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耳的尖銳的尖叫聲在病房裏響起,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員看着房間里的監控,裏邊病人發瘋尖叫摔東西,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也只是看了一眼,又轉過頭拿着手機繼續跟女朋友發信息。

。 聽着蘇念語這麼說,白逸辰分辯不出這句話是真是假。

也不知蘇念語這是怎麼了,今天他一進屋就看到蘇念語躺在地上,將她抱了起來,這也是出於人之常情。

白逸辰看向自己的腰帶,連忙站了起來,他怕再不站起來,自已就要剋制不住了。

卻蘇念語一人在床上淚眼婆娑的看着他。白逸辰卻在心中默想:她不會有什麼大病吧。還是此時的蘇念語並不是她。

誰也不知,墨塵就站在屋內,靜靜的看着,他施了法,都沒什麼效果。

他原以為可以見到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有些無趣。

蘇念語看到白逸辰站在遠處,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欺負了他。

她回想剛才的事,臉卻可疑的紅了。

蘇念語的表情十分奇怪,看着白逸辰,從床上坐了起來,隨後坐到桌前。

十分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表面上她十分淡定,她的內心早已十分慌亂。

再次瞟了一眼白逸辰,她這次卻看到了墨塵正站在他身後。

蘇念語有些慌了,若白逸辰看到墨塵她多少張嘴也說不清。

「王爺,天色已晚,你不就寢嗎?」

可是後面想想她就不慌了,白逸辰看着她的模樣,也不像被人附身了。

「本王先走了。」說完,轉身就走,他根本就沒有看到墨塵。

當白逸辰出去時,那些侍女又恭敬地站在那裏,他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是倒地的。

蘇念語卻追了出去,從後面拉住白逸辰的手。

「不如王爺就在這就寢吧。」白逸辰看她的表情更加古怪,最後只能呵呵一笑。

蘇念語這個模樣倒讓他有些害怕。

她的行為舉止都與蘇念語一模一樣,上次的人說話的語氣都不對,莫非那個人學聰明了。

「王爺,你可不要多想,我只是在為半個月努力,今天是第一天。」

看到蘇念語這模樣,他就放心了。

努力,還會像剛才那來,還莫不是在貪圖他的美色吧,心中一計湧上心頭。

「王妃,剛才可是想替本王寬衣。」

蘇念語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剛才腦海中的想法全是白逸辰。

可是現在她看着白逸辰卻說不出什麼滋味。

「是又如何?」蘇念語抬起頭來,看着白逸辰毫無害羞之意,帶有挑釁之意。

白逸辰輕笑,將蘇念語橫抱而起,蘇念語則順從的摟住了他的脖子。

蘇念語輕笑。

時雨見狀,又急又氣,這個白逸辰就是個花心之人。她雖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但她腦海中的想法一直停留在那裏,如今竟然又想沾污她的公主。

她可不能讓白逸辰得逞。

自從上次看到白逸辰與其他人卿卿我我后,時雨又跟蹤了他兩日,與一例外,還是與不同的女子親熱。

見門關上了,時雨這叫一個着急。

白逸辰伏身而下,蘇念語的雙手讓白逸辰距離她只有一拳的距離。

「王妃你怎麼了。」

「我……」蘇念語話還沒有說完,白逸辰便堵住了餘下的話。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何事?」白逸辰的語氣有些不悅。

「啟稟王爺,王妃還沒用晚膳,奴婢是替王妃送晚膳的。」

白逸辰聞言,如今已經子時一刻,現在用晚膳恐怕有些遲了。

時雨都開始佩服自己了,能耽誤一點時間就是一點時間。

白逸辰看着身下的蘇念語,蘇念語也看着他:「我的確有點餓了。」

白逸辰起身:「進來吧。」

時雨走進屋子,低下頭將晚膳放到桌前,偷偷的看向裏屋,她只可以看到白逸辰。

心中懊惱,不會吧,她來晚了。

「王妃好了。」

聽到時雨的聲音,蘇念語這才起身,向外走去。

見蘇念語的衣裳十分整齊,時雨就鬆了一口氣。

白逸辰隨後出了裏屋。

看了一眼時雨端過來的晚膳,只是普通的粥,不過上面還撒滿了花瓣。

「王妃,天色已晚,你還用晚膳,就不怕長胖嗎?」

白逸辰揮了揮手,示意時雨下去,時雨那叫一個不樂意,可是又不能違抗命令,只能不情不願的離開了。

「我只要餓了,就不分時間。」她吃的極慢,白逸辰依然笑着看她吃飯。

看的蘇念語那叫一個不舒服。

「王爺,你可不可以不要看我了。「

「我在想王妃什麼時候才可以吃完。」他的話一說完,蘇念語就沒了心情。

「我吃飽了。」

白逸辰向外吩咐道:「來人。」

這次來的不再是時雨,而是一個婢女走了進來,白逸辰看到她神色微變,她收拾完后,把門關上就出去了。

她怎麼來了。

此時的時雨已經被人打暈。

剛才那個婢女看着地上的時雨:「你打擾王爺的好事,我不得以才這樣了。」

如今的屋內只剩下他們。

雖然他們已經不至一次單獨待在一起,但這次蘇念語卻讓心跳如鼓。

「王爺。」

白逸辰坐到原位,頭微微抬起,看向蘇念語。

「何事?」

再也沒有其他的話。

蘇念語只是覺得太尷尬了,得緩和一下氣氛。

「本王累了。」白逸辰說完,就回到了裏屋。

蘇念語是不可能再回裏屋的,坐到榻上,就開始閉目養神。

她的耳旁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睜開雙眼,卻見白逸辰看着我,蘇念語嚇的連忙站起身,白逸辰則往後退了幾步,若不是白逸辰退的快,蘇念語可能會撞到她。

「王妃,在這睡的可好。「

「王爺,你誤會了。我只是在這賞月的。」

「也對,今晚的月亮真好,王妃在屋內都可以看到。」

她的謊言被拆穿,蘇念語無地自容,只能低着頭,看着自己的鞋。

他突然看到窗外的謝星晚,皺了一下眉頭,將蘇念語的手輕輕一拉,蘇念語便倒在他的懷中。

低下頭去吻蘇念語。

謝星晚緊緊咬住下唇,終是氣不過,氣沖沖地離去。

蘇念語回吻著白逸辰,她的身子發軟,躺在白逸辰臂膀上。良久,蘇念語才把白逸辰推開。「王爺,這裏不……」

白逸辰將蘇念語橫抱而起,蘇念語的頭輕躺在他的臂膀上,向裏屋走去。

欺身而下,一室旖旎。

睡夢中,她迷迷糊糊聽到白逸辰在喚「月兒」,她有些難過。

當蘇念語再次睜開雙眼,自已正躺在白逸辰懷中,他的衣服已經穿好,看向自己只有一件褻衣。

她不知,這次又是什麼原因。

「你醒了。」白逸辰的語氣十分溫柔,這倒讓蘇念語還有些不好意思。

突然想起昨天的女子,她有些好奇:「昨天的姑娘是誰。」

「王妃可是吃醋了。」

「才沒有。」說是沒有,蘇念語的內心則有些低落。

她如今這樣了,以後又該怎麼回去。

前面她只想讓白逸辰休了她,卻從來都沒有想過後果。

如今的她對白逸辰又是什麼感覺,她來到這,一點歸屬感都沒有。

蘇念語從床上坐了起來,白逸辰從背後環抱住她:「王妃,你不要多想。」

「那王爺心中可還記掛月兒。」此言一出,白逸辰起身就走。

蘇念語則閉上了雙眼,淚水卻流了下來。

回想昨夜,白逸辰口中喚的不是「月兒」又是何人。

白逸辰只會喊她「王妃」再無其他,這個王妃也喊的十分生疏,毫無柔情可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