙眼發直的洪九跟着嚷嚷起來,結果剛說完整個人就癱了下去。

聶鋒真是哭笑不得。

他喊來老闆娘和酒館夥計,先把已經喝醉的人全部送到客房休息,自己坐下來跟彭毅繼續喝,就當放鬆了。

這頓酒喝到傍晚時分才結束,除了聶鋒之外,其他人通通全都醉倒了。

聶鋒帶着七八分的醉意返回了客棧。

第二天一早,他叫上聶晨去看看那套凶宅。

聶晨的辦事效率挺高的,加上手裏捏着大筆的金幣,又有聶鋒這位預備騎士作爲靠山,居然已經打聽到了進入浩元城黑市交易的門路。

其實聶鋒想要了解浩元城黑市並不需要這樣麻煩,彭毅肯定有門路,找戴興德幫忙那更容易。

但出售燙手贓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聶鋒寧可自找門路,也不想麻煩他們。

而聶晨相當於聶鋒的家奴差不多,當家臣來培養的,又有聶曦在,忠心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聶鋒可以將很多事情放心地交給他來辦。

這也是對他的培養。

聶晨卻是沒想到聶鋒竟然真的看中了這套凶宅,頓時有種搬起石頭砸到自己腳的感覺,在路上苦着臉問道:“少爺,我們真的要買這套宅子啊?”

聶鋒笑道:“先看看,如果地方真的不錯,價錢能再砍下來一點,值得考慮。”

經歷過無數場生死的考驗,聶鋒可不怕什麼凶宅,而且他還擁有一把奇特的破邪匕,就算這套凶宅裏有什麼蹊蹺也不會畏懼。

他安慰道:“你也不用害怕,我不會讓你們兄妹兩個陷入危險之中的!”

聶晨立刻擡起頭說道:“少爺不怕,那我也不怕,我要陪着少爺一起!”

聶鋒哈哈一笑。

這小傢伙倒是越來越適應自己現在的身份了。

———————– 那套所謂的凶宅,就在浩元武閣不到兩百步之外隆武巷的最裏面。

隆武巷是一條很長的巷子,巷道兩側全是大大小小的宅院,這些宅院的主人大部分跟浩元武閣有着直接的關聯,比如不少武閣導師都定居於此。

這套前後兩進帶大院、廂房、馬廄和小花園的宅子,原本就是浩元武閣的一位大地武師投資建造的,結果建造好之後他連一天都沒能住上,死在了大沼澤裏。

凶宅之名,正是從這位死於非命的大地武師開始的。

聶鋒帶着聶晨過來的時候,宅院的大門緊閉着,聶晨上前敲了半天,纔有位白髮蒼蒼的老者打開了門,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站在門前的一主一僕。

他睜着昏花的眼睛問道:“你們找誰啊?”

“這位老伯…”

聶晨大聲問道:“你家主人在不在?”

他跟着聶鋒長進很快,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僕從的角色。

白髮老者說道:“我家主人不住在這裏的,請問你們有什麼事?”

聶晨看了聶鋒一眼,在得到後者的肯定之後,他回答道:“我家少爺想要買下這套宅子,你能不能將你的主人請過來談談?”

“什麼?”

白髮老者頓時愣了愣,他的眼睛裏透出不敢置信的神色,看着聶鋒就像是看一位白癡傻瓜:“你們要買房子?”

“當然!”

聶晨不耐煩地回答道:“你又不能作主,問那麼多幹什麼!”

白髮老者終於醒悟過來,他連忙將大門完全打開,向着聶鋒躬身行禮道:“這位少爺裏面請,請稍等片刻,小的馬上將主家請來。”

聶鋒點了點頭,擡腿邁步走了進去。

進門首先是前院,這座院落的面積相當大,地面上鋪着厚實的花崗石,顯然是能當作演武場來使用的,格局跟普通人家的宅院大相徑庭。

在院子的一角栽種着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張開的樹冠遮蓋了大半個院落,也遮擋住了溫暖的陽光,讓人感覺院子裏有點陰森昏暗。

這套宅子賣不出去不是沒有道理的,除了凶宅的名聲之外,這樣的格局也就武者能夠接受,那些豪商貴族斷然是看不上眼的。

正宅倒是頗顯氣派,建造得相當大氣雄渾,不是普通人能拿出的手筆。

在白髮老者的引領下,聶鋒來到了前廳。

前廳冷冷清清的,根本沒有什麼人氣,雖然也有不少傢俱擺設,但都蒙着一層薄薄的灰塵,地面儘管還算乾淨,不過沒有真正清掃過。

對此,白髮老者有點尷尬,他拿出抹布先擦了擦椅子請聶鋒坐下,又張羅着給聶鋒燒水泡茶。

聶鋒阻止道:“不用麻煩了,先把你的主家請來吧!”

他算是看出來了,合着這麼大的一套宅子就這一位老人家在看管,沒有別人。

估計別人也不敢住吧?

白髮老者連忙說道:“那好,您稍等,小的去去就來。”

剛剛轉身,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又回頭躬身問道:“敢問少爺貴姓?”

聶鋒還沒有回答,聶晨搶先說道:“我家少爺姓聶,是武閣火部的預備騎士!”

他特意點出聶鋒的身份,是不想讓對方怠慢。

白髮老者果然不敢怠慢,連忙說道:“原來是騎士大人,小的立刻請主家來。”

他急匆匆地離開了前廳,出門去找人。

白髮老者就這樣把聶鋒和聶晨丟在這裏,一點都不怕兩人幹壞事。

聶鋒啞然失笑,對聶晨說道:“走,我們先自己轉轉,看看這套凶宅有多兇!”

他是開玩笑,聶晨卻是下意識地打了個寒顫,有點畏縮的樣子。

聶晨的膽子不算很小了,可是自從來到這座宅子裏面,總感覺哪裏不對勁,渾身都是冷颼颼的,又沒有什麼風,寒氣在心裏面直冒出來。

如果不是跟着聶鋒,他直接就跑了,哪裏還有勇氣在裏面轉轉。

其實聶鋒進門之後也有異常的感覺,這座宅院裏面充斥着一股陰邪的氣息,雖然不致命,但長期住在裏面肯定會受到影響。

聶鋒自己是不畏懼的,因爲他修煉的是火屬性功法,全身氣血陽剛旺盛,不需要催動星能護身,也能自行抗拒外邪的侵入。

但像聶晨這樣的普通人就麻煩了。

他買下這套宅院不可能是自己一個人住,聶晨和聶曦肯定是要跟來的,這樣除非是找到邪氣的根源加以斬除,否則就算再便宜也不值得入手。

可問題是宅院的主人請來星相師看過,星相師都無能爲力解決,他能行嗎?

聶鋒沒有那麼自負。

事實上聶鋒今天過來看這套凶宅,大部分原因是出於好奇,並不是說非得撿這個便宜不可,打算見識之後再去看附近其它幾套出租的宅子。

見到聶晨畏懼的模樣,聶鋒笑着說道:“你就留在這裏等人好了。”

聶晨一聽就跳了起來:“少爺,我還是跟您一起吧!”

開什麼玩笑,他一個留在這裏,萬一要是撞到了鬼,聶鋒都未必來得及救!

少年是真的害怕,總感覺周圍有雙陰惻惻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聶鋒呵呵一笑也沒有反對,就帶着他在宅子裏逛了起來。

雖然說這套宅子只有前後兩進,但面積相當寬敞,內院比前院更大,左右廂房建造得很規整,帶有樓閣的後宅連着小花園,另外還配有專門的馬廄,足以容納十幾人居住。

不過這裏處處都透着一股陰寒的氣息,角落邊堆滿了沒有清理乾淨的枯枝落葉,空蕩蕩的廂房應該很久沒人居住過了,讓人感覺很是不舒服。

聶鋒注意到在小花園裏面還有一口水井,井欄是用厚厚的岩石雕琢而成的,上面刻着瑞獸的圖案。

他過去探頭張望了一下,裏面漆黑一片,一股陰涼的水氣撲面而來。

有點邪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