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沈延達剛一提到邱家,沈凌芸的全身顫抖了一下,整個人的氣息也開始有些變了,沈延達見她這般模樣就知道應該沒有什麼好事,臉色瞬間僵硬起來。

自己可是將沈家全部的資產投到了邱家,假如現在邱家倒扒一耙的話,自己很有可能會血本無歸的!看向沈凌芸的眼神也是變了又變。

「芸兒,你對我說實話,是不是在邱家受到了什麼委屈!」沈延達一臉緊張的看著沈凌芸,見她的模樣,便知道自己猜的十有八九。

「都是沈凌菲的錯!都怪她!」沈凌芸一張嘴便將沈延達整個人都驚住了,難不成在這裡面還有沈凌菲做了手腳?

「芸兒,你倒是將事情好好的給爸爸說清楚,有什麼問題我也可以幫你分析一下!」沈延達整個人都有些懵懵的。可是這沈凌芸還什麼都不說。

「我有什麼錯,錯都在沈凌菲要不是因為她,現在的我怎麼會成現在這般模樣!」沈凌芸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有些偏執,一直認為自己有今天都是沈凌菲的錯!

要不是因為沈凌菲自己也不會變成現在的這般落魄,但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對沈凌菲做了什麼,整個人都帶有很強的偏執。

沈凌菲這般模樣讓沈延達開始有些懷疑這裡面的真實性!再看向沈凌芸的眼神也開始變得不再那樣信任了!

「芸兒,你現在回來了,這邱雲清什麼時候來接你回去啊?」沈延達試探性的問了問。

只見沈凌芸在聽到邱雲清這個名字的時候整個人開始變得有些狂暴,就連拿報紙的手都有些顫抖,眼神之中的怨恨硬生生的將沈延達給震住了。

沈凌芸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管家便匆匆的從外邊跑了進來,不斷地大口喘著粗氣。 管家一聽,便開始深吸一口,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慢慢來到了沈延達的身邊,剛想要趴在沈延達的耳邊小聲地說。

「管家這是有什麼重要事情要說,還不能說出來讓我聽到?」這沈凌芸一臉陰陽怪氣的說道,管家有些為難得看著沈延達。

只見沈延達一臉無奈的點了點頭,示意管家說出來,只見管家一臉的為難,對著自家老爺使了半天的眼色,只見對方並不看自己。

無奈的搖了搖頭,算了,說就說吧!管家一臉為難的說了出來:「老爺,在外邊來了一個律師,說是商量一下二小姐與邱先生離婚的事宜!」

管家剛一說完,沈凌芸便將桌上的所有餐具全部都推到了地上,就連沈延達都僵住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管家。

「你說的可是真的?那律師現在在哪裡?」

「在書房等待老爺!」沈延達整個人都顫抖起來,自己將沈家的一切都壓在了邱家,現在竟然提出了離婚,這怎麼可以呢!

「走走,快,前邊帶路!」沈延達開始慌張的對著管家說道,眼神之中全部都是震驚!不敢相信管家說的是真的!

「我不答應,就算我死了也是邱家的人!」沈凌芸在旁邊大喊大叫到,整個人就像瘋癲了一般,不斷地喊著。

沈延達見她這般模樣,走到她的面前,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

沈凌芸整個人都驚呆了,看向沈延達的眼神裡面滿滿的不可思議,捂著自己被打的那半邊臉:「爸,你竟然打我!你竟然打我!」

沈延達見沈凌芸一臉的淚痕不由得有些生氣,一臉的恨鐵不成鋼!轉頭便對著外邊大喊了一聲:「來人,將二小姐給我帶回卧室,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準給她開門!」

沈凌芸聽到之後,便愣住了,這是要將自己變相的軟禁起來,這怎麼能甘心,「我不要!」沈凌芸不斷的掙紮起來,開始在屋子裡面來回的跑。

「你們都離我遠點!誰都不準靠近我!」沈凌芸瞬間跑到了廚房拿起了一把刀,高舉在自己面前,威脅這周圍圍上來的家僕。

一時間就這樣僵持在了原地,家僕們一臉為難的看著沈延達,顯然沈凌芸的反抗將沈延達最後的底線徹底綳斷了!

「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想辦法將二小姐關起來!」沈延達一臉的怒氣,恨不得將眼前的女兒給打暈,丟人現眼!

坐在書房裡面的律師聽到了外邊的動靜,便從書房裡面走了出來,剛好看到這樣的一幕,原本對沈凌芸的同情心在這一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最後沈凌芸被一個家僕一下子打暈,然後帶進了她的房間,將門在外邊反鎖上,沈延達見終於將沈凌芸收拾好,轉身就想要去書房,便看到一個年輕的男子站在了書房門口,剛好與自己對視。

沈延達看著樓上的那個年輕的青年,只見對方對著自己微微點了一下頭,這年輕人穿了一身西裝,帶著一個眼鏡,將眼中的鋒芒全部放在裡面。

沈延達微微點了一下頭之後,便開始往書房的方向走去,王律師見沈家老爺子走了上來,自己便到樓梯口處去等待,臉上帶著和眴的微笑。

等沈老爺子一上來,便微笑地走了上去,「您好,小子王明,久仰沈先生大名,百聞不如一見吶!」

沈延達將手伸了出去,眼睛不斷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這出口就不凡,不愧是邱雲清派來的人!

王律師被沈延達不斷的上下打量著,臉上還是保持著微笑,眼神也不閃躲,沈延達對於眼前的這個小夥子讚賞更加上了一層樓!

「王律師,屋裡請吧!」

王明隨著沈延達走進了書房,坐下以後,管家便從外邊端著兩杯茶水走了進來,輕輕地放在他們的面前,以後便走了出去,並將門關好。

「剛剛讓王律師見笑了!小女一時間受到了打擊,精神有些恍惚!」沈延達端起茶來抿了一口,便對著王律師解釋到。

只見王律師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並沒有表達什麼觀點,而是直接開門見山道:「沈老先生,我今天來是想要與先生討論一下關於邱先生和沈小姐的婚事!」

說完之後便從公文包裡面拿出來了一個合同,上邊寫著明晃晃的四個大字『離婚協議』!當沈延達看到之後,整個腦子還是懵了一下。

王律師見到沈延達的表情之後,便輕聲解釋到:「沈老先生,還請不要考慮太多,這裡面緊緊是關於邱先生與沈小姐之前的問題,並不會牽涉到沈家與邱家之間的合作問題!」

聽到王明的解釋之後,沈延達整個人深深的出了一口氣,還好不會牽涉到沈家,不然自己的心血真的會血本無歸的!

王明看到沈延達的模樣的時候,不由得笑了一下,真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他,該說沈延達是天真呢還是傻呢!這麼明顯的事實已經擺在這裡了!

「這離婚協議是邱雲清讓你寫的嗎?是他本人說出來的,還是……」

沈延達不斷的試探到,王明聽到之後在心裡冷笑一聲,臉上便沒有什麼情緒波動,只是輕輕的扶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隨即轉身一臉嚴肅的對著沈延達說道:「是這樣的沈老爺子,這是邱先生自己寫好的,在裡面的內容我也進行了一些修改,在這裡面有一些邱先生對沈小姐的補償!」

王律師繼續將手中的合同往沈延達的面前推了一下,但是沈延達聽到之後,便有著溫怒。

「這邱雲清為什麼不自己親自來呢!」

「想必沈先生也應該知道,這言耀集團剛放鬆對我們公司的打壓,而現在正是喘口氣的機會,所以邱先生一直在奔波!」王律師一臉正經的對沈延達說到。

「還有沒有關於的地步,你也看到了我家小女的現狀!現在實在不適合離婚!」沈延達眼睛轉了一個圈圈,打起了感情牌! 沈延達猛地愣了一下,自己這好說歹說,這王律師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一時間有些惱怒起來!這傢伙明顯的敬酒不吃吃罰酒!

「沈老先生,您別先動氣,我只是一個小律師,您說,就算是我給您了一個承諾,那又怎樣!我給了您信嗎?」這王明腦袋一轉,看向沈老先生的眼睛也是有點為難。

不過這話一說出來,沈延達到覺得有幾分道理,自己給他求情說這說那,都是馬屁拍在馬蹄上,畢竟邱雲清才是最後拍板子的那個!

想通之後臉色也就不在那麼難看了,看向王律師的眼神也變得輕柔起來,端起茶水微微抿了一口,「你家總裁現在在哪裡?」

王律師一愣,這是……

「總裁在哪裡我還真不知道,畢竟我只是一個小律師,對於總裁來說也不過是一個小人物罷了,總裁的動向我怎麼可能知道呢!」說完便苦笑了一下。

沈延達開始有些著急了,拿出手機便給邱雲清打了一個電話,結果在手機裡面傳出來了一段盲音還有甜美的聲音。

豪門酷少放過我 而此時的邱雲清看著不斷下滑的股市,整個人都開始有些懵了,有些慌張地看著眼前的情況,強迫自己慢慢靜下來,難道言耀集團已經開始對自己下手了嗎?

「總裁!」外邊的秘書猛地沖了進來,見邱雲清一臉淡定的看著自己,剛好電腦上的股市幅度展露無遺,原來總裁已經知道了啊,頓時有些尷尬的站在了原地!

「看到了,還不趕緊滾出去!」邱雲清好不容易強行壓制的怒火被冒冒失失的秘書瞬間點燃了,難道自己是養了一群飯桶嗎!

小秘書見到邱雲清因為生氣而變形的臉,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的媽呀,自己一不小心點了個炮,還把自己燒成了碳灰!嚇得小秘書奪門而逃。

言辰楓滿意的看著邱家的股市,眼神之中閃耀著邪魅的光,眼睛微微一眯,「王秘書,來一下!」

王秘書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安排讓邱家的股市下跌了,怎麼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嗎?懷著一顆忐忑的心往言辰楓的總裁室走去!

等推門一進,便來到了言辰楓戲虐的眼神,王秘書不斷忐忑的心終於安靜下來了,看來總裁應該是想到了一些整人的好點子,這戲謔的眼神很好的說明了一切!「總裁,有什麼事情嗎?」

「恩,先坐吧,我去打個電話,你先等我一下!」言辰楓的手機剛剛收到了一條簡訊,整個人有些陰鬱!

昨天言辰楓給沈凌菲的手機,一舉一動都能言辰楓的手機上顯示出來,這不,就剛剛這邱雲清竟然去向沈凌菲求情去了,這男人還真的是……

手機響了一下之後,沈凌菲的聲音便傳了出來:「喂?老公?」

沈凌菲的這一聲『老公』讓言辰楓所有的不滿都冷靜了下來,眼神之中的陰鬱也消散了不少,變得輕柔起來。

「你今天要不要出來逛逛街什麼的?我今天剛好有時間,出來過個二人世界吧」言辰楓試探性的問道,電話那端的的沈凌菲先是愣了一下,想了一下之後便答應了言辰楓。

「我去哪裡找你?」沈凌菲拿起桌上的化妝品,看了一下自己的臉色,有些蒼白,算了,還是畫個妝吧,畢竟是出去約會!

「不用,你現在家等我幾分鐘,我去接你!」言辰楓的心情瞬間就好了起來!看向王秘書的眼睛裡面都有些興奮!王秘書見狀有著吃了一驚。

王秘書見言辰楓站起來就想要往外走,趕緊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手抄本,便跟在了言辰楓的身後,等待著他給自己一些提示什麼的命令!

「今天做的很好,總不能這樣放過他,就讓他的心一上一下的就好!還有不能太多於輕柔,像上次那樣是不能出現的!」

說完之後言辰楓在原地站了一會,眼神有些凌厲的看向王秘書,王秘書微微笑了一下,忽略了言辰楓眼中的凌厲,「好的,我知道了總裁!」

言辰楓應了一下以後,「行,你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我再通知你,還有必要的時候隨機應變一下!」

邱雲清看著不斷滾動的幅條,不由得有些心驚,這股市急劇下滑之後現在又到了一陣平穩,這到底是不是言辰楓在搞鬼呢!一時間有些捉摸不透!

沈凌菲接到邱雲清的簡訊時,整個人有些愣住了,這邱氏集團的股市瞬間下滑,肯定是因為昨天邱雲清給自己發的那條簡訊,讓言辰楓吃醋了!

不然怎麼可能會這樣呢?再加上這邱氏集團股市的下滑跟自己有啥關係,又不是自己讓言辰楓將他們的股市下跌的,給自己求情感覺自己像是那個萬惡的女人一般!

邱雲清將情求到自己這兒,有什麼樣的自信覺得自己會幫助他,再說了,憑什麼認定言辰楓一定會聽自己的!這邱雲清太高看自己了!

言辰楓一到便看到了沈凌菲站在了門口,笑臉相迎,這還畫了一個簡簡單單的妝容,看起來陽光明媚,原本精緻的妝容再加上一點的修飾,看起來更加明艷一點。

身穿鵝黃色的小洋裙,原本雪白的皮膚在鵝黃色的服裝襯得整個人更加的年輕有活力,現在的沈凌菲看起來也就想剛畢業的大學生一般!

沈凌菲見言辰楓來了,對著他微微笑了一下,什麼叫做微微一笑百媚生,大概就是這樣吧!但是當言辰楓來到沈凌菲面前時,看到沈凌菲穿的衣服時,整個人便陰鬱起來!

「回去換件衣服!」言辰楓一臉嚴肅的看著沈凌菲。

「為什麼要換一件,這件不好看嗎?」沈凌菲一臉的疑惑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這件還是很好看的啊!怎麼就要自己換衣服了呢!

「這件露的太多了!不行!」言辰楓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蓋在了她的身上!

沈凌菲瞬間愣了一下,敢情這是在…… 沈凌菲看著言辰楓這一臉的嫌棄,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你啊,我穿的好看一點不是也給你長面子嗎?你還嫌棄我!敢情你這還是吃味了不成?」

沈凌菲故意的調戲了一下言辰楓,只見他的整張臉都黑了起來,「小傢伙,你這是在調侃我?膽子開始變大了哈!是不是想要上天呢!要不要我給你擦個翅膀呀~」

言辰楓有著寵溺的看著沈凌菲,自己拿這小傢伙已經開始有些手足無措了,沈凌菲看到言辰楓無奈的笑容,心裏面一下子就樂了,這種感覺很是微妙,這是邱雲清從不曾給自己這種感受!

或許這就是愛一個人和被一個人愛的差別吧!以前都是自己追著邱雲清來回的跑,而現在自己不用擔心言辰楓會怎樣怎樣,最重要的是,言辰楓能讓自己清楚的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愛!

就比如現在吧,以前自己也會穿成這樣去找邱雲清,但是他從來不會對自己這樣說,可能也就是問問而已,但是絕對不會這般說自己,更不會因為自己穿的暴露而嚴肅的給自己討論這個問題!

言辰楓一把把沈凌菲抱了起來,大步走向卧室,「我幫你挑選衣服,你在這裡等著,不準亂跑!聽到沒有!」

言辰楓故意板起了臉,眼神之中的愛意怎麼也掩蓋不住,沈凌菲笑了一下,「好好,我哪也不去,就在這裡,你去幫我找衣服吧!」

豪門天價前妻 言辰楓聽到沈凌菲的話之後,便轉身走到了衣櫥面前,來回的挑選了一番之後,便拿出了兩套衣服,沈凌菲看到之後無語的翻了一下白眼!

綜韓劇+韓娛入戲 等沈凌菲穿上衣服出來的時候,言辰楓滿意的點了一下頭,「就這件吧,不僅順眼,而且很適合你今天的妝容和膚色!完美!就這件吧!」

言辰楓不斷的誇讚著沈凌菲,只見沈凌菲看了看鏡子裡面的自己,無奈的笑了一下,一身白色的西裝,能將自己蓋住的地方全蓋住了,但是整體看起來還是不錯的。

「行,就這個吧!」沈凌菲有些勉強的說到。

「嗯嗯,這個挺好的,將你的整個身體都拉長了很多,這樣看起來更加的美麗,更加的修長,最主要是符合你的氣質!」言辰楓看著自己挑選的衣服,越看越好看,唯恐沈凌菲不願意,便不停的誇讚著。

「行了,別說了,我穿就是了,你看你那嘴巴跟抹了蜜似的,甜的要死!」沈凌菲在鏡子面前轉了兩圈,聽著言辰楓對自己的讚美,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看著一臉嬌羞的沈凌菲,言辰楓瞬間來了反應,委屈巴巴的叫道:「老婆~」

沈凌菲一聽到這聲音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因為只有這個聲音出現,這就說明言辰楓有想要了,這傢伙真是的!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有慾望!但是儘管是這樣,心裡還是挺甜蜜的,畢竟這還是可以說明是自己魅力比較大嘛!

「走吧!對了,我們去哪裡逛街?」沈凌菲想了一下之後還是決定轉移一下言辰楓的注意力,自己衣服什麼的都給準備好了,要是在那啥,豈不是更加浪費時間!

「老婆~你是不是故意的!今天我們不去逛街了,我們在家吧!」言辰楓轉眼一想,貌是在家也不錯哈!

「行了,別先鬧了!」沈凌菲白他一眼。

「對了,你的身世我調查出來了一部分,你不是一直在尋找自己身世的消息嗎?你想不想知道自己身世問題啊?」言辰楓一臉誘惑的看著沈凌菲。

「你已經有消息了嗎?」沈凌菲一臉驚訝的看著言辰楓,自己這幾天在家每天都會收集一些關於黎女士和黎家的消息,結果都是一無所獲!

當言辰楓說出來的時候,沈凌菲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有些激動起來,自己找尋了那麼久的消息,現在終於有一絲的消息了,要說不激動怎麼可能會平靜呢!

「你別先著急,我只是聽到了一點點風頭,所以等我整理一下在交給你,怎麼樣!」言辰楓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看向沈凌菲的眼神也是充滿了嚴肅!

見沈凌菲滿臉的激動,便會心的一笑,頓時整個人也隨著她的笑容變得明媚起來!

「老婆,你說我這麼棒,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鼓勵或者獎勵什麼的嗎?」言辰楓見沈凌菲心情也好,便開始討價還價起來。

沈凌菲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這男人一般這樣說的時候,一定是有什麼樣的目的,而且有時候還會有些無理取鬧!來回的想了一下之後,還是點了點頭。

「那你先說說你有什麼樣的要求吧!我看看能不能滿足你,我一定會拼盡我自己全力來滿足你的要求的!」沈凌菲說的一臉的堅決,看的言辰楓一下子就笑了出來!

「看你那堅決的模樣,我又不會吃了你怎麼的!」言辰楓用手摸了摸她的頭髮,這種輕柔的觸感,讓人有些愛不釋手。

「那你想要什麼獎勵啊?」

「你要不要幫我一下啊?」言辰楓看了一下自己的,隨即又抬頭看了一眼沈凌菲,儘管兩個人坦誠相待了這麼多次了,每一次說起來的時候沈凌菲都會有些害羞。

「你討不討厭呢!」沈凌菲一聽當即臉就刷一下紅了起來,看向言辰楓的眼睛也開始有了些許閃躲。本來就有些嬌紅的臉蛋,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的嬌媚。

言辰楓見她這般小模樣,瞬間站起來將沈凌菲一把抱了起來,聲音低沉沉的,充滿了誘惑力,「老婆啊,你已經逃不了了!」

沈凌菲驚呼了一聲,這大白天的,而且還沒有拉窗帘,這怎麼可以呢!骨子裡面的保守瞬間將沈凌菲的理智拉回了現實之中!

「言辰楓,你別著急,你先將窗帘拉上啊!太羞恥了!」沈凌菲在言辰楓的背部大喊大叫道。

「老婆,你要是在這樣大喊大叫,就算是拉上窗帘這大家還是都會知道的!」言辰楓有些戲虐的說道。 這邱氏集團裡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邱雲清看著眼前股市浮動整個人都開始變得狂躁起來,就連手下的工作人員都不敢輕易的靠近他,唯恐一個點炮,將自己炸開!

就在煩躁的時候,邱母打來了電話,邱雲清看了一眼之後,便想要掛掉,但是想了一下還是深吸一口氣之後接了起來。

嫡女心計 「雲清,你在聽嗎?」

「嗯,我在聽!」這電話另一段的邱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像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說一般,本來就有些狂暴的心,在這一瞬間被點燃了!

「媽,你有什麼事情嗎?我現在還在忙,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就掛了哈!」邱雲清整個人都有些不耐煩起來,對著邱母說話的語氣也變得不耐煩!

「那孩子找到了!要送到沈家嗎?」邱母聽到邱雲清說在忙,便不再磨磨唧唧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當邱雲清聽到以後,整個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將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那孩子現在在哪裡?」

「在醫院!我也是剛收到消息趕了過來的!現在那還是生命太過於脆弱,再加上沒有母乳餵養,很有可能會面臨生命危險!」

邱母透過保溫箱,看到在最角落裡面安靜睡著的小孩子,有些於心不忍,但是這孩子對於邱家來說又是一種累贅,與其將來將她拋棄,不如現在將她直接丟棄,對於她來說也是最好的安排。

「在哪個醫院?」邱雲清揉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還是耐著性子問了出來,這孩子本來就不應該出生的,而現在竟然還找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