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的四周圍,在屏風的隔斷下,分為六個區域。

每一個區域都配套著一套豪華的座椅茶具,供領取任務的人休息。

畢竟能上到五層的人都是花了大價錢的,雖然地位不高,但是應得的待遇還是有的。

而且,這些人中,萬一有誰能完成哪個大人物發布的任務,那可就是一飛衝天的人物,得罪不得。

莫宇辰觀察了片刻之後,領著馨兒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就在他們坐下的時候,一個性感妖嬈的侍女端著一個托盤迎了上來。

「公子,這是您此次購買的任務軸卷!」

侍女謙謙有禮的遞上軸卷。

繼而安靜的站在旁邊,等候著客人們的吩咐。

莫宇辰微微的點了下頭之後,隨手拿起一個任務軸卷打開。

看完之後,莫宇辰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

沒想到第一個軸卷竟然是范老頭髮的任務,從任務的內容上看,這應該是遇到莫宇辰之前就發布的任務。

因為,裡面寫的是尋找鳳翎素心丹的主葯,而莫宇辰現在都已經答應給他一顆潛龍辟魔丹了。

他何必還自尋苦惱區收集鳳翎素心丹的主葯。

莫宇辰無奈的將任務軸卷放到一邊,這第一個八百萬已經是註定打水漂。

如果早知道有通天閣任務這件事,他就不答應給范老頭潛龍辟魔丹。

這范老頭的獎勵可是非常的豐厚,直接許下五品的位子。

但是,他莫宇辰可不會沒品到,拿已經答應給人家的東西,去換人家的獎勵。

如今也只能是看看這下的任務到底是什麼了。 第二個任務軸卷打開。

看到這第二個任務軸卷后,莫宇辰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想到這堂堂拜月帝國的太後娘娘,竟然在尋求青春永駐之術。

並且詳細的註明,要永久性的年輕美貌。

這拜月帝國的太後娘娘……

怎麼說也得是歲數近百的老妖婆了吧,都一隻腳邁進棺材了,還想著美貌的事。

妖孽仙醫 雖然這對於莫宇辰來說,並不是一個什麼大難題,甚至可以說是舉手之勞的事。

但是,一想到太後娘娘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莫宇辰瞬間對這個任務失去了信心。

不過看了一眼裡面的獎勵,莫宇辰頓時計從心中來。

自己雖然吃不消老妖怪,但是,可以給馨兒啊。

那可是四品官位的獎勵,不小了都。

想道這裡,莫宇辰隨手就將任務軸卷推給了馨兒。

「少爺,這是怎麼回事!」

馨兒接過任務軸卷,懵懂的看著莫宇辰。

她實在不明白,這大少爺是什麼意思,自己又不懂這青春永駐之事。

為何少爺要給她這個任務軸卷。

莫宇辰得意的笑道:

「少爺給你個四品官噹噹,讓馨兒也威風威風,哈哈哈!」

以馨兒這般乖巧的模樣,只要讓老妖怪青春永駐,那還不得被這老妖怪寵上天。

到時候馨兒在拜月帝國中也算是有個依仗。

以後無論去到哪裡,身份都擺在那裡,沒有人敢小覷。

隨後,莫宇辰打開第三個、第四個任務軸卷。

都是那些大家族,招收真武境強者做客卿的任務,都沒他什麼事。

直到打開第五個軸卷,莫宇辰不得不對拜月帝國豎起一個大大的拇指。

這拜月帝國到底都是些什麼人。

他發任務的這些人,地位越高就越不正經。

第二個任務是太后發布的,尋找青春永駐之術。

而這第五個,是藏劍樓的劍主發布的任務,尋求真寶靈液,獎勵四品官位。

這藏劍樓好歹也算是拜月帝國五大勢力之一,沒想到這藏劍樓的劍主卻是一個酒鬼。

根據傳承記憶中的介紹,這珍寶靈液是一種靈酒。

而這種酒的釀造過程其實並不麻煩,珍貴就珍貴在釀成之後,需要高密度的靈氣溫養。

並且是需要靈氣液化那種程度的溫養,一直溫養到靈氣充分的滲透到酒里才能算是正宗的真寶靈液。

而能做到靈氣液化的人,沒有一個不是驚天動地大大人物。

哪裡會為了區區一壺酒去浪費時間。

或許整個天靈大陸中,也就莫宇辰這個妖孽在低階修為能做到如此。

想到這裡,莫宇辰暗暗的嘆了氣。

沒想到他莫宇辰如今到了異國他鄉,為了買一處宅子,要淪落到去釀酒。

隨後,莫宇辰拿了拜月帝國太后的軸卷,以及藏劍樓劍主的軸卷默默地離開。

算是在默認的情況下,接下了這兩個任務。

回到了客棧之後,早已是夕陽垂暮的時候。

孤狼等人也趕在了晚餐之前,回到了客棧,一一向莫宇辰彙報,今天出去所得到的收穫。

從他們彙報的信息來看,他們這一天雖然都沒收穫什麼有用的信息,但是看得出他們都非常的用心。

畢竟他們這些人是死士營出身,不是斥候營出身,有許多方面還是要給他們一些歷練的時間。

接下來的日子,莫宇辰將駐顏丹以及真寶靈液,所需要的靈藥寫成三份。

給孤狼等人一人一份,讓他們出去收集購買。

但是三天過去了,莫宇辰開出去的靈藥基本上已經全部購買完畢。

只差一味最為普通的靈藥一直買不到,城中每一處商號都如同是約定好了一般,全部都斷貨。

按道理來說,這麼普通的靈藥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現斷貨的現象。

而現在這種奇怪的現象卻出現在了莫宇辰的身上。

了解完情況之後,莫宇辰私下請教了公孫弘才知道。

原來,這一切都是北道宮在背後搞的鬼。

他想想也是,他來了拜月帝國這麼久,除了北道宮與他有過節之外。

沒有哪一股勢力吃飽了沒事幹,故意發動整個帝都的商號來跟自己對著干。

找到了病根之後,莫宇辰帶著馨兒親自來到城中最大的商號。

他倒要看看,北道宮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到了拜月帝都中最大的商號,莫宇辰先在商號中的靈藥區逛一逛,看一看到底有沒有他需要的靈藥。

果不其然,當他走進靈藥區的時候,商號里的幾個人,拿著一張畫像在一旁竊竊私語。

並且那幾個人的眼神,還時不時的在莫宇辰與畫像之間掃來掃去。

不到一會,其中一個小廝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莫宇辰發現這種情況也不聲張,自顧自的逛了起來。

走了兩圈之後,他赫然發現一堆靈藥下方,蓋著他此行正需要的東西。

莫宇辰見狀,若無其事的將他此行要找的靈藥挖了出來。

但是下一刻,一個葯童般的孩子焦急的攔住莫宇辰道:

「這位公子,這七色草不賣,您趕緊走吧!」

葯童說完,想伸手奪走莫宇辰手中的七色草。

可是如今七色草在莫宇辰手中,怎麼可能讓他輕輕奪走。

他緊緊的捏住葯童的伸出來的手,冷聲說道:

「你們開的是商號,不是你們想賣就賣,不想賣就不賣!」

「今天不給本少爺一個交代,你們這商號也別想開了!」

莫宇辰徹底怒了,你們藏起來也就算了,如今被我自己找出來,你們商號還想拿走?想都別想!

真的是大了他們的狗膽了。

先別說論誰的拳頭誰硬,這件事就算是鬧到了官方,他莫宇辰也是占著理。

深夜書屋 在拜月帝國這個地方,商人永遠別想打官司打贏。

這時,葯童神色越來越著急,想掙脫莫宇辰也掙脫不了,只能無奈的細聲說道:

「公子,我實話跟您說吧,這些都是掌柜交代的。」

「好像是北道宮不允許城中所有商號賣東西給您。」

「您趕快走吧,剛才已經有人去通知北道宮的人來拿你了!」

當葯童說完時,莫宇辰才冷哼一聲,放開他的手,眼神中泛著冰冷的殺氣。

沒想到,這北道宮居然吃了一頓教訓之後還敢追到帝都來。

看來只能是新仇舊恨加在一起給他算算了。

這時,北道宮的人已經到了商號的門口,黑壓壓的十幾人蜂擁而入。

在轉眼之間,將莫宇辰與馨兒圍得死死的。

領頭之人來到莫宇辰跟前,將一張畫像一甩,喝道:「北道宮辦事,閑雜人都給老子滾出去!」

領頭之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莫宇辰,嘴裡還不忘將商號里的其他客人趕出去。

他們北道宮身為拜月帝國五大勢力之一。

在帝國之內,只要不跟暗月使發生正面上的衝突,官方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他們鬧下去。

至於其他的勢力,他們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這也就是他們橫行霸道的原因。 「哼,北道宮?」莫宇辰不屑一笑。

這拜月帝國的帝都,有明文禁令,城中禁止任何打鬥。

他倒要看看,這北道宮現在人五人六的站在這兒,到底有什麼花樣。

只見那北道宮弟子,確定莫宇辰是他要找的人後,冷聲說道:

「小癟三,敢惹北道宮,算你今生今世投錯了胎!」

「哼……別說我看不起你。」

「今天你要是能買到靈藥,老子在你面前學狗叫!」

自從莫宇辰在韓鼎豐手下,被萬靈殿的范老頭間接救下之後。

韓鼎豐回到宗門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對莫宇辰恨得牙痒痒的。

如今他被范老頭嚇得屁滾尿流的事情,已經徹底在北道宮傳開。

雖然明面上別人忌憚他的實力,不敢當面取笑於他,可是背地裡還是有很多人暗自偷笑。

甚至現在宗門內的師兄弟們看見他,都沒以前那麼的尊重,反而隱隱之中還有些不屑。

可是他卻對這樣的情況無能為力,對於范老頭他是一點仇恨之心都提不起來。

只能是把所有的仇恨都發泄到莫宇辰身上,畢竟他是因為追莫宇辰才會遇到范老頭的。

所以,痛定思痛的他,得到莫宇辰在帝都的時候,利用北道宮的勢力。

滿城散發莫宇辰的畫像,不許城中的所有商號賣東西給莫宇辰。

而這些商號見莫宇辰看著臉生,想來不是什麼大勢力的人,也樂得其所的賣北道宮這個面子。

然而,今天商號里,這些來堵莫宇辰的北道宮弟子,便是韓鼎豐最忠實的狗腿子。

莫宇辰輕蔑笑道:「哼,憑你們北道宮還不夠看!」

「這天底下,就沒我莫宇辰買不到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