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早的,齊柔就到二人這邊來了,此時東方映月與沈念姍還沒有起床,見齊柔來找她們,慌慌張張披上衣服就出了院子,雖然知道今天要去坊市,但也不用天還沒亮就得起來吧?

齊柔瞧見她們的樣子,掩面一笑。

東方映月這才發現自己外衣只穿了一個袖子,另一個袖子則是搭在頭上,衣身則是卷在了一起,團在脖子上,而身上則露出了裡衣,和沒有披外衣一樣。

沈念姍這邊是直接是把外衣披在身上,看起來比東方映月這裡要好很多。

見二人有些尷尬,齊柔止住了笑:「正好你們也別忙活了,我就是想著你們還沒有梳洗之前過來,免得到時還得重新弄過。」

東方映月和沈念姍二人完全沒聽明白,不知道齊柔的意思。

只見齊柔對身後的兩個侍女點點頭,她們便捧著手中的盒子走進了房內。

齊柔也伸手一邊拉著東方映月,另一邊拉著沈念姍進屋去。

只見侍女打開了剛剛捧著的盒子,裡面有衣裙和一些首飾。javascript:

「你們去試練時,婆婆就叫我去給你們做幾身衣服,正巧今天要去坊市,昨天就送了過來,所以這一早我就給你們拿過來,出門正好穿新衣。」齊柔口中的婆婆自然是指李家奶奶了。

齊柔先是拉過沈念姍,讓她坐於水鏡前:「你們兩個就讓我輪流來打扮打扮吧。」那樣子很是開懷。

「許是她膝下無女的關係吧。」想來在她還沒來到這裡之時,很多母親都喜歡把自家的兒子打扮成女孩的樣子,還留影照像,也不知道以後孩子長大了,心裡會有多大的陰影。

只見齊柔輕輕的挽起沈念姍的髮絲,用木梳把頭髮高高束起,任那發尾垂下,把發固定在了頭頂,形成了一個馬尾,再從木盒裡拿出一個鏤空雕花的精緻束髮冠別好,再用篦子將發尾梳得光滑柔順。 繼而又從木盒下拿出放在下面的一套衣裙,交給沈念姍,示意她去換上。

接著又輪到東方映月了,只見這次齊柔把她的發分成四束,其中兩束用來捲起固定於耳上兩側,另兩束則讓其垂於胸前,再分別在兩個髮髻之上別了兩朵荷花。

同樣在木盒下拿出一套衣裙,讓她去換上。

兩人再次出來時,齊柔看著她們,臉上的笑意更加明亮。

只見沈念姍身著一件桃紅色的短裙,腰間系著兩個金色的鈴鐺,腳上一雙同色金邊的長靴,外披一件同色描金白色邊短披風,顯得沈念姍整個人英姿颯爽,和以往的她行是不同。

東方映月則是一襲湖綠色長裙,裙擺有兩層,一長一短,短的那一層在中間裁剪開來,合攏時形成一幅雨荷圖,腰間系一朵荷花,垂下長長的穗。

腳上一雙藕色短靴,很是柔軟舒服,披風同是藕色。

兩人的臉上都是開心的神情,哪個女孩子不喜歡新衣服呢,更何況還是如此好看且舒服的新衣服,而且還能穿著這好看的新衣服去逛街。

齊柔領著她們出門時,李光遠早就到了李府門口了,今天的他也很不一樣,也是經過了精心打扮的,白底黑邊的錦衣上,繪有水墨仙鶴圖,簡簡單單,卻也是十分精緻,頭髮被束成一個髮髻,被發冠固定在頭頂,整個人看起來清爽利落。

三人都打量起對方來,平時在學院都穿得一樣,現在換了衣服,還真是有點不樣。

但是眾人並沒有在此事上停留過久,人到齊后就出發了。

李光遠、李光月、東方映月和沈念姍幾個同輩的小孩坐上了同一輛馬車,坊市方圓二十里都有禁制,一般人不能飛行,所以去那邊都只能坐馬車前去。

他們四人在一起,也不顯得無聊,東方映月也是很享受這種普通人的生活,一路說說笑笑,好不快活。

這裡不似隱月學院有結界,所以不會只有春季,恰巧此時正是冬季,除了李光月,其他三人都還不會用靈力護體,下馬車的時候只覺得寒風凜凜,凍得全身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習慣了隱月學院的四季如春,現在還真是一下子適應不了。

好在修練之人的體質較尋常人要好許多,加上都穿得厚,不多會也是習慣了,面對坊市中琳琅滿目的商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沈念姍感興趣的主要是那些符咒店,裡面有很多的高中階符咒,以及大量的各階符咒的書籍,她一進去就逐本的翻看,惹得那店老闆很是不愉,用眼睛瞪了她好幾眼,見沈念姍完全不搭理他的樣子,也是無可奈何。

東方映月心想,這沈念姍以後不會變成書獃子吧,這麼喜歡看書,話又不多。

她還沒想完,李光遠也一溜煙的跑去那些賣法寶法器的店去了,只留下她一個人站在原地發懵,這些人還講不講義氣了,全都自顧自的去了。

但也知道拿他們沒辦法,所以還是做點有意義的事情比較重要。

坊市內賣靈草靈藥的店不少,裡面也都有丹藥出售,但東方映月手裡也只有剛進學院時發的那五塊靈石,想來這五塊靈石想買什麼只怕都是不可能的。

習慣性的翻著自己的儲物袋,大多數都是之前采來的靈草靈果,然後是各種靈獸身上搜刮來的材料,還有剩下的靈符和丹藥等東西。

走到店裡,東方映月四下打量起來,成品丹藥大多數都是沒見過的,各種靈散也很多,但惟獨靈飲種類最少,價格也很昂貴,就她還剩下的回靈飲都要八十靈石一瓶,看得她眼睛一亮,自己還有七八瓶,賣掉五瓶餘下兩瓶來防身也不錯。

心裡還暗暗可惜當時在試練之地用掉的那幾瓶來。

靈飲這種藥品,一般的丹師做不了,畢竟要消耗大量的靈力;而高等級的丹師又不太願意浪費自身的靈力去做,多煉些高級的丹藥可比製作靈飲強,所以這靈飲就成了爹爹不愛,奶奶不疼的藥品了。

但物以稀為貴,而且又是能救命的東西,所以這樣一來自然價格就不菲起來。

東方映月問了幾家店,回靈飲的出價最高的也就六十靈石,這也能理解,人家也是要賺錢的不是,於是她最後拿著三百靈石回到了坊市的街上。

這是來這裡以來最有錢的時候,東方映月現在很有購物的想法,但思來想去也想不到自己要買些什麼東西,只好作罷,回頭去找沈念姍,想必她到現在也沒有挪過地方吧?李光遠就不好說了,也不知道會跑去什麼地方。

於是決定先回到三人分開的地方先找到沈念姍,再去找李光遠。

她果然沒有猜錯,沈念姍依然在原來的那家買靈符的店裡,整個人依然沉浸在書本之上,絲毫不在意周圍嘈雜的環境,就連東方映月走到了她身後也完全不知。

見到這樣的沈念姍,東方映月起了捉弄之意,她飛快的拍了沈念姍的肩膀一下,之後又迅速的蹲了下去,看見沈念姍回過頭四下打量但又沒看見她眼中迷茫的樣子,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沈念姍也沒有在意她的惡作劇,放下手中的書簡,拉著她走了出來。

「我用自己畫的靈符換了些靈石,要不要分你幾顆,你可有想要買的東西?」沈念姍低聲問道。

東方映月看了看沈念姍手中托起的十幾顆靈石:「你賣了幾張符?我把剩下的回靈飲賣了,換了三百顆靈石。」

看著沈念姍張大的嘴,東方映月得意笑了起來。

「正好,你那裡應該也剩下不少,要不賣個幾瓶換些靈石?」

沈念姍有些遲疑:「這不太好吧?畢竟是人家給的東西。」

東方映月睨了她一眼:「這有什麼不好,給我們的時候是準備在試練之地時用的,現在已經完成試練了,人家也不可能把東西收回去,你拿到學院去也用不上,現在換些靈石傍身不是更好?」

沈念姍立時被她唬住了,也沒回答,只是點了點頭,東方映月快速拉了她去剛才她問的價格最高的店,也同樣賣了五瓶換得三百靈石。

忽然想起一事,問沈念姍:「靈符你賣了多少靈石?」

「一共賣了十二張靈符,一張一塊靈石。」沈念姍如實答道。

東方映月覺得賣靈符有些虧,同樣也要花靈力的,一張才賣一塊,還是這靈飲賣起來划算。 坊市佔地極大,所以一時半會也沒有找到李光遠,她們二人現在手上有了些靈石,也想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好東西。

此地處於西南和北地的交接之處,南來北往的人很多,東西也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因第一次逛這樣的集市,二人都是這裡看看,那裡摸摸,很有種劉姥姥逛大觀園之感。

逛到一個賣煉丹用具的攤位前,其中一大半都擺著各式各樣的丹鼎,東方映月一眼就看見其中有一個烏漆抹黑且其貌不揚,體積也比別的小了不少的丹鼎。

攤主笑眯眯的看著東方映月招呼道:「小姑娘是不是看上哪個丹鼎?」順著她眼光看了過去又道:「第一眼看中的說明你與它有緣,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便宜賣。」

東方映月看著攤主,雖然知道他說的話是為了招攬客人,但她確實感覺自己與此物有緣,她一眼就在眾多的丹鼎里看到了它。

「會不會是因為它比較特別?它的色澤、大小都和別的丹鼎不太一樣,因為這樣我才注意到它的?」東方映月在心裡問自己。

這是感覺問題,還真是有點不好判斷,心想如果不是太貴,就買下來吧。

「老闆,你這個丹鼎怎麼賣?」剛剛得到的靈石還沒地方花呢,但心裡還是真的想有一個丹鼎的,有心向丹師這個方向發展,因為所有的課業里,東方映月覺得草藥學她學得最輕鬆,經過今天後,又覺得丹師應該是最賺錢的職業。

「算你二十塊靈石,平時這個價我可是不會賣的。」老闆依然笑眯眯的。

「十五塊靈石。」東方映月也笑眯眯的還價。

老闆的笑臉有些垮了:「十五塊靈石可不行,這樣會虧本的,要不算你十九塊好了,不能再少了。」

「我一共只有十六塊靈石,不能再多了。」

老闆思索了一陣,痛心疾首的道:「十六塊賣給你吧,這小姑娘怎麼這麼精,我可真是虧本賣你的,這價格你可千萬不能告訴別人呀。」

東方映月從儲物袋裡掏出十六塊靈石,遞給了老闆。

這時她心裡還是有些捨不得的,就這麼一下子就出去了十六塊靈石,要是沒有賣回靈飲,三年多才能存下這麼多的靈石呢。

但不舍歸不舍,這丹鼎還是要買的,拿起老闆遞過來的丹爐,小心的放入儲物袋中收好。

看著老闆又笑眯起來的眼睛,心裡就知道,這價還能再低一些的。但想想這價格在自己還能接受的範圍之內,這樣就已經不錯了。

於是和沈念姍一道又繼續尋找起李光遠的身影,最後,在一家法寶店找到了他。

此時李光遠正專心致志的在一家法寶店裡研究手裡的東西,此時的他相當專註,周圍一點都沒有對他造成影響,和平時的他很不一樣。

「原來你在這裡,讓我們好找。」東方映月出聲叫他。

李光遠這才抬起頭來,看到是她們便把東西收入儲物袋中,站了起來:「你們怎麼才來呀?」

看他這樣,東方映月才知道他已經把這東西買下了,買下了還在這裡看個不停,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重生商女有點甜 「什麼叫才來呀,我們找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這個坊市我們都幾乎找遍了,才在這裡找到你這個大少爺,你居然還敢說才?」東方映月真是氣結。

「好好好,是我的錯,我請你們吃好吃的行了吧?」

不多時,幾人就來到了「雲上居」的門前。

「雲上居是這裡最有名的酒樓了,今天你們可有口福了。」李光遠對她們二人說道。

「真的有那麼好吃?要吃過以後才知道。」東方映月拉起他們快步進了雲上居的大門。

他們被帶上二樓坐在靠近窗邊的位置坐下,雖然只是二樓,但云上居正是坐落在坊市最繁華的南街,幾乎能在這裡看完整條街。

看著下方人流如織,品著小二送上的靈茶,樓上的三人很是愜意。

「月姐姐跟大家一起去採購,不知道會不會也來這裡吃飯。」李光遠說完喝了口杯中的靈茶。

這雲上居的靈茶很是不錯,香醇可口,餘味還有些甘甜,喝完后感覺體內靈力流轉都似乎更為順暢了。

一邊喝茶,李光遠一邊問東方映月與沈念姍:「你們今天有什麼收穫?要是有想買的告訴我一聲,我早上出門時把這些年存下的靈石都帶出來了,而且娘也給了我一些靈石,告訴我叫我幫你們買些喜歡的東西。」

東方映月和沈念姍聽他這麼說,都覺得蠻不好意思,白白的在李家拿了那麼多的寶物,還賣了人家給的靈藥,現在再用人家的靈石,是不是太厚臉皮了?

「不用了,我和念姍都賣了五瓶回靈飲,各換了三百塊靈石。」東方映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覺得臉有些燒,現在她也覺得賣掉人家給的靈藥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光遠卻不以為意,他本來就覺的東西給出就屬於她們,怎麼處理都時她們的決定,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的。

「那你們都買什麼了嗎?」

東方映月拿出剛買的丹鼎,放到桌上,李光遠望著這烏漆抹黑的鼎,有些吃驚。

「這就是你買的丹鼎?」

「是呀,有什麼問題嗎?」東方映月看看李光遠,有看看面前的丹鼎。

李光遠撫額,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坊市那麼多的丹鼎不買,就買了個誰都看不上的,也真是服了她了。

「你不知道晉陞中階學員後學院會派發丹鼎的嗎?你這麼急匆匆的買做什麼?」

東方映月睜大了眼,還有這種事?為什麼不早說?害得她白白花了靈石,真是鬱悶。

轉過頭不想理人,平白無故的就花去了十六塊靈石,真的是很心疼的好不好?只是她還沒有心疼完自己花去的靈石,他們點的菜就上來了。

菜都是李光遠點的,其餘二人都不知道他點了什麼菜,都好奇的打量著迅速擺在眼前的三菜一湯以及一道點心,這些菜的色澤和香味都十分吸引人,引得三人都是食指大動。 「我都有一年沒來吃過了,好懷念呀!」李光遠感慨道,繼而又一一介紹起眼前的菜品:「這是香絲草根做成的湯,這是紫頂龍牙草葉做成的,這是八角金盤的蓬,這是炒的金絲子,最後這是美人櫻做成的糕點,都是我最喜歡的,你們也來嘗嘗。」

在李家住時也沒有吃過靈草做成的菜肴,她都還以為只有唐澤師兄會那樣做呢,沒想到這裡的酒樓也是這樣做的。

李光遠似是看出了她的困惑:「用靈草來食用是雲上居的特色,靈草的藥性難以控制,所以用來做菜難度比較大,而且有些靈草比較珍貴,用來食用有些浪費。」

東方映月每種都夾了一些嘗嘗,那種清新香甜的口感還是很不錯的,但是她個人覺得還是唐澤師兄做的更好吃一些,加上食材的極度新鮮,可以說是現摘現做的,這也是酒樓什麼的都比不上的。

回頭一定要讓唐澤師兄每天都做給她吃。

吃完飯後離和李光月他們集合的時間還沒到,三人就在酒樓上一邊喝茶,一邊看著街上的風景。

「這坊市上這麼多人,靈力凝聚卻這麼低,他們都是怎麼修鍊的呢?」東方映月大惑不解的問。

她這一天觀察下來,這坊市中的人修為都很低,幾乎和凡人都沒什麼區別,很是疑惑。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我們一樣?散修來就很少有人能修成正果的,即使我們這樣能在學院學道的,最後的修行也是要靠自己,但我們至少有人帶進門了,他們連進門都要自己摸索。」李光遠不無感慨的說。

「上學院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東方映月很是不解,她還以為那些散修是因為不想受到學院的束縛。

「當然不是,一般來說能在學院學習的,家裡都有人與學院有一定的關係,要不就是有人在學院學習過,要不就是家裡出過大能之人,還有就是像你們這樣,機緣巧合下進入學院的,總之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行的,要不然這麼多修行之人,學院這麼能裝得下?」

東方映月覺得也是,自己真是沒經過大腦就提問了,不說別的,就是這個坊市上的人,就差不多能把學院佔滿了。

想來自己真是不幸中有大幸,不幸的是無緣無故的就來到了這個世界,幸的是自己一無所有的時候還能有這麼厲害的學院收留。

「那六年後離開學院后我們能幹什麼呢?」東方映月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

「有家族的一般都會回家族做事或是再拜入各真人的名下繼續學習,但大部分的人會一邊賺靈石一邊繼續修行。」

「他們都怎麼賺靈石呢?」東方映月不禁問出。

此時連沈念姍都十分好奇,也望向了李光月。

「幫人煉製法寶,製作靈符,煉丹等都不少,還有的會選擇去擊殺妖獸,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寶物什麼的,不過這種幾率不大,但高階妖獸身上可是有不少的寶貝,所以運氣好也能賺大把靈石的。」李光遠說起靈石時也是笑眯了眼。

「危險和賺錢是成正比的,對吧。」東方映月介面道。

「幾乎所有的修士都有過擊殺妖獸尋寶的時候,你想想呀,又能提升自身的修為,又能賺錢,這可是一舉兩得的事情。」李光遠解釋道。

「真有這麼好的事,那為什麼大家不都去殺妖獸賺錢,還要練器畫符煉丹什麼的?」東方映月不解的問。

「找到重寶的畢竟還是少數,你以為每個人一去就能找到好東西呀,再說了高階妖獸哪有那麼好殺的,死在它們手上的不知凡幾。」李光遠撇撇嘴,寶物那麼好找,還能叫寶物嘛?

東方映月想想也是,哪有那麼好得的寶物,如果人手一個,那寶物就失去它的意義了。

「反正還有五年時間,早著呢,現在去想那麼多做什麼。」東方映月嘴裡這麼說,心裡卻覺得五年時間應該一晃眼就過去了,想到未來,心裡還真是沒個底,但現在去想又覺得是有點杞人憂天了。

正當她還糾結在這個事情上時,只聽李光遠說:「快到約定好的時間了,我們走吧。」

於是幾個下樓離開,回到早上下車的地方,此時李光月等人已經等在那裡了。

「你們倒是會玩,我們都辦完事半天了,你們才回來。」李光月打趣到。

「我們可是按約定好的時間回來的,等我們也是你們自己早到了,這可不能怪我們。」李光遠介面。

「是是是,那李少爺,你可準備好起駕回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