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看藍洛雲的樣子,似乎…並沒有想要防禦!

「嘿。」,嘴角露出一絲狡黠,藍洛雲交叉在一起的長槍已經對著劃了出去,竟然在槍的前面出現了許多條水劍,直朝半空中的勾劍殷而去。

「遭了!」

勾劍殷的心中一緊,看著距離自己本來就不遠的水劍在自己眼中放大,又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藍洛雲,一狠心,將長槍收了回來。

槍不是防禦的武器,如果只是單一的攻擊,或許還可以硬抗,可是這樣的迷離攻擊只能不斷的甩動,這樣一來,就給了對方先機!

「可惡,沒想到這個傢伙的靈技竟然實用的這麼純屬快速。」

手中不斷的轉動長槍,將那些水劍打散,勾劍殷的心中也不停地暗自後悔,「早知道剛才就要快一點。」

看到勾劍殷委屈的收起長槍,落地防禦的樣子,藍洛雲的心裡竟然有一絲暗爽,「哼,叫你在我面前演戲!」

隨著身影一晃,已經跟在水劍後面,朝著勾劍殷攻去。

「好!!」

「司南宗加油啊!」

場外的觀眾已經開始了熱烈的歡呼聲,為藍洛雲的反擊喝彩。

此時的勾劍殷正忙著處理面前的水劍,視線被遮擋之下,竟然忽略了藍洛雲的動作。

「真是可惡,這些水劍,雖然被我打散了,可是卻也附著在我的長槍上,變得濕滑無比,難以把握。」

這樣的情況,藍洛雲早就已經料到了,所以才趁機而上,不打算給他甩乾的機會。

「嗯?!」

勾劍殷剛剛將那些水劍處理好,就看到了那兩道鋒銳,赫然就是藍洛雲的雙槍。

「竟然趁虛而入!你是不是男人!」

「不是啊!」 只求依心 ,藍洛雲連聲應道,「人家還是男孩!再說,有機會不上,那才不是好漢啊!」

「你!」

勾劍殷氣結,只得不斷的後退防禦,眼見著好不容易爭取的優勢又這麼交了出去。



遠處,黑衣和歐陽玄二人正在觀看著他們的比賽。

「這個勾劍殷…輸了。」

「輸了?可是他不過只是暫時陷入下風啊。」,歐陽玄不解的問道。

「所以說,第一個上台的選手非常的重要,因為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告訴你對方的血脈屬性和實力。」

「這個勾劍殷是金屬性,藍洛雲則是水屬性,看上去似乎是勾劍殷佔了便宜,其實他才是被克制的一方。」

黑衣解釋向歐陽玄解釋道:「抽刀斷水。」

乖乖前任你別逃 歐陽玄的眼睛一亮,頓時明白了黑衣這麼說的原因,「看來這個勾劍殷確實已經輸了。」

「那這場比賽,您怎麼看呢?」

「呵呵,不得不說,武聖峰的實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後面會出現什麼樣的變故,不是我們可以猜測的,看比賽吧,哪裡不會有意外呢?」

「是。」

等風來

一直被藍洛雲壓制的勾劍殷懷揣著心中的怒意,眼神也漸漸的變得有些委屈。

「可惡,明明應該是我佔優勢,為什麼這個傢伙竟然會壓制我?」 「不行,這樣下去,我可能會輸!」

咬了咬牙,勾劍殷連續的后跳了幾步,借著這個機會,不斷的甩動手中長槍,將殘留的水漬甩乾淨。

雖然不用這個方法也可以,水漬會慢慢變干,可是相比之下,速度會慢很多。

藍洛雲一見他後退,當然不肯放棄機會,握著自己的兩把傢伙就追了上去,同時看到他的動作,同樣的靈力再次運行了起來。

「又是這個……」

勾劍殷剛剛將自己的長槍弄乾,就看到又幾個水劍飛來,臉色一黑,心中突然有些無言。

「你這傢伙,除了這個東西就沒有別的靈技了嗎?」

勾劍殷一邊忙著躲避水劍,一邊向著迅速靠近的藍洛雲喊到,這一回他沒有選擇用長槍將水劍打亂,而是選擇了躲避。

雖然看上去是水,他卻也絲毫不敢硬碰,畢竟身為靈技,總會有一定的攻擊力,不容小覷。

「哼,這回倒是學聰明了,沒有用武器擋。」,藍洛雲眉毛一挑,頗有些意外,「好吧,竟然你覺得無聊,那我就換一個。」

聽到他這麼說,勾劍殷才呼了一口氣,畢竟那個靈技一直用下去肯定會對他不利。

雖然嘴上那麼說,可是藍洛雲卻並沒有給他喘氣的機會,而是繼續不斷的攻擊著。



「有破綻!!」

被壓制的勾劍殷終於在不斷的防禦中找到了他的漏洞,身體一轉,後腳朝著藍洛雲的腳踢去。

「唔,糟糕。」

一時沒有注意的藍洛雲一低頭,急忙向後跳去,可是還是被踢中了一些地方,身形不穩的落在了地上。

「終於被我抓住機會了!」

勾劍殷知道他被自己擊中,心中突然有一些感動,「幸虧我這麼堅持。」

一感受到自己的攻擊已經影響了藍洛雲,他的靈力就已經聚集向了自己的長槍上,而且不像藍洛雲那樣,他是想發揮靈技全部的能力!

嗡!!

手中的長槍輕微的抖動著,似乎是知道自己委屈了這麼久,終於有機會給那個傢伙一點教訓,發出輕微的嗡鳴聲。

隨著靈力的不斷運行,勾劍殷的長槍上竟然也有著靈力流轉,看起來甚是華麗。

藍洛雲此時也站了起來,看到了勾劍殷的變化。

只見他身上的衣服微微鼓動,眼神里竟然有著一絲勇猛之氣,他右手握著長槍中間,同時曲與腰間,左手緩慢的撫過槍頭。

在他撫過槍頭的時候,本就鋒利的長槍竟然似是有了生命一般亮了亮鋒銳,似是表現著對挑釁自己的人的憤怒。

這就是金屬性靈力的特殊,不管是什麼樣的武器,只要是金屬,擁有金屬性血脈的人都會通過自身的血脈嘗試溝通武器。

這樣一來,不止能夠使用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而且武器的威力也更大,同時靈力還可以給武器增幅,增加它的攻擊力。

當下不敢停留,對於屬性的這些東西,他的老師與他們說過,他可不覺得自己有能力不使用靈技地方住勾劍殷的這個靈技。

身上的靈力不斷的涌動著,被他導入雙槍,畢竟通過武器,他的靈技可以擁有更高的攻擊力。

他的雙槍的前面竟然隱隱出現了兩個動物的頭顱,竟然有一份不弱與勾劍殷的氣勢。

「萬金穿雲刺!」

勾劍殷的口中大喝一聲,右手的長槍終於刺了出去,一道靈力長槍帶著無以倫比的穿透力,向著藍洛雲刺去。

隨著他的攻擊,觀眾都熱烈的歡呼了起來,畢竟被壓制了這麼久,這是他的第一個靈技,怎麼會不讓人激動。

雖然順利的將靈力打了出去,可是勾劍殷依然不敢大意,而是跟著它一起向著藍洛雲跑去。

靈力長槍剛剛飛出去,藍洛雲手裡的靈技也已經準備好了,看了眼不斷靠近的長槍,他的臉上隱隱有一絲譏諷。

「無知…」

「雙龍出海!」

那兩把短槍突然激射出兩道特殊的靈力,說它特殊,是因為這兩道靈力並不是常見的能量體,而是真的像兩條龍的靈獸,盤旋而去。

將靈技打出,藍洛雲卻並沒有像勾劍殷那樣隨著靈技一起進攻。

很快,二人的靈力碰到了一起,可是與眾人想象中的情況不同,並沒有想之前的比賽那樣的轟鳴和爆炸。

只見那條龍形靈力被勾劍殷的穿雲刺穿透,卻並沒有任何的停歇,而是直奔勾劍殷而去!

「不好!!」

勾劍殷的瞳孔微縮,想要避開,卻已經來不急了,因為之前奔跑的慣性力並沒有那麼容易被克服,反而阻礙了他的躲避。

藍洛雲看到勾劍殷的攻擊已經到了自己面前,急忙往旁邊一躲,就躲了過去。

可是他卻沒有這麼好運了,兩條龍形的靈力將他打的倒飛了出去,所幸藍洛雲並沒有想要傷他,所以他並沒有受什麼重傷。

「噗…,怎麼可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勾劍殷吐出了一口鮮血,任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靈技為什麼會穿過藍洛雲的靈技。

還來不及轉過頭,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有一些微涼。

「哼哼,你輸了。」

「唉…」

事已至此,即使他不願意,也沒有辦法,只能等著裁判的結果。

「第一局,司南宗勝利!」

聽到結果的觀眾紛紛鼓掌,慶祝著司南宗的勝利,同時有些人也為武聖峰感到可惜,畢竟第一場就輸了,難免會有一些丟臉。

「看到了沒有,我說了,怕什麼。」,鍾良甩了甩頭髮,看了看剛才那人,「我就說過了,別擔心,你看還不是贏了?」

「是是是。」,那人被他的樣子惹得有些無言,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卻也不好反駁。

「隊長果然英明。」

「行了,別拍馬屁了。」

「嘿嘿。」



「隊長,我……」

「不用多說了,下面交給我們吧,你先去休息。」

「是…」,雖然他的隊長沒有說什麼,但是勾劍殷明白,自己以後想要上場,難了。

這也不能怪他,武聖峰和司南宗的差距本就不大,只是運氣不好,遇到了藍洛雲,雖然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武聖峰下一場選手準備。」



錯吻男神99次 「武聖峰,杜淳安。」

「嗯,快點開始吧。」,藍洛雲顯得有些著急。

「比賽開始!」,裁判直接宣佈道。

與勾劍殷不同,杜淳安聽到裁判聲音一落,就已經將自己的靈力外放了出來,見到此情此景,藍洛雲竟然顯得有些高興!

「嗯,土屬性。」,藍洛雲的口中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躲開了杜淳安的攻擊。

一擊未中,杜淳安的身體一轉,已經朝著藍洛雲再度奔去,雖然身影並不嬌小,但是速度一點不慢!

藍洛雲嘴角掛著一絲微笑,見到他又沖了過來,立刻轉向了裁判。

「裁判!我認輸!」

「認…認輸??」

聽到他的話,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覺得有些奇怪。 正在衝刺的杜淳安一個趔趄,差點翻倒在地,還好及時打了個滾,站了起來。

不只是他,就連觀眾和對面的武聖峰的選手,也有些無語,打的好好的,怎麼突然留給認輸了?搞什麼?

「你確定你要認輸?」,面前的裁判皺了皺眉,看向了藍洛雲,此時的他正一臉微笑的點頭。

「我確定,不能再確定了,我認輸。」

「好吧。」

得到他再一次的確認,裁判才把頭扭向了身後的觀眾道:「這一局,司南宗選手認輸,武聖峰勝利!」

與之前的不同,這一次的勝利並沒有得到那些觀眾的喝彩聲,別說喝彩聲了,連個毛都沒有,甚至還有些人大聲的謾罵。

「什麼玩意兒!打都不打就認輸了?」

「就是,有沒有一點羞恥心!」

「丫的什麼人嘛!」

「………」

然而,這些聲音卻被藍洛雲視而不見,竟然還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然後向各位觀眾行禮,好像再說:我下場了,不必遠送。

杜淳安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畢竟他沒有想過,自己這個對手的臉皮竟然會這麼厚。

「胖子,我回來了。」,藍洛雲在隨後爆發的一片大罵中若無其事的走回了自己的隊伍里。

「什麼胖子?你給我放尊重一點。」,鍾良正雙手抱胸,對著他翻了個白眼,「小爺是你隊長!該有的尊重要有,知道嗎?」

「是,隊長。」,藍洛雲聳了聳肩,眼裡多了一絲玩味,「就算你是隊長,也改變不了長得丑的事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