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薩斯微微一愕,不由得暗暗苦笑;如果這世上真的有岑天山的話,那迷糊的比蘇俄還真的極有可能搞錯了!

然而這時似乎看出了卡爾薩斯是真的找錯了地方;老者嘎嘎怪笑道:“我老怪起得這山、洞的名字還真的是英明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認錯的人找來這裏!”

卡爾薩斯不客氣的翻個白眼,敢情他是故意取的這麼個名字,而且自己還不是第一個搞錯的人;道:“既然如此那就打擾了!”說着就要破開空間離去!

然而卡爾薩斯卻驚訝的發現,這裏的空間不知道爲什麼怎麼也破不開!那感覺就彷彿這片空間屏障被加厚了無數倍一般!

“怎麼走不了了嗎?到我老怪這裏的還從來沒有人走出去過呢!”沙啞的聲音再次的響起,似乎有些得意的道!

卡爾薩斯面色一凜,道:“前輩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意思?玩啊!”老怪說着終於從那倒掛的牆上下來了!

不過搞笑的是,他竟然是臉先着地;摔了個四腳朝天,彷彿真的是沒有掌握好力道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他修爲超高,卡爾薩斯還真的會以爲他那把老骨頭被摔得散架子了!

然而老怪彷彿習慣了一般,爬起來拍打了一下他那早就看不出原色的袍子,道:“來到這裏的人是都要和我玩上一把才能出去的!”

說着話音一轉道:“不過到現在了好像還沒有人從這裏走出去過!”說着打量一下卡爾薩斯嘻嘻一笑道:“你倒是很有意思,這樣的體制我還是第一次見!”

瘋子?還是傻子?卡爾薩斯微微皺眉,顯然修爲這麼高的人不會瘋也不會傻,那就是裝的;想到此冷冷的道:“我要是不玩呢!”

“不玩?……讓我想想啊!”老怪似乎真的有些犯難的抓着頭上亂糟糟的頭髮道。不過瞬間便一副恍然的道:“對了,我記起來了,上一個這樣要求的人我讓他打敗我;可是他最後死在這裏了呢!你看他就在那裏!”說着指了指遠處的一具骷髏!

讓一個死人就腐爛到這裏,怪不得卡爾薩斯進來時就聞到這裏到處都是怪味道!

卡爾薩斯面色漸漸的冷了下來,自己可沒有時間在這裏和一個瘋瘋癲癲的傢伙浪費時間,星冥族還等着自己去安排呢!

“既然如此你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卡爾薩斯暗暗的謹慎起來;對方的實力絕對不容許他輕視大意!

只是這時老怪猛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起賴來,道:“我不和你打,我要玩!把你打死了就又沒得玩了!”

卡爾薩斯冷哼一聲道:“我並不會在乎殺一個瘋子!”說着伸手便向着對方抓去;他就不信對方會真的不還手!

然而事實卻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那老者非但沒有躲閃、還手;而且還將頭伸了出來,苦着臉道:“你殺了我吧,可憐我這麼大的年級了沒有人願意和我玩;死了,死了倒也乾淨了!” 陰暗的宮殿內迴盪着古怪老者耍賴的聲音,卡爾薩斯微微皺眉;只是當惡魔遇上無賴,結果只會有一個,那就是手不留情!

卡爾薩斯修長的手指狠狠的抓在了老者的頭顱上,頓時一股鮮白的**伴隨着絲絲血漬四濺開來!

不過這反倒是讓卡爾薩斯一愣,似乎根本就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殺掉了老者!然而讓人毛骨悚然的是,老者並沒有因爲**迸裂而倒下!

相反的猛然跳了起來,暴跳如雷的氣憤道:“臭小子你還真的殺啊!我這麼大歲數,你就不知道尊老愛幼嗎?!”

白紅相間的**順着他那髒亂不堪的面頰流淌而下,恐怖的同時又是那麼的噁心!

卡爾薩斯清晰的感受到老者的生命氣息沒有一點的衰弱,不由有些感興趣的邪魅一笑道:“咱倆倒是有一些相同之處啊!”同樣都是‘死不掉’的‘怪物’!

老者故亂的抹了一把臉上的**,忽然嘎嘎的笑道:“好玩,真好玩;那咱倆就爆腦袋玩如何?!”

卡爾薩斯有些明白那些來到這裏的人是怎麼死的了;不過爆腦袋?!這種玩法就算是他也受不了啊!

“不行!爆腦袋是絕對不行的,爆丹田倒是可以!”卡爾薩斯眼珠一動壞壞的笑道!

只是怪老頭卻眼珠一瞪道:“不行!這不公平,我的腦袋都爆了;你的也要爆一次!”

卡爾薩斯堅決的搖搖頭,討價還價一般的道:“這樣好了,我爆兩次丹田你爆一次這樣不就扯平了!”

這怪物老頭,喜怒無常而且瘋瘋癲癲;卡爾薩斯也只好用些不光彩的手段了,他就不信腦袋不怕爆掉,丹田還不怕!

人身體的兩大死穴,一個是識海另一個便是丹田;在卡爾薩斯看來,老者既然爆掉識海都死不了,那他一定是像自己這般將死穴轉到了丹田之上!

一陣灰色的光華閃動,怪物老者的頭顱瞬間恢復如初;再次的用力抓了抓他那亂糟糟的頭髮,道:“這樣啊,好像真的扯平了呢!”

卡爾薩斯邪魅的一笑,道:“那是當然,我會佔你的便宜嗎?!”“那好吧,不過你要先爆;我要看着你爆完我才爆,免得你有找理由!”老者卻也不傻的道!

卡爾薩斯暗暗的苦澀一笑,忖道:“還真的要自己爆丹田?!早知道就不來什麼一探究竟了!”想着不由怪罪到了迷糊的比蘇俄頭上!

“這丫頭,看我回去怎麼收拾她!”卡爾薩斯暗暗的發着狠;道:“說好了,我爆兩次你不許靠近我!”他可不想爆丹田的時候被偷襲!

“好、好,你就快點吧,我站的遠點行吧!”老者有些迫不及待的跳到遠處,滿眼期待的看着道!

暗暗的一嘆,卡爾薩斯忽然想到什麼的道:“對了,爆完兩次丹田,我也算是和你玩過了,你要讓我走了!”

老者極不耐煩的道:“好……,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嘮叨啊!”他倒怪起卡爾薩斯來了!

搖頭苦澀一笑,猛然運起體內一部分的靈力集結到丹田之處;控制着它們逆向一轉,頓時伴隨着‘砰’的一聲巨響,卡爾薩斯丹田之處血肉橫飛,那力道竟是讓他後退了兩步方纔站穩!

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傳來,卡爾薩斯忙運起靈力與血液瞬間又將丹田修復了個完好無損!

遠處怪物老者眼睛一亮興奮的手舞足蹈的道:“好玩、好玩!砰的一聲,好響啊!”

能不響嗎?卡爾薩斯的身體是何等的堅韌強悍;那就如同爆竹,只有在外皮越堅硬的時候,爆起來纔會越響;當然消耗的**也是越多!

卡爾薩斯深深的吸了口氣,雖然疼痛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可是自己自虐,那也是需要更大的勇氣的!

“一次了!”卡爾薩斯恨恨的卻又有些無可奈何的道;要不是即破不開空間又看不出這怪物老者的實際修爲他纔不會採取這陰險的自取其辱的方法!

老者興奮的點了點頭,不過卻疑惑的道:“你爲什麼沒血呢?”“那個你管不着,好好看好了;然後就到你了!”卡爾薩斯沒好氣的道。

說着同樣的方法又爆了一次,一般人別說爆兩次丹田了;就算是一次也足夠讓他成爲廢人,或者是死掉了!

卡爾薩斯再次的深呼吸一下,邪邪的看着還在興奮的老者道:“輪到你了!”雖然這樣的方法對付一個瘋癲的老者有些陰損,可是這也是他自找的不是麼!

老者一聽嘎嘎笑道:“好啊、好啊,你看好了啊!”說着挽起髒破的衣袖,紮了個標準的馬步,道:“我老怪就從來沒怕過人!”

話音未落,‘啪’的一聲輕響,一團血肉瞬間便從他的丹田處飛了出來;卡爾薩斯驚訝的發現,場面雖然血腥可是老者依舊是一臉嬉笑,顯然這對於他老說同樣沒有任何事情!

“這怎麼可能?!識海以及丹田可是人身體上必不可少的死穴;缺一個而無事已經算是奇蹟中的奇蹟了!”卡爾薩斯有些目瞪口呆的忖道。

灰色的光華再次的亮起,老者的身體同樣的恢復如初;嘎嘎怪笑着跳了起來,道:“有趣、有趣!我老怪好久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一股惡寒從心底升起,卡爾薩斯暗暗的道:“自己已經算是怪物了,沒想到有人比自己還怪物!”

“好了,現在你可以讓我出去了吧!”卡爾薩斯皺着眉頭道;這個老者處處的透露着古怪,他儘量的不想用硬氣的辦法出去!

然而這時老者嘎嘎一笑,拍着胸口道:“我老怪說話算話!不過你以後能不能再來啊?!”語氣中似乎有着哀求!

“再來?!瘋了!”卡爾薩斯暗暗的道;不過眼珠一轉奸詐的一笑,面露難色的道:“可是我很忙啊,而且我還有強大的敵人!萬一我要是被打敗抓住了,豈不是來不了了!”

老者看了看卡爾薩斯似乎也有些犯難的道:“你的修爲已經是這個空間承受的極限了;我要是再幫你提高,就會直接飛去上面了,到那時除非你達到我的這種修爲纔可以回來,那樣我豈不是還要等好久!”

聽着老者近乎自語一般的言語,卡爾薩斯心裏不由暗暗的一驚;同時也不由得慶幸自己沒有和這老怪物真正的動手!

從老者的隻言片語之中,說明他並不屬於這個空間;而且就算是在他所說的‘上面’他也絕不是個小角色了!

只是他所指的上面又是哪裏呢?…… 老者還在爲難的向着辦法,然而卡爾薩斯的臉上卻流露出了奸詐而又邪魅的笑容!

這樣的‘高手’似乎沒有不敲詐的理由啊!

突然老者面色一喜,道:“有了!我險些忘記了那該死的‘魔聖’留下的‘血煉大發’了!那絕對適合你而且修煉了那個你就不用去上面了!”

說着也不等卡爾薩斯問問那‘血煉大法’是什麼東西?爲什麼修煉了就不會去上面!怪物老頭猛然的一躍而起重新的將自己倒掛在牆上道:“這個‘血煉大法’在我的本體記憶裏,你等一下啊!”

在他的本體記憶裏?!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剛剛的身體不是他的本體!卡爾薩斯猛然的瞪大了雙眼,原來自以爲狡猾的自己纔是被耍的人!

WWW☢ Tтka n☢ ¢ o

似乎印證他的想法,怪異老者倒掛在牆上便一動不動了;可是隨着一陣‘嘎吱……’的聲響,那具被老者指認過是他害死的人的骷髏緩緩的站了起來!

嘎嘎難聽的一笑,骷髏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軀再次的發出一陣‘咔咔’的聲響;這才顎骨一合一合的道:“好了,我的本體已經好久沒用了;現在我就傳你血煉大法!”

卡爾薩斯苦苦一笑,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頭中突然多出來的一片奇怪的功法,道:“現在可以讓我走了吧!”

骷髏嘎嘎一笑道:“好了,你自己出去就可以了!不要忘了隔一段時間就回來!”他卻也沒說要隔多久!

卡爾薩斯完全是一副受挫的表情點點頭,感受到了空間恢復了正常;揮手便離開了這裏,被一個老瘋子耍了,他還真的是‘丟臉’啊!

只是在他走後,那具沒有雙目的骷髏卻發出了一聲奸詐的怪笑;依稀間似乎有着一道奸詐的光芒自‘眼中’中閃過!

血煉大法!離開殘天山的卡爾薩斯細細的查看了一下,卻苦澀的發現;那完全是一種真正惡魔來修煉的功法!

功法緊緊分爲三層,可是第一層就要吸收一百神王修爲之人的血液來奠定基礎,才能進行修煉!而第二層就更加的恐怖了,吸收的血液翻了百倍不說還要加一個‘文聖’的!

而且功法裏特意的指定了要文聖的鮮血!天知道文聖是個什麼‘東西’!

至於第三層卡爾薩斯壓根就沒看,這樣的功法他可不修煉;自己承認自己是惡魔,可是他並不是變態的惡魔!

且不說能不能找到那麼多該死的神王,就算是找到了卡爾薩斯會去無緣無故的殺掉他們來給自己練功?!顯然那是不可能的!

搖了搖頭,卡爾薩斯完全的當這一次行程當作了一次鬧劇;至於那岑天山,他也沒興趣去了,免得又遇到什麼老怪物刁難!

想了一下,揮手放出了那頭曾經陪伴他十年歲月的地龍;卡爾薩斯親切的拍了拍那巨大的頭顱笑道:“老朋友,帶我去你以前的洞穴怎麼樣?然後我給你龍血和內丹,能否進化成龍就看你自己的了!”

地龍完全能聽懂一般的,仰天發出一聲歡快的死後;巨大的身體更是興奮的跳起來翻了跟斗,這才掉轉頭鑽進了地下!

卡爾薩斯會心的一笑,緊跟着下去;這裏本就是地龍原先洞穴的上方,所以很快的卡爾薩斯就來到了那個佈滿隕靈石的空間!

望着四周熟悉的景象,回想當時的情形;卡爾薩斯不由得輕輕的拍了拍身旁的地龍,道:“還記得當初你把我吞掉的事情嘛?!我可是現在想起來還噁心呢!”

地龍親暱的蹭了蹭卡爾薩斯的褲腿,鼻子之中發出聲聲‘哼哧……‘的聲音,完全是一副討好的樣子,惹得卡爾薩斯爽朗的哈哈一笑道:“作爲懲罰我可是要把你這裏的隕靈石都拿走的啊!”

此次回來他就是爲了這些難得的隕靈石,不過這會他又突然想到,如果將血族的傳送陣設立到這裏絕對是一個不錯的注意!

醫者爲王 唯一有些麻煩的是,血族要如何從這裏出去?!順着水道?可是又怎麼進來呢?地龍的洞穴可是堪比迷宮了!

聰明的地龍竟是點了點頭,先行的去牆壁上幫卡爾薩斯挖那些隕靈石去了!

卡爾薩斯會心的一笑,道:“你呀,以前我怎麼沒見你這麼勤快呢!那個不用你挖了,還是努力變你的龍去吧!”

如果真的能幫地龍成爲真正的土屬性龍,卡爾薩斯也是會發自心底的爲它高興;至於傳送陣的事情,還是等到神之國度的搜查過了再說吧!

卡爾薩斯說着揮手喚出了黑龍,想了一下將剩餘的五十八顆魔龍內丹都取了出來,道:“地龍先取用,剩下的黑龍增加修爲!”他知道這兩個傢伙絕對聽得懂自己的話!

也是遇到那些魔龍,他才知道自己的這條高傲的黑龍不過是一條實力一般的‘幼龍‘而已!

一見到那些碩大的內丹,地龍以及黑龍頓時兩眼放光的忘記了所有事情;只是在聽到卡爾薩斯的吩咐後,黑龍可憐兮兮的看着地龍!

只是狡猾的黑龍猛然想到什麼的,張口便是一大股龍血一滴不落的噴進了地龍的口中!爲了地龍進化神龍少用掉一些魔龍內丹,黑龍竟然不惜多消耗自己的血液來幫住地龍!

地龍卻也明白的看了看黑龍,只連續吞掉了十八顆內丹就停了下來;一聲高亢的龍吟過後進入了修煉進化的狀態!

這一下子可是‘便宜’了黑龍!沒等卡爾薩斯準備開口再給火龍留下幾顆,便貪婪的張嘴用力一吸,剩餘的四十顆就全部的進入了它的肚子!

卡爾薩斯搖頭笑罵道:“你這該死的傢伙,生怕我反悔是不是!”說着無奈的揮手將地龍,以及那已經開始‘漲個頭’的黑龍收了起來!

憨厚的地龍哪裏會是狡猾黑龍的對手,一股可以再生的龍血就換來了四十顆魔龍內丹;恐怕這一次進化完了,黑龍怎麼也能到了龍神的地步了吧!

可是可憐的地龍恐怕也就堪堪的化成神龍!

本來卡爾薩斯也沒有想到再回來這裏收取隕靈石;可是通過小精靈傳承的記憶他了解到,就算是神王對於隕靈石也是視爲珍寶的!

想想神王所釋放的靈術要是通過隕靈石再次的放大數倍,那威力會多麼恐怖!不過好在隕靈石承受能力有限,神王並不能通過它來放大自己最強力的神靈術!

可是這些隕靈石絕對會是血族自保、爭鬥最好的東西! 隱暗的地下空間,卡爾薩斯賣力的撬着那些彷彿有人故意鑲嵌在石壁上的隕靈石;上千顆閃着淡淡烏光的頭大天然礦石被他一顆接着一顆的收入儲物空間!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氣息突然的出現在這個空間;彷彿瞬間的溫度都下降了數十度一般!

卡爾薩斯下意識的回頭,一名藍髮藍眼的冰山美女俏生生的站在中央的水潭旁;一雙好看的娥眉卻是緊緊的蹙在一起,道:“你接受了那怪物的‘血煉大法’?!”

封神塔最高層考驗的那個女子?!卡爾薩斯有些意外,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道:“怎麼了?不修煉不就可以了!”難道她就是爲了這血煉大法來的?!那她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