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白腳步一頓,微微一愣,哎呀,這傢伙有兩下子啊,不過,皮鞭是什麼鬼,爲什麼會想到壞壞的事情上去,我靠,這下更得宰了你了。

緊緊抓住手臂上的皮鞭,唐小白微微用力,直接將男子拽了過來,接着黃金一腳,踹中其腹部,砰的一聲,將男子暴力的飛了出去。

男子在空中,一道血濺噴出,重重的摔在地上,奮力的坐起身,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竟然笑了起來,說道:“有意思,不愧是唐小白,果然有意思,我喜歡。”

“喜歡你大爺!”這娘炮完全是在挑戰唐小白的忍耐極限,每一句話,都讓唐小白大發雷霆,感到毛骨悚然,恨不得立刻懟死他。

“可惜今天時間有限,不能和你繼續大戰三百回合,實在遺憾,不過稍微過幾招,還是可以的。”男子站起身,擦掉嘴角的血跡,揮起皮鞭,發出啪啪之響。

這話和這動作,讓唐小白又想歪了,你妹的大戰三百回合,老子一招KO你,讓你再特麼的廢話。

雙腿發力,唐小白如炮彈一般飛射而出,一腳橫掃向男子面門,呼呼生風,勁道凌厲,男子卻仍然面帶微笑,好像根本不把唐小白這暴風一腿放在眼裏。

而事實卻正如他的輕鬆一般,唐小白這一腿掃過,竟根本沒有擊中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男子竟然出現在了唐小白身後,甚至拍了一下唐小白的屁股。

這可不得了啊,他不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嗎,唐小白這次可是真怒了,前面語言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敢上手,特麼也太小瞧我唐小白了吧。

雙手交錯相連,一道靈印憑空出現,飛舞旋轉,隨着唐小白一聲大喝,靈印瞬間變大,猛然推向男子,這 一刻男子的表情終於變了顏色。

想要後撤已然來不及,無奈只能雙手去擋,剛剛接觸到靈印,其立刻爆開,男子首當其衝,更是無法躲閃,被炸了個黑頭蓬髮,極其狼狽。

而看另一處,一夥黑幫混混,直逼劉詩藍,其中兩人上前抓捕,同樣觸碰了唐小白事先設下的防禦罩,直接被其彈飛出去,撞倒身後一大片混混。

娘炮男子憤怒的爬起身,看着變得黝黑的皮膚,頓時怒吼一聲,氣的火冒三丈,這嫩白的肌膚,和完美的俊俏臉龐,豈不是被毀了嗎,這對於娘炮男子來說,就好比滅頂之災。

他完全忘記了,時間的問題,渾身怒火瀰漫,對唐小白恨之入骨,都是他,把自己變得不完美了,他必須負責!

…… 體育場之中,四個人的激鬥,眼花繚亂,周圍幾乎毀於一旦,現場好像遭受了龍捲風一般,一片狼藉。

陸瀚和兩名壯碩男子碰撞之後,竟直接摔落下來,砸到地面上,劃出一長段距離,緊接着其中一個壯碩男子步步緊逼,一雙大手,硬生生的按在了陸瀚的頭上。

整個地面瞬間龜裂,一聲爆破,陸瀚的頭部直接消失在地面上,壯碩男子擡起手臂,就見陸瀚就跟鑲嵌在地面上一般,身體不斷抽搐。

再看另一邊,小青舞起她的衣袖,遠距離進攻對手,目前爲止還算處於上風,但是她的對手有三個,分散開來,左右夾擊,也是讓小青有些狼狽招架。

難以想象,何時竟多出這麼多的高手,連陸瀚和小青都無法輕易將他們擊敗,甚至還落入了下乘,雖然要論單打獨鬥,他們完全不夠看,可是相比之下,也是很恐怖了。

演唱會之內,娘炮男子揮手一道白光突現,正要照在唐小白身上,但是唐小白反應靈敏,雖不知道此招有何用,但也沒必要去觸碰,不管對手是誰,都不能有絲毫大意。

逆襲的事情也不少見,唐小白可不想做那個,被別人逆襲的倒黴蛋,就算不做最強,也不能讓別人超越。

見到唐小白躲開,男子還想要乘勝追擊,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身形一頓,像是接受到了什麼信息一般,表情掙扎,片刻後,揮手擲出一枚**,趁其爆炸之時,越過唐小白,直朝劉詩藍而去。

他直接穿過唐小白設下的防護罩,一把抓住劉詩藍的肩膀,猛然拽起,竟眨眼消失不見,隨後,衆混混隨從見此,立刻邊打邊退,紛紛撤出會場。

“你妹的。”唐小白散開煙霧,正好見到娘炮男子消失的那一幕,頓時懵逼了,這似乎與瞬移不一樣啊。

看到陳姐由警方守護,而且敵人都撤走了,暫時沒有危險,想到陸瀚和小青竟然這麼半天都沒有進來,一定是遇到了麻煩事情。

雖然唐小白不相信,有什麼人能攔住陸瀚和小青二人,可是種種事件的發生,讓他心生不安,時隔這麼久,終於出現了一個強大的BOSS了嗎。

等唐小白來到外面,見到黑幫分子幾乎已經全部撤離,而和小青、陸瀚兩人交戰的五人,也撤身而走,小青飛身追去。

唐小白見到地面上的陸瀚,直接無語了,踢了他一腳,喊道:“喂,別裝死了,劉詩藍已經被抓走了,時間不等人啊。”

陸瀚馬上雙手按地,猛然起身,碎石落滿地,頭上全是泥土,擡頭驚駭的說道:“我的小陳呢?!”

“……”

“好吧,你去找你的小陳去吧,我和小青去追他們,保持聯繫,別隻顧你的心上人。”唐小白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不過他知道,現在的陸瀚已經力不從心了,畢竟修仙者在現代已經要被淘汰掉了。

不說修煉了,這強大的霧霾,牛X的污染源,不讓其走火入魔就不錯了,根本沒有一絲靈氣,所以說,修仙者在現代可是很悲劇的。

根本沒辦法修煉,除了在深山野林還能勉強增加一點修爲,但也是極其緩慢,以前需要一個月的時間進一小階,現在就得需要五六年之久。

這種巨大的差距,讓修仙者們情何以堪啊,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根本無法與人拼命,因爲靈力用掉,就很難再回來了,之後就會任人宰割。

雖然陸瀚有了蛤蟆妖的靈力來源,可是也不能浪費啊,必須省着點用,否則以後可就完蛋了,而剛纔的陸瀚也幾乎已經筋疲力盡了,他確實是已經盡力了。

唐小白更不可能強迫他,不過是嘴上嘲諷一下他而已,陸瀚也不會當回事,兩人分開,唐小白追着小青而去,陸瀚則跑進會場,找他的心生人,陳姐去了。

唐小白掠上空中,此時哪還有那些人的影子,只能仔細感知小青的氣息,確定位置,奮力追趕了上去。

良久的時間,唐小白察覺到小青停了下來,明白應該已經到了他們的落腳點,立刻加速,瞬間來到了目的地,這裏是臨海岸,旁邊有一處廢棄倉庫,後方還有很多臨海別墅,這是一個別墅居住區。

他掃視一圈周圍,發現了小青就躲在廢棄倉庫門口前面的一輛廢車後面,他閃身出現在小青身邊,輕聲說道:“怎麼樣,他們進裏面去了?”

“嗯,剛剛進去,我在這兒專門等你。”小青點點頭,也跟着小聲的說道。

“劉詩藍呢,也在裏面?”唐小白揉了揉小青的小腦袋,繼續問道。

“嗯,我親眼看見她被帶到裏面去的。”小青用力的點點頭,幾百歲了還跟一個小孩兒一樣賣萌,而唐小白竟然也把她看作了小女孩兒一般對待。

“行,你化作小青蛇,進去打探一下,先不要露面,我去別處看看。”唐小白指揮小青開始行動。

小青馬上變作本體,跟一個小蚯蚓一樣的青蛇,以極快的速度,溜進了廢棄倉庫裏。

唐小白則是靜悄悄,小心翼翼的圍着倉庫轉了一圈,仔細檢查這裏的情況,好爲救到人之後的撤離方案做準備。

不過在倉庫旁邊的電線杆上,存在着一個袖珍型的攝像頭,以它傳出的畫面,出現在了一個豪華的大房間中,一張兩米多寬的大牀上,一個男子半躺在上面,不過卻沒有露出面容,而在他面前的牆壁上,掛着一個七寸屏幕,上面正是唐小白搜索倉庫的身影。

男子嘴角微微上揚,發出一聲嗤笑,伸手從一旁拿過一個蘋果,一口咬下,甜汁四溢,香味撲鼻。

倉庫外,唐小白晃晃悠悠的回到倉庫門口,突然見到倉庫門打開,走出兩個男子,他連忙閃身躲在一旁,見到兩個黑幫打手,邊聊邊笑的向外走。

“劉詩藍不愧是個大明星,長的可真俊,等買完飯回來,可要好好的爽上一爽。”

“是啊是啊,想起來,就渾身激動啊。”

兩人慢慢走遠,唐小白探頭探腦的瞅了瞅,見此,馬上悄悄的踏進倉庫,躲躲閃閃的向裏走,忘了帶符籙,沒辦法隱身,否則哪有必要跟個做賊的似的。

倉庫還很大,轉了好幾圈,才找到那些人的藏身地,他們圍繞在一個圓桌子旁,打着撲克牌,可是那六個高手,卻不見蹤影,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至於劉詩藍就坐在一邊的角落裏,雙手雙腳都被綁着,雙眼緊閉,似乎昏迷了過去。

…… 唐小白環顧一圈,也沒看到小青的身影,心裏疑惑,是因爲變得太小了嗎,怎麼不見了,去哪了?

這個時候也不好直接叫出聲,唐小白索性不再理會,料想小青也不可能出事,那幾個高手不在,說不定是跟着他們去了。

如此想來,對付這些小嘍囉,豈不是輕而易舉,索性唐小白直接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而十幾個小混混正專注的鬥着地主,絲毫沒有察覺唐小白的接近。

“看我的三帶一!”

“你牛逼啊,老子**!”

“…要不起。”

“……”

唐小白站在他們身後,默默的看着他們叫囂,就這種警惕性,剛纔發生在體育場裏的大戰,難道都是在做夢嗎?

唐小白搖搖頭,直接越過他們,朝一旁角落裏的劉詩藍走去,看她還在昏迷,就上前解開她手上的繩子。

可是這時她突然醒了過來,一睜眼就見到一個身影蹲在自己面前,還上手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頓時一聲尖叫:“不要碰我!救命啊!”

“……”

你丫的,這個白癡女人,看清楚再喊啊,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叫的這麼讓人想入非非,是想幹嘛。

總裁老公求放過 然而更讓唐小白吐血的是,那些鬥地主的傢伙,聽到劉詩藍的叫聲,竟然連頭都不轉一下,只是嘴裏叫嚷着:“給老子閉嘴,你個賤貨,哎哎,你剛剛是不是打的兩個二。”

大哥,你往後看一眼唄,我真的把人救走了,唐小白竟無言以對,看了一眼,清醒過來的劉詩藍,又瞥了 一眼,還在鬥地主的一夥人,實在是心塞啊。

對着劉詩藍噓了一聲,示意她不要出聲,伸手就要解開她腳上的繩子,然而倉庫的另一個拐角處,突然走出兩個人來,他們就是那六大高手裏的其中之二。

他們一眼看到了唐小白,頓時怒喝道:“一幫廢物,竟然在眼皮子低下,差點讓人救走!”

說着,最前面的壯碩男子,一個大健步,衝上前,對着唐小白的後腦就是一拳。

“小心!”

劉詩藍也算是醒悟過來了,見此,立刻提醒唐小白,可是來人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拳頭離唐小白越來越近,讓得劉詩藍不自主閉上眼睛,不忍去看即將血肉模糊,**四濺的場面。

然而想象中的聲音和慘叫並沒有出現,劉詩藍緊張的睜開眼睛,卻不由大吃一驚,只見唐小白麪帶微笑的看着她,而且距離極近,鼻子差點都已經碰上了。

而他的左手,向後,抵在後背,穩穩的接住了壯碩男子的拳頭,壯碩男子奮力想要抽出拳頭,可是無論他如何運勁,都無法讓唐小白有絲毫移動。

其他鬥地主的傢伙這時終於反應過來,連忙一臉慌張的站起身,不知所措,另一名稍微瘦弱一點的男子冷哼一聲,也是踏步上前,想要營救壯碩男子。

卻見唐小白猛然發力,壯碩男子連着和微瘦男子一起,被撞飛了出去,那些鬥地主的傢伙,這時終於有了反應,趕緊站成一排,伸出雙手,想要去接住飛來的兩名男子。

可是好像位置判定不準確,啪嘰兩聲,重重的摔在了衆男子面前,他們互相對視一眼,皆是糾結無比,沒接到事小,不過自己等人的小命可要有威脅了。

果然兩名一壯一瘦的男子,趴在地面上,微微擡起頭,率先用殺人的眼神瞥了衆打手一眼,讓他們心中一顫,腿肚子都開始哆嗦了。

“看什麼看,還不特麼的把我們扶起來!”微瘦男子大怒道。

衆打手聞言趕緊上前要去扶他們,然而幾十只腳擁擠過去,咔嚓,踩在了地上趴着的兩人的手上,這一刻,儘管兩人是個高手,也不由得慘叫了一聲。

“啊啊啊,對不起啊,老大!”衆打手簡直要瘋了,今天真的是要作到死啊,到底什麼鬼!

而唐小白更是差點眼珠子都快要掉地上了,你們還有完沒完了,我現在是走還是不走啊,話說,就算我走了,你們也發現不了吧,那這樣的話,我還是走吧。

想法剛落,唐小白立刻解開劉詩藍腳上的繩子,兩人大踏步的向外走,突然唐小白感覺到左臉龐勁風凌厲,一股強大的氣勢,緊逼而來。

他立刻推開劉詩藍,猛然轉身,一拳朝着左邊的空氣轟擊而去,破空風勢之強,讓得一邊的桌椅紛紛傾倒,一聲爆破,在唐小白的拳頭對面,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衫的男子。

他們拳拳相撞,爆發出陣陣破裂聲,一串串波紋隨之漣漪,震的一旁的衆打手,也顧不得驚慌了,扶住那兩名高手,不斷後退。

只是一拳而已,這種威勢,簡直不可思議,而兩人在一擊之後,又是一拳相碰,雙拳對擊,再次爆出波紋漣漪,空氣壓縮,呼吸甚至都有一瞬間的凝滯。

兩人周身完全被氣場環繞,如果這時有人靠近的話,將會立刻被撕成粉碎,然而偏偏就有人想要接近,這個人又偏偏是劉詩藍。

她是因爲擔心唐小白,或者是害怕,想要離得唐小白近一點,可是她這個舉動,對正處於高度緊張狀態中的唐小白來說,卻是致命的。

爲了不讓劉詩藍接近自己,唐小白只能爆出全力,憤然攻向面前白衫男子,使得用力過猛,再加上心裏的擔心,讓他的身體出現破綻,一聲心血噴出,又被白衫男子一腳掃飛。

直接飛出十幾米,倒在地上,又是一口心血吐出,霎時間,臉色蒼白,汗如雨下,掙扎着想要起身,內臟的刺痛,讓他不由慘叫出聲。

“唐小白,你怎麼樣?”劉詩藍慌亂的跑上前,扶起唐小白,驚恐失措的問道。

“我…我沒…沒事。”

唐小白強忍疼痛,奮力的由劉詩藍攙扶着,站起身,冷眼瞥向那個白衫男子,這個人的修爲之強,實屬罕見,這次情勢危矣。

…… 白衫男子也打眼瞧着唐小白,他也是六位高手之一,但毫無疑問,是其中最強的一人,在體育場他和另兩人,一起對付小青,那時並沒有用出全力。

雖然他就算用出,也不一定能夠打敗小青,可是若論生死的話,小青很有可能會死在他手上,因爲他從小由殺戮而生,今年僅二十幾歲,刀下亡魂卻已數不勝數,他的招數也全是殺招。

在他九歲之時,更是拜得一人爲師,他師父身上的殺戮之氣更盛,簡直是恐怖,由他教導,使得白衫男子更加無堅不摧,修爲高深。

而他師父卻整日蒙面,身披黑衣,從未露出過真容,但是白衫男子絲毫不在意,只要能讓他變強,管他師父是什麼人,況且他自己也自詡不是個好人。

剛剛與唐小白交手,讓他感到有一絲熟悉,這種熟悉感,他想不起來在哪裏感受到過,可是,他心裏知道,這種感覺,對自己是很重要的。

實在想不起來,白衫男子頭疼的揉了揉腦袋,甩出這種感覺,冷眼看向唐小白,說道:“孤身前來救人,也要有這個本領,蠢貨一個。”

唐小白感覺眼皮沉重,好想直接睡過去一樣,他悄悄的散出靈力,想要與小青取得聯繫,隨之,一條小青蛇急速的向白衫男子爬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