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這名神王一重初境的修士,直接連慘叫都來不及叫一聲,當即四分五裂,慘死當場。

血水,灑了不遠處常均的一身。

「這…….」

突然的變故,讓一眾人目瞪口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神王一重初境的修士,竟然被一名神道七重境修士一拳轟爆了。

而就在眾人震撼之間,江寂塵一步一步的走向常均。

「說再多,也改變不了你要死在我手上的事實。」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身上的氣勢,直衝蒼穹,給人無以倫比的威壓。

而這時候,天武戰隊的神王修士們終於反應過來。

「該死,我來會他。」

「我也來,摘他腦袋!」

一群天武戰隊的神王一重境修士出手,殺向江寂塵。

然而,江寂塵如若無視。

論狐妖的108種吃法 向前踏進的腳步依舊不變。

而面對這些神王一重境修士的攻擊,江寂塵只是舉掌拍擊。

千影滅神掌!

這是靈修神技,江寂塵此時隨意拍出。

一掌千影,滅神屠魔,這就是千影滅神的可怕威能。

神道七重境,江寂塵可以發揮出這太古靈技的力量。

此技,是江寂塵前世在一處太古遺址所獲。

一直以來,因境界太低,無法動用。

此時,神道七重境,可以暫時使出。

啪!

啪!

哪怕遠隔百米,千影掌力,依舊驚人恐怖,擁有屠神之威。

那些對江寂塵出手的神王一重境修士,瞬息之間被掌影淹沒,接著就被掌影拍成一片血霧。

「好強!」

「好可怕!」

這些神王修士驚呼,心底終於生出了不妙之意。

看著一個個出手的同伴被秒殺,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他們眼中終於被恐懼之色所取代。

於是,江寂塵輕易的就走到了常均的面前。

前後時間,也不過是幾瞬之間。

常均還有一些發愣!

但他終是神王三重初境的強者,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然後直接對著面前的江寂塵轟出絕殺之技。

「去死吧!」

他怒吼一聲,無盡神紋凝成的絕殺,洶湧奔騰的湧向江寂塵。

江寂塵卻不退不閃半分,他一拳轟殺而出。

轟!

這一拳是體修戰技。

拳印衝出,以摧枯拉朽之勢掃滅常均的絕殺之道。

甚至,拳印不滅,餘力把常均轟飛倒地,讓他顯得萬分的狼狽。

秒敗!

眾人看到這一幕,心中的震撼已經無法形容。

這個突然出現的神道七重境修士,竟然可以強到如此的地步。

「他絕對是一名逆天強者!」

「不止,便是逆天強者也做不到神道七重境秒敗神王三重初境。」

「他,應該已經超越了逆天強者的級別。」

眾神王修士,瞬間面如死灰。

這一刻,他們知道踢到了鐵板,招惹了不該招惹的可怕人物。

天武戰隊隊長常均,此時也神色驚恐,面如死灰。

再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有的只是驚駭欲死。

眼前的神道七重境青年真的是太強、太可怕了。

他神王三重初境的力量,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是渣渣。

對方一拳之間,便可將他秒敗。

若是讓他繼續,那是必死無疑。

在這一瞬間,常均眼中終於閃過陰冷之色。

他已然想到,這個青年就是那四個女人的救兵。

於是,他直接啟動秘術,瞬息從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墓穴里,出現在楊雪瑤、海媚仙子、翟心雨、麗莎四女的身邊。

「小子,立刻給本爺滾,若不然,爺動用紅蓮業火,焚掉她們的衣服!」

「這樣的場景,想必你不願看到吧?」

常均陰冷地笑道。

而楊雪瑤四女,此時神然也是一片驚慌。

她們還真怕這紅蓮業火降下,那就真的要一絲不掛了。

江寂塵在不遠處看著一幕,臉上卻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這樣的場景,本公子自然願意看到了,但只能是本公子一個人看!」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但這樣齷蹉的想法自然不能四女看出來了。

他神色突然一片冰冷,目光盯著常均道:「你不會有任何一絲的機會。」

常均驚怒交加地道:「你開玩笑,紅蓮業火無懼防禦,你也阻止不了!」

「既然如此,本爺就讓這片天地充滿紅蓮業火吧。」

說著,常均就要灑下手中紅蓮業火。

噗!

但在這一瞬間,他的氣海處忽然被手掌洞穿。

隨之,他的身體一片冰冷。

沒有力量的支撐,紅蓮業火也即刻熄滅。 「沒有了力量,你的紅蓮業火又如何能燒起來呢?」

一道聲音響起。

同時,他已發現自己現在已是神嬰狀態。

但被握在一隻沾滿鮮血的手中。

原來,自己在毫無所覺之間,已經被這名神道七重境的青年掏出了神嬰。

而這時候,他的神嬰看到不遠處的江寂塵在變淡,身影化作虛無。

那竟然只是他一道分身。

而真身,早已潛至他的身邊。

這個人,是一個殺神、妖孽,非他所能敵。

而正如江寂塵所言,道身沒有了神嬰提供力量,那紅蓮業火自然燒燃不起來了。

此時,江寂塵握著常均的神嬰,只需要手掌輕輕發力,便可以將他的神嬰震滅。

「你…….你是誰,求不要殺我,我天武戰隊已歸附掠奪山戰隊,你若殺我,便是與掠奪山戰隊為敵。」

這一刻,常均的神嬰,驚懼無比,震聲開口道。

事實上,神王重三境的修士,哪怕是神嬰狀態,也依舊是強橫無比的存在。

可惜,他此時落入的是江寂塵的手中。

而江寂塵,是一名神體七重境的體修者,手上的力量可以輕易的捏爆神王六重境之下的神嬰。

「掠奪山戰隊!」

又聽到這個名字,江寂塵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語的念了一遍。

還真是到哪裡都有掠奪山戰隊。

他這一路走來,倒也聽說了,掠奪山戰隊依舊是掠奪之地第一戰隊,他不知滅了多少戰隊,也不知收取了多少戰隊。

總之,實力強橫到無人可以抗衡。

豪門重生之逆轉女王 對於掠奪山戰隊,江寂塵可是沒有一絲好感的。

且在之前他也放言過,總有一天會殺上掠奪山,把掠奪山戰隊的積分都搶過來。

常均的神嬰聽到江寂塵喃喃自語,以為江寂塵已經害怕了。

畢竟,之前他也遇到幾次險,然後他報出了掠奪山戰隊的名頭,對方就不敢對他下死手了。

這一次,想必可以如此。

此時趁熱打鐵,常均急忙開口道:「這位兄弟,您只要不殺我,此事皆可一切揭過,甚至我還會向掠奪山戰隊引薦你。」

常均的神嬰此時放低姿態地開口。

但心中卻是冷哼一聲道:「先逃過這一劫,待活過今日,再花一些積分,必讓掠奪山戰隊將這小子擒來,到時常爺我一定要讓這小子生不如死。」

只是聽到常均的話,江寂塵終於露出一絲森然的笑意道:「我可能忘了告訴你,掠奪山是我生死大敵,我必滅之。」

「既然你是掠奪山戰隊的人,那麼,你也可以去死了。」

江寂塵的話只讓常均嚇破了膽,剛要掙扎。

但一股恐怖的力道傳來。

噗!

常均的神嬰被捏爆了,化成了一片血泥。

江寂塵的手上自動燃起七彩煉器之火,瞬息之間將一切焚成灰盡。

「現在,輪到你們了!」

江寂塵的目光此時掃落四方的神王修士身上。

「啊,快逃!」

這個時候,四周的天武戰隊神王修士才醒悟過來。

他們驚恐的大叫,然後閃身逃命。

畢竟,連他們神王三重境初期的隊長都被隨手捏爆神嬰了。

他們這些只有神王一重初境到神王二重初境的,更只是一群渣渣。

只是,這些人在江寂塵心中已下了必殺令,又怎麼可能逃得掉?

他的手中出現了七聖劍,然後劍法展開。

青蓮劍訣!

此劍訣展開,剎那虛空之中,青蓮劍影朵朵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