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那一劍讓他傷的很重,還將一股劍氣強行灌入了他的體內,短時間內難以去除,只能忍著。

元左蒼一路揚撒鮮血,很是狼狽。

范浪手握神劍,連同海老頭一起追殺過去,霸道之言,從口中說出:「你搞錯了兩件事,第一,我的靠山不是他;第二,那些弟子是我親手殺的,用不著別人幫忙。你未免太小瞧我了。」

這番話勾起了元左蒼的回憶,

之前夏侯日向他彙報過,說范浪能以一敵四,抗衡四名玄帝,現在看來,這是事實,范浪確實有這個實力。

「你不是玄君,而是玄皇!」元左蒼猜測道。

「我也不是玄皇,而是……」范浪拖了個長音賣關子,「而是玄你大爺!」

話音剛落,范浪持劍衝鋒,手中神劍斬破蒼穹,拖曳出一道璀璨寒芒,甚至割開空間,令天空上下出現了一道痕迹,形成了錯位感。

糾纏不休,Boss強勢來襲 另一旁的海老頭也跟著進攻,又吐了一口魔王精血在三叉戟上,反正魔王精血還有很多,揮霍一些也不心疼。

范浪不是玄皇,勝似玄皇,現在就相當於兩名玄皇在夾擊元左蒼。

元左蒼如臨大敵,臉色凝重,不再空手作戰,而是取出一柄蒼雲劍,長劍一揮,萬千氣象,與通天秘典的效果完美契合,相輔相成。

劍氣猶如雲層翻滾,其中蘊含澎湃能量,對著范浪兩人洶湧而去。

范浪一劍破開雲層,攻向元左蒼,招式之中,附帶了通天秘典的加成。

天!

天!

兩個天字閃現而出,碰撞到一起,還是元左蒼更勝一籌,將范浪震退。

海老頭在這時候從另一側殺來,手中三叉戟翻舞,連環攻擊元左蒼。

剛剛被震退的范浪,繞了一圈,從背後夾擊。一主一奴,把元左蒼逼得喘不過氣來,左支右絀。

如果是單打獨鬥,元左蒼不懼范浪,也不懼海老頭,但是兩個打一個就不同了,就算他是高級別的玄皇也受不了。

元左蒼真是腸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他就不該一個人過來,應該多帶一些門人弟子。

太古吞噬訣 怪只怪,他過於自信。

現在悔之晚矣,只能硬著頭皮戰鬥,尋找決勝之機。

元左蒼身為通天塔的層主,手段繁多,花樣百出,與范浪兩人碰撞幾次之後,突然取出一面陣圖,怒拍在了腳下。

陣圖是寶物的一種,可以理解為簡易的陣法。

正常的陣法,往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來布置,陣圖可以大大縮短這個時間,瞬間布置完成。

嗡!

陣法大亮,浮現出一個個發光雲團,彼此用光線連接,結構非常複雜,陣眼、陣基、陣勢等等,盡皆非凡。

陣法形成,能量呼嘯,與蒼天相連,借用天意的力量,效果比逆天象還要強悍百倍,完全不是一個層次。周圍風起雲湧,形成雲霧風暴,將范浪與海老頭雙雙困在其中。

此為天罡滅絕陣!

元左蒼催動大陣,周圍的天空盡皆受到他的掌控,重新拾回了自信。就算修為相同,底蘊與家底也會有所差距,他認為自己的寶物裝備卡牌一定凌駕在對方之上,光是手中這個陣法,就能扭轉局面。

「你們兩個都給我死吧!」

元左蒼聲音轟隆,帶有意念衝擊,同時催動天罡滅絕陣,周圍雲層聚攏,形成摧枯拉朽的破壞力,對著范浪兩人擠壓過去。

這等威能,就算玄皇都能擠壓致死!

范浪冷靜應對,手中神劍旋轉,寒光如冬日秋水,但又帶起點點火焰。

神劍·龍焚末日!

范浪手中神劍猛然燃燒起來,劍鋒上的火焰猶如神火,熔金化鐵,輕而易舉,將周圍的雲層破開,殺出一條血路。

海老頭在後面斷後,緊緊跟隨范浪。

兩人一主一奴,心意相通,戰鬥之時極有默契。

范浪仗著神劍之威,不斷向前衝鋒。

「哪裡逃!」元左蒼持劍追殺,身在自己的陣法當中,猶如蒼穹的主宰者,實力比剛才大大提高。

海老頭舞動閃爍血光的三叉戟,將元左蒼的攻擊抵擋下來,但是沒能全身而退,受了重傷。

范浪不得不返回頭過來幫忙,再度殺回天罡滅絕陣當中,手中神劍揮舞,攻守兼備。

眼下的局面,對於雙方來說都是苦戰,誰都沒有太大的優勢,想要取勝難上加難。

就在這時,一個系統提示忽然響起,來的正是時候,振奮人心。

【11星級寶物極惡魔道真卷煉化完成,可以使用全部效果了。】

煉化完成!

范浪精神一振,這件爆出來的高級寶物,總算是煉化了,這一戰中剛好能幫上忙。

十一級的寶物,效果非凡,可以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范浪早就把極惡魔道真卷的效果看了好幾遍,十分的熟悉,當即取了出來。

這是一幅圖卷,也不知是用什麼材質製成,顯得非常古樸,呈現土黃色澤。伸手一抻,圖卷展開,其中描繪了一幅魔界景象,有宏偉壯闊的建築物,有陰暗森冷的天空,還有魔力凝聚的閃電。

隨著圖卷的展開,周圍的空間發生了異樣,出現了明顯的扭曲模糊,以圖卷為中心,出現了遞進式的塌陷。

元左蒼感受到空間方面的變化,身體不由自主的向著那幅圖卷飛去,大驚失色,驚呼道:「空間寶物!」

儲物卡、召喚卡之類的,都算是空間寶物的一種。

同類別的寶物,高低是不同的。

極惡魔道真卷屬於比較高級那種,可以扭轉他人意志,強行收入圖卷中暗藏的獨立空間。

收!

空間加速扭曲,就好像破碎的鏡子,周圍的景象畫面分裂成大大小小的碎片,然後以圖卷為中心旋轉。

范浪、海老頭以及元左蒼,統統都被吸入了極惡魔道真卷的世界! 移形換位,場景轉換。

三個人全都來到了圖中的世界。

這裡是魔界!

這裡有著宏偉的建築物,高聳的魔王雕像。周圍陰暗無比,烏雲低垂,轟射下一道道魔雷,發出驚心動魄的巨響。天地之間,充斥著極其濃郁的魔力,幾乎要往身體裡面鑽。

對於魔族而言,在這種環境之下,會覺得非常舒服,舉手投足,力量倍增。

元左蒼看傻眼了,像是這種能夠強行收攝別人的空間寶物,等級一定很高,應該是十一級的寶物。

「他只是一個從小國家出來的小輩,怎麼會有這麼高級的寶物?」

元左蒼心中費解。

就連他這樣的超然勢力掌權者,最多也只是擁有十級寶物而已,連一件十一級寶物都沒有。

像是剛才所用的天罡滅絕陣,只不過是十級的陣圖,還不到十一級。

他本以為自己更加財大氣粗,沒想到范浪才是真正的土豪,連十一級寶物都能拿得出來!

天罡滅絕陣借用的是蒼穹之力,契合自然界的特殊規律,冥冥中自有天助,但那是指在正常的世界,來到這片圖中魔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很多規律都不再通用,陣法難以為繼。

轟!

陣法轟然破碎,徹底失效。

甚至連元左蒼的通天秘典都遭到削弱。

此消彼長。

范浪跟海老頭在這種環境之下,如同龍回大海,實力能夠大大增強。周圍那些無比濃郁的魔力,全都可以被他們吸收利用。

海老頭身為後天之魔,自不必說,用力一吸,魔氣滔天。

范浪更是驚人,他乾脆運轉軒轅骨,將體內所有力量都轉化為了魔力,與周圍的環境呼應配合。

身懷軒轅骨,可轉化三種力量。

為人,可以君臨天下。

為佛,可以普度眾生。

為魔,可以毀天滅地。

范浪的體內充斥魔力,幾乎化為了魔族,雙目變色,頭髮飛揚。

他主宰整個圖中魔界,吸收周圍的能量,一道道魔雷轟在他身上,卻沒有造成半點傷害,而是注入了他的體內,成為了他的一部分。

他的總戰力為之飆升,達到了空前的水準,比狂暴護腕還要狂暴。

總戰力109056!

總戰力117456!

總戰力120914!

十二萬!

這一戰,穩了!

范浪轟然爆發,好似化為了一尊魔王,每一個汗毛孔都在呼嘯魔力,散發著危險氣息。面對這樣的力量,連巨龍都要臣服。

「海老頭,暫時不需要你,你退到一邊去。」范浪大手一揮。

「是。」海老頭躬身而退。

范浪大步向前,整個圖中魔界為之震動,他身後的半空中,烏雲劇烈翻湧,浮現出一雙猩紅的巨眼,與他的目光完全一樣。

元左蒼老臉蒼白,感覺到了莫大的威脅,沉聲道:「范浪!你不要亂來,我可是通天塔的層主,執掌大權,位高權重,你跟我作對,等於跟整個通天塔作對。」

總裁,樑子結大了 「你怕了,否則不會說這種話,剛才你的態度,可是要比現在囂張得多。」范浪冷冷道。

囂張?

元左蒼簡直要抓狂,比起囂張,明明是范浪更囂張才對!

使用極惡魔道真卷是有限制的,不能長時間維持這片魔界,范浪必須速戰速決。他不再啰嗦,身形閃爍,在半空中留下道道紫色殘影,衝殺到元左蒼近前,施展爆裂龍拳,一拳轟出。

由於環境的變化,力量的不同,爆裂龍拳產生了有別於往日的威勢,化為了一顆魔龍巨頭,整體呈現暗紫色,鬚髮猶如魔雷,發出震天怒嘯。

「吼!!!」

此為魔龍之拳!

元左蒼面對高達十二萬總戰力的攻擊,將雙臂護在身前,凝聚一個巨大的天字,結果未能擋住這一拳之威。

轟!

一聲巨響,天字破碎,魔龍的巨頭張嘴咬在元左蒼的身上,將他的身體撕開,造成重創。

元左蒼的傷口鮮血淋漓,飈飛出去。

范浪乘勝追擊,閃身跟上,改換別的攻擊方式,手中凝聚神劍,一劍斬出。

之前的那一拳,主要目的是破防,而這一劍為的是致命!

劍鋒畫出寒光,直奔元左蒼的脖子要害。

元左蒼身經百戰,經驗豐富,察覺到危險降臨,急忙取出一件護體寶物,是一條鎖鏈。

這條鎖鏈的兩端各有一顆金屬蛇頭,猶如一條鐵蛇,嘩啦啦作響,對著神劍纏繞過去。

范浪揮劍將鎖鏈重創,卻未能一擊斬斷。

元左蒼藉此機會,與范浪拉開距離,同時取出一粒丹藥,灌入口中,迅速煉化。這丹藥名為大玄丹,能夠臨時增加海量的玄力,是他的另一張底牌。

想要殺他可沒那麼容易!

元左蒼服下大玄丹,釋放雄渾玄力,並動用了玄皇的特殊能力。

玄皇能夠開闢穴竅,增加玄力,臨時打通這些穴竅,會產生爆發性的效果,將體內的玄力統統宣洩出去。

這個能力大多數玄皇都能施展,但是存在著一些弊端,一旦爆發之後,會消耗很多的玄力,還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屬於拚命的能力,平時根本不會動用。

元左蒼身陷險境,被逼上絕路,現在算是狗急跳牆,顧不得許多。

他打通身上一千個穴竅,玄力統統釋放出去,化作一團白光,猶如烈日冉冉升起,對著范浪全力攻出。

「死吧!」

元左蒼面露狂態,賭上自己的全部,決意將范浪擊殺。

范浪已將之前那條鎖鏈斬斷,現在完全自由,看到元左蒼大發神威,沒有直攖其鋒,而是閃身挪開。

「小畜生,哪裡逃!」元左蒼氣勢洶洶,催動手上的烈日光球。

范浪不受挑釁,繼續移動,同時利用整個極惡魔道真捲來牽制元左蒼。

這種玄力爆發就是曇花一現,沒必要硬碰硬,拖住就能解決問題。

半空中的烏雲擊落魔雷,呈現暗紫色,一道道曲曲折折,狠狠劈向元左蒼,擊打在那烈日光球之上。

碰撞之間,能量炸開,烈日光球受到衝擊,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