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蕭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文選武試對星苑的重要性。只要月千歡告訴南宮梟,這件事一定會嚴查!五星苑不敢拿墨雲飛怎樣,可九星苑就不一定了。

墨蕭想到此,會心一笑。不再搭理墨雲飛,抬頭認真看向擂台。

千公子對上下南之地赫赫有名的快手劍。誰的勝率更大一些?

「比賽開始了!快來賭一賭啦!」南宮無一回到南宮梟身邊,頓時活了過來。

他嘚瑟的遊走在貴賓席上,叫喊呼喝。「比賽開始了!千公子和古常安,到底誰會贏呢?快來投注啊!我南宮無親自坐鎮,假一賠十,童叟無欺!」

眼看著瞬間掉進錢眼子里的南宮無,南宮梟捂臉不想看。別過頭,假裝不認識南宮無這個丟臉貨。

但別說。還很多人過來給南宮無投注。不過無一例外,大多都是賭古常安贏的!

南宮無見此,撇了撇嘴鄙夷。「真是一群瞎子。明明一看就是千公子贏嘛!居然賭古常安?哼,那本少來!親自賭千公子贏,等會讓那些人哭瞎去。」

「給我下注。」

冷漠平靜的嗓音。南宮無抬頭看見雲夜。

眨眨眼,南宮無很驚奇。雲夜這個煞星,居然也會下賭注?

「那你賭誰……」

「五百萬中品靈石,壓千公子贏。」

「……」聽見周圍眾人倒吸氣的聲音,南宮無捂著小心肝差點昏厥。

雲夜也太有錢了!拿這麼多來賭月千歡贏,雲夜是瘋了?還是完全相信月千歡?南宮無覺得兩個都有可能。

他眼巴巴盯著雲夜遞過來的儲物袋。舔了舔溢出來的口水,吸溜!突然不想千公子贏了,這樣他就能獨吞這麼一大筆靈石了!哈哈哈!

「砰!」

沉悶響徹四周的撞擊聲。夾雜著眾人吸氣,驚呼聲。南宮無立馬扭頭去看,這一看,南宮無瞪大眼。

天啦!千公子也太牛了吧!

南宮無突然好後悔剛剛忙著拉人來下賭注了。因此錯過了月千歡和古常安的比賽。現在看去,只見古常安倒在地面龜裂的擂台上。咳血聲聲,面色蒼白如紙。

古常安艱難爬起來,瞪大眼驚駭不可置信的瞪著月千歡。「這不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

月千歡的嗓音很清,很淡。透著股疏離冷漠的清冷,忽遠忽近的傳遞到耳邊。

眼前黑影一閃。古常安瞳孔放大。「咔擦!」他聽見自己骨頭斷掉的聲音…… 我來的時候並沒有拿手電筒,所以看不到暗洞裡面的情況。剛好那裡面的頂端不是空的,月光無法照射下來!可能正是此時月光發生了移動,剛好傾斜著照下來,這才看清楚了裡面的情況。

暗洞裡面貼著石壁的部分,正漂浮著不少的大木桶。這木桶是封閉的,中間粗,兩頭小。兩側的地方,都打著木蓋。木蓋封的很嚴實,外面還貼著一沉油布,一看就知道是防水的。

而那些木頭的下方,正好就看到有不少的黑魚在遊動。這些黑魚,應該就是之前和我們一起游進來的。仔細一看的話,還能看到木頭上面有藤繩。一頭綁著木桶,另一頭則是固定在石壁上的。

老鬼頭此時還沒看明白,哆嗦著疑惑的問了我一句:「初九,這……這是怎……怎麼回事?」

我笑了笑,說:「老鬼頭,你忘記那黑車師傅說的事情了?」

「嗯?」老鬼頭疑惑的嘀咕了一聲,皺著眉頭就開始沉思了起來。想了片刻,突然想到了啥,眼睛猛的瞪大,臉上也是出現了激動之色,「你……你是說……說長壽村的水葬?」

「沒錯!」我笑著點了點頭,說:「黑車師傅說過,他們長壽村的人都是生活在海上的漁民,死後不用入土為安。會把他們的屍體裝進密封的水缸或者木桶裡面,然後才會送入大海,讓大海帶走他們的屍體!巧的是,長壽島附近就是這沉水彎。沉水彎是回水沱,那些送出去裝作屍體的水缸,正好就飄到了這沉水彎。木桶裡面肯定裝的是屍體,那黑鱗魚是吃屍體長大的!你在看木桶的中間部分,是不是有不少三指寬的縫隙?」

我這麼一說,老鬼頭就眯著眼睛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也是看到了那些木桶上面的縫隙,點點頭后似乎也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搖頭一笑,解釋道:「老鬼頭,那些縫隙不是長壽村的人留下的,而是老漁翁留下的!他把木桶固定在石壁上,就算木桶進了水也不會沉下去。而那些留下的縫隙,剛好可以讓小黑鱗魚鑽進去。等那些小的黑鱗魚吃了人肉長大后,就無法從那縫隙里鑽出來。你仔細一想,是不是和我們平時在祠堂用地籠捕魚一樣?」

聽到我的解釋,老鬼頭頓時恍然大悟的明白了過來,激動的拍了一下腦門,苦笑道:「往我奸詐了大半輩子,卻是連這點簡單的原理也沒想明白!那老漁翁和小女孩用這樣的方法,恐怕他們平時食用的也是這種吃了人肉的黑鱗魚。返老還童本就是邪術,恐怕也得服食黑鱗魚才能維持他們的身體!這世上的邪術,果真是只有我們想不到的!」

我笑了笑,直接跳進了河水中,快速的游向了其中一個大木桶。我剛一靠近這些大木桶,竟然沒有嚇走黑鱗魚。更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黑鱗魚全部把餵了起來,瘋狂的用魚嘴在我身上掇著,好像是要吃我的肉。

只可惜它們不是食人魚,沒有鋒利的牙齒,只能吃腐爛的人肉。但就算吃不了我身上的肉,可也是掇的我渾身發癢。

我用手拍了一下,想攆走它們。可它們就好像幾十年沒吃過人肉了一樣,不管我怎麼攆,就是攆不走它們,一個勁兒的在我身上咬著,癢的我渾身難受。

沒辦法攆走他們,我只能強忍著,抱著一口大木桶猛的往後一拽,當即拽到了石壁上固定的藤繩。接著,才往岸上的地方游。

一爬上了岸,有幾隻瘋狂的黑鱗魚竟然跟著跳上了岸。我沒管它們,強行把大木桶給拽了起來。在我把木頭拖起來之時,裡面的海水就全部從縫隙里流了出來。

等海水一流完,木桶瞬間就輕了不少,接著我才一把提上了岸。剛把木桶提上岸,我就聽到裡面傳來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

一聽到這激烈的響聲,我當即大喜了起來。這是魚擺動的聲響,那就說明這木桶里有屍體。

我把木桶固定了以後,接著才重重一拳打在了木桶上。只聽見砰的一聲響,木桶當即被我打裂。這些木頭長時間泡在水裡,根本經受不住多大的中計!

這木桶裂開以後,我就看到裡面有兩條活蹦亂跳的黑鱗魚!這兩條黑鱗魚的個頭奇大,比外面的黑鱗魚還要大一倍不止。唯一不同的是,這兩條黑鱗魚很瘦,瘦的頭大身子小,感覺沒有多少的肉。

而這木頭裡的屍體早就被吃光了,只剩下一具發黑的人骨。這兩條黑鱗魚之所以如此瘦,也是因為吃光了木桶里的屍體,而它們又無法離開黑鱗魚,只能靠海水養活著。

老鬼頭看到木桶里的人骨,當即喜極而泣,激動的身體直顫抖,咬牙道:「這次真的是老天爺不亡我也,想不到我老鬼頭還有這等福分。哈哈……」

說到最後,老鬼頭也是激動的大笑了起來。我理解他的心情,經歷了幾次的絕望和希望。要是普通人,心態恐怕早就崩潰了。

而老鬼頭能堅持到現在,並且看到最後的生機,可想而知他此時有多激動!

「老鬼頭,積善行德,多做善事,老天爺必然不會虧待我們!」我笑著說了一句,隨即才撿起了其中一根人骨,拿出了老鬼頭的水壺,擰開壺蓋后,就用刀來刮骨粉。

白色的骨粉源源不斷的落入水壺中,老鬼頭的情況很嚴重,我怕量不夠,所以颳了不少的骨粉。等那水壺的壺口被堵住以後,我才擰上了壺蓋,搖晃了幾下后,笑著遞到了老鬼頭的面前,「老鬼頭,這是老天爺的恩賜,別辜負了!」

「嗯嗯!」老鬼頭重重的嗯了兩聲,擰開壺蓋就仰頭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那上下翻動的喉結,也代表著他此時的心跳,正是蓬勃的心跳聲,也是重生的福澤。

老鬼頭幾口喝乾了水壺裡的水,還沒來得及說話,突然就倒在了地上。好像是腹部劇痛,正抱著腹部的地方,疼的身體都捲縮了起來。

等他痛苦的掙扎了片刻后,又突然翻起來趴在了地上,開始「哇哇」的嘔吐了起來。那嘔吐出來的東西,是一趟黑色的液體,奇臭無比,熏得我也差點跟著嘔吐了起來。

我怕老鬼頭被嗆著,就上前去拍了拍他的後背。剛拍了兩下,老鬼頭就擺了擺手,笑道:「初九,我沒事兒,我體內的巫毒排出來了!」

老鬼頭說話時就已經站了起來,同時脫下了身上的衣服。而他衣服一脫開,我就看到那手臂上還有身上的黑色魚鱗,竟然開始快速的脫落。

那魚鱗脫落的地方,也沒有看到膿液流出來,只是留下一片密密麻麻的魚鱗印記。不得不說,這種骨粉的功效實在是太強了。

僅僅是過了十來分鐘的樣子,老鬼頭身上的魚鱗就全數脫落。除了那密密麻麻的魚鱗印記之外,根本看不到半點的傷痕。

老鬼頭也被這骨粉的藥效給震驚了,嘖嘖嘆道:「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是這死人的骨粉救了我!也不得不說,巫毒的相生相剋,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我笑了笑,問他:「老鬼頭,現在感覺身體怎麼樣?」

老鬼頭挺直了身板,笑道:「初九,實不相瞞,我現在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這種死而復生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那我們別耽擱時間了,馬上去救子龍!」

「好!」我點了點頭,直接跳上了扁舟,離開了這邪門的暗洞。原本我是想著毀了這個山洞和那些裝作屍體的木桶,但那些木桶里的屍體都只剩下白骨。加上這是長壽村的水葬習俗,所以我還是保留了下來。

畢竟,這也可能是沿海地區最後的水葬漁民了。或許等十年,幾十年過後,考古人員發現了這些東西,就會調查清楚長壽村漁民的歷史文化。

出了沉水彎,我便全數向長壽島出發。半個小時以後,我們才回到了長壽島。而李瀟雨和葉洙晶就站在島上,兩人分別站在子龍的左右,好像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見老鬼頭身上的巫毒解決了,葉洙晶才連忙開口道:「我們不能再耽擱時間,必須儘快去找靈族的老巢!不然的話,過了今晚,就得等下一個夜晚來臨!」

我點了點頭,說:「好,事不宜遲,那我們馬上動身!」 不知道為啥,葉洙晶給我的感覺很著急,好像她的時間不多了一樣!起初我沒有當面問她,上了扁舟后,她就一直站在扁舟的船頭,負責我們航行的路線!

而從上扁舟開始,我就注意到了一個細節,一直是李瀟雨在照顧子龍。自始至終,他也沒有靠近子龍,給我的感覺好像是放棄了子龍。

憑心而論,李瀟雨和葉洙晶兩人都不是普通的女子!論姿色,兩人不相伯仲,都是罕見的美女。論理智和謀略,兩人也不相上下。可以說,如果兩人是敵對的立場,絕對是勢均力敵。

可奇怪的是,自打上了扁舟后,李瀟雨便是一言不發,只是安靜的照顧著子龍。我看向她的時候,李瀟雨就和我對視了一眼,疲倦一笑,很快就避開了我的眼神。

從她這個眼神我可以看出來,在我和老鬼頭離開的時候,她和葉洙晶肯定有過一次很深刻的談話。否則的話,以她們兩人那剛烈的性格,絕對不可能這麼融洽的呆在子龍身邊。

重生影後有空間 我看著船頭的葉洙晶,眼神怔怔的看著遠處的海平面。葉洙晶的個子很高挑,起碼一米七左右,身材勻稱精緻。但此時她的背影,看起來卻很是孤獨,好像被黑夜吞噬了一樣。

我心裡有疑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走到了她的身邊。葉洙晶扭頭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沒有說話,繼續看向了遠處的海平線。

我頓了幾秒鐘,才開口問道:「葉洙晶,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如果有的話,可以說出來,我們可以……」

「沒有!」我的話還沒說完,葉洙晶就開口打斷了我,說:「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帶著子龍找到冥河盡頭的紅蓮血池。其他的事情,我沒有任何的想法。只要看著他能清醒的活過來,我就知足了!」

葉洙晶是個女強人,性格自然也強勢。而她說的這番話,雖然話語強勢,但語氣中卻透著淡淡的無奈。我也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她不說的事情,誰也問不出來。

我自顧的笑了笑,說:「葉洙晶,如果你站在子龍的身邊,我們就是一家人!你有事情,我李初九會第一個出現!」

葉洙晶聽到我的話就笑了笑,說:「我沒事兒,你們好好休息吧。還有一會兒才到,養足好精神,靈族的人都恨你殺了靈長生,自然不會放過你!想要去冥河,還有一場苦戰,你不能倒下!」

葉洙晶說完便撇開了臉,很顯然是不想和我交談。我也沒有自討沒趣,靠在甲板上閉眼休息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疲倦還是困了,靠在甲板上就睡了過去。是老鬼頭喊醒我的,我一睜開眼,就看到扁舟已經停了下來。

我一站起來,葉洙晶就指著前面的海域說道:「靈族的老巢,就在這個地方!」

她說話的時候,我發現天還沒有亮,現在正是下半夜。果然,這扁舟的速度比老陳的漁船最少快了兩倍不止。我觀察了一下前面的海域,之前老陳也帶我來過,只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海面上依舊很平靜,黑夜的星辰完全倒映在了海面上,美得讓人驚嘆。

「現在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我馬上送你們進入靈族的空間!」這時,葉洙晶回頭朝我們說道。

「額?」 一億娶來的新娘 我楞了一下,問道:「葉洙晶,你難道不和我們一起?」

葉洙晶沒有說話,眼神快速的閃過一絲落寞,也沒有回答我,當即一掌打在了扁舟船頭的旗杆上。那旗杆是空心的,葉洙晶一掌打上去后,裡面立馬傳來了「嗡嗡」的迴音!

那迴音很是清脆,感覺像是有人在海上牧笛一樣。葉洙晶連續擊打了幾掌后,那聲音愈發空靈,悠遠的飄了出去。

我還沒反應過來,突然感覺扁舟抖了一下。我以為是我出現了幻覺,等我趴在船舷上看之時,這才注意到海面上竟然開始翻起了不少的漣漪,就好像海水在震動一樣。

這向四周翻起的漣漪,是以扁舟為中心。可這漣漪沒有盡頭,還在向四面八方不停的擴散。而且,震動的頻率也越來越明顯。

葉洙晶見我們一臉詫異,淡淡的解釋道:「這是進入靈族空間唯一的辦法,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在葉洙晶說話之時,我就發現海面上的震動忽然加劇,連海水也跟著跳動了起來,好像海底有什麼巨大的東西要出現了!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正在震動的海面,周圍靜的可怕,除了那微弱的海浪聲之外,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等了差不多三四分鐘的樣子,扁舟前方十米處的海域。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出現了漩渦。那漩渦開始出現的弧度並不大,可時間一長,漩渦就越卷越大,連周圍的海水也跟著翻騰了起來,大有滔天海浪的趨勢。

「你們看,那海里是什麼東西?」而就在大家都在看那越來越兇猛的漩渦之時,老鬼頭突然趴在了扁舟上,指著那漩渦周圍的地方大喊道。

隨著他這麼一指,我也注意到了異象。就是那漩渦的外圍,也就是漆黑的海綿之下,竟然有兩隻巨大的黑影。那黑影,最起碼也得有好幾十米長,更是比一般的漁船還要寬大。

從我們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兩隻巨大的黑影,大到足夠讓人震撼! 大佬從不吃軟飯 就算和王磊的黑龍比起來,完全也是不遑多讓。

從那黑影的模糊形狀來看,這兩隻巨大的怪物有些像是鯨魚的形狀。但又和鯨魚有區別,就是這兩隻巨型怪物的魚鰭很長,看起來像是兩條在划水的翅膀。

而就在這兩隻巨型怪物的周圍,更是跟著無數的鯨魚和其他我沒見過的魚類。但這些未知的魚類在這兩隻巨型怪物的對比下,看起來就像是一群小蝌蚪一樣。

「這是上古神獸吧?」李瀟雨看到這一幕,也是驚嘆的呢喃了一聲。

老鬼頭搖頭笑道:「瀟雨丫頭,這的確是上古神獸,而且還是極其罕見的上古神獸。」

老鬼頭這話引起了我們的興趣,只有葉洙晶顯得很淡漠,好像對這東西根本不敢興趣。

我問老鬼頭,「老鬼頭,這到底是什麼上古神獸?」

老鬼頭嘿嘿一笑,沒有向我們直接解釋,而是搖晃著腦袋念了一句詞,「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聽到老鬼頭念叨的這幾句話,我才知道他說的這兩隻上古神獸是鯤!對於鯤這種神獸,我之前也聽師父說過。說是一種生活在大海深處的上古神獸,存活在上古時期。但後來在道門的記載中,隨著歷史的前進,這種上古神獸便逐漸消失在人類的世界中!

我當時一直以為是師父給我和子龍說的故事,並沒有當真。可今日一見,卻沒想到還真的有此等機緣能見到這樣的上古神獸。

雖然沒有太乙真人的九頭獅稀有,可也絕對能算得上罕見。比起華夏的巨龍傳說,鯤的傳說遠遠要神秘不少。

「沒錯,好像真的是上古神獸鯤!」回過神來的李瀟雨,驚嘆道:「你們看,這海面上的漩渦,好像就是它們帶動的。它們的身體太過龐大,速度越快,這漩渦就越猛烈!難道,是靈族的人馴化了它們,專程讓它們來守護靈族的空間?」

李瀟雨說到此處,眼神便看向了船頭的葉洙晶。葉洙晶回頭和她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說:「這靈族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應該也是一個傳承的古族。但不知什麼原因,他們無法離開這一片空間。只有每個月月圓十五之夜,他們才有機會能出來!不過,他們選擇了和奪魄合作,那就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我也試探過奪魄,但他對於此事閉口不提。所以,你們進去之後,最好小心點!」

而幾乎是同時,就在葉洙晶話音剛落之時!那漩渦突然加劇,只見那兩隻神獸猛的往下一沉。漩渦中心的地方,突然升起了兩股巨大的水柱。

每一股水柱都比人的腰身還要粗,在那水柱交匯的地方,慢慢出現了一道隱秘的空間!那空間逐漸放大,正好就漂浮在漩渦之上。

只是幾分鐘的時間,漩渦之上便出現了一道神奇的海市蜃樓景觀! 快!太快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愣愣看著古常安再次飛出去。他落在月千歡手裡,就跟沙包一樣。全程只有挨打的份。

可是……明明古常安是下南之地聞名的快手劍!明明他的速度是世人矚目,讚不絕口大的。死在古常安劍下的敵人,更是數不勝數。

可現在,古常安的速度,在月千歡眼底跟兒戲一樣!

「這,這是我眼花了吧?」

「那我肯定也是眼花了!他的速度怎麼比古常安還快?」

「古常安可是三星苑最優秀的年輕弟子。一手快手劍成名,威名赫赫。可是,可是現在。他是假的古常安吧!」

下南之地的武師們都不肯相信這是現實。他們居然往古常安是假的上面猜測。要不然,怎麼會被月千歡打的那麼慘?

夜央歌忍不住讚歎,「千公子好快的速度!」

「就是就是!太厲害了!古常安的速度,在千公子面前就跟螞蟻爬一樣。簡直丟人!」

南宮無說著,又看向南宮梟。討好道:「對吧?大哥你說是不是。」

「嗯。很不錯。」

對比南宮梟他們的讚賞和開心,夜逐鹿臉色難看極了。恨恨在心底罵古常安是廢物。

還三星苑的大師兄?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就這點水平,也敢來參加文選武試!

「就這點水平?三星苑都是吃shi的嗎!」墨雲飛直接罵了出來,「我不管,有沒有什麼辦法?讓千公子輸!讓他一定輸!」

「公子。比賽都開始了,咱們沒法插手啊!」

「廢物!一群廢物,都給我滾。」墨雲飛氣極。牽扯到蠱毒,頓時疼的臉孔扭曲。急急忙忙抱住香爐深呼吸幾口,才緩緩平復下來。

目光怨毒毒辣的盯著月千歡,墨雲飛很軟開口:「你們說,偷襲他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