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吶喊之聲突然出現在腦海,李逸晨頓時全身突然一震,兩眼突然睜開,有得卻是無比的清靈。

念力!李逸晨知道剛才匯入體內的力量乃是青雲閣眾人的念力,而腦海中的聲音則是他們內心的吶喊!

自己不能輸!否則天運神劍將會落入敵人,而青雲閣所有人亦會隨之覆滅,自己背負了這麼多,有什麼資格去放棄!

如果說之前李逸晨只是想為劍靈多拖延一些時間的話,那些來自青雲閣眾人念力的吶喊,卻令李逸晨意識到,自己的目標不應該是拖延時間,而是抗過天劫,成就真正的道胎之境,持天運神劍,遇神斬神,遇魔滅魔的為青雲閣死去的所有人報仇,再還聖域一個強盛的青雲閣。

心念的變化,加上進入體內的念力彷彿亦壓制著來自神魂灼痛,李逸晨整個人氣勢陡然一變,抬頭望向上空仍然不斷垂落的火雨之際,哪怕是仰頭,但眼神之中流露出來的卻是俯視之意。

「這……這怎麼可能?」 帳暖不識君 看著李逸晨的模樣,在場七聖皆是一驚,誰也沒有想到原本已經崩潰邊緣的李逸晨會突然變得如此生猛起來。

「難道……他真的能抗過噬心之火?」羅天祖師有些不敢相信的震驚道。

但李逸晨接下來的行為卻令他們發現剛才他們的震驚實在有些不應該,因為他們的震驚應該保留在這一刻!

「考驗我?那你也得先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考驗我的資格!」一聲厲喝之中,李逸晨整個人縱身而起,背後的星辰天河圖猛然飛出,化著漫天星辰,向著上空火雨直罩而去的同時,李逸晨雙手道訣不斷的變化。

「玩火,我也會!滅世!」一聲厲喝聲中,方圓數百丈瞬間化身火海,滾滾火浪滔天而起,不斷的卷向上空落下的火雨。

而這一刻七大聖身體早已本能的移至火海數百故之外,哪怕早已見過無數大風大浪,但在這一刻,他們卻一個個大瞪著雙眼,彷彿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一般。

不要說他們,哪怕是上界那些不可一世的天才產在面對道胎雷劫之時也只是想著如何安然渡過,而如今李逸晨卻干出討伐雷劫的壯舉,可以說無論他這次渡劫成功與否,他這份勇氣都值得所有人記住他的名字,他的這份壯舉,也足以令所有人生了出敬佩之意…… 不過只有李逸晨知道自己的這等壯舉,其實不過是之前遭遇噬心之火的焚燒使得神魂極不穩固,而又受到諸多念力的影響下的一次衝動之舉。

但這等衝動之舉形成之時,李逸晨卻感覺神魂所承受的壓力驟然銳減,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李逸晨卻不打算放過這樣的機會。

一縷意念透入逍遙神戒,頓時一團來自火靈的本源之火從逍遙聖戒中竄出,再配合著李逸晨靈火三式中的滅世式!

瞬間彷彿火上澆油一般,使得身前這片火海變得更加的狂暴起來,李逸晨更是一拳又一拳接連不斷的向著上空直轟而去,剎那之間地動山搖,天地突變。

噬心之火雖然乃是最強的神魂之劫,但持續時間卻要相對短上許多,原本就已經尾聲,再承受著李逸晨這等不記成本的攻擊,四周的火雨更是變得淡薄起來。

而就在此時,一聲清脆的劍嘯從李逸晨上空傳出,李逸晨抬頭望去之際,只見兩把天運神劍已經合而為一,而那一聲劍嘯聲中,他也感受到劍靈那個老神棍的氣息,臉上不由一喜。

但接下來,整個空間中的赤紅卻發瘋似的像著新生的天運神劍奔涌而去,無論是李逸晨的攻擊還是上空落下的火雨,此時都以劍身為中心,瘋涌而去。

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李逸晨感覺神魂中被焚燒的力量亦在快速的減弱著,直到沒有感覺。

微微內視,李逸晨發現自己的神魂在這九死一生的經歷之後變得堅固無比,甚至比之肉身也相去不遠,更與丹田中的道胎有著一種無言的聯繫,彷彿在某個契機之下兩者就能合而為一一般。

就在此時又一聲劍嘯傳來,整個空間為之一震得同時,遠處七聖眼現驚駭之際身上亦散過一層淡淡的光芒,似乎在抵擋著那一聲劍嘯所帶來的壓力。

嘯聲止,李逸晨整個人全身一陣輕鬆,他知道這一波雷劫自己又算是抗過去了,只不過此時上空的氣旋卻變得無色透明起來,甚至若非有意觀察,估計都會令人覺得整個道胎雷劫已經結束,因為那氣旋連半點所得都沒有釋放出來。

肉身、神魂都已經安然渡劫,李逸晨感覺自己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服,雖然眼前的一切依舊沒有半點變化,但此刻看著世間的一切之時,卻發現自己彷彿一眼就能看清本源,就連空間中流動的天道之氣此刻也變得無比的清楚起來。

更是有一種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李逸晨覺得此刻若是自己再次施展仙劍技的湮滅式,不僅不會像之前那般全身被掏空,威力更會比之前更加的強大數倍。

這就是道胎境嗎?李逸晨心中不由泛起一個問號!

「現在還不錯,如果你能抗過最後一劫,天地之伐,那就能成為真正的道胎境了!」就在此時李逸晨的腦海中傳來劍靈的聲音,而與此同時,天運神劍也已經飛回李逸晨的手中。

「老神棍?你好了?」雖然一直擔心著劍靈的情況,但李逸晨更多的還是沉浸在自己渡劫的過程中,這是一種本能,如今聽到劍靈的聲音,感覺到握在手中的天運神劍似乎又沉重了幾分,心情更是大好起來。

「算不上好,不過助你應付眼前的情況應該問題不在太大吧!」劍靈帶著幾分興奮地說道,「如今這幾個傢伙居然主動送上門來,將他們一起留在此地,完成你最後的心結,這對你進入上界之後的修鍊來說也是好事一件!」

佳期如夢 被劍靈這麼一提醒,李逸晨也才發現不知何時六大勢力的大聖境祖師已經出現在這裡,只不過這一刻他似乎不再有被他們的氣息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

「你是說你現在能幹掉他們了?」雖然感覺自己的實力有了質的飛躍,但李逸晨仍然沒有自大到覺得自己可以以一敵七的步。

「若是給我個三五年的時間消化那把神劍中的力量,幹掉他們到不是問題!」雖然如今沒有這個能力,但劍靈彷彿依舊不把聖域當世七大頂尖人物放在眼裡一樣。

「那你的意思是……」李逸晨頓時有些不解起來。

「我的意思是,你如果不幹掉他們,那麼他們肯定也會幹掉你來搶奪天運神劍,所以,你沒沒得選擇!」劍靈微微一笑說道。

「少說廢話!」李逸晨知道劍靈肯定不會無的放矢,既然剛才那麼說,肯定就有他的手段。

「其實也算他們命運不濟,連我都沒想到你小子的天地之伐居然是無圬凈身劫,此劫所伐乃是因果!」劍靈當即解釋道。

「因果?」李逸晨更是不懂起來,不過相比起剛才用無知去渡劫,此刻他自然不會放過劍靈這個百科全書了。

「無圬凈身劫,又稱之為因果劫,也就是說你如果一生之中惡事做得太多,那麼在此劫之下要承受的壓力也就會無比的巨大,甚至可能直接令你滅亡,這與修為已經沒多大關係,這是天命所致,但如果善事做得多的話,此劫不僅不會給你帶帶任何影響,反會帶來不少的好處,這便是因果輪迴,種因得因,種果得果!」劍靈當即解釋道。

「那你的意思是此劫之下,我將得到極大的好處?」李逸晨頓時眼前一亮問道。

「能別這麼不要臉不?」劍靈不由白了李逸晨一眼,「只能說你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在本尊的監護之下到也沒有做什麼惡事,所以此劫之下,縱然得不到好處,但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那這和對付他們有什麼關係?你不會覺得我渡劫之後,再加上如今的你能以一敵七吧?」雖然知道道胎雷劫自己已經算是安然渡過,但李逸晨可不覺得自己真正的就安全了。

因為剛才的交談中,他已經感覺到劍靈雖然比起之前強大了許多,但氣息卻極不穩固,吹吹牛,擺擺造型還行,真要動手的話,那現在還不堪大用。

「你是不是被第一波劫雷把腦子轟傻了?你雖然有本尊的監管,但那七個傢伙卻沒有,混到如今的境界,他們誰會像你這樣乾淨,只要把他們拖入無圬凈劫之內,到時他們實力大損之下,我們幹掉他們自然也就不是不可能之事了!」劍靈一臉得意地說道。

「好像有幾分道理!」雖然那七個傢伙如今距離甚遠,但渡過前兩劫之後的李逸晨卻有把握在他們閃避之前靠近他們的身側。

「看樣子李兄渡過道胎雷劫已經不是問題是,恭喜恭喜……」劍靈認得出無圬凈身劫,羅天祖師等人與上界有著密切聯繫,自然也識得此劫。

從他們對李逸晨調查,他們知道李逸晨渡過此劫已經不成問題,而一道渡劫成功,那麼李逸晨也就站在他們同一個層面,此時說起話來自然也要客氣得多。

「我在這裡渡劫,你們齊來觀禮,若是失敗那豈不是令你們失望!」李逸晨微微一笑,雖然上空的劫雲還在醞釀著下一波的攻擊,但心中無愧的李逸晨卻已經不再擔心。

「說得也是,不過話說回來,李兄如今只怕還不足百歲吧,這般年齡便入道胎,別說整個聖域前所未有,哪怕是在上界也不多見啊,我想李兄的未來的成就一定是我等難以比擬的!」羅天祖師彷彿沒有聽出李逸晨話中諷刺之意。

「這點就不勞幾位操心了吧!」李逸晨微微一笑說道。

「必要的操心還是應該的,畢竟李兄怎麼說也是出自我們聖域,不過馬上上界就有更強大的存在下來追尋天運神劍,李兄雖然實力與潛力都驚人無比,但說句難聽的話,面對著上界下來的強者,以你如今的實力只怕還有些不夠看,所以我有一個建議,不知李兄是否願意聽上一聽?」羅天祖師依然面帶微笑地說道。

「什麼建議?」李逸晨不置可否地說著,如今上空的劫雲還未完成醞釀,他同樣需要拖延時間,等待著天劫降下之際將他們一起籠入其中。

「其實你也知道,你剛渡過劫哪怕有無圬凈身劫的幫助,只怕短時間內也無法達到全盛狀態,而你手中的天運神劍如今在也只是強弩之末,至少三五年內發揮不出全部的力量,與此我們拼得你死我活,不如我們合作,我們六大勢力出人出力幫助青雲閣重建,並且馬上可以助你滅掉給青雲閣帶來災難的雲嘯閣,而你需要在上界之人來之時,表示出與我們共享天運神劍!」羅天祖師一本正經地說道。

此言一出,清風大聖頓時臉色不由一變,突然之間他發現原本覺得將整個聖域玩弄於股掌間的他如今卻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決定。

「可以,我渡劫之時你們可以動手,我渡劫之後,我要一個再無半點戰鬥力還活著的清風大聖,你們做到,我們合作,你們做不到,那就賭你們今天能不能把我留下吧!」李逸晨沒有半點猶豫地說道。

「好!李公子果然爽快,你放心若是連這點都不能做到,那麼我們六大勢力也沒有必要再在聖域之上立足了!」羅天祖師與其他五人眼神交換之下目光幾乎同時落在清風大聖的身上。

至於李逸晨合作之後,他們真是像羅天祖師說的那般還是另懷鬼胎那就不得而知,但此刻他們要解決清風大聖的念頭卻是一致的。

「你們……你們不會真相信他的話吧?」感覺全身氣機被鎖定,清風大聖暗聚天道力的同時,神色微微有些慌亂。

「清風兄,這就不對了,難道你認為我們當初就真的相信雲嘯閣編造出來的謊言嗎?這並不重要不是嗎?」羅天祖師不屑一笑地說道。 極品養成系統 「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討教一下你們的高招吧,不知道幾位是打算車輪還是群攻呢?」清風大聖亦知今日之事已經不是依靠言語就能解決的,不過雖然身處險地,但他同樣不願束手待擒,而且他更自信,若是自己想逃,只要肯付出一些代價,也不是做不到。

「清風兄乃一代俊傑,我等又豈會群攻於你,不如就讓我先來討教一番吧!」羅天祖師微微一笑說道。

「羅天兄號稱當世第一人,今日能得到指教到是人生大幸!」清風大聖笑了,因為對方選擇車輪則說明他們並沒有真正和李逸晨合作的意思,之所以車輪那是因為他們需要分出一些人手來監視李逸晨,否則一旦打起來,他們不能快速的制服自己,到時李逸晨渡完無圬凈身劫直接開溜,他們可是連哭都沒地方。

清風大聖相信這點自己能看到,李逸晨自然也能看出來,到時只需要李逸晨製造一些在風波,那麼眼前這六個傢伙自然會更關注於他,到時自己想要脫身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一切只有撐到李逸晨渡完劫便可。

雖然自己布下的千年之局,甚至連冷心月都捨棄,但如今卻因為李逸晨的道胎雷劫令這一切都成為他人嫁衣,清風大聖也沒有辦法,畢竟他知道現在自己的關鍵已經不是是否能搶到天運神劍,而是是否能保住性命。

「諸位,其實我覺得自己的仇還是自己動手來報更好一些!」就在此時,李逸晨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眾人身邊,接著一片光幕垂落而下,將眾人一起籠入其中。

「你……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你這是在找死!」

察覺到李逸晨突然過來,眾人皆是一驚,任何人不得靠近渡劫者,否則所有人都要承受威力倍增的天劫,這是鐵律!

所以沒有人想到李逸晨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而當他們反應過來想要逃遁之時卻發現這片空間已經被天劫之力鎖定,根本沒有離開的可能。

也就是說現在他們要同李逸晨一同受劫,雖然在場之人修為強勁,但同樣誰也沒有把握渡過威力倍增的天劫,何況深知無圬凈身劫的他們更明白自己做過多少齷齪之事,又將要承受何等的劫罰。

其實從李逸晨的內心也更希望等羅天祖師與清風大聖血拚一場之後再來出手對付他們,但就在這一刻他卻已經感應到天劫完成醞釀,無奈之下亦只得提前出手。

「找不找死,那也得渡過劫再說,不是嗎?」李逸晨微微一笑。

「看來你所圖不小啊!」在場一個個都是老成精的人物,微微的錯愕之後回過神來,自然明白了李逸晨的想法。

「想要天運神劍,你們只管出手搶奪,殺了我李逸晨,那是我技不如人,但你們卻對無辜的青雲閣下手,並且明知是雲嘯閣的陰謀,你們仍然為了自利不惜滅了青雲閣,難道這筆血債不應該用鮮血來償還嗎?」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事到如今李逸晨也沒必要在隱瞞自己的想法。

「好……好……我今天到要看看,你憑什麼能有如此大的底氣!」見李逸晨已經把話說白,羅天祖師也不再廢話,一聲厲喝之間,當即身影一閃,一掌向著李逸晨橫拍而去。

揮手之間,無數的天道力無形化有質,如颶風,似利刃,激起滾滾風雷之聲,震得天地動搖,整個天地之間彷彿只剩下這一隻手掌,世間一切彷彿都被其遮掩。

大遮天手!

近神塔不傳之秘,據說修鍊到精深之境,揮手之下滅世創世亦非不可。

感覺到這一掌比當初清風大聖的手印要強出數倍,李逸晨卻覺得給自己帶來的壓力卻不如當時,這一刻李逸晨知道自己的境界已經提升到自己從前都不敢想象的地步。

內心自信之下,李逸晨體內天道力微微涌動之際,隨手一揮之間,瞬間空氣中無數天道之氣瞬間盪於天運神劍之上,迎著襲來手掌一劍直刺而出。

時間與空間在這一劍之下彷彿失去了任何的意義,因為就在李逸晨意動的那一瞬間攻擊已經形成,天運神劍的劍尖便已經直刺在手心之上。

轟……轟……

劇烈的轟響之中,兩人迅速飛退之際,四周空間無數脆爆此起彼伏,雖然只是攻擊的餘波,但其中的強度也絕對不是亞聖階武者所能承受。

道胎境,原本是這樣子!

直到這一刻李逸晨才明白為何自己與清風大聖交手之際,用盡所有手段仍然難逃一敗。

道胎境,一旦道胎成形,那便是溝通天地,借天地之威為已所用,每一擊之間所調動的都是天地之力。

而道胎境之下,再強之人都是通過修鍊將力量聚集在丹田之中,戰鬥時候再將這股力量以攻擊的形式爆發出來。

而道胎境雖然也要煉力入體溫養道胎,但在戰鬥的過程中,卻是以道胎為引,溝通天地,納天地之力為已所用。

人力終有限,天地威無邊!這其中孰高孰低自然不問可知,而道胎越強,所能藉助的天地之威自然也就越強,那麼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自然也就越強!

直到此刻李逸晨才算徹底明白為何道胎境有著俯視眾生的能力!因為道胎以下再強也是人力,而道胎之上,乃是天地之威與人力的結合,乃是天人之力,這中間的距離已經不一個境界所能形容的。

不過李逸晨終究還是沒有渡完自己的道胎雷劫,所以道胎的凝固上自然比不過已經在這個境界上沉浸多年的羅天祖師,所以剛才的碰撞,哪怕有天運神劍在手,仍然沒有討到半點便宜,甚至還吃了一些暗虧。

但吃虧並未受傷,這令剛才在清風大聖手下險些喪命的李逸晨頓時信心十足。

「你也不過如此!」李逸晨今日屢屢出人意料的表現令在場之人皆有一種看不透他的感覺,但如今的交手卻令羅天祖師對李逸晨的實力有了一個清楚的認識。

雖然還未渡完道胎雷劫便有著不輸於當初渡劫完成的他的實力,但是如今在這個環境中,李逸晨這點實力卻有些不夠看。

而他無論再有潛力也註定不可能再有成長起來的機會,因為死人也不可能再成長的。

「幹掉他天劫自破!」降龍祖師此刻也不及多想,一聲厲喝之間向著李逸晨猛撲而來。

與此同時,其他幾人就連清風大聖也齊齊出手!

籠罩在天劫之下,他們可誰都沒有能夠安然渡劫的把握,那麼天劫直接降臨之前幹掉李逸晨自然是他們最保險的選擇。

不過李逸晨從一開始靠近便已經知道他們會有這樣的想法,剛才與羅天祖師的交手也只是為了驗證自己的實力,所以在身體後退之際,整個人便已經開始閃避起來,七大聖出手,雖然他不可能完全避開,但卻可以做於傷害最小化的選擇。

轟……轟……不過即使如此,落在李逸晨身上的攻擊仍然非同小可,甚至比起之前第一波的伐身雷劫也只強不弱。

噗……噗……哪怕借天運神劍之力,李逸晨化解了大部分的攻擊,但重創之下的李逸晨還是忍不住一連噴出幾口真血。

真血噴出,整個天地瞬間變得一片赤紅,面對如此的詭異,七大聖此刻也顧不得攻敵,一個個調動著天地之間,瞬間將全身防得密不透風。

接著八道赤紅光柱從天而降,瞬間將八人籠罩其中,接著李逸晨便感覺彷彿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透過光柱不斷的注入自己的體內,使得自己剛才所受的傷害瞬間痊癒,並且這股力量還在繼續在滋養著自己的肉身與丹田中的道胎。

無圬凈身劫?因果輪迴?感覺到身體的變化李逸晨地立刻想起劍靈對最後這一道天地之伐的解釋,再抬頭望向其他幾人之際,卻見剛才還耀武揚威的七大聖,此刻一個個滿臉的痛苦,雖然在拚命的抵抗著襲入體內的力量,但好像情況也不是十分樂觀。

尤其是清風大聖,如今才被光柱籠罩片刻整個人卻已經大汗淋漓。

「看來幾位這一生可沒少做壞事啊!」李逸晨感覺到那股力量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引導,便在滋養著自己的身影,眼中不由閃過一抹精光,他知道眼前就是自己為青雲閣死去之人最佳的報仇時機。

「諸位,如今現在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不想死,我們就得彼此相助,否則只有被他逐個擊破的結果!」無盡的痛苦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到連平常十分之一都難以發揮出來的清風大聖並沒有理會李逸晨,而是對其他幾人說道。

「同意!」

「同意!」

事關自身生死,這一刻所有人自然不會再去計較其他,只有先把性命保下才是王道。

而就在此時,李逸晨卻感覺手中的天運神劍變得無比的炙熱起來,劍身也由黝黑變得通起赤紅。

「我去……那兩道子劍靈這些年不知干過多少壞事,如今都算在老子頭上,真他娘的倒霉,你別管我,先解決他們……」就在李逸晨感覺到天運神劍的異常之際,腦海中傳來劍靈在十分痛苦的聲音…… 「我到覺得這是對你這個老神棍一直以來忽悠我的懲罰!」李逸晨幸災樂禍之間將手一松,天運神劍懸浮而上,李逸晨便不再過問。

劍靈的聲音雖然略顯痛苦,但李逸晨卻沒有聽出半點惶恐,想必不會有什麼危險,他自然不用擔心,何況就算真的有危險,在這樣的天劫之下,李逸晨也只能說無能為力。

而如今眼前方七人卻已經成犄角之勢站位,似乎自己無論向誰起攻擊都將同時受到七人的反擊。

李逸晨卻是微微一笑,腳下一連九步踏出,瞬間完成成陣九步,接著一聲巨大的轟響瞬間爆炸開來,無數塵煙翻滾之間,七人雖然略顯狼狽,但卻誰也沒有受傷。

「如果你就這樣手段,我建議你還是想想天劫之後如今逃命吧!」感覺到李逸晨的攻擊力度,羅天老祖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個年頭沒有被人逼到這般境地了,而李逸晨做到了這點,他必然要為之付出沉重的代價。

「是嗎?」李逸晨微微一笑,手中卻擺起仙劍技的起手勢。

雖然如今自己幾乎已經可以是道胎境,但對於陣道的領悟還未達到聖階陣師的地步,同時整個聖域聖階陣法亦少之又少,所以剛才李逸晨九步成陣所用的也僅僅只是亞聖階陣法,否則也不可能瞬間完成。

不過李逸晨也並沒有希望憑著陣法的攻擊一擊奏效,他只是想試探一下如今七人能發揮出來的力量而已。

如今心裡有數了,自然要施展真正的殺手鐧了!

手中無劍,如同從前一般,右手並出劍指,而這一刻四周無數的力量卻不是從李逸晨的體內注入,而是不斷的淬取著整個天地之力,剎那之間李逸晨的指尖吐出數丈大小的劍芒,劍芒之上法則符文如同一個個蝌蚪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起,散發出一陣令人心悸的氣息。

在場七人臉色不由一變,甚至見識過這一招的清風大聖更是心驚不已!

只有偽道胎境的李逸晨憑此一擊便震得全盛時期的他體內氣血翻滾,如今李逸晨實力大漲而自己的力量卻連十分之一都無法發揮出來,此消彼長之下,。哪怕如今與其他六人聯手,清風大聖仍然覺得極不樂觀。

而此時身體少了那種被掏空的感覺,在蓄勢的過程中,李逸晨更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式的不凡,同時心中亦在這個過程中生出更多的感悟。

隨著這種感悟的不斷加深,劍芒之中的法則符文涌動的更加的頻繁起來,逐漸所有的法則符文徹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化著一個字,湮!

而此時李逸晨感覺劍芒的內勢亦達到巔峰,一聲厲喝之中一劍猛然斬出。

霎那之間天劫形成的無盡赤血之中出現一道灰白的光芒將其一分為二,無數的力量從莫名的時空不斷匯入劍芒,使得這一劍劃過天際之際,不僅聲勢不減,反而再在不斷的攀升。

那劍芒劃破天際,看上去像是一把巨劍,仔細一看,其中又彷彿在孕育著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更能一種瞬間萬載的感覺,彷彿天道之意在這剎那芳華之間得到淋漓盡致的演繹,而最終崩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