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分身也飛了出來,潛入到了血色長河中,瘋狂的截取著生命精氣。

人皇身正貼在水面上,釋放出了光芒。忽然,一束光柱從天而降,攜帶炙熱的能量,打穿了雲端,徑直的向人皇身擊來。

轟!

人皇身差點被擊穿,咳出了一口鮮血。洪錚猛然抬頭,看向前方太陽精火化成的陽明王,眼中露出殺機。

陽明王冷冷的看了洪錚一眼,輕笑著搖搖頭:「早晚要殺你。」

「你找死。」洪錚殺機閃爍。

陽明王隨後轉過頭,向源頭奔赴,不再理睬洪錚。

「需要儘快提升修為,精氣越來越稀少,大戰一觸即發。」洪錚說道,開始了自身第二次採集。四大分身與本尊全部變成了透明人,體內浮現一顆顆的金丹。

本尊與分身,化為了五道透明的身影,一邊行走,一邊截取天地精氣,一邊將體內的血肉都化為了金丹。

又過了五天,洪錚體內的所有金丹都成熟了,全部的裂破開來,淌出了黃金的神力,注入到了他的軀體中,為他重鑄身軀。

「第三次採集!」洪錚再次施展金丹採集術,變的瘋狂起來。在北域的修鍊體系中,一個人的一生,只能夠採集九次。一旦超過了九次,將會身軀崩碎,再也無法重鑄身軀。

離源頭越來越近,洪錚的氣息也越來越強大。每次採集之下,都能將他的生命層次與修為推向一個巔峰。

十萬里的距離,如果放在外界,眾人很快就能夠到達。但是在生命長河中,則是非常的困難。

這一日,洪錚已經採集了六次!

他的生命層次終於達到了荒極境,與那些帝子開始持平了,本尊的修為也達到了通天大境七重天的巔峰,只差一步,便是能觸碰到八重天的巔峰。

正行走間,前方出現了一處交匯之地,生命長河一黑一白,向兩邊分開。

「陰陽交匯之地,不簡單啊。」大茶壺說道。

「不是陰陽交匯之地,而是天地交泰處,我見過這種格局。」洪錚說道,白帝雕像所站立的地方,就是這種格局,乃是新舊星空交替的地方。

「此地絕對有驚天動地的人物曾經在這裡悟道。一般這種地方,大人物是不會放過的。」洪錚說道。

「北域一百零八仙,有類似的人物嗎,憑藉星空修行?」洪錚問道。

大茶壺想了想,搖搖頭。

七彩天雞也是緩緩搖搖頭,表示沒有。這一人一雞似乎就是百科全書,什麼都懂,來歷也非常神秘。尤其是大茶壺,能被洪行簡那種層次的人物記住,可以看出他多麼的不凡。更有可能,他的真實身份不會是上古大秦國的傳人那麼簡單。

「一定有,類似於白帝虛空經那種法,借整片的星域之力來鍛體,好好想想。而且此人非常的熟悉陰陽之力,能夠熟練使用。」洪錚道,踏入到了那處交匯之地。

感應到了此地有非常濃郁的天地之力,星辰之力。

大茶壺一聽,皺起了眉頭:「倒是有一個,修星辰之力,能牽動整片星空的力量。被人稱為星辰仙,在一百零八仙中排名第四。第二名是人王仙,第三是光明仙,第三就是星辰仙了。」

「據說嵩皇當年還是按照星辰仙的法創出了自己的修鍊體系,開闢出了一個星域。」大茶壺說道。

洪錚靠近,忽然感覺到體內的血液沸騰起來,身軀自主復甦,極速的放大,眨眼就放大到了千丈高。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間自主復甦了?」大茶壺眸子一凜。

「他的這種鍛體術有些古怪啊。」七彩天雞說道,「以前還沒有看出來,現在看來,分明也是某種古老的鍛體術。」

洪錚矗立在生命長河上,頂天立地的,體內的血液不斷的復甦。到最後,體內布滿了諸多的紋路。

星辰至尊身自主復甦,並且牽動了整片的星空之力!

星辰至尊身第一次出現的時候,那還是在蠻荒山脈,他將自身埋入到了地面中,與藥草交融在一起。來自於他體內的血脈碎片,他當年就探究出了,他的體內蘊藏了諸多傳承碎片,有先民祭拜的景象。

但是他沒有想到,星辰至尊身,居然與這個星辰仙有聯繫。

北域帝子尉遲荒感應到了什麼,猛然回頭,看向洪錚,眼中出現了震驚之色:「此人怎麼會星辰仙的鍛體術?」 第四百八十八章滿天的星辰金丹

星辰仙在北域中排名第四,非常的強大與神秘,但是傳承留下來的並不多。尤其是鍛體術,只記載了聊聊幾筆,並無詳細的說明。在星辰仙留下的手札中曾經提到過他得到過一種鍛體術,名叫星辰至尊身。

一旦修鍊到極限,納整片星空於體內,每個孔竅中都能夠蘊藏一顆星辰。

「星辰至尊身!」 穿越林正英世界 尉遲荒停下了身軀,轉過身向洪錚快速的衝去。但剛剛衝出三十丈,他就停下了身軀。

「等他蛻變完成才能夠過去,現在過去就是找死。那裡不知道積攢了多少年的星辰之力,瞬間爆發出來,能將我們都毀去。」大自在庚金劍氣化形成的金旭說道。他告誡陽明王不要輕舉妄動,否則一定會遭厄。

似這種有靈性的地方,積攢的足夠多,爆發力也就越可怕。比如魔亂乾坤,比如白帝雕像,都是如此。

洪錚屹立在生命長河上,身軀都探入到了蒼穹上,雲端浮現在他的胸前。他吐氣如龍,長長一吸,就將海量的生命精氣吞入到了腹部中。他開始觀察這處星空,在他的視線中,這就是新舊星空的交匯處。

「星辰至尊身與星辰仙有聯繫。」洪錚喃喃自語,在他的視線中,景象變了。他看到了一道朦朦朧朧的身影,如仙一般。他身高數千萬丈,擠壓滿了整片的星空。他伸手一拿,一把攥住了十幾顆星辰,煉化到了體內。

接著,他仰天一聲咆哮,吼的星空都是在炸裂。隨後在洪錚驚愕的目光中,他看到了無數的星辰都在搖晃,然後在墜落,極速的縮小,落入到了他的體內!

無盡的星辰在他的體內隨後裂破了,就如同金丹採集術一般,數不盡的星辰之力灌入到他的體內,為他加持自身。

但下一息,星辰仙咳出了大口的鮮血,體內的星辰全部飛了出去,沖入到了虛空中,重新化為星辰。

他莫名遭厄,死去了,體內濃郁的星辰之力全部化為星辰,飛入到了虛空中。

洪錚呼吸都是急促起來,這片星空中,有星辰仙全身的精血化為的星辰!

「星辰仙絕對得到過星辰至尊身,也修鍊過,就是不知道,他從哪裡得到的。」洪錚自言自語,抬頭看向天空,雙手一撕。頓時,虛空都是被扯裂了,撕出了一個巨大的裂縫,露出了一整片滄桑的星空。那就是埋葬於新星空之下的古老星空。

可以看到,裡面有一顆又一顆的大星,足有數萬顆,都釋放出了可怕的氣息,蘊含了難以想象的神力。

星辰仙死後,吐出的星辰,乃是舊星空。星空隨後更迭,出現了新星空,就形成了這片陰陽交匯之地。

「那些星辰……」尉遲荒很激動。

「是星辰仙按照星辰至尊身與金丹採集術,化出的法!」大自在庚金劍氣說道。星辰仙有多強大。

他雖然是偽仙,但已經帶有一個仙字,離大帝也只有一步之遙。吐出的精華化為了星辰,若是能得到,那將會有什麼樣的造化?

「我不管了,我必須要得到。」尉遲荒說道,身軀一扭,如同一尊真龍,全面撲殺而來。但剛剛靠近此地,一束星光從天而降,一顆星辰轟然爆發,擊向了尉遲荒。

「洪某修鍊,閑雜人等避退,否則殺!」洪錚說道,伸手探入到了虛空中,摘拿一顆星辰,持在手中,發出了毀滅性的力量,即將要崩開。

尉遲荒道:「洪錚,那不屬於你,屬於我們北域。」

我的光影華娛 剩下的幾個神子皆是開口:「洪錚,不要自誤,引起東荒與北域的大戰,你承擔不起。」

洪錚冷冷的盯著那個神子:「你確定要?」

「我要!」那個神子說道。

「好,讓給你。」出乎眾人預料,洪錚一手持著一顆星辰,退後幾步,將此地讓給了那個神子。眾人看著他手中的星辰,皆是不敢靠近。如果他發瘋了,將兩顆星辰都引爆了,絕對能夠擊傷他們。

這可不是普通的星辰,普通的星辰就算炸碎,也難以傷害到他們的根本。

但這可是星辰仙以金丹採集術與星辰至尊身所化,並且在星空中孕育這麼多年,早就蘊含了可怕性的力量。一旦爆開,能夠將他們直接炸碎。

「別去。」尉遲荒總感覺到不對勁。

但是那神子不聽,施展出了一個法相,變的有萬丈高,雙手持住了一顆星辰,煉化縮小,就要吞入到體內。

但就在星辰要靠近他的剎那,猛然的炸開了!

那裡發生了大爆炸,將生命長河都是炸的斷流了。星空徹底的被炸開了,露出了一整片的星空。足足有數萬枚星辰掛在虛空中,星星點點的一片,非常的瑰麗。

那名神子慘叫一聲,徹底的被炸碎,巨大的蘑菇雲衝天而起。虛空大裂縫如同蛛網一般,在瘋狂的蔓延著。他連元神都沒有逃出來,就被徹底的炸成了碎片,消失在了虛空中。

尉遲荒眸子怒睜,道:「洪錚,你怎麼不早說?」

洪錚冷笑:「你們又沒問我,況且,我又不認識你們,憑什麼要跟你們說?」

「沒有修鍊與星辰仙同出一源的鍛體術,一觸碰星辰,就會爆炸。連神子都能夠炸碎。」大自在庚金劍氣說道,「這很可怕,也能夠炸傷我。」

「你!」一個神子看著洪錚,眼中出現了殺機。

「洪錚,你信不信,當南國入侵東荒的時候,我北域也會發兵?」另外一個神子吼道。

洪錚冷冷的盯著他:「如果你們不想這些星辰在北域炸開的話,儘管來發兵。」

「你在威脅我嗎?」尉遲荒道,瞳孔冰冷如刀。

「是你們先威脅我。」洪錚道。

「走,這些星辰,只有他一個人能夠接觸。」大自在庚金劍氣說道,轉身而走,向源頭沖了過去。

五行五人見到奪取這些星辰沒有希望了,就紛紛的退走了。

尉遲荒抬頭看著滿天空的星辰,雖然非常的不甘,但也只有退走了。沒有修鍊與星辰仙同出一源的法與鍛體術,並不能觸碰。

洪錚在接觸的到一剎那就知曉了,但也懶得告訴他們。 第七百八十九章星辰仙

數萬顆星辰橫掛在虛空中,非常的瑰麗與耀眼。折射出滿天的星光,交織在一起,籠罩了洪錚。使得洪錚沐浴在無盡的神光中,如同天神下凡。

他大手探入到了星空中,極速放大,不斷的截取一顆顆的星辰,煉化成了拇指大小。星辰墜落,融入到了他的軀體中,足有數百枚!

數百枚星辰落入到他的身上后,裂破了,淌出了浩蕩而又磅礴的神力。全面撐開了他的軀體,他的星辰至尊身自主復甦了,化為了萬丈高,如同一尊蓋世天神橫在那裡。

他渾身發光,驚天動地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星辰至尊身全面復甦,被鍛造。每顆星辰中都蘊含了難以想象的神力。都是星辰仙留下的自身大葯,被洪錚摘取。

洪錚髮絲倒飛衝天,雙手捏印,發出了咆哮聲,吼的諸天萬界都是炸裂。

轟,轟,轟。

一聲聲末日般的爆炸聲在他的體內傳出,他體內不斷開闢出一重重的蒼穹。

通天大境第一重天叫做太皇黃增天,在丹田中存在。第七重天則是在胸膛之下,而第八重天,則是在胸口,叫做太極蒙毅天。如同太極一般,必須要領悟陰陽之力,才能夠沖開這層壁障。

洪錚體內七重天全部亮起,胸膛中金光萬丈,在他的胸膛中,還有一枚金膽在閃爍發光。

一個巴掌大小的太極圖出現了,呈一個平面,並且在不斷的擴張。一旦擴張到一個極限,他就進入到了八重天的修為!

「不夠,再來!」洪錚發出了一聲龍吟,一顆又一顆的大星在墜落,而後被他吞入到了體內。在他的體內不斷的裂開,他身軀劇震,上衣完全的炸碎,露出了他那精金鑄造而成的身軀。後背上,浮現出了諸多異象。

有鯤鵬展翅擊天,有潛龍翱翔出淵,有鳳凰爭鳴之精。全身三億六千萬的毛孔張開了,噴薄出了一縷縷霧氣,蒼茫一片,如同瀑布一般的垂落而下。

「還是不夠沖入到八重天。」洪錚眸子都化為了金色,仰天看向蒼穹,再次一吼,星辰沉墜,星空抖動。

北域眾人眼中露出了驚色:「這就是星辰至尊身嗎,好可怕。」

「星辰仙的絕學。」

「他能化為星辰仙嗎?」

他張開大口,猛然一吸,一連串的星辰被他吞入到了腹部中。頓時,那股爆炸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炸開了。接著可以看到,星辰至尊身再次增大了一分,萬丈大小的身軀充滿了爆發力,非常的英武,如同太古神山一般,橫亘在生命長河上。

「八重天,開!」洪錚雙手發光,一手衍化太陰之力,一手衍化太陽之力,合在一起,衝擊八重天。

君王本源閃爍發光,在增大著,有法則交織在其上。

咔擦!

他身軀一震,胸口處吞吐出了幾十萬丈的長虹,照耀的九天十地都是一片的光明。八重天在迅速的擴張,並且還是在不斷的衍化。

他的胸口處像是有混沌在開闢,乾坤在衍化,江河山川,日月星辰都是在不斷的衍化。

「四大分身也來,今日就要蛻變。」洪錚說道,四大分身全部圍了過來,截取那些星辰金丹入體。一時間,洪錚所在的地方化為了精氣的海洋,浩蕩到了極致。精氣濃濃的化不開來,都快匯聚成了光雨一般,在不斷的降落著。

帝器金人身上的極顛神威越來越濃,湛藍色的眸子開闔間,有危險性的氣息在體內。爆炸聲不斷的響起,那是他在開闢第八重天。

四大分身與本尊同時開闢第八重天,景象極為的驚人。

這不僅需要海量的神力,更需要大量的天地精氣。他長長吐納著,整個生命長河的血氣化為了一道道血色長龍,不斷的向他的身軀中鑽去。

生命長河上的精氣在不斷的減少,甚至有了提前枯竭的趨勢。

「阻止他,否則按照這個趨勢,生命長河不能支持任何人的蛻變。」帝子尉遲荒說道。

五行五人也回頭,準備向洪錚擊殺而來,但隨後停下了身軀,面色陰沉的看向洪錚。

因為洪錚的身前,懸浮著一顆又一顆的星辰,上下欺負著,組成了一道牆壁,將大茶壺,黃金巨蟹等人護在了其中。

每顆星辰上,都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一旦爆開,將會徹底的擊殺他們。

他們不敢賭。

「該死的,此人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太陽精火眼神閃爍,殺機畢現,恨不得現在就上去將洪錚給擊殺。

「殺吧,殺不了他們,可以殺那些東荒的修士。」陽明王說道,掃向東荒的修士。

「殺了他們,讓他們反哺生命長河,支持我們的蛻變。」大自在庚金劍氣說道,化為一口金色神劍,劃破了虛空,徑直的向東荒修士沖了過去。

一個通天大境的東荒修士正在潛修,忽然瞪大了眸子。只見一口金色神劍在視線中迅速的放大。

還沒來得及他有所反應,那扣金色神劍瞬間洞穿了他的眉心,從後腦勺上貫穿而出,帶出了一連串的血花。他眸子黯淡了,倒在了生命長河中,其身自解,被生命長河消融,反哺長河,濃郁的天地精氣擴散。

太陽精火非常同意這個決定,他渾身蒸騰起了火焰,一捏拳印。十幾道光柱從天而將,接連貫穿了十幾個通天大境高手的天靈蓋,將他們擊殺。

他站在那裡,貪婪的呼吸著天地精氣:「爽快。」

一滴藍色的太陰葵水只有拇指大小,滴落在了一個高手的眉心中。那修士慘叫一聲,眉心被擊穿,身軀崩碎,徹底的死亡。

一截樹樁出現了,化為金針大小,打入到了一個修士的體內,最後化為一段粗壯的巨木,生生撐爆了東荒修士的身軀。

而玄土化形成的石風更加可怕,張口吐出了一顆顆的沙粒,不斷的打穿一個個通天大境的高手。

一瞬間,東荒修士死傷慘重,只一交手,就死去了四十多人。 第七百九十章八重天

「五行大世界的人,滾出萬竅仙巢!」一個修士怒吼。

金瞳王也跨入了進來,看著五行五人,吼道:「快停下,如此的凶戾殘暴,草菅人命。」

陽明王不屑的說道:「在我的眼中,你們都是下界蠻荒修士,與我們這種層次的生靈有著很大的差距。在我們的眼中,你們都是螻蟻。」

「你們只不過是低等生靈,殺了就殺了。」金旭說道,非常的不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