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強雖然沒有說話,但渾身哆嗦,顯然激動到沒法說了。

只有小灰骷髏,歪著小腦袋有些不解、迷糊的看著這一群人。

不知六道靈石有什麼好的,在他看來,那一堆石頭,還沒有自己胸前的這一根閃光的寶石項鏈值錢呢。

「真有這麼多的六道靈石?」

韓青有些狐疑。

他沒有進入湖底,並不知道湖中什麼情況?

現在看那幾個傢伙的反應,老大的空間法器中似乎真的有很多的六道靈石呢。

「咳,老大,分贓哦!」

韓青臉皮很厚,直接開口道。

本以為,他自己得到的一顆玄土寶果,已經賺大發了。

現在看來,自己這點不算什麼呀。

夫人囂張我慣的 或許與老大比起來,只是九牛一毛。

這樣一想,剛剛得到玄土寶果的興奮勁就沒有了。

韓青此時雙眼死死的盯著江寂塵,眼中有渴望、期待。

江寂塵無語!

不過,他隨手揮動,噬毒珠碎片空間開放,除了六道靈湖之水沒有放出來,六道靈石統統倒出在沙海上。

轟隆!

下一刻,六道靈石堆積如一座巨石一般。

若不是江寂塵的噬毒珠碎片空間足夠的大,也根本裝不下。

「哇靠!」

韓青直接被驚到,目瞪口呆。

連落塵仙子也忍不住走過去,伸手撫摸光滑如境的六道靈石。

在這樣的巨額六道靈石面前,連仙子也無法保持矜持了。

刻骨危情:先生太撩人 江寂塵其實內心也是很激動、不淡定的,遠不是表面這般平靜。

「老大,這次發了,我……我好激動呀!」

韓青傻笑。

小灰骷髏歪著小袋腦斜眼看著他,顯然是在鄙視他,說他沒有出息。

江寂塵笑道:「我們正要入主亂城,現在有這一筆資源,何懼他人?」

「小灰,你讓一隻小骷髏兵兄弟帶一袋六道靈石回去,讓落塵門中核心子弟,儘快提升修為!」

江寂塵立刻開始安排布置。

現在不缺資源,他財大氣粗無比。

廢后靈心 小灰點點頭,召喚一隻小骷髏,帶著一隻裝滿六道靈石的高級藏空袋,穿地而行,向流匪之地進發。

韓青羨慕地看著穿沙而行的小骷髏道:「小灰,這土行術好溜哦,傳我吧!」

小灰的小骨趾在沙地上快速地划動,一行字出現。

韓青跟著念道:「要叫二哥小灰!」

這…….

韓青目瞪口呆,這小骷髏竟然想當他二哥?

而小灰,負骨手在身後,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韓青身體顫抖,那是氣的。

他指著小灰道:「小灰,咱門雖然第一次交流,但我可是對你知根知底的啊,誰最早跟老大的,老大最清楚,你可別跟我搶老二的位置!」

「想當初,青月城中,我韓青與老大,拳打城衛腳踢慕容,何等熱血豪邁,這……小灰,你不能跟我韓青比,所以,你得叫我二哥韓青!」

小灰小骷髏腦袋轉動,斜看一眼他,然後小骨趾划動,又一行字出現在沙漠上。

「以智商論高下,以實力分成敗,一戰?」

看到這一行字,韓青立刻就慫了。

別看小骷髏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自己的土靈防禦只怕都擋不住它骨手的一戳之力。

路上的時候,江寂塵可是向韓青介紹過小灰骷髏的情況。

所以,聽說小灰要與他一戰,他的臉色就胯了。

江寂塵懶得理這倆二貨,他心中正在盤算著。

離開流匪之地時,除了教落塵門核心子弟合擊陣法,還以玉簡刻畫了很多玄妙的功法,交給離山軍師,讓他儘快提升落塵門的實力,並告訴他,不用多久,將有大用。

現在的計劃就是,暗中讓落塵門在流匪之地發展,他則在亂城之中打下基礎。

之前,這些還沒有頭緒,現在有了這麼多的資源,還有自己的實力再有突破,入亂城已無懼一切。

何況,體內有兩角蒼天殺陣,現在雖然沒有融合。

一旦融合,威能不可想象!

有實力就有底氣,江寂塵傲然一笑,心情愉快。

江寂塵讓每人裝了一個藏空袋的六道靈石,除了用於修行,還有招兵買馬用。

然後,一行人繼續踏上亂城之路。

但與此同時,六道幻界虛空中,一座懸浮的宮殿中,一名老者驀然之間睜眼。

「嗡!」

虛空震顫,如有一道閃電劃過。

這是一名不知修行了多少歲月的融嬰老怪,身上氣血近乎乾枯。

但那氣息,讓人感到無比的可怕!

這等人物,雖是融嬰,卻已然達聖,戰力不可想象,絕對是六道幻界中最頂級的有數之人。

「查查,六道幻界高手榜前一百名突然消失了三人,而且還是非榜內之人做的,六道幻界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的人物?」

「是,大長老!」

有殿衛應聲,然後傳令下去。

而這時候,一名青年人在懸空古殿中行走,這些殿衛恭敬低頭。

顯然,這名青年在這懸空古殿上有著很驚人的身份。

「有意思呀,竟然有人能無聲無息的幹掉了三位六道幻界高手榜九十到一百的三個廢物,連你這個六道幻界執法殿的大長老都發現不了是誰幹的,這讓我很心動呀!」

青年站在老者身邊,語氣懶洋洋地道。

「你想走出執法殿?」

大長老皺眉說道。

「是該出去走走了,呆在這鬼地方,都快要生鏽了。」

青年依舊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似乎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

大長老看著青年的樣子,沉默了一下道:「尊主讓老奴看著你,不讓你走出執法殿,怕有兇險。再者,出了事,老奴也負責不起。」

「嗯,大長老,你覺得在這六道幻界,除了六少尊,還有誰能傷到我的?」

然而,聽到六道幻界執法殿大長老的話,青年人的神色驀然一變,不再是賴洋洋的樣子。

身上浮現出一股霸絕天下的強大氣息。

恐怖如潮,讓四周一眾殿衛都感到威壓如山,身體顫抖起來。

只有大長老,依舊是那副死寂般的樣子,淡淡地開口道:「莫要小看天下人,便說如老奴這樣的融嬰老祖,這六道幻界恐怕不下十人。」

「什麼?」

這個時候,青年人終於變色了。

接著有些不信地道:「你還是在我父親賞賜的天命果之下,才能多增五百年壽元,難道還有人會比你在這個境界活得更久?」

「你別不信,比我活得還長老融嬰老祖,在這六道幻界中,不少於五人,都是兩千年歲齡的人物。」

大長老此時的聲音有些嚴肅的開口道。

青年人臉色終於有些狠厲起來。

「六少尊,融嬰老祖,呵呵……這才有趣,那個追殺通輯犯江寂塵,還有追查那三人被殺之事,這兩個任務就交給我執法少殿主潘超吧!」

青年就是執法少殿主潘超,這時候冷冷地開口道。

「你真要出去?你不會又去糾纏人皇族公主軒轅青衣吧?你不要忘了,她的哥哥是六少尊之一的軒轅青鋒。」

執法殿大長老這時開口,提醒他道。

「糾纏?大長老,你這個老古董,麻煩請你學一下語言交流,我看上軒轅青衣,那是她的福份,哼,等著吧,我必然讓她投懷送抱!」

潘超氣急敗壞的開口道。

「你多想了,軒轅青衣是被譽為人間界萬年以來,天賦最強的人,連她哥哥軒轅青鋒也不如,據說,待軒轅青鋒離開六道幻界,那麼,軒轅青衣就是下一位少尊。」

大長老的語氣依舊平淡。

然而,潘東已經冷然一笑道:「人間界?渣查一樣的存在,再強能強到哪裡?它終究要被吞噬、合併的。」

說完話,潘超飄然走出執法殿。

執法殿大長老,輕輕的一聲音嘆息在殿中回蕩。

…….

經歷十餘天的前行,江寂塵一行人終於穿過了絕靈沙漠。

自從那一角蒼天殺器被江寂塵收取之後,亡靈沙海開始大變樣。

靈氣漸濃,綠草漸生,慢慢有生機浮現。

一路上,韓青,依舊在為爭奪二哥之位而努力。

小灰,卻總是以兩字回之:「一戰!」

立馬,韓青退敗。

而且,小灰有三怪異匪徒支持,韓青更是處在絕對下風。

但他不甘,咬牙不想屈服。

落塵仙子與江寂塵則如一對沙海情侶,走在最前。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談人生、理想!

當然,也時不時被江寂塵調調情。

落塵仙子時不時被江寂塵不正經的時候調戲調戲,她也習慣了。

最重要的,這一路途,她都是感到快樂、無憂的。

或許,一切都是因為身邊多了一個他。

而這一天,他們也終於到達亂城。

這裡的繁華,讓他們震驚! ?亂城,六域交匯處。

城池自古存在,萬古繁盛。

而且,他不同於一界之城,這裡匯聚著六道界靈嬰至融嬰境的至強者。

不過,並非所有的人修士都可以化成人形,又或是喜歡化成人形。

所以,亂城城門處,也有半人半獸的兇猛生物,又或是滿身毛髮的黑暗生靈,亦有醜陋的男性修羅,當然也有嬌美如花的女修羅,又或是英俊、體形完美的天道界修士…….

總之,亂城之中,六道之人,人來人往,隨處可見。

亂城古老,建築滄桑,隨處可見歲月的痕迹。

江寂塵一行人,踏入亂城城門。

然而,剛進就被攔住。

是亂城守衛,黑暗族之人,共八名,修為極是強大,已至黑暗族偽王之境。

周強向江寂塵解釋,現在亂城由六大勢力把控。

分別是死亡組織、神獸之門、修羅道、天道門、暗黑公會、人間派!

他們六方勢力,分別輪值管理亂城,周期為一個月一輪換。

而每一方勢力的管理的制度不同,而且偏向程度也不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