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前後幾次接觸,她不喜歡對方,甚至是討厭。

“葉天縱,我來了。”

蘇君婉顧全大局,畢竟事關爺爺的生死安危,她不能馬虎。

“???”

而本來已經心如死灰的任雨柔,則是滿臉疑問號,這是什麼情況?

下意識的看向葉天縱,而葉天縱則是緊握着她的玉手,輕輕拍打了下,示意讓對方放心之後,這才微微點頭,笑道:“蘇小姐,今天我們海龍灣開盤,目前還一個客戶都沒有,全去了對面的黃家林園,辛苦你了,幫忙拉拉票,湊湊人氣。”

葉天縱的意思很明顯。

這黃世仁厚顏無恥,直接吹嗩吶,到處拉人,而且還跑到海龍灣內部來。

那就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通過蘇君婉的號召力,估計能分分鐘,讓那些客戶再趨之若鶩的跑過來。

有了人氣,就是初始階段的勝利,至於隨後的銷售,反正昨晚都已經安排好了,不在話下。

“行,沒問題。”

蘇君婉滿臉微笑,點了點頭之後,看着搭建好的舞臺,在助理的攙扶之下,一下子就走上了舞臺,拿着剛由葉天縱親自調試好的話筒,高聲說道:“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蘇君婉,今天非常榮幸,受到海龍灣的邀請,特地前來爲大家演出。”

“只是,剛剛負責人告訴我,這裏一個觀衆和客人都沒有。請問,這是我蘇君婉沒有人氣嗎?還是說我的歌你們不喜歡聽?我的電視劇你們不喜歡看?我這個人,你們不喜歡呢?”

這蘇君婉本身就青春靚麗。

加上她這番話的口吻,更是充滿了嬌滴滴撒嬌意味。

坦白說,這能直接把人的骨頭都給弄酥了。

那些聽聞的觀衆,無不爲之沸騰和歡呼。

“蘇君婉,我愛你!”

“永遠支持蘇君婉!你走到哪裏,我們就走到哪裏!”

“走走走,去海龍灣,蘇君婉在那裏演出,咱們趕緊過去支持!”

“支持支持,必須支持!”

說這番話的,大部分是年輕人居多。

他們都是跟隨着父母過來看,有他們在吶喊,父母們也很無奈,只能夠跟隨着趕過來。

原本冷清的海龍灣,瞬間沸騰了起來!

而相比起之前黃家林園的熱鬧,那邊已經是人去樓空,留下一片狼藉!

…… 很快。

數以千人的客戶,蜂窩涌入海龍灣。

本來以爲勝券在握的黃世仁,現在臉色拉得陰沉無比。

看着站在舞臺上的蘇君婉,他怒不可遏。走過去,高聲喝道:“蘇君婉,你要搞清楚。你是財閥公會派來給我使用的人,你這突然倒戈相向,跑到我競爭對手那裏去表演,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到底是什麼嗎?”

“財閥公會?”

“被派發的人?”

“你神經病吧?”

蘇君婉瞥了對方一眼,高聲說道:“今天,我受到海龍灣邀請,而且,邀請我的人,便是項目負責人任雨柔小姐的老公,葉天縱。我和他,是朋友,怎麼,不可以嗎?”

“你們什麼時候變成朋友了?”

幸福來得太快,砸得任雨柔有些暈眩。

目光疑惑的看着葉天縱,難怪他剛剛那麼淡定,還一個勁兒的佈置舞臺。

他早就知道,蘇君婉會來,憑她的影響力,想要拉攏其他客戶,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只是,他爲什麼不提前告訴自己?

“一直都是。”

“在那次的情侶遊戲之前,我和她就認識。”

“因爲她爺爺有病,我之前幫忙治療過,一來二去,算是朋友吧。”

“老婆,我說過,我醫術還不錯的,我回頭就會給爸治療,你要樂意的話,我也可以給你按摩,放鬆放鬆筋骨。”

任雨柔沒有回答。

保持着沉默。

這葉天縱,現在去糾結他是真傻還是假傻,似乎毫無意義。

關鍵是,他到底有多少能耐?

現在他的這突然出手,的確力挽狂瀾,讓得本來已經岌岌可危的海龍灣,瞬間又起死回生了起來。

“幹得漂亮!”

就連老實人的張天耀,都忍不住誇讚了一句。

喪娃子等農民工,也都紛紛放下手中的工具,幫忙去搭建舞臺,包括是處理項目處的一些閒置物品,給涌進來的客戶們騰地方。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

“這麼多客戶來,茶水都準備好了嗎?”

“還有他們所需要看的樓盤資料,一會兒要買房,拿什麼給他們看?”

葉天縱看着那些還在發呆之中的服務員。

他們本來以爲今天註定是白忙乎一場,但是突如其來的反轉,卻令他們誠惶誠恐。

現在,聽到葉天縱的吩咐,他們也不敢耽擱,馬上就着手準備,開始忙乎了起來。

畢竟,任雨柔還是挺好的領導,說了,今天多賣點力,表現好的,會有不錯的獎金拿。

一切,都開始有條不紊的進行起來。

本來對此已經失望透頂的任鳳萍姐妹倆,現在見到這個局面,既錯愕又驚喜。

她們的內心很矛盾,海龍灣項目,是集團的重點,誰也不希望看到它被毀掉。

可若是讓它在任雨柔的手中走向成功,她們卻並不願意見到。

“怎麼樣,黃公子,戲,好看麼?”

“要不要留下來,再多看會兒?”

葉天縱走過去,樂呵呵的說道。

而此刻的黃世仁臉色鐵青,他總算明白了,這蘇君婉,並非是財閥公會派來的人。

以黃家的實力和地位來說,還不足以讓公會親自派人,是自己多想了。

黃家可不是趙家。

不過,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賤女人,居然會和葉天縱認識。

難怪剛剛那麼淡定,媽的,這是在後發制人啊。

“滾!”

黃世仁氣得渾身都直髮抖,雖然這次吃癟,但是還不至於讓他傷筋動骨。

因爲,他也有後招。

客戶暫時被吸引過去,不要緊。

人都是好動的,相比起歌舞唱跳,恐怕,擂臺的勁爆和刺激更能引人注目吧?

他們黃家一直以來,主營的業務就是體育類的,而這擂臺打擂更是其中的行家,目前,他們家族掌握的精誠武館,在全市大小上百家的武館之中,名列前茅,爲了這次樓盤開盤,他們也是下了大血本,畢竟昨天的財閥會議之中,許忠明提出了明確的要求。

剩下的三大財閥,將會重新洗牌。

誰的貢獻度多,給財閥公會創造的利益大,誰就能夠成爲頭把交椅。

這可是非常誘人的選項。

所以,拿下海龍灣,傳統一系列房產業務,對於黃家來說,就是迫在眉睫的事兒了。

“你小子,別跟我嘚瑟。”

“好戲纔剛剛開始,你以爲,現在客戶都去你們那邊,就穩了麼?”

“我就不信,你能夠化解一次危機,還能化解第二次,第三次……”

對於黃世仁的威脅,葉天縱渾不在意。

他心裏很清楚,對方會拿擂臺的事情說事兒。

早在這之前,他就已經提前跟藥徒子那邊聯繫過。因爲幫助他將門主給治癒,這是天大的恩情,此刻對於葉天縱的命令,他幾乎是言聽計從的,答應說,一會兒在擂臺開賽的時候,他們終南武館就會立刻來人蔘與。

畢竟。

今天既是樓盤開盤的日子,同時也是各大武館一年一度的武林盛會。

隨後。

撂下狠話之後,黃世仁便悻悻然的離開。而跟隨在他身旁的那些吹嗩吶扭秧歌的人,也都是很識趣兒的停止了下來。畢竟,人這裏有大明星坐鎮,而他們,就是鄉野之人,完全就派不上臺面,如果還要繼續堅持表演的話,那並不是民俗特色,而是以卵擊石,完全就沒有可比性。

……

開唱。

相當於是免費欣賞了一次演唱會。

沒有任何的出場費用,只是友情演出,而且,這蘇君婉,對於葉天縱而言,算是刁蠻大小姐的無禮類型。不過不可否認,她在明星這方面,的確有很高的天賦,無論是聲線的優美程度,還是跳舞的靈動性都讓人如癡如醉。

現場人雖然很多,但是並沒有任何的紊亂,都在靜靜的欣賞,該鼓掌的時候鼓掌,該興奮的時候興奮,看起來很和諧。

接連唱跳五六首。

已經徹底俘獲了這些人的心。

直到演出結束,已經是接近上午十點的時候,許多人都跑去要合影和簽名之類的。

利用這個恐襲,任雨柔則是在積極的做着最後的準備,葉天縱也在旁邊觀看。

“馬上要正式開盤了。”

“現在有觀衆,這是好的開始,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們的銷售,就能火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