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卿點頭。「好。那就抓住他。現在他應該還沒有反應過來。歡歡是跟我一起去?還是留在這兒等我消息。」

墨九卿淡漠低沉的嗓音。突然給月千歡一眾天涼王破的感覺,夠霸道,夠無情。說動手就動手,毫不含糊。

「我就在這裡最好。今天去寒尺峰時,總覺得有人盯著我們。未免有人查過來,我就在這裡等你。」

「好。我很快就回來。」

「等等……墨九卿人先留個活口,你別殺了。這樣可以暫時麻痹元清派和大昊國那兩個人。」

事情已經演變的不妙,就絕對不能更糟!

惹火天價妻 墨九卿挑了挑眉。鳳眸微眯,有些無奈。「我盡量試試。」

殺人他會。這留個活口,有些難!希望那個太上長老不會作死,乖乖就範。否則他就不能保證除了留口氣以外,不會缺胳膊少腿。 寒尺峰廢墟上。太上長老冷冷吩咐:「紫珞,為師命令你立馬帶上赤焰峰所有弟子。再帶上執法堂弟子,去無塵宮將月千歡抓起來!」

紫珞聞言,神色一喜無比激動。月千歡那個賤人果然完蛋了!

可是想到鳳九黎,紫珞有些遲疑。「可是師父,要是師叔祖出手阻攔呢?」

「無妨。師叔祖離開武宗去了十萬大山中。沒有三五日回不來。」太上長老盯著紫珞,語氣森然血腥。「紫珞。你不是想除掉月千歡嗎?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是。弟子一定不辱使命!」

「還有。抓住月千歡,帶到我的赤焰宮來。不要驚動了別人。」

紫珞一愣,下意識質問。「師父。難道不是應該把月千歡打入大牢。讓宗主狠狠處罰她嗎?」

「聽命令就是了,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

太上長老冷冷呵斥。紫珞瑟縮了一下,眼底閃過驚懼。她畢恭畢敬行禮,「是。」

轉身帶上北玲玲。紫珞下命令,讓赤焰峰和刑罰堂的弟子都趕去無塵宮。抓住月千歡,讓她再也翻不了身。

紫珞只以為是月千歡傷了月秀靈被發現了。卻不知道是三長老君非寒自爆。而且太上長老,也有別的心思躲著所有人。

「君非寒死了。月千歡又偏偏這個時候來武宗,還被紫珞看見上了寒尺峰。」

太上長老眉頭緊鎖。「僅憑月千歡那個黃毛丫頭,不可能逼得君非寒自爆。除非是有人幫她!」

鳳九黎?不,鳳九黎去了十萬大山,不可能是他。那隻能是……「墨九卿!」

「呵。看來太上長老是猜到了,自己死期將到。」

驚駭瞪大眼,太上長老轉身。他看見墨九卿站在自己面前。

墨九卿帶著睥睨眾生的傲慢。他帶著銀色的面具,卻也遮擋不住那近乎妖孽般的邪氣,眸中閃爍無盡嗜血的冷戾。

太上長老:「墨九卿是你!是你殺了君非寒。」

「不。君非寒是自爆的不是嗎?這可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不過現在,你跟我有點關係。」

墨九卿嘴角微微上挑,目光傲慢冷血。「太上長老是選擇死亡呢,還是乖乖跟我走?」

「墨九卿!就算你是上界來使,你也沒資格在武宗作威作福。你難道要為了一個月千歡,跟武宗作對嗎?」

「武宗?」墨九卿鄙夷不屑,「武宗算什麼東西。」

墨九卿步步走向太上長老。那腳步沒有聲音,卻好像一座座大山重重壓在太上長老心口,讓他喘不過氣來了。

與此同時,紫珞帶著人包圍了無塵宮。

紫珞:「月千歡,你自己乖乖的出來認罪。否則我可就不客氣了!」

冷冷說著,紫珞朝眾人使了個眼色。壓低嗓音開口:「等月千歡一出來,不要手下留情!給我狠狠的打,只要最後留她還剩一口氣就行。」

「是!」

「月千歡你出來!你別以為你躲在無塵宮裡就安全了。你惡毒的詭計已經暴露了,你逃不了的!」

聽著紫珞的喊叫,月千歡皺眉。「吵死了。」

她站在無塵宮前,抬頭看向紫珞眾人…… 上百號人圍堵在無塵宮前,他們抬頭。月千歡站在無塵宮前,目光所過之處。所有人皆是埋下頭,不然與月千歡對視。

他們恐慌,他們膽顫。月千歡冷傲不屑的目光讓他們感到難堪!可是對上月千歡的視線,那雙眸子太冷了。冷的刺骨,冷的渾身發涼。

月千歡往前走一步,所有人竟然是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

其中也包括紫珞。反應過來,紫珞羞惱交加。她是來抓月千歡的!怎麼能被月千歡震懾?

冰冷惡毒盯著月千歡,紫珞開口大喊:「月千歡你乖乖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月千歡嘴角微勾,目光冷幽無情。「憑什麼。」

「就憑你膽大包天,毒辣殘忍,意圖謀害同門弟子月秀靈!我奉太上長老之名,特來抓你!」

紫珞高抬下巴,目光陰測測森然。「月千歡,我勸你乖乖投降。跟我走!否則,我赤焰峰三十弟子,刑罰堂上百弟子可不是好惹的!」

上百弟子。有赤焰峰精英,有刑罰堂最擅刑罰折磨的弟子。

他們掌心出汗,不安磨蹭著手中刀劍長槍。目光閃躲,有些畏懼眼前這個在太極殿上一匕首廢了冷文逸丹田的女子。

天地間籠罩一股死寂壓抑的氛圍。那僅憑一雙眼,一身煞氣威懾眾人的就是月千歡!

「如果我說不呢?」

「你沒有資格說不。來人啊!把這個狼子野心的歹徒抓起來。記住,要留活口!」

提醒了要留活口后,紫珞又惡毒不甘心的加上一句。「如果她敢反抗,不用留情!用上你們所有的手段,一定要把她抓住!」

紫珞這是在暗示所有人,他們可以下狠手。只要最後留月千歡一口氣,一條命。中途缺胳膊少腿什麼的,都沒事。

如果不是太上長老命令一定要活口。紫珞更想殺了月千歡!

「所有人,一起上!」

「上!抓住月千歡——」

大喝,喊殺聲。上百人一擁而上,如同狂風捲來。四面八方包圍月千歡。他們手中武器,閃爍森然冷光。

月千歡就站在無塵宮門口。目光冷冷淡淡看著眾人殺來。

緩緩的,她嘴角微微上挑。越過無數人,月千歡看向紫珞的目光,輕蔑不屑,嘲諷睥睨。

當無數刀劍,幽光閃爍,暗影重重殺向月千歡時。月千歡動了,拔劍而出。最簡單的揮手一劍,驚鴻之光乍起!

「啊!」

「砰!」

一劍,如驚雷炸開。無邊殺意洶湧席捲所有人。

劍光冷幽無情。以月千歡為中心,周圍一圈弟子身上鮮血炸開,砰的摔倒在地。捂著身上的傷口慘叫連連。

「啊——救命!救救我!」一人被一劍削掉了胳膊,鮮血噴濺,慘叫哀嚎。

這一幕震懾了所有人。他們驚恐瞪大眼,不敢相信的盯著月千歡。僅僅只是一劍!殺伐果斷,狠辣無情。一劍,瞬間滅掉十幾人。

月千歡劍指紫珞。無上殺機驚的紫珞腿腳發軟。她的目光冷冷略過所有人,「還有誰?」

還有誰敢來?還有誰想找死? 在我往後一瞟的剎那,我就看到地上倒映著一串串的影子!而這些影子就抓著楊老三落下的紅繩,正跟在他們的身後!

同時,我也感覺到手腕上的紅繩越來越緊!這時我才明白過來了,他們在扯紅繩。

我們三人的影子比較長,而這些抓著紅繩的冤魂,他們的影子就相對小不少。我能清楚的看到,楊老三他們倆兄弟的影子在發抖,是那種不寒而慄的瑟瑟發抖!

他們跟著我一路而來,也沒有遇上啥極度恐怖的事情。如今被這麼多鬼跟著,沒嚇的叫出聲來,我就已經知足了。

我大致目測了一下,那拽著紅繩的冤魂,最起碼有十好幾個!周圍的陰風還在包圍著我們,一個勁兒的往我們身上吹,我只感覺胸膛上貼著的靈符都要化成灰燼了!

但奇怪的是,我手中的三炷香竟然恢復了原樣,燃燒的速度也正常了!

我擔心他們承受不住,會被陰氣沖的迷亂了心智,只得咬牙小聲提醒了一句,「穩住,現在只是一小部分鬼魂而已!等所有鬼魂出來后,我們打探清楚了虛實,我讓你們動手,你們再動手!」

兩兄弟沒有說話,只是看到他們的影子點了點頭。可誰知,我這麼一開口說話,就泄漏了陽氣。陡然間,那徘徊在我們周圍的陰風突然停了下來。

在這陰風停下來之時,一個個透明的鬼魂更是慢慢出現在了我們的兩側!就是這麼一兩分鐘的時間裡,我們兩側的周圍起碼站了好幾百個冤魂!

男女老少都有,被幾百雙幽怨的眼睛盯著,我也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而我的心裡,更是猶如墜入了冰冷的深淵一樣!

我根本不敢往下想,就連這麻溝鎮都聚集了幾百個鬼魂。更不知道此時的麻溝村,到底被多少冤魂圍著!十年的時間,陰氣只會越聚越多,也只會不停的吸引更多的冤魂聚集起來!

我連忙深呼吸了一口,盡量讓自己保持著清醒的理智。確定了這鎮子里鬼魂的數量后,我就準備撤出鎮子了。

可誰知,就在我準備從另一個通道口出去之時。我手挽上的紅繩猛然一緊,跟著就直接被拽斷了。

「九哥,我們的香斷了!還有我們身上的辟邪符,也全都消失了!」而就在這時,最後面的楊老三忽然大喊了一聲。

「該死!」我一聽到他的喊聲,當即大叫了一聲不好。還沒來得及回頭,就看到這幾百個冤魂全數跑到了我們的身後,整整齊齊的站成了一堆。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他們就齊刷刷的往前跨了一步!他們這一跨,頓時我就感覺背後有人在推我。但不是人的手在退我,而是一股衝天的陰氣在推著我們走。

就是我遲疑的這幾秒鐘,楊老七就已經撞在了我的後背上,也是著急的喊了起來,「九哥,我們抵擋不住這陰氣沖體!」

我被楊老七撞的往前趔趄了一小步,還沒站穩,手中的三炷香咔嚓一聲就斷了。而同時,我眼前的這口深井中,忽然傳來了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哭聲!

這陰森森的哭聲是從井裡傳出來的,還不是一個人的哭聲,是無數人的哭聲,大人小孩都有!而且,這陰森森的哭聲回蕩在井裡,久久不散,更是無形中增添了幾分陰森恐怖!

「我……們……死……的……好……慘……」而這陰森森的哭聲還沒有消散,井底更是突然炸出了一句讓人頭皮發麻的陰森森喊聲。

我一聽到這喊聲,頓時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好像身體完全是硬邦邦的,一點兒也不柔和!而下一秒,我就看到一隻蒼白的手突然從井裡伸了出來,那手沒有任何一絲血色,慘白無比。

那手一伸出來后,就朝我的方向招了招手,好像要讓我跳進井裡去。而跟著,越來越多的手從井底伸了出來,同時朝我們招手!那一雙雙慘白的手,幾乎把整個井口都填滿了!

就算經歷了大風大浪的我,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頭皮一陣陣發麻。

可就在這時,楊老七又撞在了我的後背上,更是有一股強悍的力量,不停的推著我往井口走!直到此時我才明白了過來,這些冤魂厲鬼,是想用他們身上的陰氣來把我推進井裡!

「九哥,我堅持不住了!」在最後的楊老三突然大喊了一聲,連聲音都已經破音了。

我此時也顧不上其他的了,那股陰氣推動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大喊了一聲動手后,我就把鎮魂尺給拔了出來,直接用鋒利的一頭劃破了我的手掌心。

鮮血一抹在鎮魂尺上,鎮魂尺當即發出了刺眼的金光!金光一出現,那陰氣的推動力瞬間消失了不少。就是這個時候,我轉身就拉著楊老七的手,一個勁兒的往鎮子外面跑。

我們的身後被幾百個冤魂堵著,我把鎮魂尺橫在了身前,強大的法力逼著這些冤魂活脫脫給我們讓出了一條道。

我們一個拉著一個,我拉著楊老七,楊老七拉著楊老三,全都是憋著一口氣衝出了鎮子!在衝出鎮子的一剎那,兩兄弟就直接癱軟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就算現在的氣溫無比寒冷,他們身上的衣服還是被汗水給打濕了。而他們的臉,更是無比蒼白。再一看我在他們身上畫的血符,早就已經發黑了。

「好在地府押鏢人平日里經常給這些鬼魂送東西,加上這個鎮子的大陣。不然的話,你們估計很難出來!十個冤魂不可怕,但如此多的冤魂聚集在一起,那就是很難對付!」我也是長鬆了一口氣,更是沒有想到這鎮子里竟然聚集了幾百個冤魂!

要是再隔十年或者幾十年,也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會有多恐怖!

楊老三的定力相對要好一些,聽到我這番話后,也是從地上爬了起來,問我:「九哥,那現在咋整?」

我搖了搖頭,咬牙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必須把他們送到陰曹地府!」

「可是,之前那地府押鏢人說了,這一帶的鬼魂,就算是陰兵也不敢來拘魂,如何把他們送到陰曹地府!」楊老三把他的擔心給說了出來。

「這麼多的冤魂,就算是陰兵來了,也不好對付!除非是我把他們引出來,再讓陰兵帶他們去陰曹地府!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如果要打散他們,這麼多的冤魂,肯定會增加我們的罪孽!而且,要打散這麼多的冤魂,肯定會耗盡我的修為!所以,只能送他們去陰曹地府!」鬼魂也是有陰命的,不是所有的鬼魂進入陰曹地府後機會投胎轉世,而是要等。如果我強行將他們魂飛魄散,只會增加我的罪孽而已。

到時候等我死後進入陰曹地府,也會遭受十八層地獄的酷刑,恐怕更是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楊老三聽完我的話,點頭問我:「那九哥,我們要如何把他們引出來?」

「這個你別擔心,我有辦法,只是需要你們的幫忙!」說到這兒,我就看向了他們兄弟倆,「但這個辦法很危險,稍不注意,連你們也回不來!」

「沒關係,九哥!」兩兄弟同時看著我,眼神堅定的說道:「不管多危險,我們也願意嘗試。跟著九哥,雖死無憾!」

「好!」我欣慰的點點頭,道:「呆會兒我去陰曹地府一趟,讓他們派陰兵出來!到時候我會讓你們兩人做活人引魂燈,你們給他們帶路,把他們從鎮子里引出來!」

這個辦法我之前用過一次,就是在菩薩蠻的時候,我讓何天師做活人引魂燈,把菩薩廟外面的鬼魂引到亂葬崗。這個辦法很有效果,只是他沒有受得住碧眼白狐的誘惑,這才失敗了!

而楊老三他們兄弟倆自然不知道啥是活人引魂燈,但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點頭答應了下來!

我看他們兩人的氣色也不好,而且被陰氣沖體了,如果現在讓他們做活人引魂燈,陽氣很弱,他們也容易被冤魂上身!

我現在也不著急,我比靈族先一步來到麻溝村。所以,我有足夠的時間解決此事再去麻溝村!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安排道:「你們去弄點柴火來,先生火取暖!等你們陽氣恢復了一些后,我們明晚就動手!地府押鏢人的任務結束了,他們不會送陰鏢過來了!所以,無論如何,我們也要解決這鎮子的冤魂!」 月千歡猜到,寒尺峰上的事暴露了。

但是那又如何?君非寒是自己自爆,他罪有應得。本來她還想留他一命,至少讓她找到月家老爺子在哪兒。

但是走出無塵宮。紫珞的話卻讓月千歡詫異不已!謀害同門月秀靈?

腦海中上萬思緒飛速閃過。月千歡集中在紫珞的師父,就是武宗的太上長老。也是跟君非寒同流合污,是她的敵人!

明星寶寶酷爹地 眼眸微眯。月千歡可以確定,太上長老這是要對她動手了。有趣的是,墨九卿去找他,他又派紫珞來抓她。

有意思!

「月千歡你好大的膽子!我們可是奉命來抓你,你竟敢拔劍傷人。你這是在與武宗公然作對!你是武宗的敵人!」

紫珞一語,直接將月千歡推到了武宗的對立面。

她以為月千歡會怕,會恐懼的跪下求饒。然後乖乖的跟她走。 怒婚 然而,事實證明紫珞想多了。

一葉飛花,鋒利如刀。擦過紫珞脖子,留下一道血痕。刺痛感讓紫珞尖叫,她根本沒看見月千歡什麼時候出手的!

月千歡勾唇冷戾一笑,「有本事來抓我,不然滾!」

「啊!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所有人一起上,抓住她!打斷她的腿,扭斷她的胳膊!我要她生不如死!」

紫珞捂著流血的脖子,發瘋一樣的尖叫。「快抓住月千歡這個賤人!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抓住她!」

「布陣,拿下月千歡。」

腳踏詭非同步法,眾弟子散開。一圈一圈,形成一個縝密複雜的陣法。月千歡就在正中間,被無盡殺氣和冷意包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