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無所不能的雲魂殿殿主怎麼會輕易放棄呢。

「哼,你只需要告訴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怎麼做到時我自會告訴你,別說你想奪得王位就連你心裡最傾慕的顧綾風我也可以助你奪得她,如何?』』

「顧綾風?殿主當真能夠幫到我?』』

「我答應別人的事情還真是沒有做不到的,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按我說的去做,你想得到什麼我便可以答應你。』』

「好~~既然殿主對我如此用心,那我定萬死不辭全力助殿主您一臂之力。』』

本來還有些疑慮的帝天逸,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心裡卻不斷有股念想,雖然現在顧綾風喜歡著的人是他帝燁痕,但萬事不如變化等到時登上王位顧綾風自己也會更加清楚誰更適合她了,所以帝天逸很快便答應了。

「哈哈哈,好,那就拭目以待等大皇子殿下的好消息了。』』

與魔衍商量完后在準備啟程回皇城,一路上疊卿只見自家的殿下魂不守舍的,「殿下…….殿下…….殿下?』』疊卿心裡想到「這殿下,自從見完雲魂殿殿主后就這般魂不守舍該不會是被殿主的毒所致的吧,啊,那可如何是好啊。』』

「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想,你就這麼想我被殿主的毒所害嗎?』』

自從中了殿主的毒又解毒反而覺得自己的神識修為似乎長進了不少,就連還未反應過來的疊卿都驚訝了,自己心裡剛剛才想的殿下這麼快就猜到了,質疑看著帝天逸說道「殿…..殿下?你難道會讀心術啊,連我在想什麼你都知道啊?』』

「哼,你啊你,是該好好修鍊一番了。』』說完帝天逸閉著眼睛似乎在專註的運轉體內的內力。

皇城內,永嘉殿旁的偏殿顧綾風也在專心修鍊起,自從記憶的蘇醒,也大概能猜到將來會有一場災難在等著自己,「或許他現在就已經等不及,在想著怎麼樣對付我了吧,哼。』』

顧綾風口中所說的他正是魔衍,當年第一次遇見魔衍的時候對付他就更有些吃力,若不是自己的神力純正根本就封印不了他。不禁慢慢回想起當年那場大戰時,還記得自己在十日內煉成了創世之道神力,此神力非神力,甚至可以說是人人都想擁有的力量,當然有心思不純正的人也有心懷天下之人。

當想起創世之道神力的時候記起了師傅對自己說過的話。?「綾風啊,你要知道單靠你自己的力量是對付不了他,最多也只是封印其中百年千年不可出,但卻不能徹底將他擊敗,他是至魔之驅,就好像你的神之源是一樣的道理,所以要想徹底除掉他你要真正的煉成創世之道。』』

說完后見顧綾風一臉的惘然又說道「還有就是創世之道並不是你我所想的那麼簡單,那麼好修鍊的神力,想要正在修鍊成創世之道神力必定要經歷世間萬物之苦與困難,為師要你記住不管你在何時都不要忘記了自己最初的內心。』』

(本章完) 直到鼻樑上的眼鏡緩緩下滑,才將他從這種久別重逢的感覺中拽出來。

對,他帶了眼鏡,留了劉海,掩了面目,打扮得如同沒有開化的中學生。如今這幅模樣,居然也能引來女生撩他?

如果不是眼前的女生目的不純,就是口味特別,無論是以上哪種原因,他都——

「抱歉,我覺得我們不合適。」

楊一航把下滑的眼鏡推回原位。

這句話早些年被他掛在嘴邊念爛了,說起來毫不費力。

謝欣一臉驚呆的表情落在楊一航眼裡,是那麼的受傷和失望。

楊一航得出結論:也許不是她的口味特別,而是他的偽裝無法掩蓋自己耀眼的光芒?俘獲了花花少女的心?

這花花少女動心未免也太容易。

而自己,未免也帥得太優秀。

連這幅模樣都能傷害少女芳心。

這可怎麼辦才好。

他一邊苦惱,一邊把將剛才從地上撿起來、獲得小花首肯的栗子揣到自己兜里,將兩位石化少女拋在身後,揚了揚嘴角,又迅速地恢復冷漠,向蓉大走去。

謝欣單薄的身影在風中搖曳。

小花回過神來,拍了拍她的肩:「別難過。他說的沒錯,你們的確不合適。」論長相,他倆一個人間仙子,一個地獄閻羅,怎麼能合適?

沒想到這一拍就把石化的謝欣拍成了碎一地的渣渣。

小花繼續安慰道:「再說了,人生在世,哪有隻許你拒絕別人,不許別人拒絕你的道理?如果你實在是中意這種類型,我明天就放風出去,保准一大堆同款男生排著隊等你翻牌子。」

謝欣神遊天外,喃喃自語:「小花,你真是中國好姐妹。」

小花遙想了一大堆四眼學霸排隊給謝欣表白的樣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然後溫馨地握住謝欣的手:「你高興就好。」

要是被曾經追過謝欣而不得的風流公子、蓉城四少知道,謝欣好的居然是這口,會不會當場氣的毒發身亡?

謝欣艱難地扯了扯嘴角:「你把嘴巴鎖死我最開心。」

小花嚷嚷開了:「你為什麼這麼狠心!難道我不是你最愛的花晶晶了嗎?」

謝欣腦中反覆重撥剛才的片段,忍不住用手直戳牆壁,戳得上面的灰灰都掉了下來。

小花怕被誤傷,乖巧地閉上了嘴,又張開嘴,吃栗子。



老二和老三看到楊一航把栗子一粒一粒地從兜里掏出來,又一粒一粒地剝了皮然後吃下去,紛紛把手往楊一航兜里伸。

「航哥,三年好兄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老三攻左,老二攻右,楊一航的兩個衣兜一人佔領一個。

楊一航一手捏住一節手腕,「你們兩個……」

活的不耐煩了。

老二和老三噤聲,不敢再貿然行動。

「回答我一個問題。」

老三:」……」。

老二:「你問。」

兩人的手自覺從楊一航的兜里收了回來,航哥嚴肅的樣子很可怕好嗎。

楊一航從包里掏出剩下的所有栗子,放在桌子上:「答案正確,都是你們的;但如果答案不對……」 這句話一直印洛在記憶中,不曾忘記過,其實也就是說現在自己還沒有那樣的能力獨自與他抗衡,而這也是最為揪心的地方,現在自己已經蘇醒那麼他也用不了多久也便會完全破封印而出,若是……….

「哎,世間萬物之苦我又何嘗未曾嘗過呢,歷經百般困難我如今又何嘗不是呢。』』,

一遍又一遍隨著自己體內所擁有的神力嘗試著運轉,也嘗試著運轉創世之道神力,如今這神力還未完全修鍊完整,也必定會有些殘缺不全的地方,當顧綾風啟動創世之道神力的時候亦逍遙和梵千殤那頭也有些感應,畢竟他們都是曾經那場大戰中顧綾風使用創世之道神力所救下的人。

就在眼看要快要修復完整的時候卻反而被創世神力所傷,而且傷的還不輕「噗噗噗……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不能修復反而被反噬。』』

帝天逸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顧綾風的偏殿中,見裡面有些異常也聽見了顧綾風的難受的聲音,於是馬上推開了房門果然看見滿地是血,只見顧綾風坐在地上一臉難受的樣子。

「綾風,你怎麼了?怎麼會流這麼多血,走我找你去看醫聖。』』

「大皇子殿下……你怎麼會在這兒,不…..不必了,我沒什麼大礙,用不著這麼大費周章。』』

「你都這樣了,還說沒什麼大礙,你坐好我為你療傷。』』

帝天逸二話不說就將顧綾風抱起坐在榻上,兩人盤坐著,雖然顧綾風想拒絕卻不知道為什麼全身沒有任何的力氣,想掙扎也沒有任何辦法。

而他用神識查探的時候果真和殿主所說的一樣,就在回來的前兩個時辰魔衍對帝天逸說道「顧綾風她會在兩個時辰之後修鍊出岔子,你去幫她療傷。』』

「殿主,你別開玩笑了,我是什麼修為,她顧綾風是什麼修為,我和她的內力是相剋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你現在看看還會相剋嗎?』』

「這…….比原來更純沛了,多謝殿主。』』

當帝天逸想了想為什麼殿主會知道顧綾風在兩個時辰之後修鍊出岔子受傷,而又為什麼傳授自己修為為顧綾風療傷,難道真的只是為了幫助自己得到她么?這個問題一直在他的腦海里,循環著想著。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其他的你不必多問,日後你自會知曉。』』

在為顧綾風療傷的同時突然發現了她的內力竟是那麼的聖潔,就好似神聖般似的。

而顧綾風雖然全身上下有氣無力的但還是感覺的出帝天逸身上的氣息,他的修為似乎比原來不同了,甚至可以說是實力大漲,而且是漲的那麼的怪異,他的內力氣息無比的熟悉,雖然緩和了目前自己的傷勢卻感覺全身火熱熱地似乎與自己的神力是相衝,換言之又好似是一道禁制,心裡暗暗想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他似乎沒有要害自己的意思,為什麼,難道……』』不料疑惑還未解,卻暈倒了過去。

「綾風,綾風,你醒醒…..醒醒』』?帝天逸見顧綾風暈了過去,緊張的不知所措還以為是自己的原因立馬又將顧綾風扶起與其輸入內力至顧綾風體內為她療傷。

只見顧綾風臉色無比難看,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臉色瞬間蒼白了許多,眉頭緊皺。

「殿主,事情都已辦妥,現在帝天逸正在為顧綾風療傷。』』心影快速來到魔衍的身邊悄悄地說道。

「好~~好~』』此時魔衍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神情似乎很開心,他快速的來到了一處圓盤中間打坐著,運轉著內力。

他此時不是修鍊而是趁顧綾風虛弱之時將她那創世之道神力轉換成自己體內,所以才會讓帝天逸為顧綾風療傷。?但有一點魔衍忽略的,也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就是顧綾風所擁有的創世之道神力並不完整,所以就算他將那股力量轉

(本章未完,請翻頁)

換為自己體內也會和顧綾風一樣承受那反噬之痛。

另一邊,帝天逸額頭冒出許多汗珠,但是他卻忽略了顧綾風臉色的痛苦之色。而她此時卻沉睡著,沉睡著帶著一絲清醒,她清楚的感知到自己體內的神力正在慢慢的消逝,流逝。

終於她快速的睜開了眼睛,兩眼瞪起,想說話卻被體內那股禁制牽制著,這種痛要比封印之痛還要千倍百倍。許久顧綾風強行說出了一句話「住…..住手,你住手…….』』,

由於聲音太過於小聲帝天逸根本沒有聽見,正在他準備再一次將自己的內力輸入她體內的時候顧綾風使出了全部的神力將帝天逸打的一個措手不及,她一個轉身跪倒在地正對著帝天逸,她兩眼瞪著他。

帝天逸被她這麼一擊,頓時一臉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說道「綾,綾風,你這是幹什麼,我方才是在為你療傷,噗噗噗……』』

「呵呵,為我療傷,咳咳…..你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趁我虛弱之時竟對我下如此毒手,這你又作何解釋?』』

「不…..不綾風,你肯定是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毒害你呢。』』

「夠了,你給我出去,出去啊……』』

見帝天逸死賴在屋子裡不走,手一揮將他擊退倒了幾米外,僅僅只是一秒鐘的時間,而後將門立馬關閉了,並且設下了防禦結界,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只要靠近者便魂飛魄散。

而魔衍那頭在顧綾風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他也一樣,被神力重重的的傷到反噬了,也被擊的臉色蒼白,似乎也有氣無力般,心影見狀立馬上前去扶住魔衍道「殿主,你怎麼樣了?怎麼會這樣,不是殿主設下的那道禁制沒有什麼…..怎麼會?』』

老婆,婚令如山 「不…..你我都小看她了,沒有想到她竟然衝破了我設下的禁制。我這幾日要閉關幾日,外面之時你及時向我彙報即可。』』

「是的,殿主。』』

(本章完) 老三連忙打斷他的話:「不對也要答對」!

生怕他說出什麼恐怖的懲罰措施,到時候想挽救都來不及。

老二給了老三一個鼓勵的眼神,小子,聰明了!

老三回了老二一個肯定的眼神,那是,必須的!

楊一航在兩人期盼的眼神下問出那個困擾了他一整晚的問題。

——「我,帥嗎?」

……

……

……

老三用眼神詢問老二:我的天,這種問題要我們怎麼回答?

老二震驚地看著老三:他怎麼會突然關注自己的外表問題?難道是在外面有人了?

老三:你管他有人沒人,保命要緊,我們怎麼回答?

老二:當然是帥!違心也要說出來,不然就等死吧!

「航哥,『帥』這一個字用來形容你未免太過單薄,在我心目中,你一直是智慧與完美的化身。」

老三摸不透楊一航的想法,只得試探著說道。

楊一航顯然對這個彩虹屁不滿意。

隨著他的目光落到老二身上,老二的腦袋飛快地轉動起來。

「帥……」

楊一航眼神一暗,老二瞬間轉了音:「是不可能帥的!」

老二見他神色並無異常,心道果然誠實的答案才是正確的答案。

但他敢誠實到底嗎?當然不敢。

思考完畢,老二交出了最終答卷:「就你萬年不變的死宅髮型、上個世紀淘來的日常裝束,再帥氣的外表也會被掩蓋住的!」

只見楊一航終於露出一絲絲微笑。

老三對老二豎起大拇指:行啊哥,這個彩虹屁拍的好,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裡,直接透過現象拍到了本質上!

老二終於要鬆一口氣的時候,楊一航忽然問道:「你說誰是死宅?」

……

「髮型,我說的是你的髮型!航哥,你留這個髮型已經三年了,看看老三,半個月換一次髮型,兩個月燙一次頭,三個月變三種發色,六個月剃一回板寸,天天不一樣、月月不一樣,給單調的大學生活帶來了多樣性,給枯燥的大學生活帶來了趣味性,為什麼要讓這死宅的髮型掩蓋你真實的帥氣呢?」

老二出於求生的本能,一口氣說了一長串,至於航哥死宅髮型的下面是不是如他所說般帥氣,根本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他只管拍對馬屁就好!

楊一航搖了搖頭:「寧做死宅,不成笑料。」

老三:「我怎麼覺得他在罵我?」

老二:「航哥在讚賞你給枯燥的大學生活帶來了趣味性。」

老三:……那不就是罵我?

楊一航起身,把桌子上的糖炒栗子盡數留給了兩人。

老二一邊吃得開心,一邊給老三下套:「老三,你知道人在什麼時候會開始關注自己的外表嗎?」

老三正在糾結要不要把換髮型的頻率降低,心不在焉地答道:「為什麼?」

躲過一劫。

「我知道。」楊一航用腳趾頭都能猜到,老三這是在給自己找不痛快。

「不過我不是遇見了想追的女生。」

大亨的前妻 老二連栗子都不吃了,「不是遇見了想追的女生,難道是遇見了想追的男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