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的白鬍子老道人看上去頗有一番仙骨,一眼看去倒是人模人樣的。

只是,至於這張臉嘛…… 台上的白石道人看上去頗有一番仙骨,一眼看去倒是人模人樣的。

只是,至於這張臉,記仇的蘇七月如何也不會忘記!

這不就是那個在宮宴時忽然出現的老頭嘛?!上次陰了自己一次的那個。

蘇七月平生最忍不得吃虧,上一回,她早些離開了,這一回,她如何也要報仇才行。哪怕對方是帝國學院的校長!

蘇七月半眯著眼睛,晶瑩剔透的雙眸顯示的全是不善。

這讓台上的白石道人不禁覺得後背一寒。

當下忍不住低聲念叨道:誰在念著我?

但開幕式當前,容不得他出神。

白石道人在不為人知的時候,雖然不靠譜了點,但還是個實實在在的院長。重要時刻,他也不會掉了鏈子。

一改當日在皇宮時候的邋遢形象,也只是蘇七月認出來他一人而已。

至於其他人,包括在現場的衛蘭兒皆是沒有認出來。

而此時,衛蘭兒哪裡還有在皇宮時候的嫌惡?那一雙眸子,早已被崇拜所佔據了。

蘇七月見了如此,心下不由嘆道:所謂此一時,彼一時也不過如此了。

正想著,白石道人又開口說話了:「今日,便是一年一度的招生大賽要開始了。希望各位做好充足的準備。我宣布,帝國學院招生大賽,正式開始!」

「如往常一樣,招生大賽分為文比與武比,最後收錄按照綜合數據進行排名,錄取前三百位。」

「三百?那麼多?」蘇七月嘀咕道。

這話已讓她旁邊的人聽到,只見那人用極其奇怪的眼神看著蘇七月,「多?還少了唉!三萬考生爭三百名額,哪裡是多了?」

「百里挑一?」蘇七月挑眉。

「正是!」那人又道:「還不知今年我有沒有機會進去了。」

「一百人爭一位,那也不多。」想起華夏幾十上百萬考生只是為了爭某華大學的幾十個名額,蘇七月又淡淡說道。

某華大學的招生,說是萬里挑一也不為過。

只是那人卻不知更加嚴格競爭,聽了蘇七月的話,心頭不由得一跳,問:「這還不多?」

「委實(確實的意思)。」

「噫!」那個人感嘆一下,「我如今已有十八歲,過了這個年紀,帝國學院便不願招我了。」

「帝國學院還有年齡要求?」蘇七月微微覺得奇怪。

在十萬年前的學院里,是不要求年齡的。

實在是有些人天賦開發的晚,但後期爆發力驚人,學院不願丟失這一批優秀的學生,故而從不曾設置年齡要求。

如今說起來,蘇七月還是第一次聽聞有學院有年齡招生的事兒。

而那人也不似其餘人眼高於頂,當下也笑著跟蘇七月解釋:「大部分學院都有學院年齡制,畢竟起步太晚的,導師說容易硬了經脈。介時不好修鍊或是修鍊速度過慢。也就有了這項規則。」

那人原以為蘇七月聽了會附和幾句,卻沒想到蘇七月勾起了嘲諷的笑。

這讓那人不禁覺得稀奇,正欲問是何故。 未等那人開口,便聽蘇七月罵道:「無知!」

這話讓那個人心頭不禁的重重一跳,沒有過多猶豫,他幾大步跨上來,急忙捂住了蘇七月的嘴巴,看了一下周圍,低聲說道:「你不想活啦?」

蘇七月瞪他一眼,卻沒有說話,只將餘光撇在他的手上。

那人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瞬間領會意思,似乎是條件反射似的,訕訕的鬆了手,又不好意思的似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道:「抱歉,抱歉。」

「我如何了?」蘇七月沒有回答那人的話,反而接著上面一個話題。

「吶!」那人指著白石道人,道:「提出年齡制的人就是他了。」

「那白鬍子老頭?」

那人聞言抽了抽嘴角,隨後點了點頭。

「切,無知還不讓人說么?」得知是那老頭,蘇七月也不需顧著甚麼了。

畢竟一個坑過自己的老頭還指望自己給他好臉色看?做夢呢吧?

但蘇七月雖然是說的小聲,可是周圍的人也是聽得見的。

他們皺著眉,正想知道是誰敢對他們心中非常尊敬的白石道人出言不遜,回過頭來,眼睛卻直了!

這天仙似的可人(可愛美麗的人)是誰?

雖說模樣尚是青澀了些,但到底也是因為未長開的緣故。

只是少年時已有這個姿容,待日後成長了,還不知會如何禍水!

蘇七月的長相倒是仙的,萬年不變的冰塊臉也給她添了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

只是那一身紅裙,卻硬生生給折了幾分仙氣,反而烘托出戾氣。

眼底的厲光乍顯,她倒是輕狂的多。

明明是仙子的容顏,卻更像是地獄的女王!

男人們為之驚艷,女人們為之嫉妒。

而她呢?驚起人們心中的微瀾,卻不負責的偏立彼岸。

至於她身邊的那個人,似乎是個二愣子。壓根沒察覺到周圍有那麼多雙眼睛朝自己這一邊盯過來。

他仍是開口道:「可白石道人是南宇國最有學問的人了。」

蘇七月懷疑的打量了一下台上人模人樣的白鬍子老頭,不由得又想起宮裡出現的邋遢老者。

頓時,蘇七月搖了搖頭,懷疑道:「就他?」

「嗯嗯!」那人重重的點了點頭。

如果有現代的顏狗在這,肯定會被這個人萌化。

該男子,長的確實是明星臉。白白凈凈的,大雙眼皮,只是眼神太無辜且純凈。有同一隻貓咪一般,呆萌。

人吧,經過聊了一段話的時間,蘇七月也知道對方沒有什麼心機。至少目前,蘇七月是這樣認為的。

只可惜蘇七月不是顏狗,在蘇七月眼裡,世上本來沒有美與丑。只是個人觀點認為而已。

所以,蘇七月身旁的女子都被這傻小子收服的時候,她還是一臉冷然,還是那樣無動於衷。

故而,蘇七月同情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嘆道:「弟弟,你還是太年輕!」

少年:「……」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似乎我比較大。

沒有等少年把這話說出來,蘇七月便繼續開口道: 「弟弟,你要知道,世上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最有學問』,因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沒有人是『最聰明』或是『最有學問』的。

三千世界,我們本是滄海一粟,如果人僅限於『最有學問』的層面上,他就只會滿足於現狀,於是他就不會進步,不會追求,放棄自我。哪怕他真是『最有學問』的人,也會因此淪陷。

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思進取,只會退步。在殘忍的競爭里,靜止了,就代表退步了,並非你學的知識少了,而是因為對手更加強大了,以烘托出你的弱。所以世界上哪裡來的『最有學問』呢?」

蘇七月說完,自己卻懵了。

她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對一個陌生人說出那麼多的大道理。

而且還很自然的叫了聲『弟弟』?

彷彿是已經做過千萬遍的事情一樣。

但是,搜了一下原主的記憶,蘇七月卻並沒有搜到關於眼前這個男子的消息。

秀眉微微皺起,最後還是平了下去。

只是心底卻忍不住疑惑了。

她,蘇七月,十萬年前名叫風華,倒是有個乾弟弟叫慕容宸澈。

那會,她就喜歡這樣教訓那臭小子。

蘇七月自認自己不是多管閑事的人,所以應該不會覺得對方跟自己弟弟的性格相似就習慣性的教訓別人。

除非眼前的這個人是自己的乾弟弟。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只是,十萬年已經過去了,他哪裡還會在這人世?

況且對方的模樣還與自己慕容宸澈不一樣。

想著,眼中就不禁泛起落寞,強迫自己斂下眼中的落寞,蘇七月乾笑道:「我走了。」

那人愣愣的「噢」了一聲,等蘇七月走沒影了,他才反應過來。

「噫!」那人感嘆一聲,隨後摸摸自己的腦袋,道:「如果不是因為她的長相,我都以為她是姐姐了。」

他,慕容宸澈。

是十萬年前慕容世家的公子。

只是在風華歷天劫失敗后不久,大陸也發生了變化。

原本一塊崇玄大陸分化為兩百多塊。

有分割,就會有空間裂縫。

一旦掉進空間裂縫之內,假若自身不夠強大,就會被空間裂縫捏碎。

就算實力足夠強大,也會因為受到空間擠壓而受重傷,萬一掉進了其他不友好的界面,也會失去性命。

故而,那一次大亂開始,玄界死了無數強者。作為主大陸的崇玄,也消失在玄界之內。

隨著時間流逝,原本在這一次大亂勉強存活的人,又奔了黃泉。

而煉丹師,因為原本就多,本就是將近每個人都會煉丹的。因此倒沒有滅絕,只遺憾的是,它卻一代不如一代了。

至於其他特殊職業,更是直接絕了!

就是當初作為人滿為患的練陣師也成為絕跡,唯有他們留下的法符,還存有少余。

後來,除了兩百塊小的崇玄大陸,還陸續衍生了其他大陸。

但是這些無非也是,原本存活下來的強者為了自己的後人而用自己的生命以及精血開闢出來的陸地而已。 所以這些新的大陸並不存在新能量。

而,慕容世家。因為原本就擁有小型空間,所以存活了下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家裡的長老們卻一直禁止小輩們出門。

每當談起這事,長老們便會板著一張臉,讓人如何也不敢開口。

十萬年過去,也有很多人因為沒能達到那個境界死亡了。

慕容世家的長老也只活下四個,如今他慕容宸澈的小輩們倒是稱之為太上元老了。

是的,時間逝去,慕容宸澈不再是小夥子。

倘若在慕容世家,還是有人得尊稱他一聲太上長老。

如果不是那四個太上元老忽然找他,他也會忘記,已經十萬年過去了。

話說起來,慕容宸澈距離十萬年前還是第一次出來呢。

當然,他不可能是偷渡出來的,畢竟他沒有那個能力。

而是,太上大元老忽然傳召他過去,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十萬輪迴,天命所歸。」

「嗯?」慕容宸澈不是非常懂得這句話。

似乎也猜到了慕容宸澈不會聽懂,太上大元老再次開口:「你應該尋找風華了。」

那一刻,慕容宸澈一下子就懵了。

「風華……姐姐?」

「嗯。」太上大元老淡淡的點了點頭。

「可是……」她不是沒有渡劫成功么?

後面一句,慕容宸澈並沒有說出來,但是太上大元老卻秒懂了他的意思。

一般來說,到達紫階之後,修為每漲一個境界,就會經歷一次天劫。

沒能熬過去,就是魂飛魄散。

當年的風華,真真正正的沒能熬過去。所以,大家都知道我,她只怕是魂飛魄散了。

只是為什麼此下太上元老們卻讓他出去尋找風華?

知道慕容宸澈疑惑,太上大元老便道:「都是劫罷!你只需知道她在東側崇玄大陸的南宇國帝國學院之內就好。方才本座廢了三千年的修為算出,她如今的地點,轉世后模樣沒有變化。具體地點,本座會送你過去,但是你得需吃下偽齡丹才行。」

「為何?」

「外邊的大陸,如今學院不收錄年齡大的學生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