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寶馬車裏,李欣怡重重的拍了拍方向盤,她認爲葉一凡這是在教育她做人,她恨葉一凡老氣橫生,一副總是在保護她的樣子。

多想有機會證明自己,不需要葉一凡,也可以成功。

想要徹底擺脫葉一凡,眼下趙彤給的,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而李欣怡卻忽略了自己的變化。

她從一個小小職員,快速登頂,直到現在一人之下的副總裁位置,這個提升太快了,以至於她忘記了腳踏實地做人的道理。

正如同李欣怡現在開的寶馬車。

要知道,不久之前,她還是騎着電瓶車,現在就開上了寶馬,寶馬的速度可比電瓶車快多了,快到已經看不清沿途的風景,忘記了身後發生了什麼。

葉一凡每天騎着李欣怡的電瓶車,那是一種提醒,可惜,李欣怡已經看不清了,正如同馬路上,李欣怡駕駛着寶馬車,快速的超過了葉一凡,很快就將葉一凡甩得不見了蹤影。

有時候,但你走的太快的時候,也許應該停下腳步,好好看看身後的以及沿途的風景,也許很多美好的事情,都被你忽略了。

晚上,葉氏醫館。

衆人吃了晚餐,坐在一起乘涼。

金爺是對葉一凡特別的肅然起敬。

尤其是葉一凡讓那些新聞突然間消失的事情,這讓金爺不得不再次重新評估葉一凡的實力。

還記得自己和葉一凡說過,想要辦到這種事情,實在太難了,除非你是天王級別的人物!

可葉一凡就真的做到了,那些關於葉一凡與淳于瑩瑩的事情,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似沒發生過一樣。

“葉老師,要不學生我陪你下盤棋?”

金爺忽然看着葉一凡說道。

“不了。”

葉一凡搖頭,看了看金爺,說道“你知不知道,興達公司?”

“沒聽過……”

金爺搖頭,問道“葉老師爲何對這個無名的公司感興趣?”

“還不是爲了我那個小姨子嗎?”

葉一凡搖頭,說道“我真是操碎了心。”

“呵呵……”

金爺聞言笑道“老師放心,盤的我不敢說,但是在這個天海市,黑白我都有消息,我立刻去給你摸清楚這個公司的所有情況,包括這個公司背後不爲人知的一面。”

“很好,我就是要別人看不到的資料。”

葉一凡點頭,微微一笑,拉住了金爺,說道“先下盤棋,再走不遲。”

“也好。”

金爺樂呵呵一笑,擺起了棋盤…… 兩人的棋盤對弈,在一招馬後炮之下結束。

金爺看到自己輸了,對着葉一凡微微一笑“看來你已經很想知道,這興達公司背後的一面了。”

“沒錯。”

葉一凡點頭,言道“你可以破解我的馬,但是這匹馬後面隱藏的,纔是我真正想要的。”

“呵呵,明白,學生我這就去給你辦。”

金爺樂呵呵一笑,隨後起身離開院子。

龍雨恆在旁邊看了許久,見到金爺離開,忍不住說道“其實我也挺喜歡下棋的。”

“那你可以找林佳陪你。”

葉一凡言道。

“我也沒說叫你陪我下棋!”

聽了葉一凡的話,龍雨恆很生氣,轉身就走。

……

第二天。

公司裏,葉一凡等了一天,也沒見李欣怡和趙彤來公司。

搖了搖頭,準備下班的時候,遠遠地看到李欣怡和趙彤兩人,她們一路走,一路笑,似乎很開心。

正好遇到了葉一凡。

李欣怡看着葉一凡哼了一聲,帶着趙彤,與葉一凡擦肩而過。

“你還是太嫩了。”

葉一凡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第三天早上,隨着一個數十億的大單的簽訂,整個公司沸騰,孟總亦是下令嘉獎。

並且開會表彰。

會議上,孟瑤十分滿意,對着衆人介紹道“各位想必也都知道了,我們的李副總雖然來公司的時間不長,但是屢建大功,前不久,讓公司以極低的代價拿下了二號地。”

“再之後,李副總裁更是完成了一個奇蹟,拿下來的老街區的一號地。”

“這纔沒過多久,李副總裁再次給了我驚喜,爲公司帶來了數十億的大單。”

“這些事情,無論哪一件拉出來單獨說,都是獨一無二的,李副總裁給公司帶來了太大的功勞,大家一起給李副總裁一些掌聲。”

嘩啦啦。

會議室上坐着的都是公司管理層,以及公司的大股東。

衆人熱情的鼓掌,只有葉一凡無所謂的玩着手機,衆人也早就不管葉一凡了。

“由於李副總裁給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利益,我代表董事會宣佈,將給與李副總裁五千萬獎金的分紅!”

隨着孟瑤這話,再次掌聲雷動。

“不過,目前公司正在發展的勁頭上,公司的現金可不多。”

孟瑤看着李欣怡微笑道“欣怡啊,這些分紅將會以公司股份的形式,發給你,等以後咱們公司盈利了,有了現金流,你將會以公司股東的身份,參與分紅,如果公司未來上市了,你亦可以用這些股份套現。”

“多謝孟總。”

李欣怡保持着微笑。

“好,有請,我們的李副總給大家說幾句。”

孟瑤點頭,隨後帶頭鼓掌。

又是一片掌聲雷動。

李欣怡來公司時間不長,但卻屢建功勳,一時之間成爲整個公司,人人拭目以待的大紅人。

無數雙目光集中向李欣怡。

李欣怡站了起來,先是鞠了個躬,隨後說道“感謝孟總,感謝各位領導對我的信任,這纔有了今天的李欣怡……”

一番過場話之後。

李欣怡直接將目光對準了,唯一沒有鼓掌,一直坐在那裏爲所謂的,玩着手機的葉一凡。

爲了今天,爲了證明自己沒了葉一凡也行,這一天,李欣怡已經等了很久了。

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我之所以能夠有了今天,除了各位領導對我的信任之外,我靠的是自己的努力,以及不斷的進取。”

這話說到一半,李欣怡將矛頭對準了葉一凡說道“不像是某些人,每天就知道混世,除了開會玩手機,顯得自己很特別之外,某些人一無是處!”

這話,誰都聽的出來,是針對葉一凡的。

旁邊徐金貴聽了這話,淡淡一笑,也不知道這個葉一凡和小姨子是怎麼回事,兩人每次就和仇家一樣,叫人覺得很有意思。

“來,我們再給李副總裁一點掌聲。”

大仙農 一旁的另一位大股東,王楚山見狀,立刻將話題轉移開,好拍拍葉一凡的馬。

轟隆。

卻在此刻,大門被人粗暴的轟開。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進來“夠熱鬧的啊!”

隨着這個聲音,會議室門外,呼啦啦的走進來了一大羣人。

爲首之人,是一位光頭,身材很不錯的中年,他帶着一大羣小弟,顯然是來者不善,一走進會議室,立刻將坐在門口的一人給推開,騰出了一個座位。

“大膽,你們是什麼人?”

李欣怡見狀,叫道“保安,保安呢?”

“保安?”

光頭穿着西裝,看起來很囂張。

下一刻,幾個保安被扔進了會議室,一個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倒在地上哀嚎。

這一羣人,太邪惡了!

“李副總裁,你是要找這羣廢物保安嗎?”

光頭看着李欣怡冷笑道。

“你……你怎麼會認識我?”

李欣怡有些驚訝的看了看光頭。

“李副總裁真是沒記性啊。”

光頭搖了搖頭,笑道“你不記得我也沒關係,不過你應該認識我的老闆吧?”

“你的老闆是?”

李欣怡皺眉,她自認爲不認識這些人,平常更不會和這些人來往。

“李副總,是我啊,剛和我簽了合同,難道就忘記我了嗎?”

下一刻,會議室之外,一位穿着西裝,帶着墨鏡,年約四十來歲的男人走了進來,此人國字臉,看起來挺斯文的,有些富態樣貌。

這人一走進來,李欣怡愣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