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以一抹淡淡的笑意,韋依然看了年辰一眼:氣運福緣,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事,依然想來主張一切隨緣!彷彿若有所指的美女,不經意地看了年辰一眼:倒是年辰師兄也似乎不急不燥,讓依然稍感費解呢!

年辰和旁邊默然不語的楊倫對視一眼!臉上神色不變:額,我和道友的想法一樣!主張隨緣!

旁邊的楊倫立即給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讓年辰老臉微微一紅!

當衆人來到那面壁畫前面時,所有人都被十二幅圖畫上的奇人異士深深震撼!沉浸在那霸絕天下的氣勢之中,無法自拔!

咦,這幅圖畫上面的手勢,似乎指向洞府深處,火飛子不無驚訝的大聲說道。

經他一提,衆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了過來,看了一會,人羣忽然嘩啦一下向着那已被年辰收刮一空的偏廳涌去!

韋依然正要隨着人流向前行去,忽然感到自己的芊芊玉手被一隻大手輕輕握住,一回頭,年辰那略帶狡黠的眼神,正看着自己!

心裏一個激靈,自己還是第一次被異性修士將自己的手握住,韋依然臉上瞬間飛起一道紅霞!輕輕低下頭去。

這一個自然而發的動作,將原本就閉月羞花的美女襯托得更是飄然出塵!讓年辰一時間看得癡了!手上不自覺加大了力道,緊緊握住韋依然的玉手。

咳咳,如此旁若無人的動作,顯然是犯了衆怒,楊倫輕咳了兩下,將沉浸在其中的兩名狗男女驚醒過來,二人擡頭一望,楊倫,斐仲文,還有馬靈兒等人都一臉壞笑的看着自己!

羞得韋依然立即將玉手從年辰魔爪中抽了回來,嬌嗔地給了年辰一個白眼。

嘿嘿一笑,年辰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眼神一掃之間,只見已經行去老遠的人流中,火飛子和明良二人那怨毒的目光,如兩件犀利法器,向自己直直射來!

年辰卻也毫不在意,乾咳了兩下:

呃,依在下之見,如此衆多修士向同一地方而去,縱然有什麼寶貝,也不可能惠及衆人!我等不如另尋一處,說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也未可知,衆位以爲如何?

韋依然將低下的螓首輕輕點了一下,那模樣就像一切以年辰馬首是瞻之感。

旁邊的馬靈兒用驚異中略帶戲謔的眼神,看了韋依然數眼,讓這原本收放自如的美女更是一陣慌亂!裝模作樣地狠狠瞪了馬靈兒一眼。

楊倫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只有那斐仲文早時從壁畫上也感受到了那第四幅圖畫上異人的確是意有所指,臉上神色變幻數次,看了緊緊偎在楊倫身旁的馬靈兒一眼:

在下到是很想跟上去看看,年師兄就和其餘諸位道友另行他地查探,我去那邊一探究竟,也免得我丹宗失了先手!說着一拱手,不再理會年辰等人,向着衆多修士的方向疾馳而去。

旁邊的馬靈兒正欲開口,被年辰以手勢制止:我修真之人,本就各有際遇,就讓師弟去吧!於是三人隨着年辰,向洞府的另一方向行去! 林清雨轉身,一個高大的人影向着他一步步走來,落地有聲,林清雨感覺擂臺都有幾分震動。

人影身高已經過兩米,人臉模糊,蓋滿了黃色的絨毛,然而林清雨還是大致可以辨認的出,這是董猿無疑了。

此刻的董猿獸靈附體,威勢更加迫人。

林清雨深吸一口氣,腳下的青風更加歡快了。

他已經準備好。。。跑路了。

董猿站在林清雨數米之外站定,沒有貿然進攻。

周圍其他的少年都畏懼的看着他,遠遠的避讓開去,卻沒有一人知道,董猿此刻心中正在無奈苦笑。

他最不擅長的就是速度啊。

正如楚寒星猜測的那樣林清雨陣師賽上的表現,的確給他們造成了威脅。天碑的帶頭人果然就決定在強者賽上打算解決掉林清雨,執行者便是董猿。

在他們看來以董猿的實力解決掉林清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然而,卻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

此刻董猿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一雙瞪圓的眼睛咕溜亂轉。

“小子,挺牛的嘛,一個呼吸的功夫殺了三人,怎麼,有沒有膽子跟老子對上一拳。”董猿的聲音顯得甕聲甕氣,似是成年人一般,他選擇了用語言相激。

“希望他會上當吧。”董猿暗暗祈禱。

林清雨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腳下青風依舊穿梭不惜。

看着林清雨冷靜睿智的眼神,董猿的心沉了下去。

“怎麼,小子,剛纔的氣勢哪去了,只有膽子去殺一些廢物麼。”董猿依舊不死心。

“你跑不過我。”林清雨開口了,聲音很平靜。

“臭小子,老子還用得着跑?你這樣的小白臉老子一掌就能拍死。”董猿見對方回話,心下一喜,說不定能激將成功呢。

“你跑不過我。”林清雨依舊這樣說着。

董猿嘴角抽了一下,這是在揭他的短啊。

“臭小子只會耍嘴皮子麼,有本事咱們手上見真章!”董猿臉上的黃毛抖動着。

“你跑不過我。”腦中風致笑彎了腰。

“臭小子你找死!”激將不成反被激,董猿一張猿臉漲成了豬肝色。

他大踏着步子衝了過來,擂臺震動。

青風起,林清雨一個模糊,便董猿揮來的大手中退開。

“兔崽子別跑。”董猿豎眉怒目,再度追了上去。

擂臺上,一個深黃高大的人影,追逐着一道模糊的青影。

“臭小子,你就會逃跑麼。”董猿停下來,怒罵道。

青影停下,漸漸清晰,林清雨白衣飄飄,身上血跡如點點紅梅,宛如謫仙。

他面色平靜的看着董猿,

“你跑不過我。”

“啊!”董猿毛髮皆張,再度狂奔而來。

林清雨再度化爲青影,腳踏九步,繞開了圈子。

擂臺上紫煙和林珊兒也笑彎了腰,和兩女對打的少年也停下了進攻,看着一追一逃的兩道身影,嘴角抽搐。

主席臺上楚寒天也忍俊不禁。唯有一人面如寒霜,正是天碑的領隊。

董猿追了半天,連林清雨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反而臺上臺下的笑聲傳入耳中,如同魔音一般,他的臉已經長成了醬紫色了。

不得已,董猿停了下來,眼珠一轉,眼睛瞟向了紫煙和林珊兒兩女,陰森一笑。

林清雨時刻關注着他,見他瞟向兩女,嘆了一口氣,他之所以用語言反擊,也是希望董猿能夠昏了頭腦,將這個唯一的致命點忘掉,雖然拖延了不少時間,不過現在看來,他也不得不正面對上他了。

身形一閃,林清雨擋在了兩女面前。

“怎麼,不跑了?”董猿猙獰一笑。

“如果情況不對,你們立刻跳下去。”林清雨回頭吩咐道。

兩女見林清雨說的鄭重,都點了點頭,都向後退了些。

主席臺上楚寒星和楚寒天都面色沉靜下來,天碑領隊者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唉,沒想到讓紫煙這小丫頭壞了事。”楚寒星搖頭嘆息。

林清雨一步踏出,並不高大的身軀昂然挺立,擡頭挺胸,竟也給人一種頂天立地的感覺。

“如你所願!”林清雨朗聲高叫。

“哈哈哈。。。”董猿放生大小,隨後雙手抱拳,骨骼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

林清雨深吸一口氣,九星武者的氣息混合着兩年叢林掙扎生存所鍛煉出的獨有凶氣施放出來,腦後青絲飛揚。

手中灰白光芒一閃,一件令人目瞪口呆的武器出現在手中。

臺上臺下頓時靜了一下。

那是一柄巨大的錘子。

有多大?

錘頭比林清雨還高,林清雨握着錘柄站在那裏,視覺衝擊感十分強烈。

“這。。。這是實體武器?”楚寒星訥訥到。

器靈逐步完善以來,除非是天地生成的靈器或是名匠所鑄造的名器,實體武器已經漸漸推出了修煉者的舞臺,此刻林清雨拿着這麼大一柄石錘,頓時驚呆了臺上臺下所有人。

董猿也是一愣,隨後嗤笑到,“怎麼,你連一道天之靈也沒有煉化嗎?”

“我的天靈之位比你的要貴重的多?”林清雨冷冷道。

董猿收起笑容,“伶牙俐齒的小子。看拳!”

董璇這一拳包裹着濃濃的黃芒,空氣都被壓成了一團。

林清雨屏住氣息,巨大石錘高高舉起。

手中深青色的風靈力涌入那段青色的錘柄,錘柄與錘頭相接處,青色的風靈力漸漸變成銀白色,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響。

“雷?!”主席臺上天碑領隊一聲驚叫。

林清雨雙目精光大放,盯着迅速放大的黃芒,巨錘狠狠的砸下。

“雷爆!”“震山!”

“轟!”白石築就的路面也經受不住這樣的碰撞,一時間石屑橫飛,煙塵四起,不少人被震下了擂臺。

可憐的紫煙和林珊兒,因爲裏的比較近,弄了一個灰頭土臉,只剩下兩雙水靈的大眼睛眨啊眨,隨後便被劇烈的氣浪掀翻而起飛向了擂臺之外。

好在兩女沒有受什麼傷,執事門自然見不得小公主受什麼傷害,穩穩地接住了她,順便接住了林珊兒。

“噗!”一到身影口噴着鮮血自煙塵中倒飛而出。 第二百七十五章道靈出手

變身完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和氣勢充斥全身。

楊恆直接運轉「九陽神功」,凝聚出三顆黃色的炙熱光球,朝著莫風砸了過去,然後迅速吃下一顆清靈果。

在「猿神變」的加成下,楊恆已經將「九陽神功」第一重三陽弒神發揮到小成境界。

雖然第一重小成的威力比大成要弱了很多,楊恆估計重傷莫風沒問題。

莫風看到楊恆突變之後的氣勢,臉上全是驚駭之色。

三顆黃色光球朝著他飛來的時候,他身體快速的往後退去,雙手往前一推。

無數的土屬性靈級在他身前迅速聚集,形成了一陣幾丈高的方形棕色氣牆,攔住三顆黃色光球的路。

「砰!」的一聲巨響,第一顆黃色光球將棕色氣牆轟的一陣晃動,就像水面出現了一道道漣漪。

第二顆黃色光球撞擊在棕色氣牆上,瞬間消失,化成第二股氣浪,將氣牆轟擊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層,放佛隨時就要碎裂。

莫名揚將劈來的淡紫色雷電解決之後,手中長劍一刺,無數劍花朝著楊恆圍了過去。

第三顆黃色光球直接穿過了棕色氣牆,瞬間砸到了莫風身上。

楊恆不停往後退去,體內的五臟六腑已經被氣浪震得一陣翻騰,一股股鮮血從他嘴裡涌了出來。

他看到莫名揚的劍花飛到,用體內不多的一些先天之氣凝聚出十幾道風刃,朝著那團劍花砍了過去,同時祭出黑色大鐘朝著劍花扔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