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見一雙覆蓋在纖薄的黑絲下的美腿從車上伸出來,她就坐在車內,沒有下來的意思。

「都站在這裡了也只能一路走下去了。」

北條誠深吸了一口氣,他不是優柔寡斷的人,做出的決定不會輕易更改。

熏學姐昨天已經鼓勵過他了,她讓他從心所欲,不要畏首畏尾的像個懦夫。

當渣男也要坦坦蕩蕩!

『誠哥走不通的路我來走!誠哥沒做完的事我來做!誠哥不敢說的話我來說!』

北條誠眼中再無疑慮,他看著下方已經安靜下來的人群,醞釀情緒的深吸了一口氣,壓制住躁動的腳趾,用盡氣力的吼道:「我是高一D班的北條誠!你們都給我聽好了!我猛烈且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一位女孩!」

不羞恥!

一點都不羞恥!

我根本就沒覺得哪裡羞恥!

北條誠在給自己催眠,他不敢停下發言,繼續聲嘶力竭的放聲道:「我知道你在聽我說話!也請聽好!我喜歡你!

我們之間最開始發生過許多不愉快!你對我做出過可惡的事,我也弄哭過你!

但是啊!那都已經是過去式的了!我們也創造過許多美好的回憶!

會相擁的說著情話!你也喜歡用特別的愛稱叫我,包容我對你的冒犯!我們一起逛學園祭,乃至親密無間的接吻!在無人的地方敞開心扉的交談!

你就是我的一隻翅膀!」

北條誠氣喘吁吁的頓住話語,樓下的觀眾卻炸鍋了!吸氣聲此起彼伏!

議論紛紛。

最後所有的聲音匯聚成了一句話響徹雲霄!

「誰啊!」

觀眾的配合能讓台上的表演者放下拘謹。

北條誠很是鬆了口氣,當然他沒打算回答這個問題,他的愛已經屆到了。

說出那兩個名字的話今天可能就是他青春的最後一天了。

「誠君……」

二之宮椿此時已經是激動的捂住了小嘴,淚眼朦朧,對於北條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有代入感。

有過不愉快的過往。

被他弄哭。

用特別的愛稱喊他。

「誠君說的至少有一部分是在和我傾訴吧?」

二之宮椿小臉蛋紅撲撲的呢喃一句,她明白北條誠所說的這些話可能不全是說給她聽的,但絕對有她的一份。

她不知道。

不遠處的黑色轎車中有人和她一樣心潮起伏。

「什麼翅膀……」

清水熏捂著通紅的臉將身體蜷縮在車座上,小腦袋上似乎又冒出了白色的熱氣,腦海中回放著與北條誠的經歷。

一起逛學園祭。

相擁的親吻。

在荒島上敞開心扉……

「那個笨蛋怎麼說得出口的啊?」

清水熏那藏在黑絲下的雪嫩趾頭不斷的磨蹭著,似乎正在承受著莫大的羞恥感,但心中也有著一絲甜意。

北條誠不知道自己的一雙翅膀的想法,他是再也無法承受快要爆炸的羞恥心,禮貌的揮了下手后就迅速下了舞台。

「太帥了!」

土御門陽太憋著笑的對北條誠豎起了大拇指。

「你敢上去嗎?」

北條誠故作傲然的仰著頭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我還需要向北條桑你學習。」

土御門陽太笑了一聲,神色很認真,隨後又迷惑的道:「一隻翅膀這種說法好像有問題吧?」

「沒問題。」

一隻翅膀是無法飛翔的,作為自由的鳥兒,北條誠要有一雙羽翼! 血色修道院,孟有房還在沉浸在豐收的喜悅當中。

說實話,他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可以給仙府帶來這麼大的改變。

仙府之中有了雷電常駐,這就說明裏面的規則已經是無限接近於完善,只要再加把勁兒,把仙府擴大成應有的規模,那就是一方天地。

然而,就在他高興之際,天空中突然冒出來一個大洞。

哐!哐!

兩道金色的光影直接砸在了孟有房的腦袋上,讓孟有房真的是措手不及。

只聽見一人嚎了一聲:「好伙家,救救俺們!」

然後,再無聲息。

孟有房的臉色黑成了鍋底,他瞬時拿系統一掃。

【新帝王莽,原金仙修為,現重傷跌落境界。】

【王莽之妻史羅,原金仙修為,現重傷跌落境界。】

嘶~!

好傢夥!

孟有房倒吸一口冷氣,直呼好傢夥。

兩個金仙竟然被轟成了重傷,還被轟到了聖光天國之中,這怕不是被哪位大羅金仙給調教了吧!

看着恢復了平靜的天空,孟有房面臨着一個問題。

這兩個人,救不救?

不說別的,單說救活這兩個人所需要的仙氣估計就夠他孟有房喝一壺的,更不用說這兩個人是金仙,這背後的因果也是大有文章。

只是…

如果不救的話,孟有房隱約覺得他會錯過一些重要的消息。

思量再三,孟有房最終把人給搬到了店鋪里。

陣法開啟,棍子插起,仙氣帶着雷電向著兩個昏迷不醒的人灌注。

一天,兩天,三天…

就在第七天的時候,兩人終於是停止了吸收仙氣,他們的身上也是有了一絲蘇醒的跡象。

孟有房看着瘦了一大圈兒的龍兒子們,他也是倍感抱歉。

到底還是龍兒子們承下了這一切。

「進化嘛,多睡一會兒也是好的。」

都已經是這樣了,還能怎麼想,無非就是自我安慰罷了,催眠一下,希望損失沒有太大,也希望這兩個人能帶來一些有用的信息。

否則…

巨木上好像還缺不少的金仙之氣,再掛兩顆果子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這麼想着,孟有房也是等著兩位金仙醒過來。

不大一會兒的功夫,王莽率先醒了過來,垂死病中驚坐起,隨後又咚的一聲躺了下去。

「呃…」

應該是起猛了。

就這樣又恢復了小片刻,王莽終於是轉過頭來:「多謝這位伙家,朕…莽感激不盡,我媳婦兒呢,她怎麼樣,醒了嗎?」

孟有房指了指王莽的身邊,那位史羅也一樣的正在努力的睜開眼睛。

王莽很是欣慰的笑了笑:「還行,都還活着。」

呼~!

長出了一口氣,王莽盯向了孟有房:「這位兄弟請了,在下王莽,這是我媳婦兒史羅,俱是金仙修為,還請兄弟多多照應,日後必有重謝!」

孟有房明知故問:「王莽?新帝?」

王莽的臉色一凝,隨後尷尬的笑道:「那都是過去式了,現在就是喪家之犬。」

既然確認的身份,孟有房也沒藏着掖着,救活了是為啥,不就是圖他帶來的一些消息么。

於是,孟有房直接開問:「你們是怎麼到這裏來的?」

「這裏是聖光天國吧。」

「嗯?」

聽到王莽這麼問,孟有房的眼神不由的犀利了起來。

這可是店鋪之內,一應設施和仙國並沒有區別,而且他也並沒有泄露任何的聖光氣息,王莽為什麼不問別的就問聖光天國呢?

莫非,這王莽是有目的而來?

此時的王莽也是眼裏閃起了亮光,他打量著周圍的陳設,同時他也在打量着眼前的這個救命恩人。

他,是不是那個人呢?

王莽向著孟有房瞅了兩眼,最終小聲的問道:「伙家…兄弟可是孟有房?」

「嗯?!」

這一下孟有房的眼神更加的犀利。

要說他認出來王莽夫婦那是因為他有着系統,可王莽和他素未謀面,王莽怎麼能一下子就喊出了孟有房這個名字呢?

這不科學!

孟有房的眼神變化王莽再次看在了眼裏,他的臉上堆起了笑容:「師弟,師兄總算是找到你了!」

噗!

孟有房不由的噴了口仙氣。

師弟?

這特么的又是鬧的哪一出,哪裏來的這麼個師門關係,難道王莽還是劍嘯仙宗的人不成,這系統上也沒提示有這層關係啊?

???

孟有房的腦門子上問號不停的往外冒。

就在他疑惑之際,王莽手中的白光一閃,一道令符閃現出來:「師弟,這是師父讓我交給你的,時間不等人,抓緊看!」

孟有房下意識的就接了,然後,就讀了。

嗡!

「家主,別來無恙乎?」

老瘋子的聲音響在了孟有房的耳邊,讓他猶如墜在夢中。

「老瘋子,是你嗎?」

老瘋子沒有回話,他只是機械般的繼續說道:「這是一道單邊通信,我研究出來的,厲害吧,這裏有製造方法,送給你了,老頭子我很長壽,可是不會死的,勿念!」

嗤!嗤!

令符開始冒起了白煙,一道信息傳進了孟有房的腦海之中。

「對了,王莽是你師兄,史羅是你師姐,你們要做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