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薇深吸了口氣,眼神堅定道:「齊少放心,即便只是做一場露水夫妻我也無怨無悔,並且我可以保證,您是喬薇的第一個男人,也會是最後一個。」

「貴賓卡,親自出面到警局提人,再到不惜以身相許,看來你這次遇到的麻煩真的很大,不過你放心,我齊天答應別人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

齊天頓了一下,繼續道:「所以你還是說說,我究竟要幫你解決什麼事情吧。」

喬薇聽得出齊天說的不是虛言,在暗自慶幸的同時,又覺得有些失落。

畢竟她付出很大的勇氣,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但喬薇也沒過於矯情,將目前所面臨的麻煩,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商都的江湖事,向來都是我們喬家在管,父親去世后,便由我接手。」

可能是想起了過世的父親,喬薇的眼眶不由有些泛紅。

情陷小辣椒 「陳家一直想要上位,便趁機煽動其他的叔父們反水,我竭盡全力只保住了一半的勢力,陳家迫於洪爺的壓力,不得不選擇收手,表面上我仍是當家,實際上已經沒有多少實權。」

在講述這些事情時,喬薇表現得極為自責。

但在齊天看來,一個女兒家能夠在江湖中立足已屬不易,更何況她還守住了半壁江山。

「我收到風聲,陳家的繼承人陳超,準備在半個月內吞併掉我手中的所有勢力,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新當家。」

齊天疑惑道:「有洪爺作保,陳家還敢妄動?」

喬薇無奈的嘆了口氣,「洪爺或許是老了,近半年來他已經完全不再插手地下的事情了。」

「所以……你是想讓我去殺了陳家勢力的領導者?」

兩個勢力敵對,唯一能夠依靠一個人來扭轉戰局的方式,就只有擊殺對方頭目了。

除了這個,齊天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喬薇搖了搖頭,解釋道:「您誤會了,我只是想讓您參加問鼎。」

「問鼎?」

見齊天面露疑惑,喬薇立馬解釋道:「如今社會不同以往,火拚只會給雙方帶來麻煩,所以父親、洪爺和叔父們商討過後決定,以單人拳腳對戰的模式,來分配解決經營權等利益問題。」

「我之所以會輸掉一半地盤,就是因為陳家那邊有位武道高手。」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喬薇嘴角多出一抹苦澀。

如果沒有這樣的規矩,陳家不會這麼快就達到如今的地位,她也不至於如此難堪。

單從大勢來講,根底深厚的喬家,根本無懼才剛剛崛起幾年的陳家。

但規矩就是規矩,不遵守規矩的人,是沒辦法在江湖立足的。

除非實力強到可以無視制定規矩的人,更何況……問鼎還是她父親一手定下的。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我應該能幫你解決。」

對於齊天來說,這種麻煩根本算不上是麻煩。

自從成為修仙者以後,還真沒遇到過在拳腳方面讓他吃癟的存在。

而且,他也很想看看,傳說中的武者到底什麼樣。

「那小女子就提前謝過齊少了。」

喬薇這邊正說著,侍女忽然慌張的跑了進來,「小姐,陳超來了……並且他帶來了所有叔父!」

「你說什麼?!」

問鼎必須在商都所有的江湖元老面前進行,否則無論輸贏都不算數。

陳超想要說服那些叔父們出面,最少也要半個月的時間。

所以喬薇才會將夜色巴黎暫停營業,提前準備好問鼎場地。

然後再利用這半個月的時間,提升自己在齊天心目中的地位,確保他不會對這件事袖手旁觀。

喬薇沒想到的是,陳超竟然今天就帶來了所有元老。

「他們都叛變了?」

侍女搖了搖頭,「看情況不像,幾位元老好像是被脅迫的。」

「脅迫?」

喬薇表情先是一驚,緊接著又恢復了正常,「這確實像那個瘋子會做的事。」

說完,她扭頭對齊天欠身道:「齊少,對不住,事出突然,可能現在就需要您出手了。」

「沒事,早晚都一樣。」

齊天大方的擺了擺手,說實話,在得知提前可以和武者碰面后,他非但不緊張,反而還有些小激動。

「齊少,我要換衣服,所以……」

「我知道,放心,我這樣的正人君子,是絕對不會偷看的,你換吧!」

齊天說著便用手捂住了雙眼。

然而看到這動作,喬薇不僅沒有安心,反而更擔心了。

這算哪門子捂眼啊!

只見齊天特地把中指和無名指岔開,別說擋眼了,連眼睫毛都沒擋住!

與此同時,前廳酒吧。

「陳超,你這樣做究竟有沒有想過後果!」

一名老者咬牙切齒的瞪著陳超,看那眼神簡直恨不得生吞活剝了這小子。

除了本就屬於陳家一派的元老外,剩下的幾乎都是一樣的表情。

「後果?」

陳超把玩著手裡的香煙,寒聲道:「老頭兒,你這麼跟我說話,有沒有想過你孫子的後果呢?」

「你——」

老者氣得渾身顫抖,但為了家人的安全只能忍著。

「你們最好別在我面前倚老賣老,本公子最不吃的就是這一套!」

陳超點燃香煙,抽了一口,「當然,只要配合我完成這場問鼎,你們的家人就不會有事。」

「陳超,你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聽到喬薇的聲音,陳超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齒,興奮道:「我們的喬大當家,終於敢出來了嗎?」

「當家的!」

那些被脅迫的元老見狀,連忙起身,似乎想說些什麼。

陳超翹著二郎腿,戲謔道:「老頭兒,看來你們真的沒有搞清楚狀況,喬大當家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哪裡還顧得上你們!」

「廢話少說,這次問鼎你想賭什麼!」

「喬大當家果然是個痛快人,說來也簡單,和前些年一樣,不過這次的籌碼是全部身家!」

陳超森然一笑,「也就是說,你輸了的話,就要將旗下所有的地盤交給我們陳家來管,包括你和當家的位置!」

喬薇反問道:「如果你輸了呢?」

「我輸? 仙宮 哈哈哈!」

陳超聽完這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喬薇啊喬薇,事到如今你竟然還能夠說出這種話,不知道你是蠢呢還是蠢呢?」

「咱們鬥了這麼多年,除了洪四海身邊那個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楊大師,整個商都還有誰是老馬的對手?」

喬薇面色不改,「萬一呢?」

「好!我就當有這麼個萬一!」

陳超冷笑道:「萬一本公子輸了,陳家的地盤就歸你!」

「就這麼定了!」

喬薇說完,轉身恭敬道:「齊少!」

陳超也拍了拍手,「老馬!」

話音落下,一個一米八的高大漢子,從角落裡緩緩走了出來。

他每走一步,就會發出一聲悶響,彷彿整個酒吧都在隨之震顫。

身上的肌肉宛若一塊塊岩石,交錯縱橫!

光是看著,就足以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該死!這個馬平川的實力似乎有精進了!」

「連身高體型都發生了變化,難怪陳超這次如此篤定!」

「完了,商都的江湖是真的要變天了!」

震驚,絕望,是這些喬家元老內心最真實的寫照。

原來的馬平川便無人能敵,現如今他實力更勝從前,恐怕唯有那位楊大師出手,才可以力面狂瀾!

再看看喬薇那邊所謂的齊少——這不就是個小白臉嘛!

陳超和陳家元老們,忍不住當場大笑起來。

「我說喬當家的,你確定不是讓你的小情人來送死嗎?」

「如果是情人的話哪裡捨得推來送死,我看是情敵才對!」

「對對對,我也聽說咱們喬當家喜歡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

就在眾人嘲諷之際,馬平川的面色卻猛然變得凝重起來,「是你?!」

陳超當了馬平川的主子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他露出過如此表情,「老馬,你認識這小子?」

馬平川咬牙切齒道:「就是他把我打傷的!」

「什麼?!」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就是他把我打傷的!」

寥寥幾字,在諸多元老耳中,卻不亞於平地驚雷!

整個酒吧,一片死寂!

無論是陳家還是喬家的元老,一個個神色之中全都充滿了不可置信。

馬平川竟然被人打傷過?

還是這個小白臉打傷的?

怎麼可能!

馬平川在商都江湖是何等地位?

堪稱問鼎之戰第一人!

這樣的人物,曾被這小白臉擊敗?

簡直不可思議!

尤其是陳家的那些個元老,現在只覺大腦一片空片。

在他們看來,齊天至多不過是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那細胳膊細腿別說與馬平川戰鬥,就算是面對他們這種老傢伙,估計也要被一拐杖給砸暈。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樣的小白臉竟然曾經擊敗過馬平川!

「原來你就是打傷老馬的那個齊天!」

陳超面色逐漸變得猙獰起來,他對於齊天的恨意,絲毫不亞於馬平川本人!

除了打傷老馬,讓他浪費一顆大還丹外,還有北陽市的那筆賬!

在來之前,手下告訴他,已經發現那幾名槍手的下落。

但找到的,只有屍體!

齊天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已經這麼出名了嗎?」

「哼!既然你要管這出閑事,也省得再跑一趟。」

陳超面色陰沉的冷哼道:「老馬……殺了他!」

「是!」

老馬嘴中發出一聲悶哼,宛若鐘鳴,前腳向前一踏,地板瞬間龜裂!

齊天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你們最好還是換個人吧,這個垃圾……太弱了!」

「哈哈哈……」

陳超先是一愣,然後怒極而笑,盯著齊天的眸子充滿了殺意。

本來陳家的那些元老,還有些擔心,畢竟對方是曾經打敗過馬平川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