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通怎麼可能讓林朝英給抓住了?這要是被抓住了,那真的是比死還難受。

周伯通想躲,可是周伯通可沒有林朝英強,林朝英想要抓他,他根本跑不了,周伯通無奈只好出手了!哪怕就算是傷了林朝英也絕對不能讓她帶走。

「轟!」周伯通一拳打出,一下子就被林朝英給接住了。

「我就說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想要傷我,現在你不走也得走了!」

「朝英姐!是你先出手的啊!」周伯通那個心累啊!都說女人不講道理,以前他不懂,現在他懂了!真的是一點道理都不講啊!

「住手!小英,放開師弟吧!」一直躲在一旁的王重陽走了出來。

其實王重陽早就出來,只是當看到林朝英的時候,他立刻就慫了,這一輩子林朝英就是他心中的坎,是他的魔障,看到林朝英他就想要躲,可是誰知道這周伯通一點都不爭氣,直接被林朝英拿下了!

王重陽到不擔心林朝英會對周伯通做什麼,可是這要是真的被抓進古墓,自己若不去古墓救周伯通,那他估計一輩子都不可能出來了!可自己若是進了古墓,周伯通能出來,可自己卻出不來了!

「呵!終於捨得出來了!我還以為你要躲一輩子了!」林朝英一臉嘲諷的看著王重陽。

「朝英姐!你看!師兄出來了,能不能放了我!」周伯通想要儘快的逃離林朝英的魔掌當中。

「滾!」正主出來了,林朝英也沒有必要將心思放在周伯通身上,一腳將他踢開。

被一腳踢開的周伯通連滾帶爬的趕緊跑掉,他是真怕了林朝英,這丫的賊過分了!

「唉!」看著自己的師弟就這樣連滾帶爬的走掉,王重陽真的覺得有點辣眼睛,能不能有點出息啊!

「說吧!我們的事情怎麼解決?你就想躲我一輩子嗎?」

「小英啊!我不是說過了嘛!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你就不要逼我了!」

看著林朝英的王重陽雖然有些不忍,可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面對林朝英王重陽更多的是羞愧和難過林朝英是一個好姑娘,但性格實在是太硬了,老婆孩子熱炕頭不是他最大的夢想,但林朝英就是要這樣逼他,他是真的做不到啊!

「哼!王重陽你還是不是男人,難道一點擔當都沒有嗎?」

「小英,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嗎?」 「理解你?那誰又理解我?今天你必須跟說清楚!」

「唉!」

王重陽是真的無語了!這女人不講理,就算是三清道祖也是有心無力啊!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是沒得談了!」說著王重陽就想走。

「休走!」

林朝英一劍橫攔,想要留住王重陽。

武林高手修習武藝的時候,他們的身體會極速的反應,然後在腦子還沒有想出破敵之法,這身體就會先動,科學叫法名為——肌肉記憶。

林朝英一出手,王重陽的身體也是立刻做出了反應,加上最近和獨孤青玉的挑戰,讓王重陽的這種身體記憶一點都不能留手,要是平時或許這樣的不留手,最多便是攔住林朝英的一劍畢竟兩人的實力差不對,可現在不同了,有獨孤青玉的存在讓王重陽的實力得到了長足的提升,現在的林朝英根本不是對手。

「啊!」

所以這一下反應直接將林朝英給打傷了。

「小英!」

等王重陽反應過來已經晚了!林朝英已被打傷吐血,一臉淚痕的看著王重陽。

「王重陽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的狠心,你給我記住了!」

一手捂著自己的傷口,一邊留著淚,林朝英就這樣慢慢的走下了全真教。

只留下王重陽帶著憂傷的眼神看著林朝英的離去,這個時候他是多想拉住林朝英啊!可惜!他做不到啊!

……

「你們放開我!你們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此時的秦飛正被綁在一顆樹上,而周伯通王重陽和獨孤青玉則是一臉嚴肅的站在他的面前。

「過分嗎?可是我不覺得這樣叫做過分啊!」周伯通嘻嘻一笑。

秦飛則是冷汗直冒。

「周大哥!你這話說的,我可沒有得罪你啊!這當然過分啊!」

「沒有得罪我?我問你,你難道不是故意騙我去見朝英姐的嗎?你知道我在朝英節目面前多丟臉嗎?」

周伯通很心碎,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逼得連滾帶爬還不丟臉嗎?這也就是沒有人看見,不然這臉都盡了,身為一個男人,他怎麼可能忍受得了。

「呵呵!那是意外!真的就只是意外!」秦飛還想辯解。

「嗯!我知道那是意外,所以我也準備了一場意外!」

周伯通殘忍一笑,一個被黑布罩著的東西丟在了他的身上。

「啊!草!你太無恥了!居然弄螞蜂窩!」

沒錯!被扔在秦飛身上的東西就是一個螞蜂窩!

「嗡嗡!」

這些螞蜂眼見自己的窩被人給砸了,怎麼能忍受了,於是他們開始報復敢破壞他們房子的禽獸。

「啊!疼!疼!周伯通!你不得好死啊!」

秦飛一邊慘叫一變咒罵周伯通,可是他的身體卻一點都動不了,根本沒有辦法掙脫綁著他的繩子,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螞蜂往他臉上招呼。

秦飛也很絕望,要是他能跑,他是絕對不會留下來的,本來獨孤青玉想要收拾他,他已經準備好跑路,等獨孤青玉差不多忘記的時候再回來,反正也那麼多年了,在等上一段時間,秦飛也是能等的,可是沒有想到,秦飛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周伯通。

在林朝英手上吃了虧的周伯通回來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上秦飛,那個時候秦飛正準備跑路,可惜遲了一步,就被周伯通給逮住了!

然後被他點了穴綁在了樹上。

「唔!你,你們,禽,禽獸!疼!疼!」

等到這些螞蜂發泄夠了,秦飛的臉已經變成了豬頭,不過還能看到他的臉,有內力加持的他還不算是太糟糕。

「秦兄弟!做事了!還是得憑良心,你今天這事確實不地道了!」

周伯通發泄夠了,這王重陽心中的怒氣似乎還沒有消。

「你!你想做什麼?我告訴你王重陽,我這是在幫你,你不知道嗎?你就願意看到一個女人為了你守活寡嗎?」

「是啊!我確實不願意看到一個女人守活寡,可是我更不願意看到一個女人受傷,來吧!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然後兩個螞蜂窩就被扔了過來。

秦飛徹底絕望了,王重陽比周伯通更加的過分了!一個螞蜂就已經讓秦飛腫成了豬頭,兩個螞蜂那還不毀容啊!

可是王重陽才不會在乎秦飛心中想什麼了,現在他就只是想要報復秦飛,只要秦飛不高興了,只有秦飛疼苦了,他今天這口惡氣就要發泄出來。

「啊!王重陽!你個單身狗!你給我記住了!啊!螞蜂大哥!不是我乾的呀!」

秦飛的慘叫之聲在整個終南山回蕩。

直到秦飛的臉上已經再也找不到一個完好的地方,王重陽的表情這才好轉了很多。

「唔!來吧!我知道你還想來!小爺今天都那麼慘了,不在乎再多慘一點!」

秦飛一臉絕望的看著獨孤青玉,連王重陽的好性子都被秦飛今天的所作所為給弄生氣了,獨孤青玉這個小氣鬼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秦飛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大不了就是被在蟄一次嘛!現在這張臉還有什麼好怕的!

「哈哈!秦兄弟倒是明白人,不過了今天你還真幸運,這終南山一帶的螞蜂我找遍了也只找到了三個!」

過分了!一二三!你們夠了!一個比一個狠!你們都不會有好結果的!

秦飛在心中不斷地大罵三人,現在他的嘴都已經麻木了,多說一個字都疼,索性就不說了。

「不過我都分給了他們兩了,所以現在我手上沒有了,今天我的就算了!不過我可是記著了!下次還敢那樣做,我還會記起來的哦!」

混蛋啊!你記路怎麼記不起來,記這些你倒是記的很清楚。

「嗚嗚!」

一隻鴿子從天而降。

王重陽將鴿子拉住,然後取下了鴿子身上的一張小紙條。

「獨孤大哥!你和秦兄弟要找的人有消息了!」

瑪德!終於有消息了!可惡的全真教,可惡的王重陽,我們終於要說拜拜了!

一想到能夠馬上離開這裡,秦飛終於有了一絲安慰,再也不給自己找事了,獨孤青玉也能送出去禍禍其他人了! 「哈哈哈!」

「秦兄弟你沒事吧!你都笑了一個時辰了!你這樣做真的好嗎?我看周圍的這些人都用可憐的眼神看著我,這樣我很煩惱啊!」

獨孤青玉一臉奇怪的看著秦飛,也不知道秦飛這是怎麼了?從離開全真教開始就一直的不停的笑。

「獨孤大哥!不要以為我眼瞎,這大半夜的怎麼會有人。」

沒錯秦飛此時正帶著獨孤青玉大半夜的從全真教出來,踏上了他們最後的征程。

「那你是不是瘋啊?誰大半夜的出來趕路,還一路狂笑,這要是有個人也會被你給嚇死的好吧!」

獨孤青玉也是無語了,這沒有跟王重陽和周伯通大聲招呼就走他到沒有什麼意見,昨天才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王重陽和周伯通那可憐的眼神看著就心累,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要走,指不定被這兩人煩到什麼時候了。

可是即便要走也用不著現在走吧!這大半夜的,這樣趕路真的好嗎?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見諒,見諒!哈哈哈!」

似乎秦飛又想到了什麼,又開始狂笑起來。

獨孤青玉在一旁看著秦飛的樣子,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話說我們接下來去什麼地方啊?還有你說的那個人真的能和我比嗎?可不要騙我啊?」

「獨孤大哥!你這話說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要是這個人都不能讓你滿意,那我只能,你這一輩子躲起來和神鵰作伴是正確的,畢竟高手太少,渣渣太多了。」

其他人或許秦飛不敢說這樣的話,但是獨孤青玉絕對有這樣資格說這話,確實太強大了。

「那好吧!那我們儘快吧!」

……

全真教太陽剛剛升起。

「啊!今天怎麼回事,我怎麼會睡的那麼的沉,難道是因為昨天知道獨孤大哥要走,所以才會這樣的嗎?」

王重陽一臉奇怪的從睡夢中昏昏沉沉的起來,自從建立全真教以來,他每日打坐修鍊,甚少休息,有些時候休息還沒有他往日打坐來的有精神,但不知怎麼地,今天覺得這睡眠質量特別的好!

「師哥!你怎麼在這裡啊?你沒有今天來叫我去晨課嗎?都跟你說了很多遍了,讓我出家當道士,已經很為難我了,這晨課就不要叫我了,算是對我的補償,你怎麼就那麼倔強了?」

周伯通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奇怪的看著正在眼前盯著自己的王重陽。

鄉村小神醫 「誰叫你去晨課了,等等!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房裡?」

「搞笑!師兄!誰會無緣無故的進你的房間啊?神經病啊!等等!這好像還真是你的房間啊!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你的房間了?」

周伯通也是一臉蒙逼的看著王重陽。

……

古墓

「小姐!這是我今天早上起來,在門前發現的東西,好像是王重陽留給你的。」

林朝英的貼身侍女拿著一封信走到了正在梳妝的林朝英面前。

「哦?他開竅了?居然給我送信過來,呵!估計是昨天打傷我想要給我道歉吧!那我就看看你到底給我寫了些什麼?」

林朝英將信打開,隨著林朝英的眼神轉動,林朝英的侍女發現林朝英臉上突然開始有了情緒的變化,先是平淡,然後微笑,接著臉上居然出現了羞紅,自從進入古墓之後,他還從來沒有看見過林朝英居然會是這樣的反應。

「小姐!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是王重陽在信上寫了什麼污言穢語嗎?這個混蛋!害我們家小姐這麼苦,居然還敢這樣做,我立刻就去殺了他!」

「等等!丫頭!在這等著,我去去就來!」

說著林朝英拿起手上的信紙快步離開了古墓,趕往了全真教,

這還是她第一次這樣主動的趕往全真教,而且還是為了王重陽,不過只要信上寫的是真的,哪怕自己放下身段又如何了?

重生之美麗新人生 ……

「師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記得我們昨天就是喝了兩杯酒而已,怎麼就完了昨天我們做過的事情了?」

周伯通現在還是有點不清醒。

「可是能我們好久沒有喝酒了吧!哎!真是的!先起來,我們去看看獨孤大哥,我們還是看看能不能先留住獨孤大哥幾日吧!」

獨孤青玉要走他們是沒有什麼辦法了,但是至少還是希望獨孤青玉能夠多留幾日,對他們的幫助也是極大的。

「恩!咦!師兄!你幹嘛沒有穿衣服啊?」

王重陽率先站了起來,可是他卻沒有發現此時自己身上沒有穿任何的衣服。

周伯通倒是對王重陽光溜溜的沒有奇怪,畢竟男人嘛!經常光溜溜的,男人之間倒也十分的正常,只是他不記得昨天自己脫衣服了啊!周伯通覺得有些不對,也看看自己,發現自己也是光溜溜的。

囂張小姐萬能夫 「嘭!」正覺得奇怪想要問王重陽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來人正是林朝英。

「重陽!啊!你!你!你們!王重陽你個混蛋!我對你一心一意,你不明白我的心意就算是,想不到你居然做出這樣無恥的事情,我恨你,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然後林朝英丟下了手上的信,帶著淚水轉身就跑下了山。

「小英!你聽我說……」

王重陽想要解釋,可是林朝英已經跑下了山,這下子弄得周伯通和王重陽互相尷尬的看著對方,他們似乎被算計了。

「師兄!你倒是趕快去追啊!不要讓朝英姐給誤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