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一走進大廳,那個叫淘淘的前臺女孩就笑着對秦少傑打招呼。

秦少傑點頭笑了笑,順帶着掃了一眼前臺,發現那個心直口快的小辣椒李晴也來了,只是沒看到董樂樂。想來,她已經在樓上等自己了。

果然,等電梯到了頂樓的時候,就看到董樂樂手裏抱着文件夾,穿着一身淺灰色的職業套裝,俏生生的站在會議室門口等着自己。

“秦董,您來了。”董樂樂看着秦少傑,俏臉通紅的打了聲招呼。

昨天晚上她一回家,就造成了圍觀了。

她家那裏是一棟老式小區,有車的也不少,但這種豪車,卻是根本沒有。一羣吃飽了睡不着覺在外面遛彎的老頭老太太,都在討論着會是誰來了的時候,卻看到董家那閨女從車上走了下來。頓時都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董樂樂剛回家不到十分鐘,就被兩個好事的老太太敲開了家門,把她開着豪車回來的事情對董樂樂的母親說了一遍。說那車如何如何的貴啊,要一千多萬呢,你們家是不是發財了啊之類的。

董樂樂的母親也是被嚇的不輕,送走了兩個嘴上沒把門的老太太,就開始對董樂樂展開了地毯式的盤問。

最後,董樂樂無奈,只好實話實說了。

當董樂樂的老媽聽完董樂樂的話,卻更是驚訝不已。她們家樂樂竟然升職了,當上了董事長的祕書,而且,董事長還要比她小几歲。

接着,董樂樂的老媽就開始盤問董樂樂,說秦少傑是不是對她有意思啊,想追求她之類的,還說什麼他就算很有錢,也要考驗考驗他的人品,什麼咱們人窮志不窮啊,不能爲了錢,就做出不應該做的事情。把董樂樂弄的既煩躁,又是害羞不已。所以,見到秦少傑纔會臉紅。

接過董樂樂遞過來的車鑰匙,隨手扔給伊森後,秦少傑才問道。“那幾個股東都來了嗎?”

“來了。”董樂樂說道。“一共三個人,總共擁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其中一個是廣電總局的一個科長,另外兩個都是文化局的中層領導。”

喲呵,兩個都是文化局的中層領導,那不就是說,以前都是江凱軍手底下的兵嗎?這江凱軍還挺有算計,知道給自己鋪路了,就算將來自己退休了,就準備提拔起這兩個人,到時候也能讓江海無憂無慮。

只不過,江凱軍卻沒想到,自己會栽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手裏。

經過董樂樂給的資料,秦少傑瞭解到,那個廣電總局的科長叫鄺海濤,兩個文化局的中層領導一個叫邢平,另一個叫于波。都是屬於在他們的圈~子裏有實權的人物。

而鄺海濤擁有百分之四的股權,剩下兩人,各有百分之三。

“幾位,久等了。”秦少傑推開會議室的門,走了進去,笑着說道。伊森跟董樂樂也跟在後面。

“秦董,您好,您好,我們也是剛來。”三人連忙站起來問好。雖然這個董事長看上去年輕的過分,但三人也不敢託大。就連江凱軍都被他搞倒了,自己還敢得瑟?

這三人,或多或少都有點見不得人的貓膩,這年輕的董事長要是真要整他們,相信他們的結果比江凱軍好不到哪去。所以,做人要懂得低調,高調死的快。

秦少傑表面上帶着笑容,心裏卻對這三個人非常厭惡。

就是因爲國家多了這樣的蛀蟲,纔會發展的緩慢,要是都清理乾淨了,華夏早就是世界第一大國了。

“幾位,相信你們也都知道我叫你們來幹嗎了。”秦少傑也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要收購幾位手中百分之四的股權。你們手中一共百分之十的股權,也就是兩億,但是,現在公司換了人,各方面都要調整,這幾天,股價也都在跌,所以,現在只有五千萬了,希望即爲賣我個面子。”

秦少傑說的輕鬆,那三人可是心裏暗罵不已。就算是跌了,也不至於跌的這麼厲害,這跟快破產有什麼區別。

心裏這樣想,但卻不敢說出來。

沉默了好一會,還是鄺海濤先開口說道。“秦董,您也知道,我們就準備靠這點股份養老了,您看,是不是給我們留上一點。”

“哦?你們兩個也是這樣想的?”秦少傑看着邢平和于波問道。

“是的,秦董,我們保留上百分之一的股份就好,其他的,我們都願意賣給您。”邢平和于波也是同時說道。

姥姥的,還真是要錢不要命啊主啊,你們主子都玩完了,你們還想着撈錢呢。既然你們想玩,那就跟你們玩玩好了。 秦少傑覺得,自己變壞了,儘管他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卻是如此。

沒超過三天,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便被那三人主動的交了出來,而且,不管秦少傑說什麼,他們都不肯收錢,還一再強調,如果以後秦少傑有什麼用的上他們的地方,儘管開口。

在李援朝派來的人的幫助下,盛世娛樂的人員調整也在一個星期內結束,而新的名字,也已經通過審覈,改名爲皇朝國際,只等五一當天開業的時候掛牌。

秦少傑是廢了無數個腦細胞,纔想出這可一個霸氣的名字。皇朝國際,多響亮啊。至於國際這倆字,現在流行嘛。就連一個賣皮包的,都能叫某某國際,秦少傑琢磨,他這麼大的一個影視公司,叫個皇朝國際,似乎也不爲過。

……

一個多星期的日子,很快就過去了。今天,就是五一了,天還沒亮,秦少傑就已經從凌芳的溫柔鄉里爬了起來,開始梳洗打扮。因爲今天有兩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艾曉慧的爸媽要來,早上八點就到,第二,皇朝國際要開業。

七點剛過,秦少傑就下了樓,而艾曉慧已經站在樓下等着他了。

“哎,我說艾老師,你這麼早就跑過來了,這麼想我啊。”秦少傑今天的心情還算不錯,跟艾曉慧調笑道。

“別廢話了。”艾曉慧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道。“你可得準備好了,別穿幫了,不然我就有的受了。”

“放心,我辦事,那還不是妥妥的。”秦少傑打了個響指,便先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看了看還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什麼的艾曉慧,說道。“還不上車,今天可是五一,人多的很。”

“等下你要怎麼安排?”坐在車上,艾曉慧看着秦少傑問道。她必須要知道秦少傑是怎麼安排的,不然要是出一點狀況,那可就完蛋了。

“放心吧,都安排好了。”秦少傑看着艾曉慧說道。“你說,萬一你爹媽就認準我這個女婿怎麼辦?”

“不可能。”艾曉慧肯定的說道。“就算他們真的看上你,等我什麼時候想找男朋友了,找個藉口說跟你分手了,不就行了。”

“哎喲喂,你還算計的真好。”秦少傑笑了笑,說道。“艾老師,你說,您老人家跟我分手,那精神損失費你得給點吧。”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艾曉慧側過身,實在懶的去看這個無賴。

你是軟肋,也是盔甲 “對了,等會記得,不要再叫我艾老師,叫我曉慧,不然會穿幫的。”艾曉慧突然說道。

“是,長官。”秦少傑像模像樣的敬了個禮說道。“對了,曉慧啊,你說,我這男朋友雖然是假的,可是也應該有點男朋友的權利吧?”

“你想要什麼權利?”艾曉慧看着秦少傑那狡黠的目光,防備的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比如就是拉個手啊,摟個腰啊,偶爾親下小嘴啊之類的。”秦少傑羞澀的說道。

“啪”

你想得倒是美,還想親我?

艾曉慧一巴掌拍在秦少傑的腦袋上,也不顧秦少傑呲牙咧嘴的抱怨,說道。“想你都別想。”頓了頓,又覺得,如果是男女朋友的話,那拉個手總是應該的吧。於是又補充道。“最多隻能拉手。”

“我說曉慧,你打我幹嗎。”秦少傑摸着腦袋抱怨道。“你沒聽說過嗎?男人的頭,女人的腰,不結婚不能招。你這是要負責的啊。”

“你再說。”艾曉慧作勢又要再打。

“別,算我服了你了。這麼暴力的老師,當你的學生,還真是命苦。”秦少傑抱怨道。

就在兩人一路拌嘴中,伊森已經將車開到了火車站的停車場裏。

“七點五十到嗎?”出站口旁邊,秦少傑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對艾曉慧問道。

“嗯,我媽說,他們是昨天晚上八點多的火車,從家那邊到這裏,大概就是九到十個小時。但是不知道會不會晚點。”艾曉慧說道。

“但願不要晚點,不然可就要耽誤事了。”

“耽誤你什麼事了?是不是要跟凌芳出去玩?”艾曉慧問道。只不過,她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語氣裏竟然帶着一點點酸意。

“那倒不是。”秦少傑說道。“我那麼忙,哪有時間出去玩,今天上午十點,公司要開業,我作爲董事長,要是不出現的話,那可不好。”

“公司?什麼公司?”艾曉慧疑惑的問道。“你天天請假不去上課,就是忙活公司的事情?”

“當然了。不然你以爲我請假出去瘋了?”秦少傑說道。“盛世娛樂你聽說過吧?”

“盛世娛樂?”艾曉慧一驚,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說,你是盛世娛樂的董事長?”

這盛世娛樂凡是隻要看電影看電視的人都知道,這是華夏幾個大型影視公司中的一個。而且名氣也不小,短短兩年的時間,就培養出一大批影視歌明星,其中也不乏一些影帝影后級別的巨星。

“對,我就是。只不過,現在不叫盛世娛樂了,叫皇朝國際。”秦少傑笑道。“怎麼樣,親愛滴曉慧,我這身份,還算給你長臉吧。”

聽到秦少傑叫她親愛滴曉慧,艾曉慧的臉頰瞬間閃過一絲紅暈,說道。“你,你沒騙我吧,你真的是盛世的董事長?”

“嗨,我說你怎麼了,我騙你幹嗎,再說了,等會你不就知道了。”秦少傑說道。

“好,好吧。”艾曉慧喏喏的說道。心裏卻開始盤算開。

他是盛世,哦,不對,現在應該是叫皇朝國際的董事長,就憑自己老媽那性格,這要是真的纏上秦少傑,那麼怎麼辦啊。難道,難道自己真的要做他女朋友不成?其實,就算做他女朋友也不錯的,但是,他有凌芳了啊。

“喂,發什麼呆呢。還不準備着接站。”喇叭裏傳出了火車進站的廣播,秦少傑推了一把站在那發呆的艾曉慧說道。

“啊?進站了?”艾曉慧這纔回過神來,緊接着,俏臉突然就紅了。自己剛纔在想什麼啊,怎麼會想着做他女朋友呢,丟死人了。

“靠,你吃錯藥了?發什麼呆呢。”秦少傑見艾曉慧又站在那發呆了,鬱悶的說了一句,轉身率先向出站口走去。

PS:作者後臺又不知道怎麼了,我才發現,定時上傳竟然沒有上傳。 “曉慧,曉慧。”

還沒等秦少傑看到人影,便聽到艾曉慧的老媽那比高音喇叭還要高的聲音從人羣中傳了出來。緊接着,就見到古翠蘭那肥胖的身軀穿過擁擠的人羣,出現在了秦少傑跟艾曉慧的面前。

“媽,我爸跟曉天呢?”艾曉慧接過古翠蘭手裏沉重的行李,放在了地上。主要他實在是拿不動,也不知道她老媽都在裏面裝了點什麼,怎麼會那麼沉。

“嗨,你爸跟你弟弟在後面呢,馬上就過來。我這不是想我女兒了麼。”古翠蘭看着艾曉慧,眉開眼笑的說道。

“哎呀,小秦啊,還麻煩你來接我們。”正說着,艾向陽拉着艾曉天也走了過來。

“叔叔,阿姨,不麻煩的。”秦少傑說道。“走吧,咱們先上車,十點的時候,我的公司要開業,咱們中午就在那邊吃飯吧,等晚上,我再好好安排你們吧。”

“行,行,怎麼都行。”古翠蘭咧着大嘴笑道。那水桶腰都跟着一顫一顫的。

勞斯萊斯緩緩的使出停車場。古翠蘭一臉好奇的打量着窗外的景色,一邊看還一邊讚歎。

“對了,小秦,你公司開業,我們去合適嗎?”艾向陽突然說道。爲了不給女兒丟人,一家三口來京華市之前,還特意去縣裏花了五百塊錢,一人買了一身新衣服。

還沒等秦少傑開口,就聽到古翠蘭說道。“小秦啊,你什麼公司開業啊?”

“呵呵。”秦少傑笑了笑,說道。“阿姨,是一家影視娛樂公司。以前叫盛世娛樂,只不過現在被我收購了,改名叫皇朝國際了。”

“盛世娛樂?影視公司?”古翠蘭疑惑的說道,她電視都很少看,更別說電影了。

“啊!姐夫,你說盛世電影公司是你的?”艾曉天驚喜的問道。古翠蘭不知道,但不代表艾曉天不知道。

“哎呀,姐夫,那是不是今天能看到很多明星呢?”

“是啊,呵呵。”秦少傑聽艾曉天叫他姐夫,頓時笑着答道。

“曉天,這電影公司就是拍電影的嗎?”古翠蘭一臉好奇的問道。

“是啊,媽,是拍電影的,電視裏那些明星,什麼沈可可,還有唱歌的那個白薇,都是這家公司的。”艾曉天激動的說道。自己的姐夫是大老闆,那不就代表,自己能跟那些平時都是神一般存在的明星近距離接觸了?想一想,艾曉天都激動的不行。

“哎呀,那可不得了,小秦啊,你開這公司得多少錢啊。”古翠蘭可不知道沈可可和白薇是誰,她只關心錢。就連秦少傑上次給她們留下的錢,古翠蘭都沒捨得花,全存進了銀行,說什麼是給她閨女留下的嫁妝錢。

“也不多,二十億左右。”秦少傑很無恥的說道,其實這貨一分錢都沒花,等於是搶來的。但是既然要給艾曉慧爭面子,那就得往大了顯擺。

“二十億?”除了開車的伊森,艾家一家四口全部長大了嘴巴,就連事先知道的艾曉慧,都是一臉的驚訝。她對這些都不瞭解,但卻怎麼也沒想到,秦少傑竟然花了二十億收購了盛世娛樂,她知道秦少傑有錢,從他那一千多萬的勞斯萊斯就能看的出來,但是她卻沒想道,秦少傑會這麼有錢,一千萬跟二十億比起來,真是九牛一毛。

“小……小秦,你,你說,是二十億?”古翠蘭好半天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着秦少傑磕磕巴巴的問道。

“是啊,沒多少。”秦少傑笑着答道。

沒錯,他說的就是二十億,不是二十塊也不是二十萬。

艾向陽跟艾曉天也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們實在沒有辦法想象,這二十億,如果全換成現金放在他們面前,得有多少啊。

……

“秦董,您來了。”見秦少傑走進辦公室,董樂樂迎了上來說道。“所有的高管和演員都在會議室中了。您要不要過去說幾句話。”

“行。”秦少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九點半了,也快開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