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來的一些石室裡面關著很多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長著兩隻人手的熊妖、滿嘴犬牙的怪人、光溜溜沒有一點皮毛的巨犼還有頭上長著兩條胳膊四隻手的高山靈猿……

個個面目猙獰,性格暴烈,都具有很強的攻擊性,都是血紅的眼睛,看起來十分的嗜血。

躲過一群人後,在一個石室里發現了很多青色的小瓷瓶,林煥羽打開蓋子嗅了嗅,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除了小瓷瓶旁邊堆放著很多大鐵箱子引起了林煥羽的興趣,砸開一個,掀開一看。裡面滿滿的都是妖丹!林煥羽也不客氣,直接一股腦的都收進了自己的封印空間。

再往裡就是飯堂和休息睡覺的地方了。

玫瑰前的懺悔 林煥羽又鑽進石壁中躲過一群白衣人後繞向了通道的另一側。

這一邊同樣也有解刨和試驗的石室,只是對象換成了那些孩子!各個被刨肝挖肺,慘不忍睹!林煥羽不忍心繼續看下去,心裡使勁的詛咒這些人喪盡天良,不得好死!

「難道把自己這一百來人抓來也是用來做試驗的?」

「好像又不對,根本沒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低調一點去抓些偏僻區域的少年童子啟不比這樣安全得多!」

繼續往前走了一段,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大門,門口規規矩矩站著兩個全副武裝的黑衣人在那裡。林煥羽急忙遁進了旁邊的石室,這裡面並排擺著三個巨大的篦子爐,每個爐膛都帶三個火口。其中一個爐篦子上面還有半截沒有燒完的孩童屍體,篦子下都是燒透了的人骨灰。很明顯這三個爐子都是用來焚屍的。

「簡直沒有人性,豬狗不如!」林煥羽罵了一句,就遁進了前面的石壁中,因為他很想知道那個最大的大門裡面有什麼,竟然如此的戒備森嚴!

讓他意外的是,這裡並不是一個石室,而是一個巨大的溶洞,洞頂奇高。溶洞里寒氣森森,不覺讓人打了一個哆嗦!

溶洞的正中間竟然盤坐著四個紅衣人,正在對著中間的一塊巨大鮮紅的晶石發功;強大的火真氣在晶石的表面形成了一股龐大的真氣旋,那紅色晶石也被激發到了極點一股強橫的波動托著一個拳頭大小,上下小、中間鼓的陀螺形血球在那裡旋轉;

血球被一層黃色的火焰所包裹,裡面的雜質和水分都已經被灼燒乾凈,很快血球的最下端集聚出了一滴紫黑色發亮的黏稠液體。那液體慢慢的下垂拉長后滴落,穿過鮮紅晶石中間的一個孔洞墜入了下面的一個羊脂玉瓶中。

隨著這一滴的滴落,陀螺形血球向周圍八個方向同時飛出了八滴同樣大小的血滴,只是顏色比較淺,也沒有那種發亮的溫潤之感。八滴血準確的落入到了八個青瓷小瓶。

那青瓷小瓶正是林煥羽在另外一個通道中看到的那種青色小瓷瓶。

在四人的身後頭頂則是八條鐵鏈,每條鐵鏈上各掛著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全部被挑斷了手筋和腳筋,腳底動脈上接了一根管子,血正不斷的沿著管子流下后滴在哪個陀螺形的血球中心,補充著血球的血液。

八個孩子應該都沒有死,個個面色慘白,有幾個還在輕微的抖動,身體弱的幾個已經暈了過去,頭垂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林煥羽牙齒咬得緊緊的,緊攥在一起的拳頭,指甲已經嵌入進了肉了!雖然現在他對這些人已經忍無可忍了!但是理智告訴他,現在還不能動手!

他的意念進入到了煉妖壺中「老龍!老龍!你知道他們這是在幹什麼嗎?」

過了一會傲聖的聲音傳來「最下面的那個羊脂玉瓶里的應該是純陽真血!」 「純陽真血?」

「嗯!你也看到了,八個御氣初期的男童才能提取出這麼一小瓶來!它凝聚了男童身上的陽氣精華,可以中和極陰之物。」傲聖說完這些就不做聲了!

「既然知道你們在幹什麼了,我對你們這些雜碎可就不客氣了!」林煥羽心中發狠。

林煥羽思量了一下,雖然這四人都有凝液前期的實力,可是現在正在發功過程中,而且真元大量消耗正是偷襲他們的大好時機。 盜情奪愛 如果自己偷襲失敗還可以遁入石壁逃走,並沒有什麼後顧之憂!

想好這些,林煥羽悄悄的又潛回到大門口。發動攝神訣,林煥羽的精神力頓時封閉住一人的泥丸宮,然後一卷將那人的精神力全部吞噬;如法炮製也迅速的將另外一人的精神力吞噬掉。念力真身打出法訣,精神力回歸,被吞噬掉的精神力很快被吸收。林煥羽頓時發現自己的意念真身也凝實了不少。

那兩個黑衣人連動都沒動就魂歸西天了。現在高於林煥羽兩級的生靈都能被他定身和吞噬意念,高於他三級的都能被他用精神衝擊的方式震暈數息時間。林煥羽暗自感嘆這『攝神訣』功法之恐怖!而且隨著功法的晉級提升以後應該還有更恐怖的用法!

雖然有些人也修鍊有精神類的攻擊功法,但是怎麼能和這種可以自我修鍊提升的功法相比哪!

林煥羽又回到了大溶洞,那四人仍在集中精力煉製純陽真血!

突然幾人同時頭腦一暈,瞬間眼前發黑,真元立刻失去控制,倒沖經脈!

「噗————」

四人同時經脈受損,噴出一口逆血,受了內傷。他們還沒回過神來,一道劍光從一個人的前胸透出打翻了紅色晶石后擊中對面那人的右肩。

哇!的一聲,胸部被洞穿之人立刻栽倒不動。右肩被擊中的那人還沒來得及喊出聲來,只見一個月牙形的光刃從他左側之人的脖子處抹過後削斷了對面的一根鎖鏈,然後那人的頭顱就滾落而下。

嘭的一下,那個孩子摔在地上連動都沒動,應該是早就精血不足而亡了。

這時他和右側之人才看清林煥羽已經又揮劍向他攻來。

「有刺客!」那人捂著右肩急忙後退。

他右側之人倉促間一把十字釘帶著罡氣如同暴雨梨花一樣甩出,密密麻麻的打向林煥羽。

「不好!」

林煥羽心中大叫!這麼近的距離,如此密集的十字釘,根本沒有時間發動『金鐘罩頂』這種全防護型劍技,躲沒法躲、擋沒法擋的。以對方凝液前期的實力,自己肯定是擋不全的!

緊急時刻一個『鐵鎖攔江式』發出。

叮叮噹噹——噼噼啪啪

前面的釘子被如意劍的罡氣擋住,罡氣周圍的釘子則在距離林煥羽一尺的距離上被一個弧光閃爍的障壁輕易擋下,十字釘雨打芭蕉一樣噼噼啪啪的落到了地上。原來關鍵時刻雷極珠自行啟動護主功能,讓林煥羽躲過這一劫。

林煥羽橫在手中的如意劍一轉,被端平的劍鋒直直的隨著前臂一起被送出。一個『百丈飛虹式』的雙色劍光從劍尖發出,好似把如意劍的劍鋒延長了數丈一樣刺穿了那甩出十字釘之人的咽喉。

「呃歐」

那人向後退的身體伴隨著喉嚨噴出的血箭,仰面朝天的後背著地,重重的摔在了剛剛墜地的兒童的屍體旁邊。他舉起右手好似想抓住什麼,頭顱剛剛抬起就又摔在了地上,不動了。

而那右臂中劍之人已經抽出了腰上的佩刀,雙手握著刀柄,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罵道。「馬鹿,你殺了他們,你要死的!」

林煥羽則提著如意劍,邪笑著一步一步逼向那人…

三千鴉殺 「你地,小孩子,打不過我地!我會殺了你地……」雖然他嘴上在威脅著林煥羽,可是發抖的雙臂和腿卻出賣了他。

一道劍光閃過,從右肩到左耳根,一道鮮紅的血線慢慢的滲出了血來;瞪大的已經凝固在了那裡。

林煥羽一檢查,發現幾個孩子都己經因失血過多斷氣了。他覺得那塊血紅晶石還不錯,就順手收進了陣法空間。

當經過一個石室的時候,躲在石壁中的林煥羽聽見裡面傳來訓話的聲音。趕緊放開精神力,發現裡面有八個凝液初期的人整整齊齊的站在一起,這八人有黑衣的、白衣的和紅衣的。對面是一個紅衣的小鬍子正背著手在對著八人訓話,看氣息具有凝液中期實力。

「玉魂大人已經命令我們二號基地要做好大批量煉化純陽真血的準備,過一段時間上面會派來更多的煉化師過來;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必須做好準備,完成團長大人交給我們任務。」

「紅一號」

「哈」其中一個紅衣人站直了身體。

「你要把我們現有的牢房在三個月里擴充五倍。」

「哈依」

「記得多抓一些勞工回來,可以挖洞穴和焚屍嘛!」

「哈依,呵嘟喃梅咦己!」

「黑四號」

「哈」另外一個黑衣人站直了身體。

「我們現在急需血精,你要儘快再弄到三塊血精回來!具可靠消息,藍陰寺和妖族手裡還有血精,你可以去弄過來!」

「哈依」

「紅二號,玉魂大人發來消息說今天送來的那一批人暫時不要使用,他們的精血都是極品;大人要親自處理那些人,一定好好看管!聽到沒有?」

「哈依,拉噶哩嗎斯噠!」

「很好!」

……

——武郡城皇宮大殿——

二皇子萬銀河和九公主藍霞急急忙忙的剛剛跨入大殿大門,就看見一身穿皇袍,頭戴皇冠之人正背對著殿門,觀看著大殿牆壁上的巨幅《山河永固圖》。

這幅畫畫的是一片巍峨雄渾而又大氣磅礴的山水畫卷,山水之上是一條銀色巨龍駕著祥雲蜿蜒盤踞,氣勢威嚴,兩隻龍眼十分的靈動。如同守衛著這一片疆土不容侵犯一般!

「父皇,你沒事?太好了!」

兩人高高興興地的跑了過去,就要請安,就在這時那人轉了過來。

「怎麼是你?」兄妹二人十分詫異的看著對面的萬金山。

「怎麼就不能是我?哈哈——哈哈——」

「你竟然敢穿父皇的皇袍?你要造反不成?」

「造反?謀逆?哈哈——」萬金山一陣大笑,轉而臉色有變得十分的猙獰道。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昨天做的事情?」

「那怎麼能一樣?我們是為了救父皇,而你就是為了某朝篡位!」藍霞不服氣的道。

大皇子則瞪著九公主藍霞道「不一樣,是不一樣,你們失敗了!而我成功了!哈哈」

「你們幾個那個沒有盯著這個皇位的?老四為了不引起我們的注意,竟然跑去當什麼幫主,然後偷偷發展自己的勢力;老三萬銅永則以為只要在父皇面前表現好,然後取得父皇的信任后就可以輕易得到皇位;可是他有他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最先死的就是他!」

「哈哈哈」

「原來老三的死,是你乾的?」二皇子似有所悟的道。

「是又怎樣?你們一群自作聰明的蠢豬!」

「你!萬金山!」

「你什麼啊?你最蠢了,竟然還想救萬人敵那個老糊塗!」

萬銀河氣得滿臉發紫,藍霞就要拔出佩劍砍了萬金山。

「給我拿下!」萬金山一聲令下。

然而藍霞剛剛拔出半截的子母琴音劍硬生生被一股真力推回了劍鞘。

一個身穿紫色描金盔甲的武將走了進來,對著萬銀河和藍霞拱手道「二皇子、九公主,請了!」

「賀將軍,你?」

那個武將則微微一笑道「良禽應擇木而棲罷了!」

藍霞趁賀將軍說話的時候,迅速拋出了一張傳訊符。賀將軍一見立刻就要追上去將其擊落,可是萬金山卻擺了擺手對著藍霞笑道「你是在傳訊給箴將軍吧?他和父皇都在等著你們呢!」

「哈哈!——哈哈——」

「把他們給我帶走!」 林煥羽注意到他們每個人的胸前都有一個螺旋形的標記。

「蛦蝸神團!難怪這麼久以來一直有孩童和少年被抓走!自己當初就是受害者之一,這些畜生殺了你們簡直太便宜了你們!」林煥羽心裡發狠道。

很快他回到了關押眾人的牢房,剛剛露出頭就聽見牢房門開啟的聲音。林煥羽急忙又隱回了石壁之中沒有出來。

一個黑衣人後面跟著兩個黑衣看守走了進來,四處巡視了一翻。看著昏睡在牢房中的眾人突然對著身後的人罵道。

「你們,為什麼沒有點燃噬靈香?」

一個黑衣看守走到一個石壁上類似燈窩的洞前,看了看裡面的一個小碗后對著黑衣人低頭認錯道「大人,是我們的疏忽!」

「馬鹿!」

啪!啪!就是兩個耳光「記住了沒有?」

「哈依,哦喂噠!」

黑衣人帶著另外一個黑衣看守轉身離開了牢房。剩下的那個黑衣看守忙到門口的一個箱子里拿出一些白色粉末加入到燈窩中的小碗里,然後將其點燃后才離開。

陳大雷靠了過來「煥羽回來了!」

「嗯!那個碗里是什麼東西?」林煥羽問。陳大雷搖了搖腦袋,表示不認識那個東西。

「我知道那是什麼!」屠龍一邊說一邊從石壁的縫隙中把自己的長槍拔了出來。

「是什麼?」

屠龍把長槍順著牆沿放下后,一屁股坐在上面道「那個東西叫噬靈香,也叫噬靈粉。一被點燃,無色無味,可以在兩刻鐘內把一個凝液期高手的真元無聲無息的散盡!所以我們要抓緊把那東西處理掉!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不過它作用距離只有十丈遠,再遠就沒有效果了!」

「把它打滅了不就解決了!」說著陳大雷就要動手擊碎那個小碗。

「不行!」屠龍阻止道。「一般那個碗里都有機關或陣法,如果不是自然熄滅就會爆炸,發出很大的聲響,那樣外面的人立刻就會知道。」

許良插嘴道「我想也是,如果那麼容易搞定,這牢房怎麼能關住人啊!」

「那你說怎麼辦?」陳大雷不服氣的問許良。

「只有移走!」

「移走?一個碗從門口飛出去!你以為那些看守都是瞎子?」陳大雷伸出一個小指鄙視了一下許良。

一個很小的六角光陣在那個小碗周圍亮起后化作了一個褐色小石牌,被林煥羽攝入了手中。

「下面我們商量一下細節……」

……

「好!就這樣!」說著林煥羽遁過石壁,到了門口的一個箱子里翻出來很多的噬靈散,都帶在了身上。

兩刻鐘以後…

呃嘰——呃嘰——呃嘰——呃嘰——

整個地下基地的報警聲響了起來,然後就是各種獸吼聲、慘叫聲、謾罵聲還有不斷有東西翻倒的聲音;

很快就聽到有人在喊「快去通知分團長大人,變異妖靈都跑出來了!」

現在整個基地的過道裡面都是各種各樣的怪異生物,個個都瞪著猩紅的眼睛,胡亂的撕咬、橫衝直撞,見到人就瘋狂的攻擊。

這些變異的人妖結合體個個防禦強橫,嗜血無比;一個滿嘴尖牙的怪人將一個黑衣人擊倒后,撲上去就是一頓撕咬和啃食。

當——

一把長刀砍在他身上,發出金鐵之聲。抬起頭露出滿嘴帶血的尖牙,呼的一下將那砍它之人摁在了身下,罩著脖子就是一口……

一隻沒毛的巨犼衝進了實驗室,裡面傳來尖叫聲和嘶吼聲,然後就是稀里嘩啦的的物品打碎的聲音;這隻巨犼在實驗室里上竄下跳,一個白衣人拿著一個實驗用的金屬棒追打過去,卻被巨犼奪了梆子被硬生生大頭朝下丟進了一個盛滿綠色液體的金屬桶里。那人打翻了金屬桶從裡面爬了出來滿身是綠色的液體,嚎叫的往外跑去,一邊跑他的身上立刻開始腫脹並長出一個個大大血包,樣子噁心至極。

現在整個基地四處都是跑出來的妖靈,有變異的、有沒變異的,五花八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