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泉道婦全力施發的這一擊,哪怕遇上不擅精神的五宮境,恐怕也得受傷。

所以當她看到那黑針沒入徐焰的眉心,便是癲狂的笑著,笑聲沙啞,甚至還有黑色碎塊以及鮮血源源不絕的噴出:「死得好!死得好啊!哈哈哈!小子,你以為這就完了?!在黃泉地府之下,才是你惡夢的開始!老婦與你共進幽冥,定會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永生不能落入輪迴之中!哈哈哈哈!」

這等怨毒之意令在場的修者都是心下一寒!

好狠毒的老婦!

雖然徐焰與他們沒有太多關係,但看到如此陰狠的老婦,一個個都是露出厭惡之色,出手攻擊加快黃泉道婦的死亡!但無論各種攻擊,都是無法掩蓋黃泉道婦的狂笑!

黑針沒入徐焰的眉心,令他有點意外的是,這次反應卻是極快。

在黑針還沒有進入徐焰的腦海把神識毀掉之前,強大的吸力從徐焰的胸口產生,如同一道漩渦!

那黑針化成厲鬼般的模樣,只是此刻沒有任何凶厲之意,彷佛遇到甚麼天生剋星般,那猙獰的臉龐之上儘是駭然之色,不斷的厲嘯著。但不論它怎麼反抗,像是有著一隻無形之手,把他硬生生的扯到胸口的天火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在外面的徐焰面色如常,對於天火早已有所猜測的他,面上古井無波。略顯稚嫩的面上卻是露出高深莫測之意,看向空中的黃泉道婦:「再來啊,你這老賊!」

那黃泉道婦的狂笑戛然而止,看向徐焰的眼神如見鬼魅。她馬上想起剛才自己與寶具的連繫被某些東西強行抹去,她難以置信的尖聲道:「怎麼可能!你……你體內有著甚麼!」

賓士的面上露出喜色,然後轉向黃泉道婦,想起剛才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子差點便沒了,心有餘悸的他面色瞬間冷下來:「鎮壓!」

轟!

空中的南山虛影再次被催動向下壓,兩座南山此刻碰撞,山尖與山尖之間碰撞!

那黃泉道婦癲狂的吼叫:「我不甘心!!」

只是任憑她再不甘心,她身上的黑氣已經一空而散,而隨著最後一縷黑氣的離開,她雙眸里的生機如潮水般散去,就此死去。

…………

南方以城為主,哪怕是大大小小的村莊,都是以各大小城為中心。就像蜘蛛網般,城便是蛛網的中央,而各種村莊遍布四周。

但北方卻不一樣,北方人性格豪爽而熱愛自由。他們不喜投靠,反而傾向於自力更生。每個村莊都會有著紋者或紋師,有的是花金錢請來修者以保護。

如果說南方以皇朝制度,北方則是部落!

多不勝數的部落,疏落的遍滿整個北方。哪怕北方有著焚天山、四季天、朝霞宮三大勢力,他們都不願意依附。也正因為北方的這種剛烈的風格,論上戰力,北方一向比起南方更強!

因為他們幾乎每天都要遇上戰鬥,有的是部落與部落之間為了爭奪資源而戰、有的是與野外紋獸的戰鬥。相比之下,南方就像溫室般的小花,雖然對於修練有著規範的體系,但卻缺少了血性。

此刻在北方某處,有著一個部落。

這個部落,其名為嗜血部落。

部落規模並不大,只有上百人左右。但周遭的一些小部落卻是無人敢招惹,原因很簡單──嗜血部落有著一名二宮境的紋者為其護法。而周遭的部落,卻只有一宮的紋者。

北方的部落多不勝數,但不像南方有系統性培養紋者及紋師。北方雖然戰鬥力會比南方更強,但論上紋者與紋師的數量卻就大大不如了。因此在些小型部落中,有上一個二宮境紋者,已經是相當強勢了。

此刻在嗜血部落中的一座大營之中,一名紋者坐在其中,有著部落的美女服侍著。在這些美女眼中,雖然這名強者是好色了點,但卻不像她們見過的那般殘暴,也不會強逼她們服侍或侍寢。在北方,殺人越貨、搶資源、搶美女這種事是每天都發生。

所以她們還是相當願意服侍這位強者的。

此刻那名二宮境紋者喝了一口美酒,面上露出迷醉之色,他想都沒有想過,自己竟然能過上如此悠悠的日子。

自己在那該死的禁地出來,他把自己淘回來的各種寶貝賣了,然後買了適合自己的紋兵。在二宮境紋者中,已算不弱了。

他是鼠三,曾經紅河盡頭一個聞名的淘屍人。

鼠三那雙如老鼠般的小眼睛一轉:「小老鼠呢?跑去哪了?」身旁的美女一笑,北方的美女也是有著一種豪爽的美感:「好像是打獵去了。」鼠三氣急敗壞:「打獵去?那傢伙今天的功課做好了沒?」

聽到功課二字,一旁的美女面上都露出羨慕之色。羨慕的,是那個只有十二歲的孩子。在她們眼中,從小便能有著強者傳授修行法門,是一種上天的恩賜。在北方要踏上紋途極難,更講究機緣。

像在南方,有銀兩便能夠拜入學院學習紋道,哪怕沒有修練的天賦,有著紋道的學識,在各種事業也會事半功倍。

而在北方,哪怕是一部之長,想要自己的孩子拜得高人為師,都是難上加難。 哈嘍,我的前夫總裁大人 對他們而言,除了每年三大勢力開宗收徒之外,就只有講機緣,遇上高人看中,收為弟子。

而像那被稱為「小老鼠」的少年,便是當中的機緣者,自小有著二宮紋者傳授修行之法。

…………

在嗜血部族不遠的郊外。

樹林中,其樹上仍然掛著輕雪。

深秋已至,北方的寒冬比起南方更長。除了夏天之外,春、秋、冬三季都會下雪。其中以冬季為最。所以在深秋時份已經下雪。此刻深夜,一頭成年的雄鹿踏著銀衣般的積雪,在林中走動。

只是它沒有發現到不遠處,有一處銳利的眼晴悄悄的盯著它。 ?第一百三十二章──蕭虎

少年很不習慣的摸著自己手中的弓箭。

哪怕數年學習過去,他還是習慣用槍或用刀。只是這個世界……自然是沒有槍的存在,他的思緒萬千,轉眼間便來到這個世界十二年。萬萬沒想到,那出現在故事中的穿越,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在自己的上一世,是一個現代的世界。那個世界,擁有磁浮車、手機……還有那個能夠透過腦電波,進入一款遊戲的世界。而自己,便是在那個遊戲中死去。

只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重生在一個落後的世界。

就像自己看過的電影,一個個如野人般的部落,令他剛開始無所適從。但他畢竟也非常人,漸漸便成長起來。他從腰間的箭袋中摸出一根羽箭,雙眸泛過一抹殺氣。

這殺氣瞬間席捲整個樹林。

而此刻在樹林中那少年身邊不遠處之地,有著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這身影猛地睜開雙眸,瞳孔深處泛過陣陣戾氣,彷佛有著鬼泣虛影:「好強大的殺氣……但是紋力波動……很弱,是誰?」他喃喃自語之際,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

也在那殺氣發動之際,遠處的雄鹿受驚,馬上逃走。

只是一根羽箭破風而至,精準的穿過它的腦袋。

少年的身影來到,眼眸平靜的開始獵取鹿皮及割其血肉。

而下一刻,那道黑影便出現在少年的不遠處。

一眼看去,那黑影的面色大變,儘是駭然。他不自禁的跌坐在地上,看向眼前的少年如見鬼魅!

「嗯?」少年轉過頭看去。只見一名看起來陰森恐怖的中年人,卻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自己。

在那名中年人的眼中,眼前不是一名少年。

是一座山。

一座,由血肉白骨構建而成的……屍山。

中年人腦海中瞬間泛過那傳說:「屍紋一道,興於一子。生於屍山,沐浴血海。戾氣驚天,殺氣撼地。是為屍紋一道的血脈傳人!」

那座屍山有名,只是這屍山只有他們一脈才能看到,而那名字,也只有他們一脈才世代相傳──血山聖像。

持血山聖像,成屍紋崛起傳人!

漸漸的,這名中年人面上的駭然,變成狂熱。

他的眼眸中精光一閃,強大的紋力在這名少年沒有察覺之下,瞬間席捲這名少年的身體。

嗯?

起死回生大作戰 如此低等的功法,竟敢授以我們屍紋一道的聖子!?

他的雙眸變得暴戾起來,但臉龐卻是和顏悅色:「這位……小兄弟,可有紋道的師傅?」那名少年感到古怪,但他畢竟兩世為人,城府極深,面上不動聲色:「嗯,周遭都沒人敢動我師傅主意,我勸你還是快快離去。」

在他眼中,眼前這人是打上了自己的主意。他腦海急轉著,卻在考慮如何通知鼠三。

那名中年人微微一笑:「那可好,正想拜會一下閣下的師傅。請帶路。」

少年內心警兆,但卻不疑有他。他雖然兩世為人,但是對於這世的修行之路不甚了解,在他見過的人當中,鼠三便是最強者。所以他並不知道世間強者林立,中年人這一說,正投他所好,便帶著眼前此人回到嗜血部落找鼠三。

少年本來就沒有走遠,只是片刻間便回到嗜血部落:「我回來了。」

鼠三的身影瞬間冒出,一邊罵罵咧咧:「你這臭小子跑去哪了。」

而少年則是笑了起來:「打了鹿。」

「鹿?」鼠三眼眸精光亮起,只是當他定晴看向那站在少年身後的身影,他的面色大變。那中年人反而呵呵笑了起來,雙目血紅,當中有著幽黑鬼氣流溢:「竟敢罵我道聖子,你好大的膽。」

就在他呵呵笑著的那聲響起,周遭嗜血部落的人盡皆慘叫起來,七孔流血掙扎著倒地。而鼠三如遭重擊,身形如遭重擊向後倒飛!

少年心神一動,卻知道連鼠三隻在對方一笑之威受到重創,這等實力不是自己能夠抗衡。所以他沒有動,靜觀其變。但他內心卻是泛過一抹奇異:「聖子……在說我?」

鼠三掙扎的站起來,面色露出驚恐:「你是誰!小老鼠,你遇上甚麼人了!」

只是少年沒有說話,而身後的中年人面上戾氣更甚:「小老鼠?竟然用這名字稱呼我族聖子……你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隨手一揮,一團黑氣射出。

鼠三面上儘是難以置信之色,他的目光看向少年。

直至他死亡的那一刻,面上卻是一種擔憂之色,濃而不散,死不瞑目。

整個嗜血部落的尖叫驚呼起來,中年人哈哈大笑,黑氣以他為中心向外擴散。但凡被黑氣籠罩的,幾乎在瞬間便化成一條幹屍死去。整個部落,只在數息之間盡數死亡。

只剩下少年與那名中年人。

那名中年人看向少年,卻發現那名少年的面上卻是古井無波,哪怕看見如此殺戮修羅場景,面上都沒有產生任何變化,更加看得中年人目露狂熱之色。

不愧是我道聖子!如此年紀在面對血腥卻是如此平和!

我道將興!

中年人恭敬的單膝跪下:「羅森,見過聖子。」

「請問聖子的名號是……」

少年不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但他隱隱感覺到與自己的身世有關。

據鼠三所說,自己是從屍山中被撿回來……

「我是蕭虎。」

中年人羅森恭敬的道:「見過蕭虎聖子,也許聖子此刻不太懂到底發生甚麼事。請跟我回去,我們會跟聖子解釋一切。」突然,他的眉頭皺了起來,遙望南方。

哪怕隔了不止萬里,但他們一族卻有著獨特的感應方式。

「是黃泉道婦嗎……竟然死了……」

黃泉道婦實力不弱,同樣是突破了四宮的屍紋道強者。加上她煉製多年的那古怪寶具,按道理……除了五宮境或千紋境的強者外,天下之大無人能留她。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很快,他便強自收斂心神:「聖子,請跟我走。」

黑煙把羅森與蕭虎的身影籠罩在內,飛上空中很快便消失不見。只有地面那無數的乾屍,以及在離開之前,被蕭虎深深看了一眼的鼠三。 ?第一百三十三章──屍紋道

左成哲閉目坐在床上,昏迷不醒。而徐焰看向他的面色很複雜。

但此次醫治他的,卻不是徐焰,而是賓士。雖然徐焰醫術不弱,但與賓士相比之下,相差甚遠。賓士的面色緩緩舒展,那略帶蒼老的聲音緩緩道:「他的傷勢很重,慶幸的是醫治及時,並沒有造成極大的隱患。躺個兩三個月大概就好了。」

徐焰點了點頭:「謝謝。」

這句謝謝,為的不單單是醫治左成哲,還有被黃泉道婦猛攻時,賓士的著急以及全力而為。雖然賓士掩飾得很好,但徐焰還有感覺到賓士的氣息有點萎靡,此次大戰對他也並非毫無影響。

賓士瞪了瞪眼:「你這小子又要欠我一個人情了!」說完,他也沒有再說甚麼便離開了。

房間只剩下徐焰、白雲與左成哲三人。

而徐焰也沒有閑著,他的內心再次泛起那急切。

一切源於實力啊。

若是自己有實力,便不會有左成哲受傷的事情發生。上世的無力感再次襲來,令他對力量有著逼切的渴望。與此同時,他更想起了那已死去的黃泉道婦。雖然最後身死,但黃泉道婦的實力極強。雖然看起來只是四宮境,但其實力卻足以對抗多名四宮境及百紋境的強者,若非有賓士的鎮壓,甚至她都有逃出重圍的可能!

「甚麼是屍紋道?」

房間內,左成哲昏迷不醒。

那麼問的對象,便只有白雲了。雖然白雲只有一宮境,但徐焰知道這老頭絕非一般。左成哲全力一擊,都幾乎對黃泉道婦最後向自己發生的那一擊沒有任何影響,只能令攻勢微滯。而只有一宮境的白雲,卻明顯的削弱那一擊!他知道,他的這個問題能從白雲口中問出。

白雲輕嘆一聲,聲音帶著滄海桑田:「世間南北兩分,南方植派與北方的獸派。但是相傳近千年之前,除了植派與獸派之外,還有一派。那便是,屍紋道。」

「屍紋道,冠其名,便是以屍入紋。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以紋者或紋師的屍體入紋。」

徐焰的腦海中馬上回想出那一直圍繞著黃泉道婦身周的那三道身影:「那三道身影……曾經都是紋者或紋師?」

白雲點了點頭:「那是曾經的北方四季天的強者李人紹,以劍聞名天下。他以四季天中,秋季之肅殺創出強大的紋技【一劍渡江】,其一劍出彷佛把殺意與紋力相互凝聚的劍氣,極難防備;而另一名,則是我們南方五城中,慧洪洪家的強者洪盛的成名絕技,【壓天之拳】。」

「其拳勢采壓天之意,越是錘打胸口的過程,便是蓄勢之威。」

「不論李人紹,與洪盛,都已經是數百年前的強者,早已身死。」

「而屍紋道,便是能夠將已身死的紋者或紋師的屍體,當作材料刻紋入宮,並將該名紋者的成名紋技或紋師的本命符,化成自身的技能。」

白雲的聲音開始變得凝重:「死者已矣。這種對死者大不敬、顛倒陰陽的做法,令千年前的修者大為震怒,對屍紋道的修者見之如臨大敵般斬殺。但不得不承認,當年的屍紋道修者,實是三派中最強。千年前記載的那一戰,屍紋道的修者幾乎全部死亡,但獸派與植派盡皆受重創。」

「有人說過,便是千年前討伐屍紋道的那戰,令極多的強者身死,導致傳承斷層,所以這千年已經沒有出現過六宮強者,而五宮的已是鳳毛麟角。現在屍紋道再現塵世……也許是意味著天下即將大亂……」

徐焰聞言也是眉頭緊皺:「以死者為紋……很可怕的想法。」他在想的,並非屍紋道,而是當初創出屍紋道的那人。到底是怎樣的人,才會將一具屍體當作素材刻紋入宮?

想了想,徐焰再次開口問道:「但為何那黃泉道婦明明是紋者,卻會使用寶具?」

寶具與紋兵,看似差不多,但卻有著根本性的不一樣。紋兵對於紋者一生,可能會有很多件。但寶具對於紋師,絕大部份只會有一件。因為寶具產生之時,通常不太會強,而是需要紋師以心力及紋力長年累月的溫養,才能夠產生出奇特的效果及威力。

而紋兵卻在鍛造過後便已經固定成形,除非有著鍛造師替其度身訂造,否則紋者不太可能控制紋兵的技能。

若是紋者想要寶具,卻不可能。

因為要產生寶具的初步條件,便是需要抽出一絲氣海或心力,而這絲氣海或心力,必需是先天宮中的先天之氣才能夠產生寶具,否則根本不可能辦到。也因此,紋師的寶具只能夠被本人使用,像現在徐焰取巧的利用慈老頭死去的寶具,已經是足以震驚世界的發明。

既然黃泉道婦能夠產出寶具,就代表她是先天心宮或氣宮。但她卻是一名紋者……

如果這個問題問了左成哲,左成哲定然不會解答。但白雲卻沒有這個顧忌:「千年之前修行並沒有像現在那般講究,分紋者與紋師兩派。在那時候,對於修者只有一個稱呼:紋修!」

「而屍紋道,便是當今世代僅有仍然遵循古代紋修的修行之法。而且在傳說之中,屍紋道的修者只能是先天心宮才能夠修行。所以哪怕在當年,每一位屍紋道的修者也是千萬中無一的天才,而且每個都是實力極強,幾乎能夠越級挑戰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