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板的監視守衛囊括了各種角度,實現了真正的無死角。要在這樣的環境下神不知鬼不覺地動手腳作弊,還不如直接硬闖賭場第五層來得簡單。但那樣實在過於危險,就算他們足夠勇敢,也不能在動手的同時保證伊歐在上面的安全。

看來要想贏得遊戲勝利,只能從第二種方法著手。

但問題是,到底什麼遊戲項目才能讓他們百分百勝過那位經理,而又徹底封鎖住他的作弊手段呢。

艾瑞克需要思考。

當——當——

這時,午夜的鐘聲敲響了。

伊歐還在等待他們的救援。距離天亮還有六個鐘點。一旦黎明到來,妖精就會返回魔法的位面。到時候他們就會失去方向,再想找到伊歐會變得更加困難。

想到這,艾瑞克看了看自己可靠的同伴們:紐森,亞文,貝爾。他問道:「好吧,朋友們。告訴我你們有誰擅長紙牌、骰子、輪盤賭、或者是其他賭博項目嗎。」

亞文搖了搖頭:「我還是個孩子,伊歐才不會讓我碰這些。」

貝爾:「我只擅長打架。」

紐森:「我只擅長破案。」

艾瑞克感到一陣頭痛,接著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部位。他也擅長破案,但問題是破案根本算不上賭博項目。至於其他特長…或許是滑輪靴?難道要他和賭場經理去比賽誰滑得更快嗎?就連射擊也不算是賭博項目。艾瑞克突然發現自己的特長們此時竟統統都派不上用場。

思維陷入僵局。

就在艾瑞克冥思苦想之際,不遠處突然出現的兩聲大叫打擾了艾瑞克的思考。

「聽說這兒有好玩的遊戲,加拉哈德!」

「是的,好玩的遊戲。甘博勒!」

剛剛散開的眾賭客們只見到兩個魁梧的大傢伙從樓梯口上來,徑直走向大廳中央的遊戲場地。其中一人將幾乎捧不過來的大額籌碼丟進了押注區。

「來一場挑戰遊戲!」

被叫做加拉哈德的傢伙肆無忌憚地叫道,樣子就像在吧台點一杯大份的派洛斯啤酒。 又有挑戰者出現了。

在金色海岸,這無疑十分罕見。當然,連續有挑戰者出現對賭場來說絕對是件好事。

有傻瓜願意自掏腰包?喜聞樂見。

只不過平時這種傻瓜一般不成群結隊前來而已。

加拉哈德與甘博勒。

兩個魁梧的大塊頭,穿著派洛斯的服飾,坐在了賭桌的一邊。

雖然嘴裡的歐德腔令他們遭受了許多來自本地居民的白眼。但金色海岸可不在乎這些,只要肯掏錢的都是貴客。

他們決定了遊戲項目。

輪盤賭。

賭客們聽到這個項目,紛紛像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抽搐起來。

就連普通賭客也知道,輪盤賭是莊家最容易操縱的遊戲。只要稍微控制一下丟球手法,就可以控制它最後所停下的區域。另外,輪盤也說不準會被做什麼手腳。例如只有一塊區域略微傾斜,也看不出什麼細小差距。

可是,經理的表情遠比眾人想象得凝重很多。

因為同僚向他小聲做了報告。

兩個大塊頭進門時只交換了一百奧倫籌碼。而現在他們作為挑戰費拿出的五萬籌碼都是他們剛才贏到手的。

簡直是賭博界的麥德林。

資金的增長是一個過程。早在他們贏了第一筆大額后,賭場的監視員就盯上了他們。運氣太好的傢伙總不多見,那更容易讓人相信是人為控制的結果。

作弊。

金色海岸永遠不會轟走客人。只有被發現貓膩的傢伙才會被掃地出門。於是他們被列為了重點觀察對象。

可是,雖然每次遊戲都有數位監視員通過天花板上的監視守衛死死地盯著他們,卻發現不了任何蛛絲馬跡。

後來就連賭桌旁也派了專員前去,希望能發現他們作弊的證據。 情深難暖故人心 可仍然一無所獲。

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們作弊。

正常人可以在賭場連贏五萬奧倫?開玩笑!

兩人絕對是精於作弊的高手。

收到報告,平日不常在的總管理人對他們的手法、體貌特徵、嘴裡的歐德腔進行分析后發話:不做任何阻擾,任由他們贏錢。尤其不能使用暴力,那兩位很大概率是賭場惹不起的傢伙。

惹不起?得知這個消息的經理不以為然。在派洛斯,還沒有人敢在金色海岸撒野。但他不得不聽從管理人的命令。

可這並不代表著對方來參加挑戰遊戲時經理要故意輸給他們。作為已經坐鎮挑戰遊戲五年的經理人,自然有不能讓步的地方。

他要贏得這場遊戲。這樣不但能夠減少賭場損失,更能讓總管理人對自己刮目相看。

那麼面對如此高手,怎樣才能獲勝呢。

經理暗自思索。

記得這兩人之前也玩了輪盤賭……即使那些作為莊家的員工用了特殊手法丟球,也還是輸給了他們。

看來,需要更加高明的手段。

「眾所周知,輪盤賭被人為控制的可能性極高。或許您會對這場遊戲的公平性有所懷疑。不過這完全沒關係,我們有別的方法,比如由機器來做這件事。」

經理說著,隨手招呼手下人拿上來一個小道具。

一把彈槍。

槍管透明,裡面有跟彈簧可以把球體卡在其中,扣動扳機後會將球體直向發射出去。很少見的玩意兒。

不過賭場什麼時候也開始講公平了?賭客們嘲笑不斷。他們覺得那把玩具槍一定做了手腳。

可它他的構造太簡單了,怎麼看也沒有做手腳的餘地。

經理接著說道:「如您所見,它絕對公平。而且,由您來開槍。」

「其實你用手來也是一樣的……」

「閉嘴,加拉哈德。我想玩玩這把透明的槍。」

甘博勒喝止正要拒絕的加拉哈德,並滿眼放光的接過了那把槍。

滿場賭客看著這個只想玩槍的大傢伙,都覺得他並非童心未泯,而是腦子出了大問題。

一顆特製的鐵球和一個精密的小儀器被保全用小動作塞在了經理手中。經理若無其事地把手揣進口袋,做了個掏出的樣子遞了出去。

甘博勒搖頭晃腦接過子彈,只瞧了幾眼就將它放進了彈槍中。

蠢貨!經理心中竊喜。

槍只是做做樣子,沒有任何問題。真正的機關在這顆小球中。球中鑲嵌著鍊金術士的魔導器,與控制器配合成套使用。控制器可以令小球做出移動,並可以左右小球的方向。

在輪盤賭中,它意味著絕對勝利。

在場的賭客們不會知道其中奧秘。而對手最後也只會知道幸運沒有站在他們身邊這個可憐的結果而已。

「那麼,接下來我將說明這場挑戰遊戲的特殊規則……」

經理開口正說著,便遭到了粗暴的打斷。

「別廢話了,規則由我們來定。

我們選00號。除此之外所有號碼都算你贏。一局定勝負。」

加拉哈德語出驚人。

在每張輪盤上,一共有38個號碼。1號到36號,再加上0號與00號。 嫡女狂妃:世子要強嫁! 這才構成一個完整的輪盤。

一般來說,人們會押注紅色黑色數、奇書偶數、一個範圍區間、亦或幾個數字組合。這樣才是取勝的合理手段。

而剛才加拉哈德說他只決定一個數字。這樣一來,勝出幾率便會低到令人髮指。

這兩個傢伙瘋了!

眾賭客無話可說。這樣做的人不是天才就是蠢貨。而他們倆是後者的概率無限大於前者。正如同他們失敗的概率。

經理渾身微顫。他也知道對賭場來說,這無疑是個非常有利的提議。不過由對方這兩位賭聖級別的人提出,就不得不令人懷疑他們的目的。

「等等,這樣對二位非常不利。您確認要這麼做?雖然我沒有意見。」

「我說過了,就這麼干。」

面對經理的試探,加拉哈德的回答斬釘截鐵。這令經理越發產生懷疑。

看樣子他們對勝利擁有強大的自信。可這規則明明對他們壓倒性的不利。

經過再三思考,經理還是決定就這麼執行。反正有小球控制器作為獲勝保障,任你做什麼手腳恐怕也無濟於事。

「好了。既然規則已定。遊戲隨時都可以開始,你發射小球,我轉動輪盤。很公平。」

準備工作結束,挑戰遊戲即將開始。

賭客們紛紛下注,他們幾乎清一色地把籌碼丟在了經理的區域。

旁觀者中,艾瑞克躁動不安。

一方面是由於營救伊歐的時間正在被眼前的挑戰者所消耗。另一方面,他的魔眼看到了那顆小球里有微弱的魔法顏色存在。

小球里有鬼。

艾瑞克在猶豫是否把這個消息告知那兩位挑戰者,制止賭場的作弊行徑。

片刻之後,終於,他吸了口氣張開了嘴。

立時,一道目光如同利刃般劃過艾瑞克的面龐,瞬間遏止了自己的動作。

坦白說,這讓艾瑞克有些受驚。

他順著目光向其來源處望去,發現看著他的竟然是場中兩位挑戰者之一。

好像是叫做加拉哈德的那位。

見到艾瑞克在看他,他馬上沖艾瑞克笑笑,而後搖了搖頭,嘴唇也不住地輕微蠕動。

艾瑞克會讀唇術。

那是幾個短語。

感謝好意,但不需要。 甘博勒扣動扳機。

小金屬球被彈射出去落在輪盤中。同時經理轉動輪盤,小球開始在其中躍動。

輪盤賭局開始。

周圍的賭客心情隨之躁動,嘴上也按捺不住地大聲怪叫。

艾瑞克一言不發,睜大眼睛死死地盯著那顆小球。只見它不停躍動,位置飄忽不定。因為害怕錯過任何瞬間,他甚至不敢關閉阿爾法魔眼。

被加拉哈德拒絕好意讓他十分在意眼前的兩位會有怎樣的表現。很顯然,他們兩人有足夠的信心取得勝利,但賭場經理一定會試圖阻止這樣糟糕的結果發生。

這場遊戲不出意外,將會演變成一場作弊之戰。

隨著轉盤的轉速逐漸變慢,結果很快就將揭曉。

可令人吃驚的是,小球幾乎肉眼可見地,距離兩人決定的00號區域越來越近。

看到這一反常的景象,眾賭客來不及深入思考它的原理,便像磕了麻藥粉似的喊出了極富節奏感的吶喊。

無論如何,如果能贏過賭場一方,那可真叫人熱血沸騰。難道終於有人要在挑戰遊戲中勝出了嗎。

經理在慌張之餘,心中不忘咒罵。這種反常的現象簡直是在明白告訴人們自己在作弊。

但現在發生的怪事可不只是暴露在賭客的眾目睽睽之下。無論是漫天的監視守衛、還是在旁睜著銳利雙眼的保全,都無法發現對方使用了任何非常手段。因為他們兩位都與輪盤保持著安全距離,顯然並沒有過干涉小球的行為。

真是活見鬼了。

與經理相比,艾瑞克則更加震驚。因為他的阿爾法魔眼完全沒有告訴他關於兩人操縱了小球的任何訊息,這樣的狀況還是第一次發生。

不是他們乾的?艾瑞克相信就連在場的眾人都不會相信。畢竟普通人可不會有這樣的運氣,說是00號小球就跑到00號那邊去呢。

他們中的某位是大預言家?一開始就知道小球會落在00號?不對,這說不通。經理的干涉會讓這樣的未來充滿變數。

或者他們是高深莫測的魔法師,向自己身上施加了某種增強運氣的魔法?可在魔眼之下,他們身上竟然連一絲魔法的氣息都沒有。

艾瑞克徹底搞不懂了。

他們究竟使用了怎樣的手段不得而知。

可不管怎樣,經理可不能允許事態再這麼繼續下去了。他打開控制器按下方向鍵,他要趁著小球還未溜進00號時,將小球駛離那塊該死的區域。

鍊金術士名不虛傳,控制器的效果立竿見影。小球在其作用下即刻轉了角度。

早就將自己的神經同小球綁在一起的賭客們聲音在同一時間急轉直下,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只有艾瑞克知道,將自己的手插入口袋的經理正在控制小球的走向。因為從他的口袋到那顆躍動的小球之間有一條淡淡的紅色魔法線作為連接。

「哦?」加拉哈德不自覺地發出了驚訝聲。但接著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蔑笑。

下一刻,小球就像是走路跌了個踉蹌一般,重新返回了原來的方向。

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正在與經理的控制進行著對抗。

面對這一奇特現象,眾人的歡呼重新回歸。經理的臉則綠得發亮,慌忙之下按控制器的手又用力了幾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