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佛寺,也注意着天上龍象金光,一位位八層武者,神情冰冷:“江道明,真的對七絕宮下手了。”

“就看七絕宮,能否擋住他了,若擋住了,一切安好。”

枯瘦高僧神情凝重:“若擋不住,下一個就是千佛寺,脣亡齒寒吶。”

“我們實力,可遠在七絕宮之上。”衆多武者沉聲道。

他們的實力,遠遠超越七絕宮,七絕宮和紅顏樓加起來,都不是他們對手。 當初韓小冷無息借貸的百餘塊中品靈石如今已經變成一塊塊黝黑的廢石,看著如此一幕,不問也知道,肯定是凌雲在突破的時候將靈石中的力量吸空。

唉……不過李逸晨也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對於這些靈石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只是拿出一張紙卷在上邊寫上,寒槍堡皇階寒龍槍一萬上品靈石。

修為再次突破之後的凌雲速度倒是快了許多,並沒有讓李逸晨等多久,片刻之間凌雲便帶著一儲物袋的藥材趕了回來。

雖然李逸晨還無法運用儲物靈器,但修為連續突破的凌雲已經可以做到,韓小冷顯然也是想到了這點。

「把這些藥材都從儲物袋中拿出來!」李逸晨說著便開始教導凌雲使用儲物袋的辦法。

按著李逸晨的要求,凌雲將那些藥材一起拿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傻起眼來。

常年在葯田工作,他自然也認識眼前這些藥材,除了極少部分的帥階之物,那可大多都是君階藥材,如此一堆藥材在凌雲的眼中絕對是一筆天價之物。

而令他沒想到的是李逸晨僅憑一張紙卷便讓韓小冷乖乖的奉上,直到這一刻,凌雲才意識到自己這個師尊只怕有些不簡單。

「拿著這張紙卷再跑一趟吧!」看過藥材之後,李逸晨又對凌雲說道。

「好的!」凌雲也沒有多問,反正李逸晨吩咐什麼,他做什麼就好。

凌雲離去之後,李逸晨開始把這些藥材搬到葯田的靈池旁邊,靈池乃是蘊集著靈力濃郁的靈水,按李逸晨的估計這些靈水應該是丹神殿通過一個大型靈力分解陣法將靈石中的靈力分解出來然後再融入清水,衍生而成的靈水,不過丹神殿對靈池的管理極其嚴苛,若是哪個葯童敢私飲用靈池之水,那後果是十分嚴重的。

不過李逸晨並不在意這些,特別是在凌雲表現出足夠的天賦之後,他並不介意再幫凌雲一把,至於那些規矩,不過是對葯童定的,當一個人的能力達到某種程度的時候自然可以無視一些規矩。

再次感受了一下靈池中的靈力之後,李逸晨開始把那些藥材分解起來,一株株的分成不同的分量投入到靈池之中。

隨著藥材的不斷的投入,原本平靜無波的靈池開始有一個個氣泡升起,當氣泡升至表面爆裂開來之時,一股濃郁的靈氣散發而出。

看到自己的傑作,李逸晨微微一笑,掐算著時間繼續把藥材投入其中。

「啊,師尊你在幹什麼?靈池是不能碰的!」此時再次趕回的凌雲看著李逸晨的行為頓時傻眼起來。

「這個世界只要有足夠的天賦和實力就沒什麼不能碰的!」李逸晨微微一笑,抬起雙手道:「看到靈力枷鎖上的這幾個點了沒有?」

隨著李逸晨的指引,凌雲有些疑惑地點了點頭。

「凝聚靈力到指尖畫線將這幾個點連起來!」李逸晨接著說道。

「好的!」凌雲不知李逸晨要幹什麼,但還是再次點頭,暗暗的運轉著靈力,按著李逸晨的要求操作起來。

就在凌雲將最後兩個點連接起來之際,突然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從李逸晨身上綻放而出,瞬間將凌雲震得向後翻滾數圈才穩定下來。

「師尊,這是……」凌雲一臉驚恐地望著李逸晨,他既驚恐於李逸晨剛才暴發出來的力量,同時更震驚於李逸晨居然可以解除靈力枷鎖的禁制,而且整個過程居然是這麼的簡單。

「只是暫時解除一下靈力枷鎖的禁錮之力而已。」李逸晨並沒有太多的解釋,因為他知道雖然自己改變一下靈力枷鎖的陣紋,但由於凌雲的靈力太弱,根本維持不了太久,當然若是李逸晨此時想要完全掙脫靈力枷鎖根本不存在什麼難度,不過想要丹神殿混下去的他並不會真的這樣去做,「把那個儲物袋給我吧!」

「好的!」凌雲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接著就把儲物袋遞了過去。

接過儲物袋,李逸晨立刻取出一把上品靈石,然後將天道力凝聚於指尖之上快速的在靈石上刻畫起來。

看著李逸晨翻飛如花的手法,凌雲瞬間傻眼,在此之前他也感覺到李逸晨應該有些厲害,但具體厲害到哪個程度,他沒有確切的概念,直到此時看著那堅硬如鐵的上品靈石在李逸晨的指尖快速的被刻畫出一道道陣紋之後,他才知道李逸晨應該……應該比韓小冷還厲害得多吧。

作為葯童凌雲能見過的最強之人也就是韓小冷,但在這一刻他感覺韓小冷和自己的師尊根本沒法相提並論,一想到這裡凌雲更加的得意無比。

一個時辰的時間,李逸晨便已經刻畫完千餘上品靈石,只見李逸晨隨手揮灑之間,刻畫好的靈石瞬間按著某種規律陳列在靈池的四周,接著只見李逸晨雙腳微微一點,整個人瞬間升空而起,接著無數的靈石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鋪天蓋地的掉落而下,瞬間分佈在葯田的各個角落。

「好厲害!」看著凌立半空的李逸晨,凌雲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暗暗告誡著自己,一定要努力修鍊,成為師尊這樣的強者。

就在凌雲心中立志之際,李逸晨已經從半空中飄落而下,隨即雙手捏出各種靈訣,一道道靈力之光向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出,頓時那些落在地面上的靈石瞬間被點亮起來。

好強的靈氣,哪怕是剛修鍊不久,凌雲此時也能感覺到此間靈力的變化。

「咳……咳……」剛做完這一切,李逸晨整個人頓時虛弱了下來。

「師尊你怎麼了?」看著李逸晨的模樣,凌雲立刻衝上前來將他扶住。

「沒事,沒事……只是靈力枷鎖的力量又恢復過來,一時有些不太適應!」李逸晨微微拂了拂手說道:「跳到靈池中去,這段時間你都在靈池中修鍊吧!」

「在靈池中修鍊?」凌雲不由一愣,在葯田工作這麼久,他自然也知道靈池中的靈力是何其的磅礴,可是他更清楚丹神殿對靈池的管理有多嚴苛,葯童之中也不是沒有人耍過小聰明,不過他們的後果一般都十分凄慘。

「敢,你就跳進去,不敢就回茅屋修鍊!」李逸晨並沒有多作解釋,說完這句話之後便向著茅屋的方向走去。

凌雲不缺向武之心,也不缺天賦,但成為一個強大的武者並不是只有這兩樣就足夠,同時還要有一個永不畏懼之心,所以此時敢不敢進入靈池對於凌雲來說其實也是一場考驗。

就在李逸晨邁出三步之際,身後傳來噗……的一聲入水之聲,不用回頭,李逸晨也知道凌雲已經跳了進去。

距離殿試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若是不出什麼意外,凌雲一直在靈池中修鍊的話,修為應該有機會突破到聖帥境吧。

如今的靈池經過李逸晨的改良,利用那些藥材的藥性的中和,使得靈水中的靈力可以被人體直接吸收,而且不存在任何不良影響,也就是說只要凌雲的身體承受得住,他完全可以一直無休止的提升下去。

而並非像直接吸收靈石的靈力那般,將吸收到一定的程度還要把那些靈力加以淬鍊,否則會與自身的靈力相排斥。

這也是李逸晨在熟讀了韓小冷送來的那些藥材典籍,然後又綜合了丹神殿以靈石化靈力的方法總結而出的。

而這對於修鍊初期的武者來說也絕對是一種極好的方法。

不過李逸晨並沒有回頭,而是繼續向著茅屋走去,對於丹道的領悟雖然已經達到了新的高度,但同樣他知道自己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難得這次力量被禁錮不用修鍊,他自然要好好利用這個機會認真的參悟一番,畢竟李逸晨對於丹道同樣是十分喜愛,不然當年在青雲大陸他也不可能得到神鬼術師的稱號。

韓小冷沒有想到李逸晨居然會膽大到打起靈池的主意,而考慮到不要讓牧河有太多的把柄抓住,所以這段時間他也根本沒有來過,而是策劃帶哪個長老到李逸晨那邊,又如何讓長老不著痕迹的發現李逸晨的潛力。

而李逸晨自然也樂得輕閑,每天除了偶爾觀察一下凌雲的情況便一心參悟起丹道。

同時隨著殿試的日期不斷的逼近,整個丹神殿也越發的熱鬧了起來,一個個閉關的弟子們也紛出關,了解著當前的形勢,期待著在殿試上一展拳腳。

丹神殿的殿試分為武道和丹道,雖然丹神殿以煉丹為主,但生活在聖域這樣的地方,沒有足夠的武力還是十分難以立足,雖然在武道之上一些領悟不如其他八大門派,但有著大量的丹藥的支撐,整體武力而論,丹神殿至少可列入九大門派的前四。

「牧師兄,你終於出關了,看來這次的殿試你是已經做好衝擊前十的準備了哦!」牧河剛一出關,一些天賦一般卻善於溜須拍馬的弟子立刻又聚了過來。

牧河雖然是丹神殿的首席弟子,但畢竟入門不久,若是這次真能在殿試中沖入十的話,絕對會在丹神殿大發光彩。

「前十……」牧河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能進入前二十就算不錯了!」

嘴上雖然謙虛著,但牧河的眉宇之間卻洋溢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自信…… 七絕宮。

豪門枕邊人 七絕宮主在內,五位金丹大道武者齊聚,神情凝重。

“江道明已經來了,師弟,師兄,二位師叔,可準備好了?”七絕宮主看向四人。

兩位是他師叔,八層頂峯武者,一位師弟,八層中期,師兄八層後期。

七絕宮主本人,則是八層頂峯武者。

三位八層頂峯,契合天地,有信心擋下九層武者。

“七絕大陣已經開啓,吾等也該進入自己方位,就讓吾等看看,這位執法無情,有多大的本事!”

一位八層頂峯武者冷喝一聲,離開宮殿。

其餘三位八層武者對視一眼,拱手一禮,轉身去自己方位。

七絕宮主踏出七絕宮,御空而起,看着遠方快速接近的金光,眸中盡是冷意。

七絕宮上下,除了那些剛開始修煉的弟子,幾乎都在大陣之中。

一道道陣法紋路,如同長龍一般,蔓延整個山頂,遍佈七絕宮建築羣。

一道道七彩光芒閃耀,瀰漫天際,籠罩山頂。

五位八層武者,佔據五個方位,氣息融入天地,站在那裏,好似不存在一般。

他們氣息與大陣相連,與天地契合,進入天人合一的玄妙狀態。

這一刻,他們全都突破極限,超越八層境界,卻未曾踏入七層,只是無限接近。

黑夜之中,金光不斷接近,一位黑髮如墨,身穿黑袍的青年男子,駕雲而來。

“七絕宮,歡迎江殿主大駕!”

七絕宮主聲若洪雷,響徹天際。

龍象祥雲之上,江道明負手而立,無數罪證翻飛:“七絕宮,可認罪?”

七絕宮主冷聲道:“江湖事,江湖了,罪證之事,認不認,重要嗎?”

“本殿主非江湖人,只認律法!”江道明漠然道:“你若想與本殿主將江湖,本殿主只能告訴你,何爲江湖!”

七絕宮主目光冷冽,殺意深藏:“那殿主認爲,何爲江湖?”

“本殿主,便是江湖!”

江道明話音一落,漫天罪證飄落,失去了祥雲託舉,這些罪證飄落空中。

他一步踏出,進入七彩光芒之中。





龍象齊鳴,八龍八象咆哮,神聖鎮壓之力,浩蕩翻涌,衝破七彩光芒。

一股恐怖氣勢,自江道明體內升起,殺生佛相顯化,驚天殺意,讓整個大陣都在扭曲,無盡七彩光芒潰散。

七絕宮主五人面色一變,他們從江道明身上,感受到了極大壓力,此人戰力,絕對達到了九層!

“江殿主,真要不死不休?”七絕宮主沉聲道。

這一刻,他有些不自信了,江道明的實力,就算是殺不了他們,也能和他們拼個兩敗俱傷。

他已經看見,雲王等人來了,暗中還有千佛寺的人。

一旦兩敗俱傷,雲王肯定幫江道明,就是不知道千佛寺的人,會不會作何抉擇。

“廢言!”

江道明淡漠一語,一擡掌,龍象齊鳴,諸佛盡藏,一股恐怖吸力釋放而出。

掌中佛國!

“七絕宮與你無怨無仇,你卻甘心爲雲王賣命,七絕只能拼死一搏!”

七絕宮主冷喝一聲,雙掌虛空一抓,引動七絕大陣:“人有七情,因情生恨,江殿主,你又能否抗拒!”

話音一落,天地間七彩光芒交織,一道道七彩力量,沒入江道明體內,企圖引動他的內心,情愛。

剎那間,江道明感受到人之七情,喜、怒、憂、思、悲、恐、驚,七種情緒。

因愛而喜,因愛而怒,因愛而憂,因愛而思,因愛而悲……直到因愛而驚。

人之愛,總能引動七情變化,直到愛而不得,愛的破裂,衍生出滔天恨意。

一時間,恐怖的恨意瀰漫,起初恨自己無能,留不住心愛之人。

之後恨心愛之人,離自己而去。

恨這個殘酷的世界,恨天下所有人。

無盡的恨意,衝擊而來,江道明神情冷漠,掌中佛國卻是沒有絲毫波動,將五位八層武者全部籠罩在內。

七絕宮主五人面色一變,周身散發玄妙氣息,虛空在波動,七彩光芒化作一道屏障,抵擋掌中佛國。

轟隆隆

掌中佛國落下,七彩屏障震盪,恐怖力量衝蕩四方。

五人神情一凝,一道奇異力量波動,竟是在消弭掌中佛國。

江道明心中略微驚訝,周圍七彩之力瀰漫,形成一個七彩空間。

恨意交織,充斥空間每一個角落,形成一個恨意空間。

強烈的恨意,想要衝擊他的心靈,壓制他的力量。

“怎麼會?你不受情愛影響?”

五位武者面色一變,震驚地看着江道明。

七絕情恨,因愛七情動,七情生恨,江道明卻是無動於衷,沒有絲毫變化!

“本殿主豈會眷戀兒女情長!”

江道明冷笑一聲,一擡掌,不是龍象佛篇,而是道魔河流:“七絕老人確實不差,但本殿主,正是你們的剋星!”

他早已斬情,有的只有無情。

更何況,他剛得到道人的絕情道,走的絕情之路,剛好克他們七絕情恨。

大陣之外,雲王等人目光穿透大陣,看向七絕空間。

“七絕情恨,他們契合天地,自成七絕情恨空間了。”硃紅顏道。

“七絕情恨,因愛生恨,我倒是忘了,江殿主正好剋制他們。”墨倉玄突然笑道。

硃紅顏疑惑:“哦?此話怎講?”

墨倉玄嘆道:“因爲,江殿主,絕情吶!”

“絕情?”

硃紅顏一怔,駝背老者一臉錯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