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帝一隻手像小雞一樣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提得懸空,脖子上鮮血不斷噴涌而出,是唐帝五指的利爪早已深入他的喉嚨。

強壯的手臂一揮,將這土匪死狗一樣扔在旁邊的地上。

那土匪的脖子已經徹底扭曲,那裏就是一處有着數個血口的爛肉,動脈破碎,鮮血順着脖子的爛肉血口胡亂噴射。

其他土匪都無法接受這一點,一時間很是震驚。

在他們愣神的時候唐帝已經將又一個土匪脖子扭斷。

唐帝雖然獲得強大的力量不太久,也沒有徹底掌握也沒有練過什麼招式,

可是隨着重生而甦醒在血脈裏的一些戰鬥本能已經足夠應付這些山賊強盜了。

“雜種! 弄死他!”

有土匪大吼,他們人多勢衆,

並且唐帝的肩膀上陷着一柄刀,還有鮮血不斷在流出,看來這個人也並不太厲害。

周圍的土匪們一擁而上,他們的刀上鮮血未乾。

唐帝撿起身旁的一柄刀扔了過去,連穿衝在最前方的兩名土匪,

他們不甘的看着胸膛穿過的刀帶着巨大的創口,鮮血噴涌着倒地。

這並沒阻止後面的土匪,在他們的呼籲下更遠方的土匪也趕來支援。

唐帝不退後反倒迎面而上,大力兩腳踢在最前面的土匪胸膛,將他猛地踹飛,把後面的人壓翻一片。

而後唐帝當着衆人的面,把他面前二個倒地的土匪一手一個抓了起來,

把他們頭部猛砸在堅硬的地面,直接把頭部磕得碎開。

一鬆手丟開兩具死的不能再死的土匪屍體,唐帝的手中又抓起了兩名土匪,用其中一名土匪的頭顱猛撞另一名土匪的頭顱。

堅硬的頭骨迅速的相互碰撞,發出砰砰砰的悶響,終於是啪的一聲,腦骨碎裂。

又是兩具死屍被隨手扔在地上。

饒是土匪們虐殺平民無數,也沒見過這樣的景象。

他們都禁不住開始後退, 有的土匪開始嚇得逃竄。

“不和他近身! !”

土匪們一面後退一面朝着唐帝瘋狂的投擲飛斧、標槍,

有的直接把手中的武器擲了過來,一時間讓人眼花繚亂。 黑雲遮天,死沉沉的烏雲大塊大塊壓下來,讓人呼吸都爲之一窒。

“轟”隨着一聲爆裂的雷聲轟鳴,暴雨終於是降了下來,豆粒大的雨珠將小村的瓦頂打得啪啪作響。

狂風呼吼,也吹着降落的大雨,暴雨斜下,掃射在地面。 將地上的血跡不斷地衝刷、擴散。

人們尖叫着,慌亂逃走,此地只有一人站立。

強壯無比的身軀帶着滿足的嚎叫,正是唐帝在雨中不斷的吸食着所有的屍體,一具具屍體抓起來,吸成皮包骨架,扭曲的扔在地上。

他此時已經不像一個吸血鬼,反而更像一頭魔獸。

他胸前的夜叉紋章暗紅的顏色加深了,紋章眼部紅光閃爍,這個紋章彷彿要活過來。

唐帝本身的血脈就邪惡無比,經過吞噬,從他出生就被封印的血脈也開始一步步覺醒着,

不過相當的緩慢,幾乎不可察覺。

但是改變是確實存在的。

不同了.不同了, 唐帝又多出一樣感官,除了夜視,他還能分辨周圍一切的溫度。

有溫度的都是鮮豔的橘黃或是更加亮的紅色,沒有溫度的呈藍色,冰冷的是黑色。

成了徹底的獵食者,一切通常意義上的隱藏在他面前都沒有意義了。

這樣的狀態下一切有體溫的生物在唐帝面前都將暴露無遺。

將一具具淡黃有些發藍的屍體抓起來吞食。

回頭一看,視線中那些吸食過的屍體都變成了如周圍環境一樣的藍黑色。

隨着大雨的沖刷,其餘屍體的溫度也在快速下降,這使得從色差中無法分辨,

不過並不影響,除了溫度分辨,唐帝本身也是具有夜視能力的,

兩者相輔相成,擴大了唐帝的“視線”範圍。

他已經有了一頭野獸該有的本能。

雷雨中吞噬着,暴雨沖刷淨了他身上的泥土和血液…

感受這個全新的自己,唐帝彷彿再次的重獲新生,體內有些東西似乎是解放了出來。

周圍的世界是一片黑藍,那代表毫無溫度,這裏只餘一片冰冷。

可是他內心的吞噬慾望還沒得到滿足。

更多,更多!

吞噬更多!變得更強!

這是夜叉的本能,也符合唐帝潛意識渴望變強的意願。

唐帝開始仔細感應。

透過物體,感應周身範圍的溫度,他甚至清楚的感應到了一些地下的老鼠,一團團小小的橘黃色亂竄,大概是它們的洞穴因爲暴雨進了水。

突然在一處藍黑相間的物體中,唐帝發現了一團人形的抖動橘黃色。

心臟部位是紅色最爲亮眼,甚至連其跳動的幅度都看得出來,一圈圈紅色混着橘黃傳遍這個人形的全身。

朝那團人影走去。

唐帝面前是一間小屋,門內只有一個木栓,被唐帝一堆而斷。

亂翻翻的房間,看來是被土匪搜刮過

。視線中地上有一具已經失去溫度的藍黑屍體,唐帝本能的將其抓起又是一番吸食。

期間櫃子中的人影不斷的抖動,它的顏色不斷的加深變紅,看來體溫都上升了一些,

這種冷色世界中刺眼的豔麗顏色勾動着唐帝的食慾。

他是知道那是活人的,但他似乎沒反應過來自己走向的並不是一具屍體,而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

今日的瘋狂吸食讓他體內潛藏的邪性大發,若是繼續這樣下去,

唐帝將會變成一個四處殺人吸食的殺戮機器,無疑他會迅速的強大起來,但是他將真正的失去人類最寶貴的特性: 人性。

而變做一頭徹頭徹尾的野獸。

眼前是一個破舊的大衣櫃,全木質。

唐帝走到了衣櫃前輕鬆扯下了衣櫃櫃門,裏面站着一位瑟瑟發抖的少女,

不過在此刻的唐帝面前,她就是一團代表可以吞噬的橘黃紅色活物。

將這名少女抓了起來,就要發自夜叉本能的開始吸食,

少女不斷的掙扎、尖叫讓唐帝一愣。

之前他吞噬的全是屍體,是不知道反抗的,

這次吞噬的東西知道反抗,給他的感覺很是不同。

‘吞了它,吞噬乾淨!’

本能彷彿這麼說

但是唐帝的意識反應了過來,知道掙扎的,這是活人,這不是死物!

唐帝猛然驚醒,才發現自己雙手抓着的,是一位活生生的女孩。

那女孩雙眼流着淚水滿是驚恐的望着這怪物停下動作,她不知道這吃人魔獸爲何停下了。

唐帝將女孩輕輕放了下來,自己身子一頹,後退着,直到後背撞到了牆。

他的大腦一陣空白,他此刻才真正意義上意識到了自己做了什麼..

先前胸中滿是怒氣,在殺盡這些人的時候絲毫猶豫也沒有,殺完之後也直接開始吞噬….

‘不關我的事啊,都是大當家…. 我家還有個妹妹,我必須弄到錢啊’他最後所殺那人哀求的眼神又出現在他的腦海。

‘還有個妹妹,我必須弄到錢啊’唐帝自然知道下半句是什麼,弄到錢纔可以照顧她..

自己還是將他砸死在地,他清楚的記得那人哀求、和最後怨恨的眼神,死不瞑目的慘狀。

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

又看了身後那具被自己吸成人乾的屍體,唐帝只覺得大腦一陣陣刺痛。

他一眼就從屍體看出,那是屬於一名農婦的,現在只看得到圍裙下皮包的骨頭,骨架像是破了,歪曲重疊,死狀極爲扭曲。而這是自己做的。

再看看眼前驚嚇不已,抽泣未停不知所措的女孩,他知道自己是將其母親的屍體給吸食了。

他都不知道怎麼面對她。

逃命似的竄了出去,連滾帶爬。

唐帝不敢再看這女孩。

可是外面滿村的扭曲屍體更提醒着唐帝,他到底做了什麼。

“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唐帝自語着,完全清醒過來的他跪在雨中,他開始憎恨自己,他懷有巨大的罪惡感。

屋內的女孩見這魔物跪地不動了,連忙慌亂的跑了,跌跌撞撞消失在夜雨裏。

在科沃克,唐帝出生後就接受着極度正派的教育和影響,其父更是收割惡魔的利刃,他曾聽沃爾特和露娜沙說過唐天的故事,那一個個傳奇的睡前故事。

父親是斬妖除魔的英雄,人們傳頌的英雄。

而自己是個邪魔,吞人屍體的邪魔!

“父親….”唐帝瘋狂的大吼着,雙手猛砸地面,將地面砸出狠狠的凹陷,沒有激活體內能量的他也將自己的手指幾乎砸斷。

電閃雷鳴,暴雨伴着狂風,似乎在指責他的罪行。

他真是一頭喪失人性的魔獸。

“啊!!!!!!!!!”唐帝的大腦幾乎快要崩潰,他對自己的指責幾乎要掀起他自殺的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