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我記得我們來的時候,這裏的燈都是好的呀,怎麼幾個小時,這裏的聲控燈就全壞了,這也太他媽的邪門了!”韓江咒罵着,掏出了手機照明。

“也許是電路壞了!”唐風在韓江身後幽幽地說道。

“電路壞了?那也夠邪門的!”韓江繼續朝前走去,忽然,韓江發覺身後的唐風怎麼沒有動靜,他回頭看去,只見唐風站在漆黑的走廊中,舉着手機,手機發出的亮光,映在唐風的臉上,韓江看見唐風的臉上有些異樣,在手機亮光的映射下,顯得格外陰森。

“你怎麼了?”韓江衝唐風喊道。

唐風沒有回答,韓江緊走幾步,來到唐風身旁,又問道:“還在想剛纔的事,別想了,我看多半是米沙和季莫申他們搞錯了。”

“搞錯了?哪有那麼巧的事?除非科茲諾夫還帶回去一具遺骨,而且還是兩具差不多的遺骨。”

“也許就是那麼回事。”

“但科茲諾夫和伊鳳閣的報告裏只提到那個塔中的女人,從未提到過另一個女人。”

“那你說是怎麼回事?”

唐風忽然感到大腦微微發痛,胸口有些悶,“我不知道,本來以爲這具遺骨已經沒有疑問了,結果又生出新的疑問,這一切都太奇怪了,也許科茲諾夫確實還帶回了另一具遺骨,也許後來米沙把它和冬宮另一具遺骨搞混了,也許是陳教授弄錯了,也有可能是……是有人……”

唐風說到這,突然停了下來,猛地轉過身,朝身後漆黑的走廊望去,韓江見唐風這副摸樣,心中一驚,也扭頭注視着身後的走廊,可是他什麼也沒看見,韓江疑惑地問唐風:“你在看什麼?”

“剛纔我身後有人!”

“有人?這個時候哪有人?”

“那就是幽靈,沒藏皇后的幽靈!”

“你別犯傻了,哪有什麼幽靈!幽靈就是米沙。難不成還真有幽靈,從冬宮跑到了這兒。”

“不!我感覺到了,她就在附近。”

“胡說八道,我看你跟陳教授一樣了,疑神疑鬼,快走吧!”

說着,韓江一把拽起唐風,徑直將他拖進了電梯,電梯的門緩緩關閉,韓江看看這部吱呀作響,老掉牙的電梯,心裏也不覺有些擔心起來,這電梯可千萬不要出問題,這個時候要出了問題可夠受的……他又看看身旁的唐風,眼睛直挺挺地注視着電梯門,一動不動,也不說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難道真的有幽靈?沒藏皇后的幽靈?”韓江也胡思亂想起來。

好在這部老掉牙的電梯運行還算正常,一分半鐘後,韓江拉着唐風平安走出了電梯門,來到一樓大廳,一樓大廳裏,有一間很小的門衛室,有一個老門衛在這兒值班,韓江拉着唐風朝大門走去,唐風這時似乎有些清醒了,他掙開了韓江孔武有力的大手,跟在韓江身後往門外走去。

當兩人正來到大門口時,韓江無意中瞥了一眼門衛室的老大爺,老門衛也注意到了他倆,於是,韓江走過去和老門衛打了個招呼,老門衛問韓江:“你們是找陳教授的?”

“是的,我們找陳子建教授有點事。”

“這個時候,也只有陳教授還呆在這兒。”老門衛感嘆了一句。

說到這,韓江就欲離去,可唐風卻突然問老門衛:“請問這棟樓裏鬧過鬼嗎?”

此時此刻,韓江聽唐風這一問,不知怎地,背後升起了一股涼氣,那老門衛更是立馬變了臉色,陰着臉直直地盯着唐風,過了許久,老門衛才緩緩說道:“年輕人,不要胡說八道,我在這棟樓呆了二十多年了,從沒有見過鬼,也沒聽人說過鬼。”

韓江只得衝老門衛尷尬地笑了笑,趕緊拉着唐風快步離開了這棟大樓。 1

唐風和韓江從陳子建實驗室回來的當天夜裏,唐風已經被一個個問號折磨得精神衰弱,他想趕緊躺在牀上,閉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覺。可事與願違,他剛爬上牀,就被韓江叫了起來,“這麼晚了,還不讓人睡覺?別以爲你是頭,你就能剝奪我的睡眠權!”說着,唐風又一頭倒在枕頭上。

“葉蓮娜來信了,你就不想看看?”韓江抱着一臺筆記本電腦問道。

“你們倆的甜言蜜語,我可不想看。”唐風趴在牀上一絲不動,哼哼出了這句話。

“我是希望葉蓮娜給我多寫些甜言蜜語,可是她寫的全是關於米沙的事,你不看,我就走了。”

還沒等韓江扭頭,唐風猛地從牀上蹦了起來,“我看!”此刻他似乎已經睏意全消,韓江打開了葉蓮娜從彼得堡發來的電子郵件,唐風一看,不禁笑了起來,因爲葉蓮娜給這封郵件起了個很抓人的名字——《丟失的1964》,這是一封很長的郵件,還配有多幅照片,全是葉蓮娜調查那些當年負責保護米沙的那些老特工們的情況,郵件開頭是這樣寫的:

爲了完成你給我佈置的作業,這些天我遭受了不亞於和你鑽下水管道的驚嚇、恐懼和煩惱,那時,有你,有父親,還有其他朋友的陪伴,而現在,只剩下我,當然還有那個令人討厭,無所不在的伊留金,所以我只能獨自應付。這都是拜你所賜,我忽然覺着一切都亂套了,究竟是我指揮你這個兵,還是你來指揮我?好了,你還是看正文吧,看過之後,我相信你的大腦肯定也會亂套的。

——愛你的葉蓮娜

唐風讀到這裏,衝韓江笑道:“這都是寫給你的,人家女特工寫出來的情書就是不肉麻。”

“放屁!這哪是情書,你繼續往下看。”韓江喝道。

唐風收起笑臉,強打精神,繼續看下去……

自從唐風和韓江離開彼得堡後,葉蓮娜費了很大功夫,才擺平了伊留金,安葬伊凡諾夫後,葉蓮娜終於有時間開始完成韓江臨走時佈置的作業。

葉蓮娜又找來伊凡諾夫獲得的那份檔案,開始逐一調查當年負責保護米沙的那些克格勃特工,雖然她對這樣的調查並不報什麼期望,但是依然做得一絲不苟,葉蓮娜將所有在報告中出現的特工姓名都輸入了自己的電腦,然後開始逐一排除,這是一項不小的工程,一共有46位特工,先後參與了保護米沙的行動,當然這不包括那個丟失的1964年。

按照俄國人的習慣,那些特工在報告上留下的姓名,只有自己名字和父名的第一個字母,再加上姓氏,這就爲葉蓮娜的調查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她不知道這些人的全名,如果是熟人、名人或認識的人,那麼這樣的姓名很好辨認,可是葉蓮娜跟這些人從未打過交道,而且克格勃早已不復存在,多年過去了,這些特工中大多數人也都不知去向何方,有的死了,有的退休在家,還有的定居在國外,更有被關在監獄裏的。

僅憑葉蓮娜一個人的力量,想在短時間內搞定這件事,幾乎不可能,但她不想驚動更多的人,這一切必須在保密的狀態下進行,萬一那個幕後黑手真的就在這46人當中……她不能打草驚蛇!萬般無奈之下,葉蓮娜只得去求伊留金,伊留金見到葉蓮娜時,冷笑道:“怎麼,您還有什麼事需要來問我?”

“是的,當然,您怎麼說也算是我的前輩。”

“好吧,雖然理智告訴我不應該幫你,但我還是不能拒絕你的請求,先跟我講講怎麼回事吧。”

“很簡單,我只是做個例行的調查,調查一下當年那些保護過幽靈米沙的特工,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爲什麼要這樣做。”

“哼!我當然明白,又是你那位中國情人叫你這麼幹的?他懷疑我們的那些老前輩們?只有他們會這麼想,中國人的想法!韓江爲什麼不從他們那頭找線索,難道他們認爲真正的幕後黑手就在那些爲我們國家服務了半輩子的老特工當中?”

伊留金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葉蓮娜一直盯着他默默地聽着,直到伊留金說完,葉蓮娜纔開口說道:“我說了只是一個例行的調查,您想得太多了,既然你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那麼還希望你替我保密,千萬不要讓其他的人知道。喏!這是名單。”

伊留金接過葉蓮娜打印出來的一份名單,很快地瀏覽了一遍,當伊留金灰色的小眼睛瀏覽到名單後面時,他停了下來,“居然有他?”伊留金嘴裏喃喃說道。

“你說誰?這裏有你認識的人嗎?”葉蓮娜追問道。

顯然,伊留金一定在名單上發現了什麼,但是伊留金卻回答葉蓮娜說:“沒什麼,有一人我似乎認識,但是你這名單上的人沒有全名,我還不能肯定。”伊留金停下來,又盯着名單看了一眼,然後,將名單放在辦公桌上,對葉蓮娜擠出一絲微笑,道:“你放心吧!我會發動我所有的力量在最快的時間內搞定,當然,你也不要閒着,三天後,咱們在這裏碰面。”

2

三天來,葉蓮娜發動了自己所有的人脈關係,只打聽到兩位特工的下落,她走訪了這兩位早已退休的特工,結果一無所獲,一個整日酗酒,無所事事,另一個躺在醫院的病牀上,正插着氧氣管,跟死神做着垂死掙扎。

三天後,葉蓮娜按照約定來到伊留金的辦公室,伊留金一眼便看出了葉蓮娜的失望,他衝葉蓮娜笑道:“怎麼樣?發現了什麼?”

“幾乎一無所獲。你呢?”

“我倒是有些收穫,這份名單上大部分的人我都摸清了。”

“哦?”葉蓮娜不敢相信,她怔怔地盯着伊留金,“你的辦事效率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了?”

“呵呵,那是你以前太小瞧我了。這麼說吧,這46人當中,現在有兩位還在爲聯邦安全局工作。”

“他們現在的軍銜?”葉蓮娜猛地一驚,她想到了季莫申所說的那個“將軍”。

“軍銜?你怎麼不問問他們的職務,這兩位也都沒升上去,快退休了也只是上校。”伊留金說着嘆了口氣。

“上校!”葉蓮娜剛提起來的心臟又落回了原處。

伊留金繼續介紹道:“這兩位我還都認識,其中一位跟我挺熟,於是我通過他們順藤摸瓜,基本上調查清楚了,其餘44人中,有5人現退休在家,7人離開克格勃後又受僱於各種安保公司,3人現效力於其它**部門,3人經商,4人正在蹲大獄,6人現定居國外,1人正在醫院垂死掙扎,當然,還有13人已經去見了上帝。”

葉蓮娜快速地在一張紙上記下了伊留金統計的數字,然後略一計算,便皺眉道:“還少兩個?”

“是的,因爲我沒有找到那兩位的資料,我直接走訪的人當中也沒人認識這兩位,誰也不知道這兩位現在在哪兒?近況如何?當然,主要是由於時間緊迫,如果你能多給我幾天時間,我保證可以調查清楚每一個人。”

“哪兩位?”

伊留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筆記本,報出了那兩個名字:“尼•德•斯捷諾夫,瓦•阿•伊薩科夫。”

葉蓮娜記下了這兩個名字,然後想起了什麼,又反問伊留金:“上次你說似乎認識的那位覈實了嗎?是兩位上校中的哪一位?”

伊留金搖搖頭,“不!不是那兩位還在職的上校,那兩位上校的姓氏很普通,所以上次看名單時,我並沒有馬上認出名單上的他們,我上次說似乎認識的那位是名單靠後面的一位,他的姓氏不常見,所以我一眼就認出來了,但是當時我還不能完全確定,就是65——66年保護過米沙的那位佈雷寧,他的全名是安德烈•格里高利耶維奇•佈雷寧。”

“佈雷寧?65——66年?這個佈雷寧也許認識1964年保護米沙的特工,這不正是自己要找的人嗎?”葉蓮娜想到這,心中不禁泛起一絲不安。

伊留金又說道:“我剛進入克格勃時,這個老傢伙就是我的頂頭上司,後來,他退休了,聽人說他現在一個人住在郊外的別墅養老,這是這些。”

“哦!他退休前的軍銜是……”

“是少將!我記得清清楚楚,他比馬卡羅夫先晉升的少將,然後沒多長時間就退休了。”

“將軍?”當葉蓮娜聽到這個佈雷寧也是將軍時,心裏猛地一沉。

“怎麼?他有問題嗎?”

葉蓮娜看看伊留金,又沉吟半晌,這纔對伊留金說道:“季莫申在逃跑時,曾經提到自己是‘將軍’的人,並說我們是鬥不過‘將軍’的。”

“所以你對‘將軍’這個詞才如此敏感。得了吧,據我所知,佈雷寧退休後就沒離開過彼得堡,一直住在郊外的那棟小別墅,每天種種蔬菜,看看書,打發時光,他的兒女只有星期天才去看他,除此之外,他幾乎不接觸其他人,特別是以前克格勃的人,這點倒是跟馬卡羅夫挺像。再說他那麼大年紀了,怎麼可能是那個幕後黑手呢?”伊留金對葉蓮娜的懷疑嗤之以鼻。

葉蓮娜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總之,我得去拜訪一下這位老將軍了,怎麼樣,有興趣陪我去一趟嗎?”

“你饒了我吧,你知道嗎?這個佈雷寧做我領導的時候,最不看好我,所以我一見他就頭疼,他那時可比馬卡羅夫厲害多了,我不知被他訓過多少次!再說,你能不能見到他,還不一定呢?”

“爲什麼?”

“我不說了嗎,他不見克格勃的人,以前他的一些老同事,老部下去看他,都被他拒之門外,更別說你了。據說他現在越來越古怪了,脾氣也越來越大,我可不想去招惹這個倔老頭。”

葉蓮娜聽到這,對這個佈雷寧已經有了初步的瞭解,她起身對伊留金說:“那好吧,我自己去試試。另外,請你把關於這個調查所有的資料都發到我的郵箱裏,特別是這些人的近況,在國外的都定居在哪些國家?還工作的在什麼單位?退休在家的都住哪裏?蹲大獄的現在關在何處?就是那些已經去見上帝的,我也要知道他們的墓地?”

“你的要求真多,我儘量吧!”伊留金皺着眉頭,起身送走了葉蓮娜。

3

葉蓮娜又等了兩天,伊留金將調查的詳細資料發了過來,葉蓮娜仔細研究了一番後,從最後面的1988年開始逐一排除,在46人的名單上,完全沒有必要懷疑的直接劃去,還需要進一步覈實的打上一個問號,一個接一個,葉蓮娜發現了一些規律,保護米沙的特工一般由兩人同時擔任,有時也會有三名特工,每名特工負責保護米沙的年限大都是兩年,但也有隻幹了一年的,每年年初開春之前,一般會更換至少一名特工。葉蓮娜一直看下去,最終,她手中的鉛筆停在了1965——1966年負責保護米沙的佈雷寧上面。

佈雷寧是所有46個人當中唯一晉升到將軍的,而他正是在1965——1966年負責保護米沙的特工,更讓葉蓮娜震驚的是,那兩個還沒有調查結果的特工——尼•德•斯捷諾夫,瓦•阿•伊薩科夫,這兩個名字也出現在1965年的報告上,其中瓦•阿•伊薩科夫的名字不但出現在1965年初的報告上,還出現在了1963年大部分的報告上,1965年春季之後便再沒出現,這說明這個伊薩科夫從1963年至1965年初一直負責保護米沙,如果能找到他,就應該能揭開那個丟失的1964年,可是他卻……想到這,葉蓮娜在尼•德•斯捷諾夫和瓦•阿•伊薩科夫這兩個名字上各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然後又在佈雷寧的名字上重重地劃了一個圈。

冬季的嚴寒還未消退,葉蓮娜駕駛着她那輛“菲亞特”,小心翼翼地行駛在彼得堡郊外滿是積雪的鄉間公路上,她要去拜訪那位脾氣古怪,深居簡出的佈雷寧將軍。葉蓮娜一邊開車,頭腦中還在考慮着如何向佈雷寧發問,糟糕的路況,大大延緩了她的速度,她用了三個多小時才進入森林,森林邊緣有一大片各式各樣的別墅,而這位佈雷寧將軍的小別墅卻在極爲偏遠的森林深處,公路變成了泥濘的爛泥路,“菲亞特”繼續艱難前行,半個小時後,森林中總算又出現了一段坑窪不平的公路。

葉蓮娜沿着這條坑窪不平的公路又行駛了一個小時後,在她眼前忽然閃現出一大片草地,大森林中的草地!葉蓮娜看見,在不遠處草地和森林交匯的地方,孤零零地佇立着佈雷寧的別墅。

葉蓮娜將車停在別墅前面,她摸了摸身上的手槍,跳下車,用力呼吸了一大口鄉間的清新空氣,然後仔細打量起面前的別墅,這是一棟在俄羅斯鄉間常見的那種用圓木搭建起來的別墅,雖然樣式有些老套,但卻十分整潔,別墅周圍的幾個大棚中,是別墅主人精心種植的一些蔬菜,總之,這裏的一切看上去都僅僅有條。看到這裏,葉蓮娜怎麼也無法將這裏的主人和製造一系列陰謀的幕後黑手聯繫起來。

“有人嗎?”葉蓮娜走上臺階敲打用白樺樹皮包裹的白色木門,但是門內卻沒有任何動靜。

葉蓮娜一連叫了幾聲,門內依然沒有迴音,就在葉蓮娜疑惑的時候,她忽然覺着背後有些異樣,她猛地轉過身去,身後,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不知什麼時候佇立在臺階下,正用陰沉的目光凝視着葉蓮娜。

老者的突然出現,讓葉蓮娜着實嚇了一跳,待她驚魂初定,打量面前的老人,老者略微有些駝背,雙目卻炯炯有神,這讓葉蓮娜想起了馬卡羅夫,再看老者手中拄着一根鐵鍬,沒穿大衣,身上只是一件灰色的羊毛衫,“這應該就是佈雷寧老將軍了吧。”想到這,葉蓮娜面帶微笑走下階梯,按照自己在路上反覆思慮過的話問道:“您是佈雷寧老將軍吧?”

“你是誰?”佈雷寧陰着臉反問道。

“您還記得馬卡羅夫嗎?伊萬•彼得洛維奇•馬卡羅夫?”

“馬卡羅夫!當然,當年我們曾共過事,我退休後,聽說他也成了將軍?”

“是的,不過,他現在早就退休了,我就是馬卡羅夫的女兒,這次是我父親讓我來看你來的,您可以叫我‘葉蓮娜’。”

“葉蓮娜?”佈雷寧也在打量着葉蓮娜,“那就屋裏請吧!”佈雷寧發出了邀請,但是葉蓮娜在佈雷寧臉上依然看不到一絲笑容。

4

屋內生着火,暖意融融,葉蓮娜進到屋來,剛一落座,佈雷寧便說道:“姑娘,你還是說實話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蓮娜猛地一驚,“我……我是馬卡羅夫的女兒啊!”

“呵呵,據我所知,馬卡羅夫只有一個兒子,哪來的女兒?再者,你不要忘了我是幹什麼的,不管你怎麼掩飾,還是逃不過我的眼睛,我勸你還是說實話。”

葉蓮娜見自己精心設計的謊話已經被揭穿,不得不佩服佈雷寧的眼睛,她略一沉吟,然後掏出了自己的證件,解釋道:“我並不是要欺騙您。不錯,馬卡羅夫是隻有一個兒子,但是維克多已經死了,我和馬卡羅夫情同父女,我是聯邦安全局的葉蓮娜少校。”

佈雷寧並沒看葉蓮娜的證件,他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你難道不知道我退休後從來不見克格勃的人?”

“知道,但是我必須來找你。”

“爲什麼?”

Leave a Comment