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楊偉那個級別富家子弟,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的一聲張社長。

現在倒好,一個被楊偉當做傻子戲玩的廢物,竟然敢罵自己傻比!

看來太長時間沒有出手,有些人已經忘記,我張揚究竟是多麼恐怖的存在了!

「好!很好!」

張揚活動著五指關節,發出陣陣的脆響,然後伸手將準備離去的齊天給攔了下來,「看來你真的是活膩了!」

齊天皺了下眉頭,不悅道:「讓開!」

「可以,不過……」

張揚咧嘴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要等到你變成殘廢之後再讓!」

在說話的同時,他的手掌已如同巨斧般凌空劈出,直衝齊天的肩膀!

張揚臉上滿是猙獰,這一掌的力道足有二百公斤!

早已超越普通人鎖骨的受力極限,也就是說這一掌所攜帶的扭曲力,足以讓齊天鎖骨碎裂!

重生之鑽石豪門 打從出手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想過讓齊天站著離開!

周圍的學生們不懂武道,但那呼嘯的風聲,仍舊讓他們的頭皮一陣發麻。

在他們看來,張揚的手已經不能被稱之為手了而是刀!

一把真正的手刀!

幾個膽小的學生,用手拚命的捂住耳朵,生怕待會兒那如同殺豬般的慘叫,給自己幼小的心靈留下什麼陰影。

「嘭——」

一聲悶響過後,所有學生的臉上都寫滿了不可思議。

因為齊天並沒有發出慘叫,反而用手接住了張揚的手刀!

「那個傢伙的手應該已經廢了吧?」

「還用問嘛,張揚一出手,哪還有人能完好無損的!」

「說不定連腕骨都已經錯位了!」

在眾人說話的同時,一股劇烈的疼痛從張揚手掌側邊蔓延開來。

他感覺自己劈砍的不是人手,而是一顆巨大的金剛石!

怎麼會這樣?

無論是對拳還是對掌,只要是自己先發制人,哪一次廢掉的不是對方的手?

為什麼這一次要廢掉的,反而像是自己的手!

張揚的腦子已經轉不過圈了,這樣的情況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

一定是這廢物的掌心藏了金屬類的東西!

下一拳!

下一拳,我一定能夠廢了他!

「咔嚓——」

可惜,不待張揚收掌反擊,齊天便手腕一轉,直接折斷了他的腕骨!

「啊!!!」

張揚發出一聲痛嚎,連忙後退,想要捂住自己的右手緩解疼痛。

但齊天根本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不過瞬間便化掌為拳,直接橫甩而出!

「不!!!」

張揚的瞳孔中充滿了恐懼。

死亡!

是死亡的氣息!

齊天這一記甩拳,會要了他的命!

醫妃嫁到:邪王狂寵 躲開?

來不及了!

他速度再快、力道再強,也不過是與空氣摩擦發出呼嘯。

而齊天甩拳所發出的炸響,則是直接撕裂了空氣!

不可能的!

人類怎麼可以打出這麼迅猛的拳頭!

怪物!

這個傢伙是怪物!

「嘭——咔嚓!!!」

碰撞的悶響與骨裂聲同時蕩漾開來,張揚整個人宛若斷線紙鳶般倒飛了出去。

斷了!

所有和齊天接觸過的肋骨全斷了!

哪怕一根完好的都不存在!

張揚的大腦一片空白,就連呼吸也開始變得困難起來。

最終在地上抽搐了幾下,便徹底昏死了過去。

周圍一片寂靜,看向齊天的眼神充滿了驚恐!

商大格鬥能力第一人張揚,就這麼被廢了!

而且只用了一招!

他真的是校園論壇里流傳的那個廢物嗎?

這、這他媽是怪物吧! 當初究竟是哪個傻比在校園論壇里發的帖子?

這他媽都算廢物的話,世界上還有正常人么!

一干人把發帖者的祖宗罵了個遍,順便照顧了一下他全家女性。

至於之前那幾個開口嘲諷的學生,則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生怕齊天一個不高興把自己也給揍了。

「殺、殺人了!!!」

也不知誰喊了一聲,學生們一下子炸開了鍋。

「他沒死,只不過斷了幾根肋骨而已。」

齊天的語氣很平淡,卻清楚的傳到了每一個學生的耳朵里。

頓時,場面又恢復到了之前的寧靜。

只、只不過斷了幾根肋骨而已?

你是魔鬼么!

他們怎麼想,齊天一點也不關心。

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買份糖醋米皮回去,要不然林語塵發起脾氣來,鬼知道她又會搞出什麼幺蛾子。

三十分鐘后,商大第一附屬醫院,骨科病房內。

看著仍舊昏迷的張揚,主將隆濤是越看越不痛快,「這口氣我咽不下!」

副社長陸仁嘉瞪了他一眼,「咽不下也得咽!老張都被打成這樣了,你去也只是給人家送雙殺而已!」

「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

雖然隆濤知道這是事實,但他就是不甘心。

陸仁嘉沉默了一會兒,嘆息道:「還是等教練來了再說吧!」

「誰幹的?」

兩人正說著,一個聲音忽然在病房響起。

回頭一看,一名身穿長袍馬褂的中年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張揚的病床旁。

「教練!」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武道社的特聘教練——馬平川!

此時馬平川面色,可謂陰沉到了極點。

當初公子創辦武道社的目的,就是從商大中篩選好苗子,為陳家培養武道方面的人才。

張揚可以說是近幾年來最有潛力的,日後成就絕不會低於自己!

可現在……他在武道方面天賦可以說是完全廢了。

「我問你們這是誰幹的!」

馬平川的語氣明顯激動了起來。

陸仁嘉和隆濤一看這情況,連忙把事情的經過全盤托出。

聽完以後,馬平川的眉頭不由一皺,「你們確定對方只是個學生?」

從張揚的傷勢來看,怎麼都不可能是同齡人造成的。

陸仁嘉遲疑了一下,「我們也是聽說的,不過既然所有人都這麼說,應該是真的。」

「那個叫齊天的在哪?帶我去見他!」

管他是學生還是武者,既然敢廢我的接班人,就要做好被老子廢掉的準備!

與此同時,齊天也買好糖醋米皮,到了林語塵家門口。

「誰?」

當他敲門后,林語塵的聲音立馬從裡面傳了出來。

「是我林姐,給你吃的來了!」

「門沒鎖,你自己進來吧!」

聽到這話,齊天下意識的用手掏了掏耳朵。

自己沒聽錯吧?

林姐竟然讓我進她房間了?

別看林語塵進出齊天房間,如入無人之境。

但齊天最多也就是在她門口站一會兒,根本沒進去過。

第一次難免會有點緊張,光是開門這一瞬間,他便在腦海中勾勒出了數十種場景。

可真當進去以後……

說實話,齊天驚呆了!

在這個只有二十多平的客廳里,到處都是肥宅快樂水的空瓶子。

沙發和茶几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零食包裝袋。

由於太多,根本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拆開了哪個沒拆開。

少女的芳香啥味道不知道,反正辣條味倒是不少。

我的天!

這、這真是一個女人的房間么?

林姐平日里是大大咧咧的沒錯,可齊天從來沒在她身上發現哪怕一丁點的邋遢。

即使現在也一樣,依舊那麼的美麗動人。

搭配周圍的環境來看,就像是不幸落入地獄的天使。

房間亂歸亂,但並沒給人髒的感覺,甚至可以說非常的乾淨。

大到地板傢具,小到物品角落,幾乎看不到任何灰塵存在過的痕迹。

「吃的呢?我都快餓死了!」

齊天把米皮遞過去的同時,忍不住吐槽道:「我說林姐……你這房間也太亂了吧!」

林語塵美美的吃了一口米皮,「我故意的。」

齊天眉頭不由地抽搐起來,「故、故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