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來都來了,大不了去陪裡面的那些仁兄稱兄道弟。

話說過來,這何嘗對我不是一次考驗,一種磨鍊呢?總有些事情是要我一個面對的,前面我一個人處理了那麼多,還不是照樣沒事兒。

我輕輕推開了大門,一進入醫院裡面,就感覺陰森森的,來這裡看病的人,壓根兒就沒有一個。

到處都是死氣沉沉的,唯有一個清潔的老太婆正在提著一桶水托著地板,挂號的窗口也沒見一個護士。

這麼大年紀了不回去養老,還干這累活兒,不嫌磕磣。

「年輕人,要看病還是有什麼事兒啊!老婆子我勸你還是離開這裡吧!」拖地的老太婆彎著背,說話的聲音格外的沙啞,沖我詭異一笑。

我從包里拿了一小瓶酒,一飲而盡,俗話說酒壯慫人膽。

老太婆躬著腰,手裡拄著根拐杖,步履蹣跚的走著。她滿連皺紋,是個飽經風霜的老人。她小心翼翼,一隻手不時的捶著腰,時而又咳嗽幾聲,讓我不免想要攙扶她一把。

我從她身上,絲毫沒有感覺出鬼靈的氣息,應該是一個活人,我不敢在多想。

「砰」我一回頭,醫院的大門被一陣陰風關上了。

我立馬取出羅盤,看看哪裡有生門的位置。

「蹦…」羅盤還沒有調平,直接是炸開了,玻璃片濺了我一臉,還好沒有射到眼睛裡面。

這是怎麼回事??恐懼和驚悚霎時間佔據了我的神經。此時,我只感覺後背被人輕輕拍了一下。

我一看是剛才拖地的老太婆,媽呀,嚇了我一跳。

老太婆沙啞的說著「年輕人,來這裡不要帶一些與看病無關的東西,不然的話,你的性命就攸關了。」

「你也別想出去,因為……」她說著說著就不見了。

我的個親娘勒,我立馬掏出手機給我師傅打電話,誰曾想竟沒有信號。

我現在敢肯定,老太婆一定是鬼,至於我剛才為何看不出她是鬼,可能是我的道行不夠。

完了,完了,完了。

只能等死了,還能咋的,聽天由命吧!事已至此,我也沒了法子。

「年輕人,得了什麼病啊!怎麼不過來挂號啊!」這時,收費窗口裡面站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姐姐朝我笑著叫道。

我硬著頭皮走了過去,拿出了500塊錢,遞進了窗口裡面,支支吾吾的說著「我,我有腎結石,可以,可以治好么?」

小姐姐嫣然一笑,修長的手指在我手背上輕輕摸了一下,然後給我拿了一張就醫卡。

「二樓靠樓梯右手邊第三個房子,進去就能看見主治大夫了。」

我拿著卡本想問她幾句的,我一抬頭,她竟不見了,這……

進入這裡之後,我就開了陰陽眼,除了拖地的婆子和這個女的之外,就沒有看見其他的東西。

我拿著就醫卡走上了二樓,走到右手邊靠第三個房子門口時,我停下了腳步,不敢進去。

「年輕人,來了怎麼不進來啊!」房子裡面傳來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我現在真想找個地洞鑽下去,裡面的鬼感知力挺強的,我深深的吐了口氣,把門推開走了進去。

「大夫…我能不能待會兒再來,我想去撒個尿。」我把就醫卡放在了桌子上,小心翼翼的說著。

他沖我一笑,擺了擺手,示意我去。

我立馬跑出了房間,把包里的黃符全部取了出來,貼滿了全身。

「嘩嘩嘩……」一到廁所,就聽見水流聲,我點了根煙走了進去。

正準備解手,我旁邊不知何時出現了兩個老男人,他們兩個放出的液體不是黃色,也不是白色的,而是鮮紅色的,與血液一樣。

「啊……」我一提上褲子,轉頭的一瞬,看見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從天花板上掉了下來。

我嚇得大叫了一聲,立馬跑出了廁所。 成為第十三個實驗品,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來這裡的活人,都被他們弄去做實驗了?

我回到了剛才的就診室,中年男人帶著一個手套,手裡還捏著一個皿子,有模有樣的捏著桌子上的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把眼珠子扣了下來。

這顆血淋淋的人頭不就是,我剛才噓噓時從天花板上掉下來的那顆么?

「來了啊!說說你有什麼病啊!我好給你開方子。」中年男人把人頭放進了抽屜里,笑眯眯的看著我說著。

我全身被冷汗所打濕,慌慌張張的坐在了他面前,說「我有腎結石,這都幾年了,微創手術也做了,排石的藥物也喝了不少,就是不好。」

中年男人說「肯定是你的飲食習慣不好,與你喝的水質有絕對的關係。」

我純屬就是瞎說,裝的很像。

中年男人沒有露出猙獰的面容,與一個普通大夫一樣問候著我。

「王大夫,實驗開始了,院長大人叫我來喊你……」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女的,拿著一個斷臂走了進來。

又來了一個女鬼,我閉上了眼睛,把僅有的三枚銅錢緊緊的握在了手裡,萬一他們要對我……我就和他們拼了。

「你先等一下,我去去就來。」中年男人關上了房門便出去了。

柳可昨晚睡著的時候,我把她包里的內內偷偷拿了一條,現在剛好可以派上用場,我倒是想看看他們要搞什麼鬼。

上次送我舅舅回家的時候,我就讓柳可使出了這一招,居然還真管用。

我也不管柳可有沒有洗,把內內戴在頭上就出去了。

跟著他們來到了四樓,我屏住了呼吸,這是一間手術室,裡面倒是挺大,器材也挺全的。

進到裡面后,我看見五個主治醫生,拿著手術刀、鑷子、針管等往裡面的一扇門走了進去。

我沒有猶豫,立馬跟了上去。

這裡面有十三張床,十二個人面如死灰的躺在床上,有的眼睛被挖了出來,有的下體被截成兩段,我有些不敢往下看。

這哪裡是做什麼手術,根本就是在做解剖人體實驗啊!

「這是第十二個試驗品了,在不成功的話,院長大人可就要生氣了。」

「咦,不對,我怎麼聞到有生人的氣息,他應該就在我們附近。」

一個絡腮鬍子鬼放下了手裡的手術刀,摸著鼻子,和狗一樣嗅著。

我去,他雖然聞到了味道,但沒有發現我,我不免有些小小的得意。

「火急火燎的,我怎麼沒有聞見有生人的味道,別說話,開始吧!」給我看病的那個中年男人瞪了狗鼻子一樣。

「啊……你們要幹嘛,快放了我。」躺在第十二張床上的一個男子大叫了一聲,拚命的掙扎著,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咔嚓……」狗鼻子拿著手術刀直接插在了那人胸口裡面,我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下去,我怕我會受不了,會叫出聲,暴露我自己。

這裡面十三張床,有一張是空的。

我從廁所出來時,聽見楊鑫說我今晚會是第十三個試驗品,難道說,最後一張床是給我準備的么?

我是不敢再胡思亂想下去,深深的嘆了口氣,他娘的不應該進來,一時的衝動釀成了禍患,現在倒好,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了。

我躡手躡腳的離開了手術室,跑到了樓下,發現那個拖地的老太婆正坐在門口的地上,似乎知道我要下來,在這裡等我一般。

「年輕人,病看的怎麼樣啊!」老太婆看著我問著。

我說「看完了,老婆婆能把門打開,讓我出去么?」

老太婆站起身來,吐了口濃濃的唾沫,看著十分的噁心,她說「都這麼晚了,你出去幹嘛?就在這裡將就一晚不更好嗎?」

我沒有和她廢話,手指夾著一枚銅錢朝她射了過去。

「噗嗤……」只見老太婆化作了一團黑氣消失不見了,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要是這銅錢用不完就好了,解決了老太婆之後,我拿起牆角的滅火器就往門上砸。

「咚,咚……」把我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門還是砸不開,就和鐵板一樣,我的手臂一陣的發麻。

「小哥,別白費力氣了,等著擔架抬你進手術室吧!」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這時,收費窗口裡傳來了給我辦就醫卡的那個女的的聲音。

我看了過去,裡面並沒有她的影子。

我當真要被解體,解剖嗎?我還沒有結婚,我還沒有和柳可、楊蕊過上好日子,不想就這樣遺憾的死去。

反正都到這時候了,出也出不去,跑也跑不掉,就等著擔架來抬我吧!看他們會把我怎麼樣。

李芳和楊鑫在這裡面和這些東西一起工作了也有大半年,為何她們兩個會沒事兒,能出能進的,還能請假。

這個我是想破頭皮也想不出原因。

我打開手機一看,現在是凌晨3點半,我寧願落在死去的王義手裡,也不想在這裡等死,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趁著他們還沒有來抬我,我就給大家講一個靈異的故事吧!

有一個殺人犯,為了搶劫一戶人家,把全家殺完,連小孩也沒有放過,當他把鋒利的刀子抵在小孩的咽喉上的時候,小孩出奇地冷靜,他說:你怕我殺你全家嗎?

殺人犯猶豫了一下,一狠心把小孩也結果了,包席捲錢財,一把火毀屍滅跡逃之夭夭。

他躲過了重案組的追捕,整容后在一小鎮娶妻,過著平安的生活。

當他生下一個兒子后,惡夢開始纏繞他,他幾乎乎天天夢見一個小孩在他面前對他說:殺你全家,殺你全家,殺你全家……

殺人犯每一次驚醒都大汗淋漓,他感覺到,危險離他越來越近,他整天惶惶不可終日。.

他求一個法師,法師掐指一算說,小孩冤魂不散,近日要索你全家性命。

殺人犯痛哭流涕,懇求法師救他全家一命。

法師想了一下說,你搬一次家,越遠越好,我給你一道符,趁冤鬼沒有找上門來時你掛在新家門口,冤魂就找不到你家住哪兒了。

殺人犯不惜重金把救命符買到手,連夜拖兒帶妻坐了幾天火車趕到很遠的一個城市安下新家,把符掛在門口。

果然,殺人犯一連幾天睡了安穩覺,夢裡不再出現那個可怕的小孩。

有一天,殺人犯在外面突然接到電話,電話里醫生說他家小孩被汽車撞倒,生命垂危,讓他馬上趕到某醫院。

殺人犯按醫生說的地點趕過去,發現那裡根本沒有什麼醫院,而是一片陰風慘慘的荒地。

殺人犯一想,中了死小孩的調虎離山之計了,他急急忙忙往回趕。

趕到家裡,他敲開門,一看妻子和小孩都在家裡,趕緊問:「你們沒事兒吧?」

妻子一看見他,便驚叫起來:你後面的小孩是誰?

2、怕怕

帕帕住在一個小區一樓,據老人們講,這個小區以前是墳場,建小區的時候,很多墳墓遷走了,但是還有無數無主墳留了下來,開發商不管三七二十一,推土機一推,一幢幢高樓拔地而地。

既然住在墳場上,免不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帕帕總是提心弔膽,怕有什麼東西找上門來。

有一天,晚上雷雨交加,一道閃電閃過,窗戶外邊突然出現一張人臉,帕帕嚇了一跳,她搖醒身邊的男朋友,對他說,我剛才看到窗外有張人臉。

男朋友說,不會吧,那我出去看看。

商途 他男朋友出去了,可是過了好久沒有回來,帕帕壯著膽,下了床把門打開……

門外是一個小女孩,三四歲的樣子,一窗戶高,看到帕帕走過來,她一邊搖頭,一邊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說什麼。

帕帕在外邊找了好一會兒,沒有找到男朋友,她突然想到那個小女孩有點異常,轉身找到個小女孩。

她蹲下身子,問小女孩:你剛才說什麼?

小女孩抬頭看著帕帕,眼睛里放著精光,帕帕打了個冷顫。

小女孩又對她擺擺手,嘟嘟囔囔地說:吃飽了,不吃了,吃飽了,不吃了……

一道閃電過來,小女孩的臉慘綠慘綠,兩顆獠牙白森森。

帕帕頭皮發炸,連忙跑回家裡,把門「砰」地關上,並用身體死死地頂住。

一會兒,小女孩來敲門,並且說:媽媽,我們回家吧。

帕帕轉身一看,一個穿著白衣服黑髮遮面的女人懸在半空。

萬界修仙傳 3、別回頭

傳說這一帶有狼人,專在晚上吃人,而且從背後襲擊。

晚上,東東走在回家的路上。在一個僻靜處,東東發現有一個黑衣人緊緊地跟在後面。

東東心裡一驚,連忙加快腳步,但黑衣人好象也加快了腳步,死死跟著他。

這時候前面也出現一個黑衣人,他走得不快不慢,始終在東東前面一點點。

東東心裡更加緊張了,汗從手心裡冒出來。

當靠近前面的黑衣人時,那個黑衣人從喉嚨里低沉地冒出一句:後面是狼人,別回頭,回頭你就死。

東東嚇壞了,他不敢回頭,一直朝前走。

走了好一會兒,後面沒有聽到腳步聲了,東東鬆了一回氣,對前面的那個黑衣人說了聲:謝謝。

東東習慣性地回頭看了一下,黑衣人閃電般咬住了他的脖子。

4、真皮沙發

新新搬新家,買了一套新沙發。

沙發是真皮的,顏色紅色。

沙發設計得真好,那種人性化的設計,兩個扶手,座墊做得象真人的大腿,一坐下去,立刻有一種被人擁抱的溫暖感覺。

但有一天,他發現沙發好象沒有買來的那麼好用:坐墊不象以前那麼舒服,軟塌塌的,還掉顏色,天氣熱了,真皮散發出難聞的氣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