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哧哼哧,跟個小野豬一樣。

那就是剛滿五歲就已經開始被迫訓練的小砂糖。

自從跟了卡贊之後,小砂糖被照顧的太好了,想吃啥吃啥,想幹啥幹啥,連日常走路都不親自走,要哥哥抱著,現在已經變成一隻肚子圓滾滾的小胖妞了。

卡贊覺得這樣不行,他可是下定決心要把自己的妹妹們培養成絕世美人的,所以狠下心來讓小砂糖每天都開始進行跑步訓練,一是為了減肥,也為了以後使用門門果實的能力打打身體基礎。

日子在這種樣的日常中緩緩流逝,自從奈菲魯島出發后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卡贊一行人終於到了下一座島嶼。

島上沒有什麼鎮子更沒有國家,只有一個看起來挺熱鬧的小村莊,倒是與風車村很像。

「呼..走吧,先在這裡休息幾天,補充一下物資,然後再出發前往克倫特國。」

這一次卡贊他們倒是沒有再將軍艦給藏起來了,直接就停在岸邊。

一是放在岸邊震懾一些宵小好之輩,好不容易休息幾天,卡贊可不希望再有不開眼的海賊找上門來吵吵鬧鬧的,這裡不像奈菲魯島那麼偏僻,遇上海賊的幾率可不小,一般弱小的海賊看見海軍軍艦應該會直接離開。

二之前藏起來還有一個原因是船上沒人看著怕被偷了,不過這個村子很小,卡贊在哪裡都能看得到岸邊的軍艦,所以有人偷的話他第一時間就能發現,沒必要藏著了。

。。。。。。

五天後。

「哈哈!又見面了!」

卡贊看著這個攔他面前跟他熱情打招呼的草帽紅髮男,心裡有些卧槽。

「因為這個?」

卡贊抬手揚了揚自己腰間的雙刀。

「啊,這兩把刀是走近了才發現的,主要還是因為岸邊那艘軍艦啊,上次我們對招在上面留下了點痕迹呀,沒發現吧。」

香克斯一臉微笑的看著卡贊,他現在對卡贊的印象非常好。

香克斯上岸之後第一件事請就是確認村子裡面的情況,與以往回來的時候並沒有什麼變化。

這裡是香克斯的故鄉,雖然香克斯早早的就上了羅傑的船,跟這些鄉親們也沒啥關係,不過大家健健康康的當然更好啦。

卡贊來了這村子后什麼壞事兒都沒幹,更沒殺過人這一點讓香克斯覺得非常不錯,他跟那種欺負平民、燒殺搶掠什麼壞事兒都乾的傢伙相性不太好,卡贊不是這樣的人讓他對其印象分大增。。

有一點比較可惜的地方呢,就是卡贊太嫩了!

年輕卻又實力強勁!以後必然是大海上的頂尖強者之一,這種小傢伙按理說拉進來穩賺不虧的,但是…

年輕人有年輕人自己的野心與道路呀。

「哇哈哈哈哈哈哈!!!」

啪!啪!啪!

卡贊一臉無語的看著一邊大笑一邊拍他肩膀的香克斯。

「哥!」

「卡贊!」

莫奈和馮克雷帶著小砂糖從旁邊趕來了,兩人沒有衝動,莫奈飛到天上隨時準備用雪雪果實的能力對香克斯發起攻擊。

而馮克雷則變成大鳥拖著小砂糖飛到了遠處的樹上看著這邊,一旦戰鬥打響就立刻抱著砂糖飛走。

嘭!

「小貝,住手!」

卡贊突然伸手攔住從後面衝過來一拳朝著香克斯砸過去的貝拉米。

「大哥。」

貝拉米退到一旁,謹慎的盯著香克斯。

「噢!噢!這是你的…家人嘛!看起來實力都非常不錯呀!」

香克斯絲毫不在意眾人緊張的模樣,反而興奮的看了看會飛的莫奈和變成大鳥的馮克雷。

竟然還有意外之喜!

在這片大海上會飛的人就像自然系能力者一樣具有獨天得厚的優勢。

真是可怕的一夥兄弟姐妹啊。

再仔細的打量一下身為『哥哥』的卡贊,香克斯暗暗點了點頭。

有著這位名叫卡贊的哥哥庇護,這西海應該沒什麼能威脅到他們的傢伙,這群小傢伙總能順利的成為未來的強者。

「你們..要不要加入我的海賊團?」

雖然香克斯還是抱著嘗試的態度問了一聲,不過他心裏面卻已經並沒有什麼拉他們進入海賊團的慾望了。

他的海賊團基本已經成型了,其實並不是那麼缺船員了,而且雖然一直待在『樂園』但他們紅髮海賊團卻是新世界水平的大海賊團了。

除了卡贊之外的其它幾個小傢伙實力都已經跟不上他的海賊團了,雖然有他們的庇護總會追上來的,可是…

終究不是一個時代的人啊,這群年輕人應該在未來大放光彩,自己去開闢道路,而不是跟著上個時代的強者去旅遊。

如果香克斯提前就知道了卡贊這一伙人的年齡,那他一開始就不會產生要把他拉入海賊團的想法。

「哈?我大哥可是要成為世界最強的男人!就是白鬍子都不放在眼裡,怎麼可能會成為別人的手下呢!」

卡贊頭號小迷弟貝拉米根本沒有給卡贊說話的機會,直接替卡贊回答了這個問題。

卡贊:「……」

雖說在香克斯面前說這個稍微有點狂妄了,但是卡贊卻沒有反駁自己弟弟的意思,一是照顧貝拉米的面子,二是他確實也是這麼個想法,三呢是因為卡贊知道,在香克斯面前說這種話也沒問題。

舊時代的強者都有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欣賞有潛質還有野心的年輕人,只要這些小傢伙們不作死,他們一般都會放任這種傢伙的成長。

雖然香克斯只能算是半箇舊時代的人,也還不是最頂尖的強者,但是打小就跟著羅傑海賊團的他也有這樣子的心態。

「世界最強嘛…哈哈!年輕人就該有這樣的野心才對啊。」

香克斯聽了貝拉米的話先是一愣,然後輕輕地笑了笑,摁了一下自己的草帽。

未來,看上去不會太無聊了呢。 在序列003的地圖中,陳淵的遊戲體驗不是太好。

為什麼?

因為太過無敵了!

就跟開了無敵掛一樣,什麼東西都是一擊秒殺。

實在有些無聊啊。

更何況這個破敗不堪的世界詭異少的可憐,他想開啟無雙割草模式爽一爽都不行。

今天,陳淵終於遇到了一個像樣點的小怪了。

……

搞懂了「小點蟲是人類」和「自己真實體型」這兩件事情后,陳淵就準備著手對付這個肉山詭異。

其實在看到肉山的瞬間,陳淵的腦海中就自然而然的閃過兩條信息。

第一條,肉山是A+級詭異

第二條,肉山的威脅程度:低

看到這兩條消息,陳淵覺得有些怪異,但轉念一想又覺得理所當然。

之所以覺得怪異,是因為陳淵的等級只有A,比這肉山詭異低了一級。

但是肉山詭異對陳淵來說並沒有多少威脅,顯得有些奇怪。

至於為什麼又覺得理所當然。

是因為陳淵之前遇到的所有活著的詭異,對他的威脅程度全部都是……無!

這個肉山詭異對陳淵能有威脅程度,哪怕很低,也足以自傲了。

……

腦海中閃過這些念頭后,陳淵終於出手了。

「噗噗噗!!!」

肉山所在的地面上,突然生長出許多猙獰的地刺,狠狠的刺進了它的身體中。

刺入后,這些地刺尖端釋放出了一種詭異的力量。

這種力量,名為湮滅!

湮滅之力所到之處,肉山上的那些扭曲人體紛紛消亡。

如同枯萎的花朵,乾枯凋零,毫無生命力。

而它們的消亡,對於陳淵來說就是一場饕餮盛宴!

他一邊讓肉山歸於消亡,一邊從它消亡的部分汲取湮滅之力。

這種感覺,有點像自然界中的某些獵手。

先腐化獵物的軀體,然後吞噬其中的能量。

……

「啊啊啊呀呀呀!!!」

陳淵的攻擊,讓肉山上所有的嘴巴張的巨大,發出了凄厲無比的慘叫。

隨後,它的反擊也到了。

伴隨著肉山凄厲的嘶吼,除了組成頂部三顆獸首的人體,其他人體腦袋上的雙目居然全部爆裂!

全部濃郁的血水,浸染在了表面。

剎那間,肉山變得了血紅色一片,一股不詳的氣息散發了出來。

這些血色向頂部的鱷魚首、山羊首和蛇首匯聚。

隨後這三顆腦袋上的眼球部位,投射出六道詭異的紅光,將陳淵整個籠罩了起來。

這詭異紅光掃過陳淵龐大無比的軀體,一個角落都沒有落下。

正好這個時候,一個被肉山蠱惑的瘋狂之人走出了陳淵樹蔭籠罩的範圍,被這紅光掃射到了!

很快,他的身上就發生了極為恐怖的變化!

「呲啦呲啦呲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