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這會兒還不太明白北流殤的意思,直到……

「別再來了……我真的不行了……」夜千羽沙啞著嗓子求饒。

晨光已經微熹,這男人居然還不肯放過她。

北流殤咬著她的耳朵:「再來最後一次,小羽兒記好了,這是懲罰,忘記想我的懲罰。」

……

夜千羽一覺睡到傍晚。

醒來的時候,腰酸背痛得不行,渾身跟散架了似的。

而罪魁禍首正坐在床邊,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夜千羽很是炸毛,她又不是故意的,至於那般折騰她嗎?

氣呼呼地撇過臉去,她不要理這男人了!

北流殤將她的臉掰過來,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小羽兒我要走了。」

夜千羽愣住,這麼快?

「記得想我。」

冠寵六宮很囂張 北流殤就這麼走了。

夜千羽不是滋味,來欺負她一頓就走算什麼?

北流殤會來這邊,是因為在這邊有一個暗殺單子。

暗殺的對象是,有東境第一美人之稱的洛家大小姐,洛傾雪。

似乎有辣手摧花的嫌疑,但是他毫不在意。

來到洛家大宅附近,他隱匿到暗處,準備等天完全黑了,再潛入。

路邊是一間茶樓,夜非離坐在二樓靠窗的位置,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茶。

他已經在這間茶樓盤桓了大半個月,只因為,這裡靠近洛家大宅,洛傾雪有時候會從茶樓下走過。

起初,茶樓老闆很是詫異,怎麼會有這麼無所事事的人?漸漸的,也就習慣了。

夜非離也不想無所事事,只是,他已經沒有能做的事情了。

上次,那女人將他叫回去,和他說了兩件事。

第一件,不需要他再接暗殺單子來做了。

第二件,讓他不要有心理負擔,他的身體說不定還有救。

他並不相信,透支所有的潛力,換取十年內強悍的實力,這其實是一種等價交換。

而且,他總覺得那女人對他的態度很可疑,那女人可不是什麼良善的人,怎麼會憐憫已經失去價值的他?

夜非離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茶,突然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似乎是北流殤?

他想定睛細看,那道身影已經不知所蹤。

北流殤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想了想,北流殤應該是來暗殺某個人的。

暗殺的對象會是誰?

思索下來的結果,讓他心驚!

洛家用賭石的方式,決定聯姻的人選。

洛傾雪因為天賦和容貌都出挑,被她的幾個妹妹妒嫉。

她的幾個妹妹聯合起來作弊,想趕她出局。

因為他的干擾,她並未出局,出局的是那個叫洛傾雲的。

洛傾雲一定恨死了她,極有可能向紅月樓下單買她的命!

夜非離騰地站起來。

必須阻止北流殤,而怎麼阻止……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找千羽!

每到傍晚,夜千羽身上的傷勢和體力都會自動恢復,等身上不酸痛了,她才穿衣下床。

剛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匆匆闖了進來。 夜非離飛快地將情況說了一遍。

夜千羽愣住,殤竟然去暗殺那位洛家大小姐了?

夜非離受過那位洛家大小姐的恩惠,而且,她對那位洛家大小姐挺有好感的。

這叫什麼?大水沖了龍王廟?也太不巧了。

「我該怎麼做?」

殤既然隱匿起來了,想找出他,很難,總不能在大街上大呼小叫他的名字。

夜非離來的路上就想好了對策:「你去和她呆在一起,北流殤應該就明白了。」

於是乎,夜千羽就這麼來到洛家大宅。

她對門房說:「我來拜訪你們家大小姐,你和她說,我叫洛羽,她會見我的。」

門房進去通報后,沒過一會兒,洛傾雪就出來了。

看到夜千羽,洛傾雪有些驚喜:「真的是你!」

她上前拉住夜千羽的手:「你吃飯了沒,剛好開飯,一起吃吧。」

夜千羽本想拒絕,哪知道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早飯和午飯都沒吃,她確實餓了。

她尷尬地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氣了。」

兩人走進飯廳的時候,桌邊已經坐了不少人,只餘一個空座位,看樣子,只差一個洛傾雪了。

洛傾雪吩咐在一旁伺候的丫鬟:「在我旁邊再添把椅子。」

坐在主位上的是洛家家主洛元洲,洛元洲看了眼夜千羽,問洛傾雪:「雪兒,她是?」

洛傾雪說道:「我朋友,叫洛羽。」

洛元洲稍微有些意外,也姓洛?

洛傾雪又向夜千羽介紹洛元洲:「我爹。」

夜千羽禮貌地見禮:「見過洛家主。」

洛元洲點點頭:「既是雪兒的朋友,不用拘謹,就當在自己家一樣。」

夜千羽微掃了一眼,發現幾個熟面孔,之前在大荒見過的,洛傾雪的幾個妹妹。

幾人也都認出了夜千羽,紛紛在心裡疑惑,不就在一起吃了頓飯,也沒見她們說話,怎麼就成朋友了?

很快椅子添好了,碗筷也加了一副。

兩人坐下,洛元洲身為家主,說道:「動筷子吧。」

就和夜千羽對洛傾雪挺有好感一樣,洛傾雪對夜千羽也挺有好感。

洛傾雪怕夜千羽拘謹,不時幫她夾菜。

兩人的親近落在洛傾雲眼裡,讓她覺得很是礙眼。

她啪的一聲將筷子拍在桌子上:「不吃了!」

也不知是故意,還是不小心,靠近桌子邊沿的一隻湯碗被拍翻了。

灑出來的湯好巧不巧地朝夜千羽飛去。

夜千羽有些拘謹,低著頭吃飯,而其他人,也都沒想到洛傾雲會突然發難,因而灑出來的湯盡數潑在夜千羽身上。

好在湯的溫度並不高。

洛傾雪直接怒了:「你幹什麼?」

洛傾雲冷冷地哼了聲,便起身離席,走出了飯廳。

洛元洲的臉色有些不好。

坐在他身側的婦人瞥見了,忙道:「元洲,你別怪雲兒,雲兒很快要嫁去南境了,心情不好是正常的。」

說話的婦人是洛元洲的二夫人,也是洛傾雲的生母。

洛元洲臉色稍緩,歉意地看向夜千羽:「小女近日心情不好,還請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夜千羽笑了笑:「無妨。」 洛元洲又看向洛傾雪。

不需要他叮囑些什麼,洛傾雪就已經站起身來,對夜千羽說:「我帶你去換身衣服。」

出了飯廳,洛傾雪很是不好意思:「她是沖著我的,連累你啦。」

夜千羽搖搖頭:「弄髒一身衣服而已,不礙事,對了,她要嫁去南境?」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洛川大陸分為東南西北四境,東境西境北境都分佈著大大小小的城池和宗門,只有南境是統一的,全部領土受南聖帝國管轄。

南聖帝國的女皇雲姬,自封聖后,掌管著南聖帝國的生殺大權。

妖龍古帝 事關南境,她因而起了好奇心。

洛傾雪點點頭:「南聖帝國想和我們家結親,父親不好拒絕,只能允了,上次去大荒賭石,就是為了決定聯姻的人選。」

夜千羽有些意外:「輸了的嫁過去?」

「對。」

「南聖帝國不好嗎?」

「當然不好,那個聖后喜歡養男寵,她的子女全部學她,荒淫得很。」

聽洛傾雪這麼一解釋,夜千羽立刻懂了,眼底微不可察地劃過一絲冷意。

當真是一家子都不要臉。

到了洛傾雪住的院子,夜千羽將身上被弄髒的衣服換下來。

剛才只吃到一半,洛傾雪道:「我們就不回飯廳了,我讓小廚房做兩個菜出來。」

說著便朝院子里的小廚房走去,夜千羽可不敢讓她一個人行動,跟她一起去了。

到了小廚房,負責做飯的丫鬟卻不在。

「見小姐去飯廳吃飯了,她就溜出去買東西了。」留守的丫鬟說道。

洛傾雪對伺候她的兩個丫鬟很寬厚,兩個丫鬟因而有些沒規矩。

沒辦法了,洛傾雪正琢磨著帶夜千羽出去吃,聽到夜千羽突然說了一句:「要不我來?我的廚藝還可以。」

「怎麼能讓客人下廚。」洛傾雪不答應。

「有什麼關係,我還挺喜歡做菜的。」夜千羽直接挑了幾樣食材,收拾起來。

她沒做玄食,只做了幾道普通的菜。

她能烹飪好吃的玄食,若是傳出去,可能會有麻煩。

很快,做好開吃,洛傾雪嘗了一口,不由得眼睛一亮:「好吃!」

夜千羽微微一笑,也動筷子吃了起來。

洛傾雪吃著吃著,突然喃喃說道:「要是爺爺還在就好了,爺爺最喜歡美食了……」

夜千羽還以為她想起了過世的親人,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憋出來一句:「節哀。」

洛傾雪噗嗤一聲笑了:「我覺得我爺爺應該還活著。」

夜千羽頓時無比尷尬。

洛傾雪說道:「二十多年前,我姑姑突然失蹤了,全家上下滿世界地找,都沒能找到,過了幾年,爺爺突然不見了,留下一張字條說,有姑姑的消息了,從那以後,爺爺再也沒回來過。」

夜千羽點點頭:「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洛傾雪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跟你說這個幹什麼,吃飯!」

洛傾雪三個妹妹,卻和她們都不親,或者說,她的三個妹妹都不喜歡她,一則,不是一個母親生的,二則,嫉妒她的天賦和容貌。

反而是夜千羽這個認識沒多久的,讓她覺得親切,忍不住地什麼都想說。 吃完飯,丫鬟將碗盤收拾下去。

洛傾雪拉著夜千羽去消食,也就是出院子走走。

「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洛傾雪問道。

之前,她說的是,有事需要幫忙的話,務必來找她。

她以為夜千羽找她說不定有什麼事。

殊不知,夜千羽找她,是為了救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