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腳下四方,躺著一百多具殘破不堪的屍體,這場面顯然擁有難以想象的震懾之力。

「江寂塵,他已成長,唯有那些絕頂天才出手,方可鎮殺他!」

很多人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一時之間竟已無人敢出手。

「常仙兒,我知道你還有手段,儘管來便是,我無懼,你的紅丸且留著,待我翻手轉乾坤時,必來摘取,哼,你若敢給他人,我屠盡你一族!」

江寂塵此時或許是受到十倍暴靈丹的影響,說話都帶著一股狂暴的魔性,冷酷、絕情、殘忍,有點入魔的感覺!

此言一出,四方之人皆嘩然、震驚。

但常仙兒神色淡淡,聲音好聽無比地道:「若你真能強到翻手轉乾坤,紅丸給你又何妨?但只怕你活不到那一天了!」

就在常仙兒聲音落下一瞬間,整片天地驀然一顫,一股恐怖的氣機蓋壓一方天穹。

在場所有的人,都感到身體顫抖!

這是…….融嬰後期境的氣息!

「江寂塵,敢差點殺了我兒,對我意念分身出手,我說過,待我出關,誰也護不了你!」

聲音浩蕩,滾滾不絕地在天地間傳響。

只見一個美婦挾著滔天的威壓,落在接引區域之外。

竟是南宮婉兒……到了! ?♂,

面對著南宮婉兒凌利如刀的目光。

江寂塵無懼,狂然面對她道:「天煉古道,書院後山,何需人護?」

南宮婉兒其實心中也並不平靜。

她收到常仙兒的傳音,告知她凌塵就是江寂塵,此時正要進入天煉古道。

她一出關便馬上趕來,沒想到,依舊來遲了一步。

面對真身前來的自己,江寂塵竟然還如此囂張,南宮婉兒心中憤怒、殺意涌動。

但前面是接引之光區域,她若要進去,需慎重。

不遠處,常仙兒開口:「江寂塵,你把單公子幾乎廢掉,便是服用無上丹藥,請出醫道聖手,也依舊無法讓單公子完全恢復,待入了書院後山,你的手中聖劍受制,我常仙兒會想盡一切方法除掉你這等惡獠!」

常仙兒的聲音讓本是還在猶豫中的南宮婉兒,眼中驀然閃過切膚之痛。

她想到了自己的兒子從此只能止步於融嬰之境,此生無望聖道,皆是因為江寂塵廢了他的道基。

剎那,南宮婉兒眼中生出了刻骨的恨意!

她聲音決絕又森然地道:「好囂張,也罷,我便再入天煉古道,於書院後山中…….殺你!」

說罷,南宮婉兒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化。

從融嬰境直接降到了靈嬰圓滿之境!

但這一刻,聽到南宮婉兒的話,所有的人似想起了什麼?

南宮婉兒,二十年前進入天煉古道,而且是當時最強大的二十人之一!

她能夠在如此年紀,成就融嬰後期境,足可想象她擁有怎樣的天姿。

而現在,她要自封修為,再入天煉古道、書山後院。

此事,恐怕要引發大地震。

二十年前的南宮婉兒已是如此之強大,如今由融嬰境自封修為,壓制在靈嬰圓滿境。

只怕她將會是天煉古道、書山後院的…….第一人!

就在眾人震驚之間,南宮婉兒已經踏入了接引之光中。

而江寂塵凜然,根本沒有一絲猶豫的一步踏出,衝上了青色的接引之光。

其實,三百息時間早已過去,封空神符的效果已經消失。

江寂塵自然可以第一時間沖入青色的接引之光中。

江寂塵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便是動用上古游龍聖劍,也根本不會是封印修為後,南宮婉兒的對手。

所以,他果決退走!

只要尋到鳳凰寶血,澆煉出真正的不死丹,他便可以衝擊金身境。

若成功,到時可無懼南宮婉兒。

剛才,常仙兒很陰險!

江寂塵本以為,南宮婉兒本不會自封修為,冒險踏入接引區域的,但受到常仙兒話語的影響,最終要再走天煉古道,入書院後山追殺自己。

剛剛還囂張無比的江寂塵,下一刻就落荒而逃。

前後形象變化太大,讓人感到很無語。

「哼,便讓你多活些時日又如何?」

南宮婉兒很自信,目光跳動著危險的光芒。

而她豈會不知剛才常仙兒故意用話語刺激她,但常仙兒所言也並非有錯,說到了她的心坎上。

其實,南宮婉兒自封修為,重走天煉古道、踏入書院後山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代替南宮世家出手,斬江寂塵,奪聖劍!

隨著封空神符消失,江寂塵的離去,天煉古道的接引區域再次回歸正常,眾修士紛紛沖入了接引之光,踏上天煉古道。

……

沖入青色接引之光那一瞬間,江寂塵只感到斗轉星移、時空轉換,如在無盡的星河世界里穿行。

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已出現一條陌生的黃沙古道上!

古道寬闊,足足有千米,如一條黃色的大綢帶,漫長無盡的綿延向前方!

古道區域都被一片淡淡的神秘光幕籠罩。

透過光幕,可以看到黃沙古道兩邊,則是一座座起伏的山地。

外面,時不時有強大的罡風呼嘯掠過,把無比堅硬的神秘巨石都吹裂,最後化成漫天的塵沙。

「這光幕外面的世界,竟然是一片不弱的亂流時空!」

江寂塵震驚,感覺這天煉古道果然是兇險之地。

他知道,亂流時空無比可怕,外面那種算是最初級的,但築基境修士進去,只怕堅持不住十息,便會被解體,化成天地塵埃。

而亂流時空接連六道世界、神秘時空!

所以,天煉古道也並不穩定,會有難以預料的兇險發生。

而只有走到天煉古道的盡頭,方可以踏入書院後山中。

身處天煉古道這方環境,江寂塵可感應到虛空中流轉著絲絲縷縷的神秘靈力。

「原來這是虛空靈力!」

江寂塵暗道。

虛空靈力,來自於亂流時空之中,很神秘。

可以淬脈、淬靈,提升血脈天賦,很不凡!」

不過,絲絲縷縷的虛空靈力對江寂塵這種擁有七彩完美築基境修士無用,除非數量非常龐大。

大概了解了一下自己所處的環境,江寂塵便不再關注。

他剛剛在外面經歷了一場生死大戰,此時傷得很重,非常虛弱。

同時,三息回靈丹、十倍暴靈丹的後遺症也完全顯化出來,江寂塵現在急需要做的事就是進行療傷。

他被傳送的這段路,幸好無人。

若不然,他這種狀態將會很不妙。

但幸好,他從葯老頭處拿了大量極品珍貴的療傷丹藥,此時如同牛嚼牡丹般,抓了一把吞入口中。

這一把有八品回血丹、九品生肌散、半聖級的奪靈回命丹等等!

在如此驚人、珍貴無雙的療傷丹藥下,江寂塵只在一柱香的時間內就恢復了五成的傷勢。

餘下的需要慢慢煉化藥力,應該可以在一天之內完全恢復如初。

江寂塵沒有在這裡耽擱時間,而是開始上路。

沿著黃沙古道前進,剛走了一段路,江寂塵驀然發現有血腥味傳來。

遠遠的,他看到有殘破的屍體倒在黃沙里,血已流干。

而這些屍體如被猛獸嚼啃一般,身體上很多處露出了白骨,心臟也被掏空。

從這些傷口之上,江寂塵還隱隱聞到了一絲絲猛獸的氣息,很危險。

江寂塵神情凝重,但他的腳步並沒有停下,繼續前進。

而越是往前,他看到的殘破的屍體就越多。

並且很快就在前面,他聽到了有打鬥、怒吼、悲呼聲傳來。

聲音中,顯然有著壓抑不住的恐懼之意。 ?♂,

一路走來,江寂塵起碼發現了有三十具殘屍。

這些人修為都不高,只是築基初境到築基中境的修為。

而這裡,自然也是天煉古道最前面的一段路。

聽到前面的打鬥聲,還有恐懼的怒吼、悲呼聲。

江寂塵也並沒有止步!

他不願多管閑事,但也絕不會因為前面有打鬥就耽擱他的行程。

所以,他很快就出現在了打鬥的地方。

遠遠的,他便看到兩個強壯無比的獸人,正在與二十多個人類修士戰鬥。

但顯然,獸人以碾壓之勢,在屠戮那些修士。

兩頭獸人,必然是從六道界之一的獸人界傳送過來。

是一對雌雄牛頭人,渾身散發著強大、野性、兇殘的氣息。

其實,獸人除了身體高大,還有一些獨有的特徵外,長得與人類並無太大的區別。

甚至,傳言中的九尾妖狐,更是六道界的絕色,連仙道界的大人物都垂涎,想抓來作侍妾!

眼前一對雌雄牛頭人,除了頭上兩根大牛角,還有鼻孔比較像牛鼻子外,其餘都是人類特徵。

此時,他們很兇殘,寒意的牛角一頂,便有兩名築基初境的修士被頂個前後通透,掛在他們的頭角上,血水淋灑了他們一臉。

他們絲毫不在意,反而無比興奮、快意。

「哈哈……人類修士真是太弱了,哼,若不是有六道結界,我們獸人必然可以稱霸人族大陸!」

「別廢話了,都殺了吧,然後繼續前進,捕獵人類,他們統統都只能成為我們的食物!」

雌雄兩個牛頭人殘忍、囂張的開口道。

說話之間,他們頭上的牛角一震,那兩名掛著的人類修士在慘叫聲中,轟然爆炸,化成漫天的血肉飛雨。

餘下的修士已嚇得面無血色,眼中儘是恐懼、絕望之色。

「轟!」

接著,那頭雄牛頭人角上有一道道粗如水桶般的閃電掃出。

「滋!」

「噗!」

立刻,有五名人類築基修士被雷電掃中,轟然爆滅。

江寂塵冷眼看著這一幕,臉上一片漠然之色。

他看得出,這兩個牛頭人的修為境界只相當於人族的築基後期境。

但此時,他們竟然可以如此輕鬆的碾壓一群人族築基初中境修士,足可以體現出他們戰力的強橫。

不僅會天賦術法攻擊,肉身防禦還無比強大。

剛才,有一名修士對那個雌性牛頭人進行攻擊,但連對方的一層掉皮都打不穿。

所以,餘下的十多個築基修士完全絕望!

不過,這時有人看到江寂塵,並認出他。

「是江寂塵,他這麼強大,一定可以對付兩個獸人!」

「江道友,懇請出手相救我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